早上虽然没有在下雨,但是天依然阴沉沉的,刘军浩看过外边的路况后,果断打消让媳妇去学校上课的计划。

“还有一个多月就要考试,课程正紧,我不去怎么行?大不了出门的时候小心点。”张倩知道老公担心自己,可是现在学校老师紧缺,根本没办法让人代课。

“我去教,不就是小学语文嘛”刘军浩拍拍胸脯保证。

“你会讲吗?”张倩很有些怀疑自己老公的能力。

“当然,我一个堂堂的高中生难道连小学都教不了?我上四年级的时候数学老师初中还没毕业呢,人家不照样教。”

“不是吧?”张倩难以置信的问了句。

刘军浩说的是实话,那时候教师的工资很低,尤其是民办教师,稍微有点本事的人都不愿意教学。学校实在缺老师,当时的小学校长无奈只得请了个初二还没上完的女孩子做他们的数学老师。

那老师的水平不敢恭维,刘军浩记得很清楚,小学课本中的思考题她很多都做不出来。大部分是自己算出给她讲明白,然后重新在课堂上讲。正因为这个原因,刘军浩高中肄业后刘广聚才会想让他当教师的。

“这不是糊弄学生吗?”张倩很难想象初中没毕业的人教小学会是什么概念,完全是对学生不负责任。

“呵呵,能有人教就不错”当时那种情况下,有人愿意到刘家沟教学的确很不容易。

“我还是不放心,要不你先给我讲一遍,过关再让你去学校。”他说半天,张倩仍然没有点头答应。

“讲就讲”刘军浩倒也不怵,拿起教案翻看起来。

其实小学语文真没什么难度,至少上边的字都认识。老婆的教案写的很详细,甚至讲到那一段提什么问题都有,他只要抱着念就可以。

看老公讲起来像模像样,除普通话不标准外没什么毛病,张倩总算答应让他试讲一天,明天天晴自己再出马。

没有想到自己躲那么长时间,最后还是当上教师了。刘军浩感慨的合上教案,刚准备迈步出门,院外已经乱哄哄的叫开,“小浩叔,小浩叔”

“啥事儿?!”刘军浩纳闷的探出头。村里的熊孩子一个不少,全部站在院墙边的一株弯腰柳树前。

“你过来我们给你说个事儿”几个孩子冲他挥手。

“又准备闹啥幺蛾子?”刘军浩带着疑惑朝前走两步。

“再靠近点呀!”小娃子嗤嗤的笑着。

“好”刘军浩慢吞吞走了几步,眼看靠近柳树,突然停住。没等这些家伙反应过来,他扭头冲向躲在不远处的毛孩子,把他手中的绳子拽过来放开。

“哗啦啦”绳子的另一端绑在柳树干上,拉的正紧,陡然松开。巨大的弹性让树枝剧烈晃动起来,大块大块的冰凌条朝下落。

站在树下的几个熊孩子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一个个被打的抱头鼠窜,龇牙咧嘴。

“吱吱”悟空看到这种景象非常兴奋,结果乐极生悲,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滑出四五米远。

瞧这些熊孩子目瞪口呆的模样,刘军浩大笑着拍拍手,“告诉你们,下次想新招的时候机灵点。”

这些招式都是自己小时候玩剩下的,他中招才叫奇怪呢。

“呵呵,我就知道骗不到小浩叔。”毛孩子庆幸刚才自己没占到树下,主要是这家伙被上次那一大坨牛粪崩怕,现在变机灵了。

这些家伙皮实,被冰凌条砸一顿也不知道疼,嘻嘻哈哈开始拣坠落在地面上的冰凌段,然后放进嘴里咔嚓咔嚓的嚼,不断吸溜嘴。

悟空看他们吃的挺香,也跑到树下捡了个自己吃。这家伙边吃边吸气,浑身打哆嗦。

“哇,这个冰凌条大”毛孩子一扭头,发现外边的芦苇垛上有条手臂那么粗长的冰凌条垂下来,赶忙跑过去摘。

被他喊一嗓子,这些熊孩子才注意顺着芦苇杆垂下来的冰凌更长,纷纷跑过去采摘。

每人手中摘一个后,他们又开始比谁手中的冰凌粗长,结果比着比着舞动各自的冰凌对刺,上演起全武行。

刘军浩任由他们胡闹,看了眼门前的水沟,扭头进屋取把铁锹破冰。

“小浩叔,你要凿冰捉鱼?!”毛孩子见他这举动,立刻凑过来。

几个熊孩子都伸着脑袋,等待奇迹出现。凿冰捉鱼这样的奇景他们只听大人讲过,但是并没有亲眼目睹过。主要是这十几年气候变暖,刘家沟周围的水坑已经很少结厚冰层了。

凿冰捉鱼的原理倒简单,水面结冰后,冰下缺少氧气,一旦冰层被凿个洞,新鲜空气会渗进水中。缺氧的鱼儿游向洞边,抢着呼吸新鲜空气,这个时候只要把网兜伸下去就能直接捞鱼了。

当然更过瘾的是喷鱼,这个需要冰层足够厚,而且还要知道冬天鱼窝再什么地方。找准位置后将冰层砸惊,最后一锤子要猛,砸下去必须马上提起来。这时候冰层下空气压力得到释放,水会朝上涌出,直接把鱼儿带上来。

“凿个鬼,这么薄的冰哪能捉鱼。都离远点,掉水里我可不捞你们。”瞧这些熊孩子使劲儿往跟前凑,刘军浩赶忙警告道。岸边全是溜冰,稍不留神就滑到水坑里。这天气真掉进去,非冻个好歹。

刘军浩现在凿冰主要是方便那些水鸟下水捕食,水沟上全部结冰,它们肯定没地方找食物。

没有想到一晚上冰结了二指厚,如果再这么冷下去,估计过两天这冰层真能占人。

“不对,小浩叔,真有大鱼!”毛孩子突然一声惊叫。

“哇,快用铁锨拍!”小娃子也开口大喊。

刘军浩顺着他们指的地方看去,还真发现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冰层下一闪而过。隔着冰看的不太清楚,但是这东西绝对不小,有四五十厘米长。瞧它游的方向,正是冰窟窿的开口。

“打呀!!”这群家伙乱叫一片。

“哗”一个湿漉漉的脑袋从冰洞中探出来——水獭!

感情视这家伙在水下游动,刘军浩暗自庆幸自己没听他们的话,否则一铁锨下去绝对能把水獭的小命打掉半个。

不过水獭怎么会在冰层下边,刘军浩朝四周看看,并没有发现有其他的冰窟窿。他推测这家伙应该是从院中那个暗洞进入水沟内的。

宝玉看到主人,扯着嗓子发出响亮的声音,连叫几次后脑袋扭动,重新钻入水中。

“哗啦啦”只听到冰层下边出来响动,跟着黑影在水下飞速窜游。

眨眼之间,水獭已经叼着条巴掌大的鲫鱼壳爬上冰层。它把猎物朝冰面让一扔,再次潜入水下。

那群熊孩子都看傻了,都守在水沟边看宝玉捕鱼。

就这样一条接一条的鱼被捉住放在冰洞周围,不到五分钟的功夫,冰层上已经摆了一溜鱼,排列的整整齐齐,看上去很是壮观,有点像过年祭祀时摆放的贡品。

口胡,这不会是网上描写的——“鱼上冰,獭祭天”吧。记得以前自己查水獭的饲养方式时看到过这句话。

水獭在鱼堆旁来回跳动,动作好似人叩头的样子,还真像是进食前要“祭天”呢。

这种奇怪的场面刘军浩第一次看到,不知道宝玉为啥这么做,一时倒忘拿相机拍下来。等反应过来,洞中又跳出几只水獭,开始在冰面上抢食鱼类。

看上课的时间快到了,刘军浩没有继续研究下去,赶忙领着村里的熊孩子们朝教室赶。

这些家伙走路也不消停,不断相互拉着滑冰车。这种游戏很简单,就是一个人蹲下伸出双手坐车,然后有两个人拉着他的手在前面疯跑。等速度加快,前面的人突然松手,这人会在惯性的作用下朝前飞驰十多米远。

当然拉车的人往往捣蛋,直接往沟边跑,到沟边的时候突然一松手,后面那个就一跟头栽倒沟里边。

赶到学校,杜飞和王芳已经泡了杯浓茶坐在办公室中。见他进来,杜飞赶忙打招呼道,“刘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听他说话有点闷,显然是冻住了。

“今天我替张倩上课,你怎么冻感冒了?正好我拿了两块生姜,准备给学生熬姜汤喝,你等下也喝一碗。”刘军浩笑着解释一句,去隔壁生煤炉。

给学生熬姜汤是老婆的主意,她害怕结冰后孩子们兴奋,下课在校园内疯跑冻感冒,因此早做些预防。让老公从自家带了些生姜,怕学生不喝,又让把家里的几斤白糖也拿出来。

“我去帮忙”看刘军浩忙里忙外,杜飞也不好意思再坐下去。

“怎么样,受得了这么冷的天气吧?”刘军浩把炉子生好后笑问道。这几个炉子是从街上新买的柴炉,可以直接烧玉米芯子和柴火,一冬天下来倒是能省几百块钱的煤球。

“还行,”杜飞吸了下鼻子叫道,“就怕再冻下去鼻子上也该结冰凌条了。”这是他在农村过得第一个冬天,早晨起来觉得外边冰封的景致很漂亮,就站在院里多看了一会儿,没想到竟然感冒了。

***

一点左右还有一章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