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窟窿离岸边只有两米多远的距离,半人多深,如果在平时自然难不倒母云豹。可是今天的温度在零度左右,掉进寒冷的冰水中可想是什么滋味。

这家伙尝试着朝冰层上爬去,谁知爪子刚碰到窟窿边沿,那层薄冰就开始哗啦啦碎掉。

草豹子猝不及防,重新跌入水底。一连几次,大概喝了不少水,它的动作越来越迟缓。

这个时候刘军浩终于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不能耽搁下去,否则再折腾两分钟估计云豹要淹死了,他赶忙撒腿跑到水洼子对面。

当然刘军浩没有傻到直接跳进冰水中救云豹,而是抓起岸边的一块大石头朝冰面上狠砸。

“咔嚓”一声响动,方圆数米内的薄冰全部被打碎,然后他又抓过旁边的一根树枝伸出去。那云豹倒是聪明,马上张嘴咬住树枝另一端。

求生的欲望让它在水中苦苦挣扎,等爬上岸后已经奄奄一息,湿漉漉的身体软瘫在地上,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

见云豹肚皮鼓胀,显然是喝了不少冰水,刘军浩不敢再耽搁下去,赶忙让大家生火给它烘的皮毛,否则这家伙不死也要冻出个好歹。

好在山脚下不缺柴火,反应过来的众人马上到草丛里拔蒿草。这个时候的蒿草根部已经腐朽,拔起来很容易。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他们已经拔掉一大堆。

昨天刚下过一场大雨,蒿草湿漉漉的,根本没办法点燃。不过这难不倒刘军浩,他从小生活在刘家沟,自然知道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引火的柴草。扭头瞄几眼,很快在几块岩石下找到几把干燥的结巴草。

看过风向后,刘军浩用打火机将结巴草点燃。待火苗增大,他小心翼翼的捋些蒿草叶子往上加。

等火势完全燃起,他才让众人把蒿草一股脑盖上去。

很快滔天的怒烟直冲云霄,在空中留下一个清晰的烟柱。

虽然这个时候天气阴沉沉的,但是这股烟雾还是被村里人发现。刘广聚以为山上着火了呢,领人带着家伙急急赶来。

待听说这里刚刚发生的事情,刘广聚也啧啧赞叹,直说那只狐狸成精了!

草豹子有些怕火,根本不敢往前凑……这家伙应该喝了很多冰水,冷热刺激的滋味自然不好受,刚颤悠悠的站起来就在地上吐出一大堆。

折腾小半天,云豹几乎连站起的力量都没有,自然没办法进行拍摄。

刘军浩也害怕让它继续呆在野外出问题,干脆伸手将云豹抱起,让几个小豹崽跟后回家。母云豹的躯体也就几十斤的重量,抱起来并不费什么力气。

“云豹咋了?”张倩很是惊讶的问道。他没有想到老公出门一趟,竟然把云豹抱回来。

“没啥,刚才掉水里了。”刘军浩把云豹送到楼上,然后简单给媳妇讲了一遍刚才发生的事情。

“我就知道云豹斗不过狐狸,真狡猾……”这会儿工夫,张倩先知先觉起来,好像她很早以前就看好草狸子似得。

刘军浩没工夫听老婆显摆,他时刻关注着草豹子的动向,生怕这家伙落下后遗症。

万幸草豹子的体魄比他想象的要强壮,经过半天一夜的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又领着几只豹崽出现在院中。

***

连阴沉三天后,天气终于放晴。

地面上、屋檐下、树顶端的冰开始迅速融化。半天的功夫,地面上就留下一滩滩积水。

刘军浩怕老婆在院里走路滑倒,早将地面上的冰凌铲光,因此他这院中并没有多少水坑。门前的土路春上刘广聚特意找人用沙土垫过,冰水溶化后全部浸入沙子当中,半天的时间已经变的半干。

地上的冰刚融化完,就在大家以为天气该变暖和的时候,沸沸扬扬的大雪却下了起来。

整整一个星期大雪时断时续,看网上的天气预报,全国各地普降大雪,这种天气最少还要持续半个月呢。

晚上更是冷嗖嗖的,气温降到零下好几度。落在地面上的雪还好说,被刘军浩快速铲掉,然后在地面上撒层薄沙,自然没有结冰。可是水沟中的薄冰原本就没有化掉,加上连日来的雪花落在上边来不及消融,很快凝结成冰层,没几天的功夫就有十几厘米厚。

这下刘军浩彻底忙乎起来,每天起床先要到院子里扫雪,然后还必须去水沟中破冰凌,以方便水鸟进食。

他曾偷空看了下石锁中,没有想到石锁中也结了层薄冰。刘军浩倒觉得新鲜,印象着还是第一次看到石锁中结冰。

不过想想可以理解,石锁中的温度一般比外界高个几度。现在外边零下好几度,石锁内的温度当然高不了。

那泉眼所在的水塘倒没有结冰,仍然不间断的朝外冒。

刘军浩特意用手摸了摸水塘中的温度,边上冷嗖嗖的,靠近泉眼的地方却有些烫手,和地热温泉没什么两样。

他禁不住脱光衣服在里边泡了个半个小时,等从泉水中起来浑身酥痒,特别舒坦,连带着皮肤也细腻几分。

这泉水的好处实在太多,没办法领老婆进来一起泡温泉很是遗憾。不过刘军浩有办法,晚上媳妇让烧开水洗澡的时候他懒省事,直接弄几大盆泉水倒进浴缸中。张倩洗完澡之后也大呼舒坦,连说冬天泡泡热水澡很好。

早上刘军浩刚把院子打扫完,正提起铁锨到院外破冰,发现赵教授早站在坑边忙乎开。这老爷子整天闲着没事,每次破冰都过来帮忙,只当是锻炼身体。

刘军浩叫了声早,抓起铁锨往下砸去,结果只在冰凌上印了道白印,连个裂痕都没有。

“靠,这么厚实!”他不信邪,又用铁锨把使劲砸一下。手臂震得木麻,冰层依旧完好。

“呵呵,我刚才试过,估计今天的冰凌不好打。”赵老爷子笑着摇摇头。

“这么厚实,应该能占人吧?”刘军浩试探着往冰凌上站了只脚:没听到冰面的咔嚓声,接着他大胆的把双脚放上。果然没啥问题。

刘军浩心中童趣大增,使劲儿用铁锨在冰面上一捣,双脚在冰面上滑出三米多远。

“真的可以呀”赵老爷子也有些心动,试探着踏上冰层。他不敢学刘军浩那样滑冰,只是小心翼翼的在上边走动。

再大雪的覆盖下冰面光秃秃的,什么遮拦物体也没有,很适合滑冰。刘军浩越滑越兴奋,连媳妇什么时候走出大门都不知道。

“吱吱……”悟空瞧主人玩得过瘾,也忍不住跳上冰面。这家伙的爪子刚接触到冰层就打了个冷颤,跟着慌忙跳到岸上,把肩膀上的白色围脖围的更紧点。

前些天张倩看天冷就弄些毛线给老公新打个围巾,没有想到猴子看见抢着要。她看剩下的毛线还不少,索性也给悟空打了个袖珍版的。不料这家伙戴在脖子上后立刻开始显摆,一天到晚在镜子前凑,张倩为此还给猴子拍了不少写真集。

“呱呱……”那群青庄原本在岸边等待主人破冰,谁知等半天没动静,开始着急的聒噪起来。

听青庄围着他们呱呱乱叫,刘军浩才想起破冰的事儿。

“咋办?”赵教授尝试着抱了块石头砸下去,结果冰面仍然纹丝不动。

“没用,这冰差不多有二十厘米深,必须找铁钎子。”刘军浩想想开口说道。

“铁钎子?!”赵教授不知道找铁钎子干什么。

“用铁钎子在冰上打眼,然后把木棍插进去掘开。铁钎子就是咱们盖房子打地基时候用的……”

这种凿冰方法刘军浩小时候倒常见,主要是用来网鱼。

当时的场面很大,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守在堰塘边上等着捡鱼。凿冰前要先在冰层上放几块门板,这主要是防止冰层突然炸裂有人落水。

等位置固定好,几个棒劳力全站在门板上。一个人扶住铁钎子,其他人抡起大锤朝下砸,直到把冰层凿穿为之。

连凿四五个洞,然后众人摁住铁钎子一起使劲儿把冰层揭开。

当然还有种方法是石夯破冰,石夯也是以前人们盖房子用的一种工具,制作起来非常简单。将石头磨成长方体,然后在两端钻四个孔拴上井绳。当然石料必须选择抗震的条石,一般的石头砸几下就碎掉。

以前盖房子要用石夯把地基打瓷实,作用和今天的震动棒有些相似。打夯的时候必须喊口号,以此来调整节奏,否则很容易扭伤腰。

“还要去村里找铁钎子?”赵教授问道。

“费这事干嘛,稍微动动脑筋就行”刘军浩指指自己的头回答,“下边我给你来个非主流的破冰法。”

“扯淡,你能有什么方法?”赵教授虽然口中不相信,但是却很期待他的表现。

“你等着,我回屋准备一下。”刘军浩空口说白话,直接拉着老婆进屋。

他打算用火药炸开冰凌……在玩火药方面,刘军浩也有很深的造诣。当年最得意的事儿就是经过琢磨,成功“研制”出小龙炮炸鱼。不过这玩意儿太危险,有次他和刘启勇炸鱼的时候差点炸到自己,后来就没敢再弄。(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