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的时候买的两挂土长鞭没放完,还剩一挂扔在家里。刘军浩本打算过年的时候放,现在正好派上用场。

这种土炮是乡里小鞭炮厂做的,比市面上卖的机制炮威力大许多。他把上边几个手腕粗的大雷子摘下来用棉线串联在一起,再往面线上倒些菜油,然后开始在冰层上选爆炸地点。这个地方他夏天的时候挖过淤泥,水齐腰深,容易形成鱼窝子。

选好安放的地点,刘军浩又用凿子在冰面上挖出几个窟窿把大雷子放置入其中。

直到此刻,赵教授才明白他唱的哪出戏。

“通!通!通……”一连五声巨响,把不远处的鸡鸭吓得扑棱棱乱飞,跟着听到水沟中哗啦一声。

等尘埃落定,他和赵教授赶忙凑到冰前。只见冰面上裂了一道缝隙,里边已经渗出水来。

看到这结果刘军浩暗叫可惜,如果换成以前自制的小龙炮,估计冰面早被炸碎。

不过有裂缝再用铁锨敲击就容易的多,刘军浩直接在上边敲出两丈方圆的一块厚冰,跟着被他和赵教授两人抬起。别看这么大面积的冰凌其实并不重,就二百来斤的重量。如果不是太滑,刘军浩一个人就能够扛得动。

和之前猜想的一样,水沟里德冰层有二十厘米厚,难怪可以站人。

两人刚把冰块抬到路边,那些水鸟已经争先恐后跳进水坑中,不到两分钟就把冰窟窿堵严实,连冰层上也占了一大群青庄。

很快这些水鸟又尖叫起来,惊慌失措的往外飞。

刘军浩还以为发生什么事,等凑到冰窟窿边才发现是水獭作怪。几个小家伙把鸟类全部轰走,然后独自霸占这片水域,心安理得的捉起鱼。

水獭喜欢闹腾,有它们在,水鸟半天都不敢再往冰窟窿里跳。

刘军浩扭头提了个水桶扔进冰窟窿中,几个家伙吃饱后纷纷把捉到的鱼扔进水桶里,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放了满满一桶。

这下水鸟有食物了,他正拎着水桶喂水鸟,却听到身后传来几声嬉笑声。扭头一看,发现村里的几个熊孩子滑着冰车从水沟中赶过来。

这种冰车刘军浩小时候常玩,就是用薄木板钉成一个长方形的木架,在木架下边左右两侧钉上一截钯钉,主要用于接触冰面,以此来减少摩擦利于滑行。

小孩子坐在木架子上双手持带尖的竹竿加力,冰车就滑行起来,同时竹竿也能够控制行进方向。

“小浩叔,我来也!!”毛孩子拉着长腔叫道。他滑的飞快,动作风骚,眨眼之间就来到刘军浩跟前。

“快停,小心!”刘军浩赶忙叫道。

“啥……啊呀……扑通……”只见这熊孩子惨叫一声,一头扎进冰窟窿内。

“哈哈哈……”跟在后边的小娃子等人凑到冰窟窿前大笑起来。

看到这倒霉孩子的惨样,刘军浩几人也强忍着笑意。看他还显摆不……

“小浩叔,你在冰上挖这么大一个洞干啥?”毛孩子爬上冰面也特别郁闷。他们几个人在比赛谁滑的快,哪知道自己这么倒霉。

刘军浩怕这家伙冻住,赶忙让他进屋披上自己的厚袄,然后指挥小娃子回去拿干衣服。

毛孩子回家的时候满脸不情愿,刘军浩能想象,这熊孩子回家指定要被他老子一阵猛揍。

将人送走他抽空看了下后院,大雪又比昨天深几分。此刻后院中齐刷刷一片,原本挖的水沟早已经看不到。

最近两天还有游客想过来买黄鳝,统统被刘军浩拒绝掉,现在水沟中这么厚的雪根本没办法捉黄鳝。

石锁中倒是可以,不过刘军浩没捉的打算。如果这个时候弄出黄鳝,就是傻子也知道有问题。忙乎一年了,歇歇也好。

看着几十厘米厚的雪,张倩很担心后院中的黄鳝冻死,刘军浩直笑老婆杞人忧天。这东西天冷的时候钻到泥窝深处,根本不惧外边的风雪。

在外边待了一个小时,两人都冻得直跺脚。

这么冷的天气,鸡鸭早躲在笼中不肯出来,反倒是那些麻雀叽叽喳喳落了一院子,有几个大胆的家伙还冲进屋内。

“哇,这么多麻雀”张倩也没有想到一会儿工夫,自家院中就飞来上百只麻雀,灰压压在雪地里落了一大片,看上去非常显眼。

“这有啥稀奇的,找吃的来了。”刘军浩觉得老婆纯属大惊小怪。连续几天下雪,田野里根本没有食物可以供鸟类觅食,所以它们就成群结队地赶到村边找东西吃。这场面还不算大,他小时候还见过几百只麻雀蜂拥而至的场面。

“咱们来个雪地捕鸟吧,就鲁迅先生写的《少年闰土》中那种方法,怎么样……”张倩兴致勃勃的建议到。

“好呀,这个时候的麻雀炸着吃正香……”

他话没说完,老婆那边就白了一眼,“不准吃,我们捉到再放掉。”张倩纯属好奇,并没有炸麻雀的心思。

“那就捉着玩,不过鲁迅老爷子描写的方法不实用,咱们还是换其他的方法捉麻雀吧……”刘军浩笑着建议。书上描写的方法他自然知道,无非是用小木棍把倒扣的筛子支起来,然后在里边撒些麦粒。等麻雀飞进去后猛然把小木棍拉倒,这样就可以将鸟关在里边。

但是这种方法有两个弊端,一是麻雀的速度很快,往往筛子还没有倒下它们已经从缝隙中钻出。第二是扣到麻雀往外拿的时候要打开筛子,这个时候麻雀更容易从缝隙中逃走。

用这种方法捉鸟,十次能捉到五次就很厉害了。

“还有什么方法?”张倩好奇的追问。

“等下你就知道,我先做些准备工作。”刘军浩说完扭身走进院子。其实要准备的东西很简单,就是去后院砍根铅笔粗细的细竹子,然后弯曲成环形用铁丝拧紧,再在环形中缠上一层破渔网,这样就组成一个渔网盖子。水桶中则放个圆形硬纸板,纸板边沿拴上三根棉线,棉线另一端绑在盖子上。

准备工作做完,他又朝纸板上撒了半把麦粒,然后用手使劲儿摁下纸板,“啪嗒”水桶上方的盖子猛然合上。

“我明白了……这和那种掀盖子的垃圾箱一样。鸟飞进水桶找食物,肯定会被关在里边,对不对?”张倩兴奋地叫道。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天气冷,她小脸一片通红。

“聪明”刘军浩难得称赞老婆一句,接着把水桶放在院子里。当然为吸引麻雀的注意力,他在水桶周围也撒了些麦粒。

这些家伙大概是饿极了,刘军浩刚转身的功夫,麻雀已经扑棱棱飞下来一大片,哄抢似地在地上猛啄起来。

不过地上并没有多少麦粒,它们很快抢食一空,接着几只麻雀飞上桶沿,叽叽喳喳乱叫一团。

有只胆大的麻雀翅膀一缩,直接扎进水桶中。

“怎么没落下?”张倩奇怪的问。

“别慌,等其他麻雀也跳进去。”这个陷阱中纸板的承重能力是关键,承重能力太差,落一只麻雀陷阱就会落下,这样能捕捉量很少。承重能力太强,麻雀太少的话盖子根本不会落下,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老家贼吃掉诱饵飞走。

刘军浩刚才反复调试陷阱,为的就是把纸板的承重能力调到最佳。

一只,两只……接二连三的有麻雀落入水桶中,当第八只麻雀飞进去的时候,好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盖子“啪”的扣下。

“耶!”张倩兴奋地击了一下掌,带着相机冲出门去。

“慢点,慢点”刘军浩赶忙扶住她。

张倩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了一阵,然后在老公幽怨的目光中打开盖子将麻雀释放掉。

瞧媳妇充满兴致的把刚才拍的照片往十八楼上传,刘军浩则百无聊赖的拿本书乱翻。这种小打小闹的捕鸟方式他以前还感兴趣,现在觉得根本没多大意思。这种天气,还是领着小皮到田里撵兔子野鸡过瘾。冬天的野兔很肥,皮毛也好,最适合做兔皮帽子。

哪知道刚想到这里,二麻子的电话就打过来,说是让他领上小皮去田间转一圈。

“大冷天,你们要出去干啥?”外边还下着小雪,张倩实在不想老公出去瞎跑。

“广喜叔找我还有啥事儿,肯定是去捉兔子。”一年中下雪天最适合打猎,一下大雪,兔子找不到吃的,肯定会漫山遍野乱跑,到处都留下兔子的足迹。此刻是领狗捉野兔的好时机,只要按图索骥即可。野兔腿短,陷在雪地里跑不快,远不如以前灵活。而狗腿长,不会陷进雪里,很快就可以撵上野兔。

听老公一说,张倩也想出门看个热闹,可她知道老公肯定不同意,因此就没提出这想法。

见外边飘着小雪,刘军浩找件雨衣往身上一披,然后领着小皮出门。没有想到猴子不怕冻,愣是吱吱叫着跟上来。

刘军浩知道这家伙不是个老实的主儿,即使不让跟估计等下还会偷偷跟后边,还是早点让它跟上了事。他把悟空放到肩膀上,让猴爪扶住自己的脑袋,然后把围巾在这家伙的身子上缠一圈了事。

***

最近家里有事儿,段更了几次,实在很不好意思。

其实这几天真没闲着,每天都写了,只是没时间上传。嗯,今天晚上打个夜市抽空全部上传,大概一万五千字的样子。

随后几天更新还会时断时续,大概二十号左右才能恢复正常,先给大家提个醒。(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