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在门口等了两分钟,就看到二麻子领着七八个游客朝这边走来。悟空瞧见来人,蹲在主人肩膀上兴奋地打招呼。

大雪封山,通往镇上的公路不好走,因此不少游客滞留在刘家沟。他们在刘家沟闲着无聊,都想找些事做。二麻子一琢磨,干脆领他们到田间转悠。

现在雪下的不大,正适合到田野里捉兔子。

雪后田野间并不不算太冷,透过雪幕望去,近处的村庄以及远处的大山和河流都苍苍茫茫若隐若现,一派安详与静寂。

大雪像泥瓦匠手中的抹子,把野外的沟沟坎坎都抹平了。麦田、道路全都笼罩在一片纯洁的颜色中。

“瑞雪兆丰年”农村人很喜欢把雪和收成联系起来,其实还真有几分道理。冬天不下雪,小麦就不好过冬,容易被冻死。下一场大雪,等于给麦苗盖上床棉被,麦苗就可以安然过冬。

这些年人们懒了,大雪天根本不想往外转悠。早几年一到冬天,村里就没活儿干,大雪的时候不少人都会牵着狗、扛着兔子枪到田野里捉野鸡逮兔子。

这时的野兔子在雪地里跑不动,常常会在小麦地里拱出个雪窟窿,然后藏在里边啃麦苗。野兔留在雪地里的痕迹很显眼,老远可以看到。有经验的猎人顺着痕迹很容易发现目标,有人一天能逮好十几只野兔。

那个时候村里组成的狩猎队一次能打二三十只,家家都能吃到香香的兔肉,小山村就像过年一样热闹。看兔子足迹是一门学问,刘军浩也不是很懂。不过有小皮在,这些问题就不是问题。

刚过河堤,就看到两只野鸡在雪中找食。一游客忙举起弩弓,可是没等他瞄准那野鸡已经被惊起,扑棱着翅膀飞出百十米远。

“小浩,你连弹弓都没拿,怎么捉野鸡?”王医生知道刘军浩的弹弓水平很准,一弹弓能把鸡头打烂,本指望他出马呢,结果发现这人空着手。

“呵呵,王医生,我说我家小皮能撵得上野鸡,你信不信?”刘军浩反问道。

“你小子就吹吧”王医生的表情明显不相信。他是刘家沟的常客,当然知道小皮非常厉害,可是再厉害也撵不上野鸡,那东西可是会朝天上飞儿。事实上他以前见过小皮追赶野鸡,最终都是以失败告终。

“要是小皮能捉到野鸡怎么办,要不咱们打个赌,谁输了脱光光在雪里待十分钟?”刘军浩一时童心大起,说起小时候常和刘启勇打的赌约。

“真能?”见他言之凿凿的样子,王医生一时不知道是否该相信,扭头看着二麻子。

“呵呵,你别给他打赌,这熊孩子稳赢。”二麻子赶忙阻止。在雪地里脱光呆上十分钟,万一冻感冒怎么办。

“哦,为什么?”几个游客都来了兴致。

“你们不了解野鸡,这东西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叫‘顾头不顾尾’。在雪地里被惊到后会立即飞起来,但是只能飞上一小段距离就要落回地面。如果有小皮追赶,这东西肯定慌里慌张的,落地后会直扑下来钻入厚厚的雪窝里,只顾把头隐藏好,屁股露在外面也不管了。

这地里到处都白花花的,野鸡毛那么鲜亮,人离得老远都能看到,想捉它们不跟玩死的,所以说这个时候的野鸡是最容易被抓住。再说……小皮那鼻子,就是看不到野鸡也能闻到气味……”二麻子分析的头头是道。

“难怪,幸亏没打赌”王医生感到特别庆幸,自己刚才大脑没发热。

“呵呵”刘军浩笑笑不以为意,“其实广喜叔说的不全对,现在不是抓野鸡的最好时机,想抓它们晚上最好。

冬天天冷,晚上野鸡都是一窝一窝挤在一起,找到地方只要用手电筒一照,它们啥也看不见,傻傻地睁大眼睛东张西望。只要把网伸过去一扣,野鸡就到手,一网能捞四五只。”

这事儿他和刘启勇就干过,当时害怕刘老头不同意,两人吃罢晚饭悄悄地进山。睡觉的时候刘老头在刘启勇家没找到人,还以为怎么着,赶忙发动全村的人找。

等捉到野鸡兴高采烈的回村,刘老头直接把刘军浩摁在雪窝里狠狠揍了一顿,当然野鸡肉最后还是吃上。

听了二麻子言之凿凿的话,几个游客都等着小皮马到成功。谁知过了几分钟,却见这家伙空手而归。

“不是吧,小皮竟然失手了!!”二麻子也觉得不可思议。

“早知道我刚才应该打赌……”王医生郁闷起来。

小皮径直跑到主人跟前,摇着尾巴口中低呜几声,然后吧嗒吧嗒重新朝河滩上跑去。

“它这是想干啥?”看到黄斑皮奇怪的举动,几个游客不解的问道。

“小皮肯定是发现新东西了”刘军浩对自家的黄斑皮很了解,忙紧随其后。

就这样大部队被小皮带着朝前走,走出不到二百米远,黄斑皮突然停住脚步,冲着主人低吼起来。

“这附近好像有口枯井!”二麻子看看周围的环境低声叫道。

“大家都停下,广喜叔,你看看井边的足迹……”刘军浩指着不远处凌乱的脚印叫起来。当初他在这口枯井中救过草狸子,因此也很熟悉,知道井壁上有几个大洞,很适合鸟类藏身。

小皮应该是追踪野鸡到这里,发现这井里边有东西,所以才跑回去找主人的。

“野鸡,这么多!!”二麻子刚要高声呼叫,继而声音又压低。

这个时候终于有游客明白过来,小声问道,“你们是说野鸡藏在枯井中……”

“很有可能”刘军浩点点头反问,“广喜叔,你带网兜没有?”

“带了,应该能扣住井口。”二麻子说着把肩膀上的布袋放下,从其中掏出个棉线编织的网兜。

刘军浩把网兜盖在井口上,然后让四个游客压住四角。二麻子则从不远处拽了两根芦苇插在井中使劲儿搅动。

“咕咕……格格……嘎嘎……”井底顿时乱叫一团。很快就有鸟不要命的朝井口飞,跟着一头扎进网兜中。

野鸡、白头小、麻雀、野鸭子……枯井中好像炸了窝,各种各样的鸟疯狂的向井口冲来。可惜这井被罩了网兜,几个人死死的摁住边沿,根本不给它们逃走的机会。

这群鸟足有五六十只,幸亏二麻子带的网兜足够大,否则还真装不下呢。也有聪明的鸟见上边路不通,直接落入井底,算是逃过一劫。

“小浩,怎么分?”二麻子没有想到刚出门就撞大运,野鸡野鸭加在一起有十几只。其他鸟还有不少,不过他看不到眼中,打算等下放掉。

“野鸡咱们见者有份,一人一只,剩下的全部放了吧?”刘军浩想想开口说到。

这是刘家沟打猎的规矩,只要一起出来,打到的猎物肯定要平分,哪怕是打酱油的也有份。

众人把野鸡分好其他鸟类放掉,二麻子才好奇的凑过去看井中的构造。他有点奇怪野鸡怎么会躲在井中,因为这东西不会直上直下飞。当发现井口下方有几个大洞二麻子才恍然大悟,难怪野鸡会躲在里边。

从捉野鸡开始,悟空这家伙就特别活跃,伸着爪子不断拔毛,没几下把几只野鸡给拔得光秃秃的。

刘军浩在它的脑袋上敲了两下,这家伙才吱吱叫着停止。

经此一役,几个游客再次感受到黄斑皮的聪明劲儿,的确不是一般的狗类可以比拟。有人甚至动了饲养的心思,打算等黑豹再产仔讨要一只。

收拾完野鸡,他们继续在麦地里转悠。没走多远,有个游客就发现了一行浅浅的足迹,好像梅花瓣儿一样,十分清晰。

“是兔子印,”二麻子瞄两眼,很肯定的回答。

“这足迹是怎么回事,怎么间隔那么远?”王医生掏出相机拍了两张照片,跟着疑惑的问道。地上的足迹间隔时常时短,最远的间距足有三米多远,稍不留神就错过。

“呵呵,野东西都机灵的很。它主要是怕草狸子找到兔子窝,所以在雪里行走的时候总是一蹦老远,跳跃式前行。”

“那咱们跟着足迹找,要不分头行动?”一个游客看着地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脚印,有些头疼的问道。足迹朝向三个方向,根本没办法确定兔子是从什么地方逃走的。

“别,我来看看”二麻子年轻的时候抗过一段兔子枪,因此很熟悉这种踪迹。他蹲在地上看了一阵子说道,“应该是朝这个方向走了,野兔在麦地里吃饱后,经常使劲蹿腾到别的地方。也有边吃边走的,不过最后还会循着原路返回兔子窝匿伏起来。

它们的警惕性很高,从来不敢走没有自己脚印的地方,这也是捉兔子的窍门。所以如果想下兔子套的时候,只要沿着足迹的地方下就可以。但是千万别踩到兔子的脚印上,这东西很小心的。”

二麻子口中的兔子套是由铁丝做成的圆环,直径一般在十几厘米左右。下套的时候圆环要垂直在地面上,高出10厘米左右,另一端用木棍紧紧的楔进地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