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兔沿着自己的足迹回来时,一头撞进套子里,直接被勒住脖子。套子另一端楔入地下很难挣脱,这端又是活扣,所以野兔越挣扎套子勒的越紧。

当然如果野兔朝后退,套子就会自动松开,野兔脑袋也会从套子里脱出。但是这东西只会往前挣扎,直到被勒窒息为止。

“原来如此,”几个游客听的不断点头。

刘军浩也恍然大悟,他以前只会用兔子套捉兔子,却从来没想过其中的原因。

“你们跟在我后边,注意别踩到兔子印。”二麻子出口吩咐道。

几个人都想看如何追击野兔,自然点头答应下来。

刚走出二十多米远,二麻子突然又停住脚步,指着雪地上一大片足迹说道,“你们看这里,是兔子来回走动的足迹,咱们绕过去,免得等下弄混,断了痕迹。”

“怎么弄混?”一个游客好奇的问道,他实在看不出来来回回的走动有什么含义。

“兔子吃完食儿躲藏的时候喜欢画圈,为了隐藏自己的足迹,一般会高跳、侧跳,蹦跶出很多圆圈或者迷魂步……迷魂步你们知道吗?就是在自己的踪径上往返跑几趟,干扰天敌的视线。折腾几次后,它们才会不留踪迹地钻进洞中。”二麻子指着地上的踪迹侃侃而谈。

“有这么玄乎吗,怎么听起来像是小说,兔子难道比人还精?”王医生不相信的扛了扛刘军浩的肩膀。

“呵呵,我也不知道。”刘军浩以前抓兔子纯粹是让小皮死撵,真不知道里边这么多道道。

“要不兔子怎么叫短尾巴鬼,你们跟在我后边就知道了……”二麻子解释一句,指着地上凌乱的足迹说道,“你们不信可以在这里留个标志,咱们一会儿肯定还要拐回来。”

“真的假的……”王医生立刻把自己的黑手套朝地上扔一只。

还真让二麻子说对,他们跟着足迹找了大半片麦田,最后竟然又回到原点两三米的地方。

这下游客全部服气,看来人家不是吹的,对捉兔子真有研究。

“刚才那个是第一个圈,现在我们马上要碰到第二个圈。小浩,让黄斑皮做好准备,兔子很快就要出现了。一般兔子只画两个圈,三个圈的兔子很少见。”二麻子扭头认真的吩咐道。

“没问题,”刘军浩拍拍小皮的脑袋,跟着点点头。现在黄斑皮终于派上用场了,如果在平时想抓野兔完全不用这么费事,直接让小皮在附近寻摸一转。只要找到兔子,那家伙绝对没跑的。

可是下雪后不行,主要是兔子在雪地上留下很多痕迹和气味,很容易干扰到小皮的判断。就刚才那几个圆圈,估计小皮一圈寻摸下来也晕头转向。

他们又沿着圆圈走了二三十米远,足迹突然断掉。周围什么痕迹都没有,好像野兔突然长翅膀飞走一样。

“这是咋回事儿?”连刘军浩也觉得相当诡异。

“别担心,这叫断圈,说明兔子就藏在不远处,咱们马上要找到了。你们都注意看看这附近有哪个地方比较高,应该在附近三十米以内。如果看见哪个地方凸一块儿,还露出个黑洞,肯定就是野兔藏身的雪窝。”二麻子说完眯着眼睛朝四处望去。

下雪的时候兔子没地方躲藏,一般都卧在大雪下,比平时更难发现。可是并非没有破绽,它们也需要呼吸。由于呼吸形成的热气,野兔头部的雪会形成一个小洞。只要找到小洞,就可以关门捉兔了。

“这个我也知道,兔子是‘高卧低,底卧高,蒿卧草,草卧蒿’,”刘军浩为了不显示自己的无知,也念出一句俗话。

这场雪下的很大,麦苗完全被覆盖在下边,原本看不到半点绿色。不过在被北风的旋刮下,还是有不少地方露出几分麦青。

一游客耐心的朝前走,突然发现自己跟前三米远处被风旋起的雪堆中有个鸡蛋大小的黑洞,而黑洞外居然还有一片浅黄色的尿痕。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这游客兴奋地叫道。

“别嚷……”没等二麻子说完,只见一个肥硕的躯体从黑洞里突然蹿出,然后翻蹄亮掌,迈开四肢朝远处玩命的跑去,转眼之间跑出十多米远。

“小皮!”刘军浩此刻恰好在相反方向,离兔子洞还有三十多米。得到主人的命令,黄斑皮紧随其后窜出追赶上去。悟空也想跳下去,结果被他死死抱在怀中。

“你喊啥,我还准备找到‘打卧’呢”二麻子略显郁闷的走过来叫道。打卧是指不等兔子从洞中窜出,直接扑上去捉住。

如果是其他动物这种方法根本不行,但是兔子不一样,它们对自己的藏身之地很有信心。只要没有较大的动静,一般都藏在窝里不肯移动。

“我不是发现兔子兴奋地嘛”那游客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放心,有小皮在它跑不掉”刘军浩对自家黄斑皮信心十足。

这次倒没出意外,野兔在雪窝里蹲这么长时间,加上腿短雪厚,没蹦跶多远就被小皮给扑倒在雪地里。一只野兔到手,众人兴趣更加高涨,纷纷在麦田中寻摸起来。

“这里,这里”刚走了两块麦地,又有游客大叫。

不过看到那痕迹时,几个人都困惑起来,貌似地上的足迹不只一种。

这到底是什么印记?二麻子也不认识新出现的足迹。更让他们困惑的是两种足迹完全搅在一起,不分彼此。

几个人沿着圆圈转了两周,二麻子突然拉住刘军浩,指了指十几米外的一个黑洞。

“这和刚才的不一样?”一个游客小声叽咕。

按二麻子讲的,兔子靠近洞穴时一般要跳开,这个怎么会直接引到洞穴口。

刘军浩没想那么多,直接拍了拍小皮的脑袋。可没等小皮靠近,“噌”的从里边窜出一个土黄色的家伙。

黄鼠狼……没有想到雪窝中竟然会是一条黄鼠狼。

见是这东西,刘军浩顿时没了兴致,直接把小皮叫回来。

越冬的黄鼠狼皮毛厚实,拿到街上一条能卖四五十块钱,可是这点钱刘军浩还看不到眼中,还是留那家伙一条性命吧。

“原来雪窝里的兔子被黄鼠狼吃掉了”二麻子将雪窝扒开,这才发现雪窝里的玄机,一只被吃掉大半的野兔。

“黄鼠狼还吃兔子,不是吧?”王医生很是惊讶的叫道。野兔的个头明显要比黄鼠狼大很多,他一直以为这东西只吃老鼠呢。

“呵呵,正常情况。我以前就见过一次黄鼠狼抓兔子,这家伙碰到兔子后会在不远的地方乱蹦跶跳舞,不住左右翻滚,来回跳跃。结果没几分钟那兔子就蒙掉,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两眼发直,完全不知道逃走,最后被黄鼠狼上前咬死。”刘军浩接口道。

“不是真的吧?”几个游客觉得他说的更玄乎,已经朝迷信方向发展了。

“等以后遇见拍照让你们看”刘军浩不做分辩。黄鼠狼这东西真有些神神叨叨,以前农村人称为之黄大仙不是没有道理的。

在田野中转了不到三个小时,收获超出想象。

兔子的繁殖能力超强,一胎能生三四个,俩月就是一窝。以前不觉得,今天才发现地里的兔子又泛滥成灾的迹象,麦田里到处都是足迹。他们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捉了九只野兔,正好每人一只。

当然这次小皮居功甚伟,有一大半都是它抓到的,刘军浩准备等回去后好好犒劳犒劳它。

到家门口,刘军浩发现自己出门不到三个小时,院门口已经矗立起一个一米多高的大雪人。

原来自己刚走,王芳和杜飞就过来找他们两口子闲聊。听说刘军浩捉兔子去了,王芳就建议他们堆雪人找乐子。

前些天还琢磨找时间再请两人吃顿饭,正好他们来得巧,中午就炖野鸡和兔子吃。

杜飞和王芳来刘家沟快半年了,和刘军浩已经很熟悉,也没有过多推辞就留下来。

掌勺的事儿自然交给刘军浩,他把野鸡和兔肉切小半锅,用开水烫洗过撒上花椒大料,然后往锅灶下放几块木头使劲儿烧煮,等肉煮烂又去院中的沙土堆里扒几个白萝卜切成大块丢进锅里。

忙乎将近一个小时,散发着诱人食欲的香味的萝卜炖肉悍然出锅。这一大锅他们四个根本吃不完,刘军浩给院中的动物弄了两盆子肉骨头,扔几个馒头,然后才招呼众人开吃。

汤喝在嘴里又香又辣,肉全部炖烂,一点不塞牙。连萝卜都入味了,满嘴都是鲜味,直吃的两人交口称赞。

张倩对肉反感,刘军浩特意给她做了个卤萝卜条。

这萝卜条是秋里切成条晒干的,炒的时候往里边放入食盐、酱油、大料。由于料使得好,虽然是普通的白萝卜,但是吃起来清脆爽口,吃完了是回味无穷,居然还有一点儿肉的味道。

趁着高兴,刘军浩又弄出来半坛子猴儿酒给两人倒上。王芳先是推辞不喝,抿了一小口后再也说不出推辞的话。(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