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罢饭张倩打开电脑的时候,整个十八楼的乡村版已经彻底热闹起来。

几个热门讨论的帖子全和刘家沟有关,有张倩拍的捉鸟照片,还有几个游客上传的捉兔子和雪景。

这些天的大雪给人们的出行带来很大不便,相当一部分网友都龟缩在家中上网,因此回复也比往常多了几倍。

看过网上的照片后,杜飞也叫嚣着等下跟刘军浩去田野里转转。

可是他这愿望没实现,下午雪陡然大起来,几个人只能窝在屋里边打牌看电视消遣时间。

“哎,估计最少还要半个月时间才能学校才能恢复正常上课时间,快期末考试了……”看外边的雪没有停止的迹象,张倩很是叹了口气。

从上个星期开始,为防止学生在上学的途中赶时间出意外,他们特意把上课时间调整到九点,晚上放学时间提前到四点半,当然相应的中午休息时间压缩。

“你刚才没看新闻,全国都这样,咱们刘家沟算啥……”这些日子大雪覆盖了国内的很多省市,电视中到处都播放着雪灾的消息。

新闻中南方那些城市断电停水,居民纷纷囤积食物,许多春节归家的游客被困在路上……相比这些,刘家沟小学上课时间调整真不算什么事儿。

说起来,这场雪灾对农村的影响倒不是很大。井里的水不会上冻,唯一要注意的就是水抽上来后不能储存在水塔内,天太冷很容易将水管冻裂。粮食是自家的,根本不用考虑断粮的事儿。

刚吃过饭倒不觉得冷,可是刚过半个小时,刘军浩就觉得脚下冷嗖嗖的。

实在坚持不住,他出门将外边的烂洋瓷盆捡屋里当火盆,然后到屋檐下弄了半蛇皮袋木炭。

等炭火燃起来,整个屋子顿时变得暖洋洋的。刘军浩跟着又起身进厨房拿了两个红薯放火盆里,张倩那边则弄几把花生烤着吃。

炭火正旺,没一会儿,香味就在屋里弥漫。

这种热闹的场景,自然少不了猴子,这家伙早早守在火盆前,爪子攥着根小木棍不断划拉,将烧熟的花生扒出火盆。

除了刘军浩,三人还是第一次用火盆烤食物,觉得很有意思,一个个凑到火盆前忙得不可开交。可是他们三人都没有猴子吃的快,这家伙不管生熟,只要看到花生壳变黑就往自己跟前划拉,刘军浩用木棍敲了几次它都不改。

两只八哥和松鼠对火有些畏惧,根本不敢靠前。不过它们自有办法,直接凑到几个人跟前讨要。

松鼠只认同张倩,跳到她的肩膀上舔舔爪子,然后用很萌的眼神盯着主人手中的花生……两只八哥从小被悟空饲养,一直学猴子叫,以至于它们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猴子。平时它们跟悟空打闹都是猴子叫声,但讨要食物时腔调百出:犬吠、猫叫、鸟鸣,只把王芳逗得咯咯笑,花生一个劲儿的往八哥嘴里塞。

结果是他们忙乎半天,吃到嘴的花生没几粒,全让几个小家伙讨要走了。

“这么喂八哥没事吧?”杜飞见王芳把花生捏两瓣就往八哥嘴里塞,赶忙开口问道。

“没事这东西消化力强,你没看它们吃楝子都没事。”刘军浩笑着解释。

八哥的食量小,吃了几粒碎花生就饱。不过它们并没有停止进食,反而叼着花生往刘军浩的衣兜里塞……刘军浩差点内牛满面,这要多大的信任,八哥才会把花生放自己衣兜内啊。

“它们在干啥?”王芳不解的问道。

“储存食物,点点也会……”张倩笑着摸了摸松鼠的脑袋。上次她去学校上课的时候一摸上衣口袋,一个硬邦邦的核桃,是自己喂松鼠的;再一摸裤兜口袋,还有两个。当时弄得自己很无语!

“哦,动物也很聪明呀!”王芳还没有感叹完,那边的松鼠突然窜起,直接跳到刘军浩身上,然后爪子掏进衣兜,将花生全部塞到自己嘴里。

这下两只八哥彻底气急败坏,也不管体型差异,飞冲上去追着点点猛啄。

松鼠刚要还击,蹲在火盆边的猴子也跳过去,“啪啪”对着它就是两个耳光!!

四个人先是惊诧,继而很无语的看着悟空,不知道它跟谁学的。

被猛揍一顿,点点先是傻愣在哪里,继而吓得钻进张倩怀中躲避。当然它口中尖叫不已,显然是在向主人告状。

“我的天,这都什么跟什么呀”王芳狠狠地摁了摁脑袋。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绝对不会相信一只猴子能做出如此拟人化的动作。那神态,那造型,完全就是自家孩子被人欺负后,上门找人出气的家长形象。

“习惯就好”刘军浩两口子比较淡定。对悟空,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衡量。

这家伙在院中简直就是个小霸王,除了两只黄斑皮,它什么都不怕,连母云豹也不是对手。前段时间猴子逗几只小豹崽被母云豹看见,人家追的它满树乱转。最后悟空得到机会跳下大树,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擦炮,反过来把母云豹崩的抱头鼠窜。

它曾经用相同的战术对待两条黄斑皮,可是人家根本不怵这东西。两只黄斑皮被激怒后直接守在大树下,将猴子的逃窜之路堵死,连守了整整一天时间没离开。最后把猴子都急傻了,乱叫着向主人求助。

刘军浩当时为给这家伙一个教训,故意充耳不闻,直到天黑才让两条黄斑皮离开。

从那以后,猴子在黄斑皮面前老老实实称臣。隔三差五还讨好的上前帮小皮梳理皮毛,搞笑的是小皮身上根本没多少毛,哪用得着它帮忙梳理。

听张倩讲起悟空的搞笑事儿,王芳很是羡慕,连说让她帮忙看下,自己也想养个动物。

在火盆边烤一个多小时,众人脑袋上都渗着层油汗。张倩叫嚷着让老公烧水,刘军浩给媳妇倒了杯蜂蜜水,然后进偏屋从坛子里拿了一盘大枣请他们品尝。

“这……这你们是怎么保存的?”王芳和杜飞两人再次傻眼,口中惊呼连连。盘中的大枣青红,好像是刚从树上摘下来一般。在寒冷的冬季里看到这东西,可是个新鲜!

“呵呵,没有那么神秘,这叫醉枣。就是在枣子刚摘下来的时候放酒里泡一遍,然后密封起来……”张倩看着大枣有些口馋。做醉枣的主意还是她出的,可是现在自己却不能品尝,实在郁闷。

“嗯,好吃”杜飞捏一个填到嘴里。甜中带脆、脆中有香,咬起来咯咯吱吱响,比刚摘得大枣更多了几分滋味。

就这样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边吃边聊,等屋里光线暗下来的时候才发觉过了三四个小时。

张倩本来想留他们吃晚饭,结果没留住。

吃晚饭时地上已经有二十多厘米深的积雪,可这场罕见的鹅毛大雪仍然没有停止的迹象。而且旋风越刮越大,把雪不住往屋里灌。旋风是农村人的土话,就是人们常说的微型龙卷风,不过这风没多大危害,最多把树枝挂断而已。

刘军浩夫妇俩吃过饭早早的钻进被窝,被子是去年刚打的棉花被子,一床有十几斤重,躺在里边根本不知道冷。

张倩向来起床比较准时,可是早上都醒十几分钟了,结果看看窗户外仍然很暗。她以为是阴天,就伸手拿过桌子上的手机,已经是早晨八点,再过一个小时该上课了,老公还没起床做饭。她赶忙掀开窗帘儿,眼前的境况让她顿时惊呆!

外边的大雪将窗户封住了大半……只有上边的那扇玻璃透出几丝光线!昨天晚上的雪到底有多大,要知道自家的窗户离地面有一米多高,岂不是说昨天夜里下的雪有两米厚!

“老公,老公!”张倩赶忙在被窝里拧了刘军浩一把,直接把他叫醒。

刘军浩看到大雪封窗的景象也吓一跳,赶忙穿上衣服去开门,谁知客厅门也被封住,任他如何用力推,两扇门还是纹丝不动,显然被冻上了。

两口子在屋里转一会儿,最后决定破窗而出。当然卧室那扇窗子是不能用,估计推拉窗一打开,大雪就会直接灌进去。

他们刚把客厅的窗户拧开,“哗啦”一团雪直接灌进屋里。

不顾落在身上的积雪,两人急不可耐地深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然后开始往外推雪。直到把窗户口的大雪推掉大半,才注意到外边的情况。

他们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雪好大呀!

再注意看院中的雪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深,顶多就半米深的样子。自家屋檐下堆积这么厚的雪,应该是昨晚旋风的功劳。

刘军浩直接从窗户中跳出去,刚要用铁锨铲雪把客厅门打开,张倩却把相机递出来,说是这么大的雪难得一见,还是先拍几张照片留念。

咔嚓咔嚓拍几张照片满足老婆的欲望后,刘军浩才开始挥动铁锨铲雪。

他的动作飞快,只用了五分钟就将门口的大雪铲净。

***

还有一章今天的任务就完成,汗一个,盯着电脑看了几个小时,脑袋晕晕乎乎的,连眼睛也开始花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