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今天好像没有见到青庄讨食呀?”天快黑的时候,张倩突然提起自家的青庄。

可不是,听媳妇一说,刘军浩才想到那些大家伙。寻常早上刚打开门,它们就呱呱叫着围上来要吃的,这两天雪下的大,倒是很少见青庄在院子里出没,今天白天更是连个影子都没有见到。

想到这里,刘军浩赶忙拿起铁锨铲鸡笼边的积雪。刚才把院子西边的雪清除干净,鸡笼边的一时没顾上。

等到鸡笼跟前才发现青庄全部挤在里边互相取暖,似乎并没有出什么问题。只是外边天气寒冷,它们根本没有钻出来的念头。

“老公,要不你去到后院挖些鱼喂青庄吧?”张倩担心的说道。这些青庄一天没吃东西,可别饿出个好歹。

“好吧”刘军浩点头扭身去后院。

他也害怕青庄饿死,不过凿冰捉鱼这种事情是不会干的,还是直接从石锁中弄一些省事,反正那里边鱼多得是,自家根本吃不完。

外边的冰有一米多厚,石锁中只结了薄薄的一层,尤其是泉眼所在的池塘更是只有薄薄的一层,泉眼附近还保持着十几度左右的温度。黑压压的鱼身子全堆积在附近,想捉鱼实在是太容易了。

刘军浩刚进石锁,在空中盘旋的几只金丝燕立刻飞过来。外边刚结冰,它们就被主人转移到石锁中,因此并未受寒冷天气的影响。倒是在里边呆的久了,绒毛越发光滑。

他只是随便用铁锹在泉眼周围铲了几分钟,就弄到六七十条鲫鱼壳,条条都有半斤重。院中养的青庄水鸭子有四五十只,应该够它们吃了。

温差太大,这些鲫鱼壳在石锁中还活蹦乱跳,刚拿到外边不到五分钟完全冻硬。

当然为了不引起老婆怀疑,刘军浩还特意用铁锹把水沟中的冰凌凿碎了一大片,然后提着水桶回前院。

这边刚把鲫鱼壳扔到雪地上,吹了声口哨,哗啦啦青庄开始扎风的朝外跑,围在地上哄抢起来。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鲫鱼壳被抢食一空。末了还有不少伸着脑袋围着刘军浩尖叫。看那样子,显然是刚才没有抢到。

不应该呀,印象着刚才自己弄得食物有多余的。

刘军浩这边正纳闷,张倩却惊讶的叫道,“老公,你查一下,是不是外边的青庄也躲鸡笼里了,怎么这么多……”

刘军浩简单的数了一下,可不是,不提水鸭子,单这院中的青庄就有六十多只,肯定是天冷外边那些偷偷混进来了。

来的都是客,没办法,他只能重新进石锁中捉了上百条鲫鱼壳,总算让这些家伙闭嘴。

喂完院中的青庄,刘军浩又担心起树林中那些,赶忙给媳妇打了声招呼,领着小皮进林子观看。

话说随着青庄种群增大,这些家伙变得越来越霸道,完全把整片树林当成自己的领地。寻常根本不让陌生人进林子,只要有人靠近,它们立刻扯着嗓子呱呱乱叫一团。如果来人继续前进,那就群涌上去猛啄。

不过它们对刘军浩和张倩很放心,他们进树林的时候从未被叮啄过。

只是为不打扰它们的生活,两人平时也很少进去。

树林中的蒿子虽然被刘军浩拽过一次,可是这树林中肥料足,因此没过多长时间,新长出的蒿子又有半人多深。现在大片大片的蒿草被积雪压倒,根部恰好形成雪洞,为青庄提供了藏身的地方。

刘军浩趟着大雪一路走来,不时可以看到半露在外边的青庄尾巴。这些家伙大概被完全冻僵,听到脚步声走近也没有动弹。

看这些水鸟挤在草窝里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刘军浩随手抓起几只,才发现不少青庄的腿部已经冻烂。还是自家院子内的青庄抵抗力强一点,至少没有出现冻伤的现象。

他摸摸青庄嗉子,全部是空的,显然已经有几天没吃食物。这样下去,估计树林中的青庄即使能抵抗严寒,至少也要饿死一大批。

刘军浩一咬牙,干脆将这些家伙捉出来收到石锁中。以前只知道树林中的水鸟在不断增多,具体数量却没办法统计,这次倒是方便刘军浩计数。在小皮的帮助下,他来来回回在树林中走了十几趟,将躲藏在草窝中的水鸟捕捉一空。

统计结果,青庄有八十多只,水鸭子也有四十几只,另外还有白鹭、鸬鹚等一些杂七杂八的水鸟。

那些水鸟刚被弄进石锁中有些犯迷糊,不过很快清醒过来。一个个扑闪着翅膀围着池塘欢叫,一窝蜂涌到水池边。水池中的各种鱼类不计其数,挤挤挨挨,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捕捉到。

这些家伙大概饿极了,在水中显得非常疯狂,跟土匪打劫没什么两样。不到十分钟,泉水周围的鱼就少一大片,让刘军浩看的分外肉疼。它们可不像自己一样,专捉那些不值钱的鱼类,而是黄鳝、泥鳅一起捉。

见有几个吃饱的家伙要往幼苗池中飞,刘军浩赶忙冲过去把它们赶走。同时心中暗自庆幸,幸亏石锁中的石鸡和娃娃鱼苗已经冬眠,不然照它们这种吃法,估计娃娃鱼苗和石鸡也难逃一劫。

等水鸟吃的差不多,刘军浩又把它们捉出石锁,只留下那些被冻伤在里边养伤。

石锁中这么多食物,不少水鸟根本不想离开,等刘军浩凑到跟前立刻扑闪着翅膀逃开。可是它们却不知道石锁空间受刘军浩控制,没费多少力气就被捉出石锁。

处理完青庄的事儿,刘军浩又惦念起水獭,回院子的时候特意跑到洞口叫了两声,宝玉油光发亮的脑袋立刻从洞中露出来,嘴里还叼着半条鲫鱼。

这些家伙应该是早早的在洞中储存下食物,看它们根本不用自己担心,刘军浩总算安心下来,开始准备晚饭。

中午吃油炸麻雀渴了一下午,因此刘军浩准备晚上做个清淡的。他到自家后院地里拽了两把油菜苗,打算清炒个油菜了事。

油菜现在刚长有十来厘米高,正是鲜嫩的时候,叶子脆生生水灵灵,光看着就很让人有食欲。

刚把菜洗净,还没开始切,张倩那边却心疼老公忙乎一下午,忙把他拉到客厅,自己钻进厨房忙乎。

清炒之后吃起来咔嚓咔嚓脆,两口子吃的兴趣盎然,连一向挑食的悟空也吱吱叫着举起碗让主人给它添饭。

***

刘军浩没有心思折腾雪雕,那些滞留在刘家沟的游客则不同,反正暂时没办法回市里边,他们索性在刘家沟找乐子。几个人闲着没事一商量,竟然花费了四天时间在堰塘边做出七八座造型独特的雪雕。

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很简单,每天起来到院里铲雪,然后和媳妇一起守着火盆烤火。到中午起来做饭、吃饭,下午两人继续躲在屋里边。

要不是张倩上网恰好看那些帖子,两人还不知道村里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看着两米多高的雪雕,刘军浩只能在心中默默地叽咕这些人真有耐性。堆个雪人什么的可以理解,像这样精雕细琢的东西,怕是花费的精力不少,真闲的蛋疼。

张倩却很欣赏这些雪雕,非要让老公过去拍几张照片当留念。刘军浩本不想出门,可是被媳妇催了半天,只能披上厚衣服拿上相机出门。

还没走到堰塘边呢,就听到有声音在后边突然喊道,“刘军浩,别朝前走”

他吓一跳,赶忙扭头朝侧面看去,见几个游客正猫在麦秸垛后边。

“怎么了?”刘军浩走过去问道。

“我们这逮麻雀呢,”一游客指了指几米外的竹筛子小声回答到,“刚拉了两次,麻雀不往里边飞了”

“呵呵,这方法捉一次两次行,次数多就不灵,你还是换个地方吧。”刘军浩开口建议到。自从鲁迅先生把这方法写进文章中后,用竹筛捕鸟已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我们以前是用烈酒泡粮食醉麻雀,比这个更好。”旁边的王医生也插嘴道。

“嗯,醉粮捉麻雀的确行,”刘军浩点头应答,“不过现在咱们喝的酒一般度数低,醉鸟不好使。”

用粮食醉鸟也是他们小时候常用的方法,首先要准备些醉粮。

醉粮的制作很简单,就是拿小麦在烈酒里泡上几天,然后再拿出来晾干,这个就是醉粮,等下雪的时候用它麻醉寻食的小鸟很不错。

这方法比用竹筛设置机关更直接,把醉粮洒在地上就行,人只要躲在远处观望。

麻雀饿上几天,早已经饥不择食,看到地上有食物立刻会一窝蜂的落下来抢食,很快就变得晃晃悠悠,东倒西歪,接二连三的醉倒。这个时候只要过去打扫战场就行,那些小家伙看到人来,即使想飞也飞不走。

用这方法不单能捉到麻雀,有时候还可以逮到野鸡斑鸠等鸟类。

“没事,我觉得这个方法就行,”虽然刘军浩说的真切,但是那游客还不相信。结果他又站在麦秸垛后等了半个小时,再也没有一只麻雀上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