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在上风口的那个洞穴,然后用铁锹挖成一个V型,再找些干草塞到洞口点燃。同时用木棍插入第二个洞口,稍留些缝隙。黄鼠狼受不住烟熏火燎,肯定要从第二个洞穴逃窜,由于木棍阻塞缝隙太小,黄鼠狼只能边钻边用四肢拼命的蹬刨,等它的脑袋钻进木棍与洞穴的缝隙间,只要使劲儿一压,就把这东西压晕捉到了。

黄鼠狼皮子也是按大小成色论家,分六个档次,一般是三块多、四块多、五块多,最高的可以出到六块一毛。

镇上收黄鼠狼皮的是个老头,这人和刘老头倒很熟。他有一手看皮毛的技术,用手抓住黄鼠狼脑袋,使劲儿抖两下,然后吹几口气,拉着长腔叫道,“毛密身长,六块一毛!”

由于经常跟着大人去卖黄鼠狼,那些小家伙们大都成了“收购专家”。男孩子常干的事儿就是抓着前面女同学的头发辫子,然后朝上边猛然吹几口气,阴阳怪气的叫道:嗯,不错——毛密身长,六块一毛!

因为这个,刘军浩还被同学告过老师,挨过几次揍呢。

“好家伙,这群黄鼠狼真成精了!”等黄鼠狼没了影子,王医生才开口赞叹道。

“我这回算是真的相信,动物的智商不能低估。以前觉得小浩家的动物很聪明,现在看起来,和这群黄鼠狼相比都是渣。”另一个游客也啧啧的赞叹,“你说咱们要把刚才拍摄的图片传到网上会引起什么反应……”

“那还用说,刘家沟这次绝对又要出名!”

真让他们猜着,这组照片传到十八楼,立刻点燃大家的热情,帖子瞬间就盖起高楼。

因为这几天全省普降大雪,窝在家里上网灌水的人很多,而这帖子中又特意标注了刘家沟……关于刘家沟的话题总能引起网友的热情。

回复中“好萌”,“好可爱”之类的话语并不少见,当然也有不少人对这一现象进行讨论,试图用科学解释。

本以为黄鼠狼跳舞的事儿是孤例,谁知道在网友的回复中也提到过小时候听大人们讲起类似的事情。

那些照片弄回家的时候,张倩也赞叹许久,最后竟然萌生养几只黄鼠狼的想法。

刘军浩赶忙打消媳妇的念头,黄鼠狼可不能养,万一被惊动,一个臭屁能把人熏晕。更何况,他也觉得这东西有些神神叨叨的,还是离远点为妙。

两口子正在电脑前欣赏照片,外边又飘起雪花,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停止的迹象。

看那情形,估计年前别想有好天气了。

不过对于他们两口子来说,这倒没什么,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媳妇挺着大肚子在电脑前看韩剧,刘军浩则和悟空守着火盆烤红薯。

没一会儿,空气中就弥漫着焦糊的香味,点点立刻在主人怀中不安分起来,小爪子指着火盆里的红薯乱叫不已。

不过这家伙不敢跳下去偷吃,上次它挨猴子的几巴掌还记忆犹新,知道自己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红薯烤好,刘军浩捞起一个用纸包着递给媳妇,然后把剩下的分给悟空和点点,至于自己,还是回屋翻几个柿饼吃着如意。

外边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两口子相互依偎看电视剧,倒是爱意融融……日子过成这样,也足了。

他们两口子整日无所事事,两条黄斑皮反倒是比主人勤快许多。这些日子吃罢饭就往田地里转悠,弄了很多冻死的兔子野鸡叼回来邀功。

这种行为刘军浩倒是鼓励,除每顿给两个家伙弄上一只半只犒劳外,其他的处理后全被扔到屋檐下风干。

今年雪大,外边被冻死的野味数不胜数。不说野兔,单是野鸡,两条黄斑皮几天的功夫就噙回来二十多只。看这情形,估计他家过年的时候都不用再买肉。

瞧冻死的野鸡这么多,张倩开始担心起来,说应该在刘家沟设置个投放食物的地点,不然今年冬天会有很多鸟类饿死。

刘军浩直说她是杞人忧天,野鸡这东西笨拙,只知道在地上找食物。现在雪下这么大,它们饿死很正常。其他鸟类则不同,树上有的是野果子,灌木丛中有草籽,应该饿不住。

可当黄斑皮噙来灰马扎、白头小等鸟类的时候,刘军浩也坐不住了。他赶忙用小刀挖开一只鸟的嗉子,结果里边是空的。

看来自己高估这些鸟类的生存能力,不能再让形式恶化下去。

媳妇提出设置食物投放地点的建议是好,可是刘军浩还有些迟疑,思索着该怎么说动刘广聚。拿自家的粮食喂鸟,怎么听着都是败家子的行为,怕是村里人没有这么高的觉悟。

成功不成功,总要试试才行。如果真不行,自己就多破费一些,反正秋里挖老鼠洞弄了几袋粮食,拿来喂鸟正好。

想着在刘广聚那里要费些口舌,谁知道事情出奇的简单,他这边刚提个开头,人家就点头同意,立刻喊人来商量。这让刘军浩先前准备的一番说辞根本没有出口的机会。

话说刘广聚现在的眼光提升不少:刘家沟的变化很大一部分是游客带来的。人家过来旅游,图的就是山清水秀风景美,其中观鸟是重要一项。

众人商量时也没费多少周折,立马决定下午开始实施,投放食物所需的钱由村里出,投放地点就设在村后的田地里。

听说村里要弄粮食喂鸟,不少人家也自发的弄来粮食抛洒。

刚开始只有三三两两的麻雀落下来抢食,很快附近树上的斑鸠、灰马扎也落了下来。

鸟越来越多,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投放场地内彻底热闹起来。

平常这些鸟散落在山间,很难统计数量,现在看着不远处黑压压的一大片,刘家沟人还是第一次知道身边这么多鸟。常见的如斑鸠、喜鹊、灰马扎、山雀、八哥、野鸡,稀少的沙棒槌、红果子等等都成群结队的赶来。投放地上空甚至还引来老鹰在盘旋捕食,显然这场大雪也给这个空中霸主造成不小的困难。

这次的投放活动倒是方便很多鸟友拍摄照片,以前大家要拍摄某种鸟类,必须转悠半天才能见到,现在倒好,直接对着投放场就行。

不少人在雪地里架上长枪短炮,回村里后把拍摄的照片传到网上。

刘家沟这个观鸟基地在部分鸟友心中地位很高,照片发上去后被很多观鸟论坛转载,相当一部分人萌生了立刻到刘家沟观鸟的念头。不过大雪封山,他们目前只能过过眼瘾。

虽然村里设置有投放场,但是每天黄斑皮噙来的死鸟仍然不少。这些东西扔了浪费,刘军浩打算把它们挂在屋檐下风干,等以后炒着吃。

“恶心人,这些鸟都不知道冻死多少天,你还吃,快扔了。想吃肉等天好去街上砍个猪腿,让你吃个够。”张倩听说老公要把这些野鸟也晒干吃,赶忙开口拒绝。

“啧啧,你知道个啥,没听说‘宁吃飞禽一只,不食猪肉二斤’吗?这些野东西最有味,要不是现在不让打,我早提着弹弓上了。”刘军浩这话倒不虚。

天上飞的野东西都是瘦肉,褪了毛,开膛破肚把肚里的物事弄干净,用盐腌几天,然后再拿小木棍把鸟肚子撑开,拴着脖子挂在太阳下晾晒风干。

等想吃的时候切成小块漂洗干净,拿干萝卜丝爆炒,放上葱姜蒜辣椒,滴些花椒油,味道绝对没的说。

干萝卜丝,最好选那种大肚子的白萝卜,用开水微烫后晾干。这种萝卜干尚留这股鲜味儿而且吃起来劲道,炒起来很好吃。花椒油则要选那种刚从树上摘下来的鲜花椒,放在茶油里浸泡,这种花椒油味道纯正,很能去除腥味。

接到钟老爷子电话的时候,刘军浩正在院里铲雪。这两天雪虽然还在下,已经小很多。他在家没事,就拿着铁锨忙乎,和赵教授一起把两家的院子打扫的干干净净。

钟老爷子喊他去村里看自己做的雕塑,如果不是人家打电话过来,刘军浩差不多忘记枣树根那回事儿。

这老爷子滞留在刘家沟后,日子倒是过得很自在,每天都埋头雕琢那个枣树根。最初几天刘军浩很有兴致,天天过去查看,可没看出个所以然然,后来下雪索性不再去。

没有想到十几天的功夫,还真让人家做成……一头威风凛凛的东北虎站在山石上回头张望,树根部那个腐朽的窟窿被钟老爷子掏空,巧妙的组成东北虎张开的嘴巴。两眼放出凶光,张口向天怒吼,锋利的牙齿,叫人胆寒。

微微翘起的树根则变成东北虎的尾巴,树根上的疙瘩打了个漩,正好成弯曲的尾稍。

整个根雕东北虎看上去霸气十足,王者风范尽显。

这才是艺术品……等红布揭开,前来观赏的人群中立刻响起一片赞叹声。刘军浩看的直眼热,当初那枣树根挖出来的时候,自己怎么就没看出来能做根雕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