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这根雕你卖不卖,我个人出五千块钱收藏了!”一游客突然开口道。

要说钟老爷子在省内的名气相当大,很多作品都被私人收藏家收藏,游客中认识他的人也不少。

“呵呵,我这是无聊之作,不卖钱的。”钟老爷子笑了笑婉拒。到他这一步,钱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更多

的是追求艺术境界。做更好的作品让人欣赏,这才是他所看重的。

刘军浩听的直吸气,他只觉得这根雕做的有气势,具体好在什么地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然。但是有人张嘴

出五千块,他才知道这根雕不同凡响。

没办法,他这人不是当艺术家的材料,水平有限,用钱衡量更直观。

这钱比自己买黄鳝来的容易多了,不过羡慕不来,自己没手艺,树根在他手中只有当柴火烧的命。

“小浩,你想要不想吧?”钟老爷子笑着扭头反问起刘军浩。

“要倒是想要,估计老爷子你也不给呀,我可买不起。”刘军浩只当他开玩笑的,就回了句。

“怎么不给,不是要钱。把那个高粱梃子扎的四方城给我,咱们两个换换怎么样?”钟老爷子笑着提出条件

感情盯上自己的四方城了……这可不行,那个是送给老婆的。不过这猛虎啸山看起来很好,刘军浩也想据为

己有。

只是他很有自知之名,那四方城是自娱自乐之作,虽然称得上声好,但是离艺术品的境界还有十万八千里,

和钟老爷子雕刻的这个根雕价值根本不能等同。

他即使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交换。只能笑着说道,“我可不敢换,你老还是留着吧,五千多块呢。你要真

喜欢四方城,我免费给你扎一个。”

反正有图纸,照做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无非是费点事儿。不过想想挺恐怖,上次做模型一连熬了十几天

,简单的粘贴重复,差点把人熬疯。

刘军浩暗自打定主意,这次免费帮钟老爷子把第二个模型做好自己就封笔,以后说啥也不做了。

“你小子,我能占你的便宜,你那高粱杆遇到合适的买家,也能卖个几千块的,咱俩换换谁都不吃亏。”钟

老爷子第一次看到那高粱杆就喜欢上,自己私下也尝试着制作,可换换材料就没了耐性。一连几次都没有制

作好,这才把注意打在刘军浩身上。

他知道刘军浩刚才说的是真心话,关键是不好意思占后辈的便宜,所以才提出交换。

虽然一再推辞,但是在钟老爷子的坚持下,刘军浩只能把根雕扛回家。

等回到院中,张倩已经炒了个洋姜,把饭做好。

夏天在院后挖了不少洋姜回来栽种,当时赵老爷子直打岔,说种不活,没曾想秋里刨的时候那二三十株收了

不少,连带院外那些野生的足足弄有三蛇皮袋,到现在都还没吃完。

张倩听到院中的动静,刚要出门招呼老公吃饭,结果张着嘴巴没了声音。怎么去村里一趟,还扛回一尊根雕

听明白事情的原因,她围着根雕很是赞叹了一番,然后才让老公洗手吃饭。

尝过菜,刘军浩难得的称赞一句,老婆这菜炒的味道不错。当然也不排除是他转悠半天,早饿坏了。

接下来几天,刘军浩开始陷入痛苦的生涯。他现在深深地后悔,让自己一时手痒,收下这个根雕。

***

往年还没进入腊月,刘家沟已经处处是年味了。在外打工的上学的早早回来,各家做粉条,杀猪、杀鸡、捉

鱼,还有娶亲等等,再加上前来过年的游客,整个村子是热闹非凡。

今年大雪封山,刘家沟冷清了不少。很多游客都打算早些来刘家沟采购年货,可惜计划全部泡汤,不少人只

能在网上抱怨。

刘军浩也有些小郁闷,去年自家的粉条卖出去几百斤,还有不少游客没买到。今年更是早早有人在网上打招

呼求购,他原本准备到街上多打些红薯粉,结果这种天气,只能作罢。

另外网上还有不少人订购土特产的,刘军浩也统统延后,打算等雪化了再说。

他这边拖几天没事,赵光明却等不起。人家打电话过来说快要结婚了,把日子订在腊月初几,让刘军浩帮忙

送些土鸡和鲤鱼过来。

“靠,你自己走过来试试,我总不能飞过去吧。”东西自己可以准备,只是路上的大雪有半人深,根本没办

法行走,刘军浩打算让这货过来自己取。

“大哥,你就帮帮忙,实在不行骑上赤兔。我这两天正到处买东西。这么大的雪,新鲜蔬菜根本运不进来,

我都快急疯了。”赵光明在电话里一个劲儿的叫苦。

这天气骑着赤兔上街倒不是不可以,不过刘军浩有些心疼,生怕把自家赤兔给冻住。

思前想后,他决定实在不行自己背着东西上街得了,反正也没有多远。

结婚是大事,刘军浩嘴里打着哈哈,但是也不敢怠慢。吃过饭就到后院查看,打算凿冰给赵光明弄些鲤鱼送

过去。到水沟前他才想起自己真忙晕了,水沟中的水不过四五十厘米深,早被冻实。鱼肯定也冻进冰层里边

,哪还能捉。

连冻上十几天,鲤鱼草鱼这些东西又不会冬眠,很可能冻死在冰层当中。

不过刘军浩仍抱有几分幻想,尝试着凿掉一大块冰,然后扔进石锁内。

在温泉的浸泡下,冰块迅速融化。可是奇迹并没有出现,很快泉水中出现几条白花花泛着肚皮的鱼。

他耐心等了十几分钟,那些鱼仍然没有苏醒的迹象,看样子是彻底的死掉。

这也让刘军浩对石锁有了清醒的认识:泉水并不是万能的,它只不过让生物生命力更强而已,并不能违背自

然规律。一旦超过生物承受极限,还是要死掉。

看来水沟中养的鱼这次要死光了,损失相当惨重。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担心水沟中的黄鳝。鲤鱼之类的死掉没什么,大不了弄出去喂院中的水鸟,可是如果黄

鳝冻死,那就是伤到根基。

刘军浩赶忙出了石锁,抓起铁锹挖冰层。

没有想到冰层下的淤泥也变成冻土,挖起来极其困难。几分钟的时间,刘军浩就挖的脑门直冒汗。

不过担心黄鳝的安危,刘军浩也顾不上歇息。

冬季一般的黄鳝洞也就几十厘米深,甚至有的只有十几厘米。谁知道后院中这些黄鳝洞深度超出人的想象,

刘军浩挖了将近一米深,还没有探到底。

不过这也让他升起几分信心,这么深的地方,黄鳝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正思索着,看到铁锹下一个暗黄色的尾巴一闪而没消失在洞中。

见黄鳝朝洞深处钻,刘军浩快速挖了几铁锨,把拇指粗细的一条黄鳝抓起。接着他连挖几个洞穴,发现那些

那些黄鳝活的相当欢实,根本没有出现冻死冻伤的现象。

这下彻底安心,没想到在泉水的滋养下,黄鳝的生命力强悍的超出想象。

只是赵光明要的鲤鱼还是没办法解决,后院中的基本冻死光,石锁中的鱼有不少,却没办法拿出来。

这个时候所有的水坑都结冰,自己突然捉到几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傻子都会怀疑。

只能找人从堰塘中钓些鲤鱼,然后再偷偷换上石锁内的了事。

不过这事儿刘军浩不在行,还要找刘五爷亲自出马。

“钓鲤鱼是吧,没问题。你先找几个人把冰凌凿个洞,我吃完饭带上家伙就去。”听说给这鱼给赵光明结婚

用,刘五爷也没有推辞。

凿冰的过程自是不必细说,刘军浩去村里喊了几个年轻人,半个小时的功夫就在冰面上凿出碾盘那么大的一

个冰洞。为防止意外,他们又在上边铺了几块门板承重。

冰层刚凿穿那会儿,露头的鱼不少,可惜全是鲫鱼壳和大白鱼。这倒不出刘军浩的意料,和水沟不同,堰塘

面积大,水中含氧量多,大鱼一般不会露头。

小鱼小虾他根本看不到眼中。倒是刘启勇想弄些回家炸着吃,特意放了几次篮子,每次提上来都能捉两三斤

大白鱼。

听说刘五爷要现场表演一手冰上钓鱼,很多游客也赶到堰塘边看稀奇。

他们正谈论着,只见刘五爷已经扛着根四五米长的大竹竿过来了。一见正主,众人忙让开道路。

“老爷子,这是啥东西,你用这个钓鱼?”看到那竹竿的怪异模样,在场的游客困惑起来。他们原本以为老

爷子会拿根鱼竿,可是这竹竿和鱼竿是两码事,而且没有鱼线。

竹竿的顶端比铅笔粗不了多少,颤巍巍的似乎随时要折断。上边还固定着一个铁丝做成的圆环,圆环上挂着

几个锋利的铁钩子。

“就是用这个钓,你们等下就知道了。”刘启华开口冲众人解释道,“这叫滑竿钩,是老爷子的绝学,一般

人根本耍不了。”

“那鱼饵呢,怎么不往上穿鱼饵,凭这个能钓鱼吗?”有人看竹竿上带的铁钩子,想当然的认为是鱼钩。

只见刘五爷也不答话,把竹竿朝水下一投,跟着两手颤抖,已经带动竹竿晃悠起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