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为这个年都过得冷嗖嗖的,哪知道天气没个准,让人根本摸不到头脑。前半个多月一直阴沉沉的,结果说晴就晴,太阳一天比一天好。温度急剧上升,中午最高温度已经到了七八度,穿上薄毛衣都没有多大问题。

两天的功夫,路上的积雪开始融化。

化雪倒也不怕,刘家沟村中的主要道路都用沙石垫过,因此走起来并不泥泞。

天气晴好,院中的动物难得活跃起来。树枝上喜鹊欢叫,青庄水鸭子在院中乱叫一团,张倩觉得聒噪,把它们全部赶到院外。

“老公,要不咱们出门转转吧?”连在家里呆了大半个月不出门,张倩觉得自己都快发霉。

“还是算了,等路干再说”刘军浩懒洋洋的回答。

自从回门那天给赵光明挡了次酒,他的脑袋一直昏沉沉的,连打哈欠都觉得自己嘴里有酒气。

周玥儿父亲弟兄四个,外加上两个陪客的,每人上来就敬三杯。中午刘军浩一个人就喝了一斤多酒,那天回来的时候差点坐车上吐出来。他这情况还好点,赵光明他二叔喝到最后连板凳都坐不稳,最后还是被人抬上车的。没走两里路就开始吐,整个车内吐得到处都是,把刘军浩熏得只能换车坐。

几个保驾的喝醉,没人给赵光明扛后腰,这家伙被周玥儿的嫂子结结实实的糊了个大花脸,而且还是用绘画的那种彩墨涂抹的,非常难洗。

回来用香皂连洗了几次都没效果,后来据说这货用洗洁精才清洗干净。

“谁让你逞能喝这么多,不能喝就别喝。”张倩白了老公一眼,那天刘军浩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是被人送回来的,张倩和王老师两人费了好大劲儿才把人搀扶到床上。

这人倒好,倒头呼噜噜直睡,一直睡到晚上。张倩本来熬了些醒酒汤想让他醒酒,哪知道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无奈只好让他就这么睡着,晚上澡也没洗,整个卧室酒味非常浓。张倩想拿着被子到客厅睡,又害怕他半夜起来喝水。

结果这人一觉睡到天亮,反倒是自己没睡好觉,因此张倩怨念极大。

“好,坚决听媳妇的话,以后出门在外,少喝酒多吃菜。”刘军浩正没口子保证着,却见母云豹噌的从楼梯上跳下。

这东西的跳跃能力的确惊人,从两米多高的地方跳下,完全没什么事儿。

经过一个冬天的休养,母云豹的个头也增大不少,皮毛上色彩斑斓,油光发亮,至少从卖相上要比以前漂亮的多。

母云豹冲着楼梯叫了几声,小家伙们也尖叫着跑下来。它们躯体变得很壮实,个头比豆豆还要大上几分,肥嘟嘟的,看上去很可爱。

现在它们胆子也比以前大许多,显得非常活跃,不停地在院中东吮西嗅。小云豹虽然还没有学会捕食,但已经初次露出狰狞的爪牙,看到院中的动物都想挑衅争斗一番。

草豹子在前面领头,几只小云豹磨磨蹭蹭的走出院门。看样子又要教它们捕食技巧。前些天外边天气太冷,母云豹没有领孩子出门。这将近一个月时间,几个小家伙的食物全部是母云豹从外边噙回来。小云豹每天消耗的食物不少,幸亏这场大雪冻死的兔子野鸡很多,否则还真不够它们吃。

“咱们跟着云豹走吧,等下拍几张它们捕食的照片”张倩说着回屋拿相机。

见老婆兴致很高,刘军浩只能点头答应。

没有想到小云豹看到他们跟上,立刻舍弃母亲欢叫着围上来。

草豹子很无奈的开口呼喊,可是几个小家伙完全不听母亲的话,死活不往那边跑。

无奈,它只好张嘴噙着其中一只小云豹的顶瓜皮放在远处,然后扭身去噙另外一只。哪知道刚扭头,第一个小家伙又吧嗒吧嗒跑到刘军浩身前。

一连几次都没有成功,母云豹也只好跟在刘军浩两口子身边,以防止自己的孩子出现意外。它这母亲当得真失败,自家孩子和别人亲。

话说回来这东西能让孩子跟着人类跑,显然是已经对他们完全放心了。

张倩手中的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刘军浩却相当无语。人家出门都溜猫遛狗,他们出门溜得云豹……谁能比咱牛!

两口子并没有走远,只是在河堤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站在那里晒太阳。

近处麦田没被雪裹到的地方已经泛青,不过芦苇荡内仍然白茫茫一片。站在河堤上远眺,给人一种苍茫渺远的感觉。

“啊……”张倩毫无征兆的扯着嗓子大叫一声,把刘军浩吓一大跳。

“在家里憋的快有一个月,喊两嗓子,总算舒坦了!”

“你是舒坦了,也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差点把我魂吓掉”刘军浩无语的看着老婆,多大的人,还做这么幼稚的举动。

两人说话之间,不知道母云豹从什么地方噙了一只老鼠跑到几个小家伙跟前。

那老鼠还是活的,刚放在地上,立刻朝远处窜去。

“呜呜……”几只小云豹来了兴致,撒开四肢追赶。

倒是有个小家伙伸着脑袋看了一眼,接着躺在刘军浩的脚下睡觉,一点追赶的欲望都没有。

母云豹显然也发现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立刻冲它大叫。

可惜这家伙无动于衷,只是懒洋洋的回了声,根本没有起身的念头。

“老公,我发现这小家伙像你,都懒得出奇。”张倩看着身旁的小云豹总结道。

“汗,不要人身攻击好不好”

母云豹连叫几声,见孩子没反应,顿时呜的一下窜过来,直接咬住孩子的顶瓜皮。脑袋一甩,把这家伙扔出两米多远。

“噗”小云豹被摔在雪窝中,挣扎了几次才站起来。

“它要干啥,”张倩惊叫道。

“没事,这教育孩子呢”刘军浩却看得明白。

“呜呜……”小家伙显得很委屈,冲着母亲一阵嘶叫。

可惜母云豹根本没有心软的迹象,再次擒住它的顶瓜皮扔出去。

连扔两次,小家伙总算老老实实的跟在几个兄弟身边学习捕食技巧。

“咱家以后有孩子也要这么教,不打不成器,到时候你可别拦着。”刘军浩总结道。

“放心,我绝对不拦着。你打你儿子,我打他老子。”张倩笑眯眯的回答。(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