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这么说定,明天早上我开车过来,你早些做好准备。”二麻子吩咐一句。

“广喜叔,我家明天也打,走的时候叫我一声。”后边的刘军奇接口喊道。前天媳妇还嚷着粉条没了,正好赶上趟儿。

“好的”

快到村口,二麻子一拍脑袋,才想起还有个重要的事儿想找人商量。他赶忙叫住众人说:“大家帮着合计合计,我过年准备买个做豆腐机,你们认为有搞头没有?”

“做豆腐,卖给游客……”刘军浩脑瓜活套,一下就想到他的目的。

“嗯,我这不是看现在来咱们村采办年货的游客不少,才生出的主意,小浩认为咋样,帮叔参考参考?”

最近两年到刘家沟置办年货的城里人越来越多,相当一部分人是开着小皮卡过来,一次采购几家的年货。

从鸡鸭鱼到猪肉……尤其是猪肉,村里今年喂养的生猪根本没有往镇上卖,全部在自家宰掉。这主要是前段时间电视上出了瘦肉精事件,在外边超市买肉也不安全。为吃到放心肉,人们不得不开车过来采购。

而且今年的猪肉价格飞涨,现在市里边猪肉已经卖到十八九块钱一斤。刘家沟这里一斤只要十五块钱,纯粹是粮食喂养,即省心又便宜。

几乎每个游客采购的时候张口都要几十斤,说是给市里的亲戚邻居捎带。购买猪肉的游客过多,连带村里的消耗,每天杀三头猪都不够,有不少来晚的没买到。

到最后干脆那些游客干脆打电话提前预定,然后再开车过来取,刘军浩这里就接了不下十个电话。

另外是粮食,今年食品问题也层出不穷,染色馒头、毒大米……现在来游玩的人家也大多在村里买粮食。

其实这算是前来刘家沟采购大军的共同心理:“自己吃的,肯定是多施有机肥,少施农药甚至不施农药。牲畜不喂添加剂、瘦肉精,卖相难看点、产量低点也无所谓。超市卖的就不同,要产量高,要样子好看,必须施化肥农药,必须用添加剂。这东西,吃起来不放心。至于某些部门的保证,见鬼去吧!”

见这么多游客前来采购,二麻子自然不想错过这个商机。

“这个我也说不准,做手工豆腐的话,还是有搞头的。如果买个做豆腐机,城里也有这个的。”刘军浩想了想回答。

“就是,广喜,你要是做手工豆腐,我绝对第一个支持。现在街上做的豆腐太假,吃起来味道都不对。”刘广聚也插嘴道。

“做手工豆腐,你们想让我累死呀,哪有这么大的精力。”二麻子哭笑不得的回答。

纯手工豆腐不但费时而且费力,要提前两天选好黄豆用温水泡上,等豆子鼓起来拿到石磨上磨豆浆,接着还要过滤豆腐渣。

留下的那部分乳白色的才是真正的豆浆,然后上锅生火,把生豆浆烧开,再用文火慢炖放进卤水点,到这一步豆腐才算基本做成。

刘家沟以前也有豆腐坊,每到腊月二十几,家家户户要准备豆腐过年敬神。

磨豆腐时要推磨,这绝对是件力气活儿。推磨的人大冬天只穿着汗衣,几圈下来热的全身冒汗。刘军浩那时候还小,并没有亲手尝过推磨的滋味,不过倒是赶上喝豆浆和豆腐脑。

现在仔细想想,小时候的豆浆和豆腐脑真好喝,绝对称得上是纯天然绿色食品。

豆腐点好挑回家,除敬神外大人们还会将一部分豆腐捏碎,炸豆腐圆子和炸豆腐底子,等来客人的时候招待。

后来村里人嫌自己做豆腐费事,需要的时候全到街上买,豆腐坊也慢慢只存在人们的记忆当中。

“还是算了吧,”二麻子想想觉得众人说的有道理。如果用电磨做豆腐,和城里的没什么区别,体现不出特色来,人家干嘛买个豆腐带一百多里回去。

真用手工做……自家做几个吃倒不错,如果用来卖根本不划算。

“要不今年咱们组织几个人做手工豆腐吧,不卖就自己吃,反正村里过年都要用,”被二麻子一提,刘军浩倒是生出念头。

“算我一个,我家今年也做两个手工豆腐。”刘军奇立刻开口报名。

做豆腐、打粉条、上街办年货,到腊月二十几的时候,前来刘家沟过年的游客大部分到来,整个村子彻底热闹起来。

张倩爸妈和大哥一家二十七那天才过来,她二哥连同嫂子今年回娘家过,不过他家也派了小建辉做代表。

一众人来的刚好,正赶上贴春联。

“二十八,贴花花”吃过饭,张爸他们往街上赶集,刘军浩则被被几个小家伙拉出来贴春联。

往年刘军浩还动手写几张“出门见喜”之类的横幅,今年他懒省事,全部买的是成品。

他这边正领着小彤彤等人在大门上贴对联,悟空这家伙也凑热闹,趁没人注意把屋里刚裁好的对联偷走,然后弄了些浆糊上蹿下跳往门上贴。

等刘军浩回屋那横幅的时候,一看傻眼,客厅门早歪歪扭扭的贴好。两个对联根本不是同一幅,而且其中一个贴的还是头朝下。

抬头看看上边的横批——迎春接福,倒是贴切。

再一扭头,鸡笼前贴上“鸡鸭成群”,嗯,这个非常正确,估计是冒蒙对的。狗窝前贴的是“六畜兴旺”,这个也行吧,当初是准备贴马棚里的,不过你干啥把它也贴个头朝下。

想到这里,刘军浩又转身过身去看马棚前贴的什么。一看乐了,好家伙“出门见喜”怎么贴到这里。

除了个“六畜兴旺”,其余全不过关,刘军浩只能费事弄掉重新贴,结果悲剧的发现这对联已经贴上很长时间,早粘上边。使劲儿一拉,对联拽断。

无奈,刘军浩只得给媳妇打电话,让她回来的时候再捎带几幅。

“你们怎么贴的,连对联也贴不好?”张倩那边听说老公把对联贴坏,非常惊讶。

“因为……所以……大概就这样。”刘军浩解释完,使劲儿照着猴子的脑袋一个脆栗子,让这家伙还捣蛋,去年就贴错了一次。(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