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去年一样,刘家沟过年期间举办很多活动,让游客和村民互动。今年的影响更大一些,不少外村的人也过来参加,对于这些村里人一概持欢迎的态度,毕竟人越多越热闹。

新年来得快,去得快。

过了初七,要上班的游客陆陆续续离开,刘家沟也渐渐恢复平静。

天气晴的正好,温和的日头照在人身上暖洋洋,一点都不像冬天的样子。

媳妇出门转圈子去了,刘军浩则提着铁锨来到后院平整田地。

其实也没有啥需要整理,院中的积雪已经融化的七七八八,只有墙根房后太阳照不到的地方还残留着积雪。

站在水沟边,似乎听得见油菜拔节的声响。油菜挣脱残雪的负压,将积攒了一冬天的劲儿全部使出来,肆无忌惮地疯长。几天的时间,已经窜到十几厘米高。

刘军浩在后院转一圈,发现没什么意外,就弯腰蹲在水沟边,把手伸进水中,感觉水沟中已经被阳光照得温热的感觉。

往年这种温度,黄鳝早应该出来找食儿。他仔细查看附近的黄鳝洞,发现洞口根本没有拖泥沟,显然黄鳝还没有出洞寻食。

刘军浩不甘心的沿着水沟走了十几米,还是连一个黄鳝头也没有见到。他干脆打开空间,任由清凉的泉水淙淙的流淌进水沟中。最初两分钟水面平静如昔,很快水沟中微微泛起涟漪,深藏在洞中的黄鳝似乎感觉到什么,迅速在洞中探出脑袋,从四面八方的向这里游来。很快,刘军浩的身边聚集了大大小小的黄鳝脑袋,黑压压的一大片。如果此刻有人到后院,绝对会发现惊异的一幕:以刘军浩为中心形成一道道土黄色的波纹,硕大的黄鳝头不住围着他窜动。

见这一片黄鳝被呼唤出来,刘军浩起身前行,随着他的移动,那些黄鳝也紧随其后,看起来相当壮观。

很快,宝玉一家子也被惊动,哗啦啦在水中追逐起黄鳝。

见沟中的水即将漫出,刘军浩才把石锁空间关闭。不过他很快发现早早把黄鳝从洞中唤出是个失误:这么多黄鳝,食物还成问题。

往常水沟里小鱼小虾很多,根本不用自己操心。

现在不同,里边连只小虫都没有,必须赶紧给它们找食物。

石锁中的鱼倒是有很多,可是不能直接拿出来,刘军浩想想,将主意打在门前的水沟上。

自己可以制作几个搬笼捉些鱼放进水沟中做做样子,然后再从石锁中弄些,这样应该就万事OK了。

他说做就做,立刻将家里的竹筐全部拿出,再罩上一层窗纱,去粪堆边挖些臭蚯蚓扔到筐里边。

今年的冬天……不对,应该是去年的冬天这么冷,粪堆里的蚯蚓居然没什么事儿。

放好饵料,搬笼被他投入水中。

这种自制的搬笼只能捉小鱼小虾,根本不会进大鱼。不过刘军浩只是想捉些放后院做样子也没指望捉到多大的鱼,用这个正合适。

几个小家伙对这种捉鱼方式很感兴趣,不停帮忙提竹篮。

刘军浩看他们做得很好,就放心到隔壁找赵教授下象棋。两盘棋下完,看时间快到中午,他和赵教授一起到水沟边看成果。

半天时间,只捉了不到三十斤小鱼。

“看来年前那场大雪对水中的鱼类影响的确很大,往常像这样忙乎半天,少说也要弄个六七十斤鱼吧。”赵教授感慨的问道。

“嗯,不过这些小鱼小虾繁殖的快。这些估计都是大河里边的上水鱼,最多一二十天的时间,又会恢复到原来的水平。”刘军浩点点头回答。

***

“刘军浩,十五你准备怎么过?”离正月十五还有好几天,赵光明这货就打过来电话。

“什么怎么过,你该不会又想让我陪你去喝酒吧?这次可没有替的道理,你自己多保重。”刘家沟的规矩,结婚第一年要到娘家住十五,到时候肯定又是闹酒。刘军浩喝醉一回,现在都怕了。好家伙,那么多陪客的,谁都害怕。

“我正发愁呢,大不了喝醉。放心,不是喝酒的事儿。我找你是想让你帮着联系联系看村里有人要烟花不,这不哥们住十五需要买烟花,一琢磨干脆多进一些,还能赚几个零钱。”

“你小子真是钻钱眼里了,不用问,肯定家家都需要。”刘军浩实在佩服这货,什么事情都能想到赚钱。

得到肯定回答,隔天赵光明就开着车把烟花拉到刘家沟。刘军浩则挨家挨户上门通知一声,看他们谁需要。

往年过十五,每家最多买十几二十块钱的烟花爆竹让自家小孩乐呵乐呵。

这两年村里人腰包鼓起来,自然要图个喜庆。一家最少也弄个一百多块的,多的有几百块,最后村里还特意出钱买了几个那种小桌面大小的烟花,说等十那天晚上庆祝。

烟花这东西只一天的销售时间,赵光明卖的也便宜,半天时间,一车烟花基本上销售已空。

加上那些来刘家沟过十五的游客,这人半天时间卖的烟花差不多上万。

对此刘军浩只是有些羡慕,赚钱的门路多得是,难不成自己全部霸占掉,那还不要累死。

刘军浩捡了两麻袋,可是给钱的时候赵光明死活不受。他说了几次不差钱也没将钱送出去,看这人要翻脸,只能作罢。

其实刘军浩两口子今年还真不差钱……年前闲着无事他和张倩两人合计了一下今年的收入,粗略算下来也有小十万。虽然和某些人相比是牛身上的一根毛,不过两口子都是小富即安类型的,钱不多,够花就行。

虽然说等孩子出生,以后要给两个小家伙攒钱,可离他们长大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呢,怎么着也来得及。

今年刘军浩弄的烟花全部是大家伙,这玩意儿放着带劲儿,看着热闹。不过放的时候要小心点,自家周围可全部是柴火。

想到这里,他赶紧去村里找刘广聚。

今年每家买的烟火都很多,一家一户随便燃放很容易出问题。还不如集中到堰塘边上放,这样看起来更热闹,而且堰塘边全是水,也不会出意外。

刘广聚一听直点头,天还没黑就拿着大喇叭在村里喊了一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