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没黑,不少心急的熊孩子就拿着烟花在堰塘边燃放。

听到声音,小彤彤几个也等不及,不住在刘军浩耳朵边聒噪。

无奈,几个大人只得草草吃过饭,带他们去堰塘边放烟花,当然两条黄斑皮被留在家看门。

刚走到村口,就看到刘广聚陪着几个人在村边转悠。

“小浩”其中一人老远冲他们打招呼,却是刘家沟的熟人郭记者。

“郭记者,你怎么来了,我们刘家沟今天又有什么新闻?”刘军浩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这场烟花晚会,你们刘家沟这几年算是市里边脱贫致富的一个典型,现在搞庆祝活动当然要宣传。等下要不你说两句,你可算是村里的一个代表人物了。”郭记者打趣道。他知道这人其实怕上电视。

“我还是算了,你等下多采访采访广聚叔,这一切都是他的英明领导。”刘军浩忙摆手拒绝,他是真没兴趣对着镜头念稿子,主要是晕镜头,一看话筒就紧张。

寒暄几句,刘军浩他们来到堰塘边。

堰塘中间早已经用木板搭好一个悬浮的平台,准备等下放那几个桌面大小烟花。

见人到的差不多,刘广聚本来还想通过喇叭回忆一下刘家沟的过去,展望未来,然后宣布烟花燃放开始。哪知道村里的熊孩子根本不给他面子,早已经拿着烟花放起来。

小孩子动手,心痒的大人很快也加入其中。你刚放罢我登场,天空、水中到处绚烂一片,中间夹杂着小孩子兴奋地叫声。

刚开始小彤彤等人还跟着大人,很快就和村里的熊孩子们比赛去了。

猴子作为玩擦炮的高手现在也不甘寂寞,早早的拿一把箭子放。只是这家伙不好好放,故意对准人群,把人家吓得大呼小叫。

没有想到这家伙捣乱的举动倒惹起郭记者他们的注意,特意给悟空来了几个镜头。

原本跟在彤彤后边讨要糖果的小松鼠却被这声音吓坏,钻在刘军浩怀中怎么也不敢探出头。

随着堰塘中心烟花的燃放,整个晚会达到高潮,人群都沸腾起来。

热闹的场面持续到十二点多才结束,这场烟花盛宴虽然比不上市里边热闹,但是声势绝对算得上浩大。

过了十五,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前两天刘军浩还在穿毛衣,现在只穿个保暖衬衫加外套就行。

整个大青山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树木和野草都发出新芽,一团团,一簇簇,满眼的绿让人看的心疼。河滩上三三两两的蒲公英开出淡黄色的小花,惹来不少游客提着篮子挖。河水一天到晚清亮亮的流淌着,田野里麦苗也没了人膝盖。

刘军浩闲着没事,特意查看树林旁那株大槐树,很多细枝已经泛青,有几个还露出嫩黄色的芽尖,看样子这树算是真活了。

哪天有时间往槐树洞里边种些木耳,也算废物利用。今天先往树洞中浇点泉水,让这东西长的更茂盛一些,想到这里刘军浩脱掉鞋子爬上槐树枝头。

这槐树经过半年的成长,已经在地底扎根,刘军浩上树倒也没动到它的根基。

不过爬到树顶刘军浩却有些意外,没曾想树洞中竟然长出一大窝毛枸树秧,最高的几株快有一米长了。

树洞中长出毛枸树,刘军浩并不觉得稀奇,主要是见的多了。

这种树到夏天的时候结那种朱红色甜丝丝的毛枸蛋子,鸟类很喜欢吃,因此随粪便排出的种子到处都是。而且毛枸树的生命力很强,不管是房檐屋脊,还是砖头水泥缝,只要下场雨,它们都能够生长起来。

这树洞中的毛枸树苗十有八九也是如此,刘军浩原本想把毛枸树拔掉,转机一想又留下来,大槐树上长毛枸树,也算是个稀奇。等这树长大,说不定又能成为刘家沟的一景。

不过毛枸树全靠汲取槐树的养分生长,现在槐树还能够供给,等大些就难说,说不定会把大槐树吸食死,那自己可得不偿失了。

如果及时浇灌泉水,这问题应该能够解决掉。想到这里,刘军浩看看四周,没人,赶忙打开石锁灌了满满一树洞的泉水。

很快他就发现冲动是魔鬼,几乎两三天时间,槐树上的细枝全部抽芽。

一般情况下槐树要比柳树晚一个月抽芽,现在相互开放,顿时成了稀罕物,传的到处都知道。周围几个村的人专门过来看稀奇,更让刘军浩哭笑不得是有些老头老太太还以为这槐树有了“仙气”,特意跑到槐树下烧纸磕头。

别说他们,连郭记者也拍了几张照片,说是准备上报纸。

闹这么大的动静在刘军浩的意料之外,他再次决定以后泉水要少用,千万别再闹出这样的幺蛾子。

本来决定给后院的油菜浇些泉水的计划也取消,实际上他后院中那些油菜已经长得很出众了,开年没一个月的时间已经窜到将近一米高,根部比大拇指还粗,估计再过半个月就要开花。

这倒是好事,油菜开花意味着自家的土蜂子开始大规模酿蜜。

现在院中的土蜂子已经出窝,不过这个时候田野的蜜源很少,它们最多在路边采些蒲公英花。

这蜂蜜还不够它们消耗,因此刘军浩暂时没有割蜂蜜的计划。

***

春日暖暖,风和日丽。

吃过饭,刘军浩把洗衣机抬出来,积攒了几天的衣服扔进去洗干净晾上,然后搬个凳子坐在屋檐下晒暖。

媳妇则守着电脑看新闻,嘴里不断磕着瓜子。

刚开学这段时间事儿比较多,两口子一直忙碌,直到今天总算有时间休息。

无意中一瞥眼,发现院边桃树上已经长出不少花蕾,看样子再过个把星期就要开放。

这桃核钟老爷子早早预订,说今年一个也不要浪费。

话说去年新栽种的两株桃树也该挂果了吧,可别像坑边那树,结的桃子中看不中用。

还有葡萄树也快发芽,要早些把枝剪掉,这样夏天可以多挂果。

下午把菜园刨一遍,施上土肥,过些日子也该种菜了。今年后院全种上油菜,只剩下前院这块十几平米的小花园有空地,必须仔细思量一番。

刘军浩盘算的七七八八,最后哑然失笑。自己现在还真和农村的小老头没什么两样,精打细算。

其实生活就这样,每天吃自己种的粮食,摘自己种的农家菜。闲暇无事晒晒太阳,翻翻小说,无忧无虑,那就够了。

这边正迷迷糊糊的做美梦,张倩却在屋里边叫起来。

“咋了,咋了”听到媳妇召唤,刘军浩赶忙进屋。

“老公,给你推荐个歌听听,绝对经典!”张倩说着点开电脑上的刚刚下载的《李雷和韩梅梅》。

“一切从那本英语书开始的,那书中的男孩李雷……”

“怎么样?”一首歌放完,张倩满怀期待的看着老公,想听听他的评价。

“很一般嘛,这叫经典?”刘军浩纳闷的看着老婆,觉得她最近欣赏水平有点下降。

“你就没心没肺,难道听不出来这首歌说的是咱们初中的英语课文。难道听到课本上人物后来的命运就没有一点感触。”张倩恨恨的说道。自己刚听到这首歌激动了小半天,特意下载下来给老公听的,结果这人……

“有,有”看媳妇有发怒的倾向,刘军浩赶忙点头,“我当初就觉得李雷和韩梅梅不可能,她肯定要和吉姆上演三角恋。”

“天,你还是去外边晒太阳吧。”张倩直接无语。

“不就是一首歌吗”刘军浩讪讪的回答。说实话他还真没觉得这首歌有什么好的,只记得上初中的时候主要想着玩,对英语根本不感冒。

当时英语老师是个刚下学的小女生,但是非常厉害,他和几个同学一直想着怎么整老师一次。

有次故意用胶布在英语课本外边包裹上大本《武侠月刊》的封皮,上课的时候把课本半放在抽斗中,然后双手伏在桌子,眼睛不时地偷看老师。

果然这举动成功把英语老师吸引过来,走到刘军浩桌子前,猛然伸手拽过书,正要拿着书发火,结果一看是英语书。而刘军浩和同桌正一脸“茫然”加“委屈”的看着老师,把那老师羞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想到此处,他把这段经历讲给媳妇。

张倩一拍脑袋,很无语的反问道,“老公,你上学的时候做过什么好事儿没有,能给我讲出一件吗?我怎么听人讲起你都是在捣蛋。”

可不,听媳妇一说,刘军浩也发现自己上这么多年学,捣蛋的事情记得很清楚,反倒是做的好事一件也不记得……印象这也没有做什么好事。

唯一清晰的一次是上小学四年级老师让大家讲究拾金不昧,捡到东西要交公。记得当时每次有同学捡到东西老师都会在课堂上提出表扬,刘军浩和刘启勇商量着也拾金不昧一次让老师震惊。第二天上学他们看到刘广聚家的花猫在村里晃悠,就捉了带到学校交给老师,说是捡的。

当时老师的确被震惊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