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

春天是放风筝最好的季节,还没到三月三,已经有不少游客在群里相约去刘家沟放风筝,捋榆钱。

镇里也早下来通知,说是今年大青山要重开三月三的庙会。刘家沟这边由于游客多,因此镇里重点通知。

也说不清这个每年农历三月三的庙会是因为什么而兴起的,刘军浩只模糊记得每年到庙会的时候非常热闹。

当时镇上的集市还不在现在的地方,而是紧靠白条河的老街。

到庙会十里八乡的农民都带着各种各样的农具,小商品,牵着猪马牛羊聚在一起,将老街那条狭长的街道围得满满的。

集市上也非常热闹,卖小吃的,耍杂的,卖花布的,卖玩具的,捏糖人的等等热闹非凡。

那时的小孩子别提多兴奋了,他们赶庙会的乐趣就两样:一是看街上耍杂的表演,二是买零食吃。

到庙会那天,总要死缠着大人给个一角两角,然后熊孩子们一起在街上到处转悠,商量买什么吃的。

刘军浩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捏糖人的老人,和爷爷年纪差不多,两人关系不错,每次赶庙会摊位都摆在一起。

这老爷子捏糖人算得上绝活,只要到庙会的时间,总能看到他的摊子前围一大群小孩子,聚精会神的看老爷子捏糖人。

好像变魔术似地,这老爷子可以用红绿黄三种颜色的糖捏出各种各样的糖人,像孙悟空、猪八戒等等。

那个时候西游记深入人心,因此孩子们最喜欢要的还是齐天大圣。不过齐天大圣也分等级,三种颜色都有,套虎皮裙拿金箍棒的比较贵,单一一种颜色的最便宜。还有是用糖捏出一条龙,用糖比较多,所以最贵。

由于这老爷子和爷爷熟,每次都会给刘军浩免费捏个糖人。

老街那里一涨水街道就会被淹没大半,人们根本没办法在外边摆摊。后来乡里边决定把集市朝挪到赵家洼,集市也改成单双日。

这样街市热闹起来,慢慢形成井字形的四条街,各种商品也比较齐全,不用再特意赶庙会买东西。庙会就慢慢冷落下来,最后停办。

得到准确消息,刘军浩早早在网上发布信息,请大家到时候过来看热闹。

刘广聚本来还想让刘军浩到镇上卖十三香,不过他拒绝掉。主要是不想费那事,现在除偶尔做一次自家使用外,他基本懒得动手。

没事的时候牵上赤兔去外边转一圈多好,何必挣那个辛苦钱。

上午没有体育课,刘军浩手牵赤兔,领着两条黄斑皮到河堤上转悠。

河滩上的绿色越来越浓,不到半月,地面就平铺一层绿绒绒的毯子。野花也一簇簇,一堆堆盛开,仿佛是给这地毯再加道花纹点缀。

芦笋仿佛是见风长,拔节而起,眨眼间长出青翠的苇叶。整条河的两岸,都被它们铺就的绿装所覆盖。

碧波荡漾的河面上,翠鸟往来穿梭,不时带起点点水花。一群群野鸭河中间怡然戏水,招朋引伴,欢呼跳跃。

刚在那里停半个小时,就有游客打招呼。

来的也是熟人,就经常给新人拍婚纱照的首席摄影师胡小军和媳妇林静。他媳妇长得微胖,倒是不经常来,刘军浩只见过两次。

两人经过河堤的时候胡小军还特意站在那里和刘军浩聊了几句,说是准备上山拍几张风景照片,回去洗出来放在影楼当装饰。

找了片青草把赤兔拴好后,刘军浩就带着黄斑皮和悟空漫无目的转悠。

小黄斑皮在草窝里发现一只刚从洞中爬出的菜花蛇,用爪子划拉回来向主人邀功。

刘军浩看两眼,又把这东西放掉。

继续转悠,很快小黄斑皮又惊起一只野兔,继续被刘军浩无视。

春天是野兔繁衍生息的季节,还是放它们一条生路为好。

一连两次主人都不让捕捉,小黄斑皮彻底没了寻找猎物的兴致,垂头丧气跟在身旁。

转悠一圈,刘军浩正打算朝回走,突然看到一个人在山坡上飞奔而来。

“刘军浩,刘军浩,救命……快打电话叫救护车……我老公被蛇咬住,中毒了!”林静扯着嗓子大叫,声音之凄惨,相距相隔将近几百米远,刘军浩就听得清清楚楚。

“怎么了,怎么了……中毒!”一听说胡小军被蛇咬住,他赶忙冲上去。虽然大青山中的蛇类绝大部分无毒,但是并非没有毒蛇,像土布袋、金包铁等等。

不过经过这些年的捕捉,附近几座大山已经很少可以见到毒蛇,一般只在深山老林当中偶尔出没。加上这些东西不会主动挑衅人类,因此刘军浩有几年没有听说哪个被毒蛇咬到过。

“快点,你快点叫人……我老公还在山里,打电话让镇上的救护车……”惊慌失措当中,林静连话都说不囫囵。

“别慌,说清楚是什么蛇,我去村里给你找解药”刘军浩大致意思听明白,赶忙制止住她问道。

救护车开不到山里边,等下还是需要有人把胡小军背下山。在这之前必须整明白他中的什么蛇毒,然后对症下药才好。不然拖得时间长了,很容易出毛病。

“出什么事儿,谁中毒了!”刘五爷和老牛头正在河堤上挖蒲公英,老远听到有人叫喊,赶忙也跑过来问道。

“我……我不知道,就是那种黑黄色的,身上一圈一圈!很凶吓人,我老公没注意,直接从旁边走过去……”这一会儿工夫,林静总算镇定些,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讲出。

林静没经过大事儿,一看自己老公软瘫在地上,当时就吓晕,山间路陡,她根本扛不动。

他们上山的时候穿的运动服,裤兜比较浅,害怕手机一不小心丢在山中,因此也没有带这东西。

无奈,林静才惊慌失措的下山求助。

一听她的描述,刘军浩的脸色陡变:金包铁。这是大青山的土叫法,学名就是人们常说的金环蛇。这个时候,金环蛇刚苏醒,毒性正大的时候。(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