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金包铁……”老牛头也一脸凝重的叫道,“小浩,你跟着她过去把人背下来,我赶紧回家看看,屋里还有蛇药没有。”

跑上跑下,林静的速度太慢。

刘军浩怕耽误事儿,干脆问明白他们所在的地方,直接大步流星的朝山中赶去。

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刘军浩赶到林静说的位置。

他喊了几声没找到人,刚要转身道其他地方看。还是猴子听到树林后边有动静,吱吱叫着朝前跑了几步。

看到胡小军的时候,刘军浩也吓一跳,他的脸上的器官全部肿起来,眼睛肿的好像两个被水浸泡过几天的核桃,中间咧着一道缝隙,水亮水亮的,成一条缝隙,估计根本看不到光了。

嘴唇完全变形,好像弄两根香肠夹在上边,跟电影《东成西就》中梁朝伟扮演欧阳锋的那幅惨样很像。

就连裸露的脖子、手臂上也长满密密麻麻的红颗粒,非常渗人。

看到这造型,刘军浩反而呆住。这根本不是被蛇咬过的迹象,反倒像是长了漆疮。

漆树也算得上是大青山的一种有毒植物,六七十年代山间、地头、村口桥边到处可见人们种植的漆树。这种树非常高大,能长到二三十米高,外形看起来相当漂亮。

不认识的人估计还当成风景树,但是这树有个特别之处就是不能让人碰,很多人一碰要倒大霉。

只要皮肤接触到漆树的树干枝叶,立刻会密密麻麻长出芝麻大小的红色颗粒,这就是漆疮。“漆疮”是大青山人对漆树过敏症状的一种俗称,一种来势凶猛令人感到恐惧的漆中毒症。

这种颗粒奇痒难忍,好像被人拿牛毛直接撩拨到心口上一样,只想自己挠两下。但是千万不能挠,必须要忍着。如果忍不住用手抓挠把颗粒抓破,那就会惨烈,皮肤上会冒淡黄色的毒脓水,脓水流到哪,皮肤烂到哪,漆疮就长到哪……

因此很多人见到这种树木,立刻远远地避开,生怕一不小心接触到。

但是也有人碰到漆树皮肤不会过敏,可以在漆树上爬上爬下。

这种树虽然惹人厌恶,但是早些年在农村种的却比较多。因为它分泌一种乳白色的汁液,可以制成人们常说的生漆。

把生漆放在阳光下照射上一段时间,掺些桐油熟化后就成土漆。

这东西防虫防腐性能非常好,以前农村的木头家具做好后,全部要用土漆油一遍。刘军浩听人说过,如果涂漆工艺过硬的话,木头家具可以保持几十年不出问题。不像现在的化工涂料,隔上三五年就要重新漆一回。

八十年代分田到户后,就没有人再种植这东西,田间、地头、村落、桥边,已经很少可以看得到漆树的踪迹。

刘军浩对这东西印象深刻,主要是小时候抓鱼曾经被漆树折腾过。

那次他和刘启勇逃学到村西头的山溪中抓龙虾,春上山溪比较浅,溪中水草茂盛,因此龙虾特别多。

这东西听到动静会往水草里钻,捕捉的时候必须手脚麻利,迅速把水草从沙土中抓起扔到岸上,然后在手网兜扣。在水中千万不能直接捕捉,因为这东西的钳子相当厉害,大点的龙虾可以把小孩子的手夹流血。

他当时刚蹲到草丛边,就看到一条大龙虾挥舞着夹子逃窜。这么大个的龙虾不多见,刘军浩非常兴奋,赶忙窜过去。结果好几次都是刚把水草抓起,那龙虾已经倒退着钻进泥沙当中。刘军浩最后发飙,猛的朝前一扑,双手把龙虾摁在一片泥沙当中,然后也不管这东西夹人,双手连水草带龙虾一起抓出水面。

这东西个头的确大的出奇,连夹子在一起足有二十多厘米长,几个人都很兴奋。完全没有注意到刘军浩抓龙虾的时候手中攥了一把从山溪上游飘下来的树枝。

结果没一会儿,刘军浩就长出漆疮,胳膊上红肿的吓人,满是红色小颗粒。

当时几个孩子都吓坏,哭着回去找大人。即使如此,刘军浩手中还紧紧地攥着那个大龙虾,没舍得扔掉。

后来刘老头用生香油和韭菜汁在他皮肤上涂了几天,才把漆疮消下去。

从那以后,刘军浩再也不敢碰这东西,上山的时候遇到也早早躲开。

农村传统治疗漆疮的方法有三种:香油、韭菜、蟹壳黄。生香油可以解毒,外涂解表毒,喝到肚里解内毒。韭菜能治漆疮……按照村里人的说法“韭菜谐音是‘九’,漆疮是‘七’,九比七大,因此韭菜可以克制漆疮。”这种相克相生的理论让人听起来啼笑皆非,不过效果确实很好。

还有一个就是蟹黄,这东西做熟很好吃,但是刚从蟹壳里划拉出来却带着股很浓的腥味。

蟹黄解毒效果最快,因此村里有人无意中碰到漆树长了漆疮,大多是直接到山溪中找几只螃蟹治疗。

胡小军身上的症状和漆疮症状一样,自然不可能是中蛇毒。刘军浩推测,他们先前肯定无意中碰到漆树才造成这样的结果,至于先前所说的毒蛇,很可能不是金环蛇,而是山中的黄赤链。这种蛇背部也是黑黄相间的横纹,因此常被误为是金环蛇。不过两种蛇的区别还是很大的,黄赤链身上的横纹要比金环蛇小一些,而且环数也比较密集。

林静惊慌之中形容不清不白,加上说被蛇咬中在先,以至于认定是金环蛇。

知道是漆疮就好办,完全能够治好。只是刚刚自己匆忙上山,不可能带上香油和韭菜,只能弄些蟹黄来涂抹。

“老胡,你这不是被毒蛇咬中,而是碰到漆树皮肤过敏。稍等,我去找些蟹黄,马上就能治好……”刘军浩安慰几声,转身朝山溪边跑去。

他自然不会费事去溪水中捉螃蟹,刚跑几步钻进石锁,从里边抓了几只螃蟹提溜回来。等蟹黄砸开后,刘军浩把他上身涂了个遍,然后背起这家伙朝山下走。

胡小军看脸挺瘦,没有想到也有一百三四的重量。也就刘军浩,换一般人背着他恐怕根本走不动山路。

还没等走出大山,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喧嚣声,一大群人急急的迎面赶来。

“小浩,小浩,他没事吧……”刘广聚扯着嗓子大叫道。听到有游客在山上出了问题,他在家也不安稳,赶忙领人抬着竹床赶来。

“没事,没事,不是被蛇咬到,是漆疮,我已经用蟹黄涂过!!”刘军浩赶忙大声回应。

听到是漆疮,众人才安下心,小心翼翼把胡小军抬到竹床上。

“没事,你这只是轻微过敏,估计半天时间就好了,不用去医院。”看着那皮肤上那星星红点,二麻子出声安慰。

“嗯,这会儿好多了……就是有点痒。”胡小军舌头仍然在打转,不过已经能说出话,比刚才的情况好多了。

刘军浩却在心中叽咕起来,石锁出品,果然不同凡响。

刚才胡小军的过敏症状非常吓人,哪是什么轻微过敏,照他的样子,即使涂上蟹黄最少也要三五天才能好。

看样子石锁中的螃蟹品质也要比外边高出几个层次。

不过看大家都放下心,他就没有多事将刚才的情况说出来。

等有人询问起他们是怎么碰到漆树的,两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然,连说没有遇到奇怪的树木。

“你再想想,上山的时候碰到过什么树?”二麻子又问了句。

“没有呀,就碰了几下香椿树。”林静仔细回忆一遍说道。

感情他们上山闲着没事,发现一株香椿树苗,想挖回去栽到自家院中。只是两人没带工具,胡小军拽了几次没拽动,打算等下午再上山一趟。

但是刚走几步,胡小军就觉得自己浑身不对劲儿,脸上、手上开始燥热,跟着开始起小红疙瘩。两口子下意识的以为是中毒了,林静赶忙跑下山找人……

听了他她的叙述,众人才恍然。

漆树苗和香椿树苗长的很相像,不常见的人很难分清楚,他们肯定是把李鬼当李逵了。

除了年前有游客掉进陷阱外,这算是来刘家沟游客出现的第二起意外事件。虽然最后都圆满解决,但是也给刘军浩敲响警钟,他回到家赶紧上网在十八楼发了个帖子配上漆树照片作说明。同时提醒大家来旅游的时候注意,看到一些陌生的树木千万别好奇心太重。

下午的时候他去村里看了下胡小军,没有想到这人身上的漆疮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基本无大碍。

对这事儿胡小军也是心有余悸,连说想不到一株小树苗会这么厉害,差点把他们两口子吓傻。

见刘军浩倒来,刘广聚又拉住他:“小浩,我想想这事儿不能简单的掀过去,咱们村该做点什么。很多游客不认识山中的一些有毒植物,经常带着好奇心采摘,容易出意外。你回去弄些图片,咱们制作些标语牌,每个来刘家沟的人都要让他们看看,尽量避免意外。”

“嗯,我回去就办”刘军浩听了完全同意。这个办法比自己上网提醒更好,基本上人人都可以通知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