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丰富学生的校园生活,为了提高学生综合素质,为了培养学生的集体主义精神……其实以上大道理纯属扯淡。学校只不过临时决定组织一次登山比赛,让学生开开心心的玩一天,仅此而已。

刚上过第一堂课,全校师生都排队来到后山下,当然也有不少拿相机跟在旁边看热闹的游客。

登山比赛男女分开进行,以小组为单位开展,每组都搭配有五个年级的学生,最后一名同学到达山顶为准,最先到齐的那组为冠军,组里的每个成员都将获得一个塑料文具盒。

刘军浩那边刚宣布完规则,下边立马热闹起来。

“凭什么要我们和那些尿床的小孩子一队,不公平……”

“就是,就是”

刘军浩看得清楚,毛孩子叫的最欢,他当即扯着嗓子叫道,“刘长林,你难道不是尿床的小孩子,去年还听你妈说你尿床,连被套都尿湿了!”

话刚说完,学生们顿时哈哈大笑看着毛孩子。

“我现在又没有尿床”这熊孩子被揭老底,红着脸小声辩解道。

“少说废话,现在开始分队,记着最后到达的那个人才算。”刘军浩讲完跳下石头。

其实分组爬山还真能锻炼孩子们的集体意识,这要求他们必须互相帮助,互相照顾,确保每个人都不要掉队。

见反抗无效,这些孩子终于认清现实,开始自动分组商量对策。

闹哄哄半个小时,总算分好队伍。

“听我的口哨开始……”刘军浩刚吹了声哨子,这群熊孩子就好像八路军攻山头一样嗷嗷叫着朝山顶的红旗冲去。

为防止学生出现意外,他也随着队伍朝山顶爬。

看了一会儿,刘军浩直摇头。男孩子个人英雄主义严重,都是个人顾个人,完全是脱缰野马撒欢跑。倒是女孩子讲究策略,比赛开始前还围成个圈子召开会议,制定战术,设计登山路线,互相搭配分工,高年级的同学拉着低年级同学,确保集体共同进退。

“小浩叔,快点,我都超过你了,看我等下拿第一!”到半山腰的时候,毛孩子仍然一马当先,冲锋在前。看到刘军浩落在身后,他还特意扯着嗓子叫了句。

刘军浩根本不去理会他,这熊孩子就没有管自己小队的人,能得第一才怪。

整整四十五分钟,当最后一名同学到达山顶时,几个教师开始主持“隆重”的颁奖仪式。一二三等奖发完后,余下的就是“鼓励奖”,反正每个人都有,不过是奖品大小有区别。

毛孩子第一个登上山顶,但是没出乎刘军浩的意料,一二三等奖全和他们这组无缘。几个家伙很愤激不平,一个劲儿嚷着要再比一次。

“老公,你觉得今天这场登山比赛怎么样?”回到学校,张倩开口问道。

“这次的比赛是圆满的,成功的,体现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原则,我们要……”

“恶心”他刚说几句官腔,就被媳妇狠狠地拧了一下。

“好,很好总行了吧”刘军浩连连叫疼。

“你鬼叫个啥”瞧附近的学生朝这边望,张倩不好意思的缩回手,接着说道,“我觉得以后这样的活动要经常举办,你觉得组织学生去城市旅游怎么样?”

“你还没打消这个念头?”刘军浩开口反问道。

秋里的时候张倩就提起想组织学生看看外边的世界,被他否决掉。老婆的初衷是好,但是听起来过于理想化。学校学生将近一百人,很多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出门根本无法照顾好自己。到城里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这个责任谁也担当不起。好心办坏事,最好别去做。

再说学生出去旅游总要吃喝吧,那么多钱从什么地方出?

刘军浩说一大堆理由,总算将老婆的念头打消。

后来没听媳妇再说这事儿,还以为她早忘了,谁知道还挂念着。

“嗯,你说的情况我都有考虑,所以决定只让五年级的学生去旅游。他们十二三岁,应该能照顾好自己,再说人数减少,老师们也照应得过来……”

“这……要不咱们多带孩子们上山玩玩,这个挺好的。何必非要去市里边,人多车多,有什么好。你没看游客都是从城里赶到乡下吗?”刘军浩继续劝阻。

“很多孩子五年级毕业后,根本不去上六年级。有的出门打工,有的在家呆着帮父母干活,一辈子都不会再走出大山了。我能做的,就是让他们早些看到外边的世界,知道外边的天地很广阔,让学生有些上学的动力。”张倩叹了口气说道。

她说的是事实,别看报纸上宣传什么义务教育百分之百之类的话,真实的大山情况很少人知道。

刘家沟小学还好点,其他学校学生失学情况很严重,在大青山上小学五年级以后没继续上学的孩子大有人在。

自己没那么多的能力,但是至少可以给他们一个希望。

刘军浩突然沉默不语,他没有想到老婆还有这么“远大”的理想。听起来有些不现实,可是至少在做。

“嗯,我支持你,回去找老师们再商量一下,如果钱不够的话咱家可以出一部分。”

如果这事儿能一年年的办下去,还真有点“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感觉。

他又想起以前学过的那篇《山民》:山那边是什么?山,还是山……出门看看,对学生总是好事。

为什么自己上学的时候老师不举行这样的活动,也许那时有这样的事情,很多学生的人生会改变。刘军浩上学那阵子村里的失学率更惊人,很多人读着读着就离开学校,一些再也没有走出大山。从此像他们的父辈、祖辈一样守着田地过日子,一辈子都不知道城市到底是什么样子!

老婆这计划看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但是如果仔细筹划的话未必没有操作的可能。首先每年夏天打的知了壳能卖几千块,还有秋里采蘑菇、山核桃等等,算下来有六七千块。年前大雪来得急,学校直接放假,这笔钱就没有花出去。自己再赞助一些,应该能够支撑几十个学生两天的旅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