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有人呼唤,小云豹辨明方向,朝刘军浩冲去。

瞧它过来,刘军浩忙把花红蛇扔在地上。

可是小家伙并没有看到大蛇,而是直接冲到刘军浩身旁,小半天没见到他,显得比较亲热,对着刘军浩鞋带研究一番。然后又掉头将几个人身上的气味闻了个遍,正当他们想看云豹大战花红蛇的时候,这家伙却靠着刘军浩的腿睡起觉来。

刘军浩很无语,微微动几下脚,把它惊起。

小云豹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是伸个懒腰,用爪子把附近的枯枝败叶划拉到一起,又毫不客气的躺在上边睡觉,丝毫没管近在咫尺抬头吞吐芯子的大蛇。

刘军浩又好气又好笑,大声叫着,“鼠标,鼠标!”

小不点很不情愿的抬起头,对着刘军浩低吼一声,继续和周公约会。

刘军浩只好用小木棍照着蛇脑袋猛然一压,跟着手提起蛇尾巴扔在小云豹的爪子上。

鼠标大概也感觉到不对,懵懵懂懂睁开眼睛,结果看到面前色彩斑斓的大蛇。

“噌”的跳到一米之外,没有丝毫犹豫,拔腿就朝家跑。速度之快,超出想象,刘军浩连叫了几声都不理会。

口胡,刘军浩彻底无语,只能把这蛇朝回拎。

小家伙跑了一段终于停下来等刘军浩,不过看到他手中的大蛇时又掉头窜出。

倒是一只青庄看到主人手中的大蛇,呱呱叫着冲上来讨要。

这举动却激怒了小云豹,立刻呜呜跑过来抢食。也不顾害怕,一口咬住蛇头,三两下竟然将花红蛇脑袋咬烂。

前两天给它检查的时候犬牙刚长出来,没有想到几天时间已经有米粒大小。虽然不够有力,但是这家伙意志力惊人,把那蛇咬的嗤嗤做声,将近半个小时时间,才咬碎吞入腹中。

“你咋给云豹起这么个有创意的名字。”温富强好奇的问道。到这个时候,他们两口子才知道面前这头可爱的小家伙名字叫鼠标。

“这小云豹喜欢和人耍,有次我玩电脑的时候不小心把鼠标碰到地上,这小家伙立刻冲上去撕咬。等我发现的时候鼠标已经被咬断,于是就有了这个名字。”刘军浩笑着解释。

鼠标就是小云豹中特别懒的那位,这家伙和母云豹不怎么亲,反倒是很喜欢腻在屋里和刘军浩两口子玩耍。

相处的久了,张倩商量着给它起个好听的名字,刘军浩不假思索随口起名叫“鼠标”。张倩直笑老公这是报复,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为让小不点接受这个名字,刘军浩每次用黑线团逗它的时候都要叫“鼠标,鼠标!”

几天时间,小云豹竟然真接受了。每次只要一喊鼠标,小家伙立刻从窝里窜出,吧嗒吧嗒跑下来和刘军浩玩耍。

张倩哭笑不得,连说这小家伙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不过它一如既往的懒,耐性绝对不超过五分钟。一般玩上几分钟倒头便睡,根本不管在什么地方。

“你们两口子真逗,给云豹起这么有个性的名字……”听到小家伙名字的由来,叶婉华也忍不住抿嘴笑了。

***

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槐树叶子已经变得遮天蔽日,树冠呈喷泉状散开,延伸出四五米远,远远望去,就好像一顶绿色的帐篷。

如果夏天在槐树下铺张竹席睡觉,绝对凉快。

树洞中的毛枸树长的更快,现在快有一人高,这种树中长树的景致已经引起不少游客的注意。

害怕槐树变得更独特,刘军浩宁肯在院中闲坐也不敢再浇泉水。

可是他想清闲却耐不住赵光明捣乱,不知道这家伙那根神经搭错,竟然买了两根鱼竿兴冲冲拉他到堰塘边钓鱼。

刘军浩对钓鱼没啥兴致,可是这货生拉硬扯把他拽到堰塘边。

到堰塘边,赵光明还没有下杆,扭头看见毛孩子在岸边钓黄鳝,顿时又来了兴致,把鱼竿往边一扔,也凑过去钓黄鳝。

刘军浩本来就没有钓鱼的意思,直接把鱼竿收起,凑到一游客身边,看他家孩子用罐头瓶扳鱼。

这种扳鱼工具简单,最适合小孩子玩。没一会儿,就看到那小家伙把罐头瓶提上岸,里边已经捉了几条鱼。

“爸爸,这是什么鱼?”虽然只是几条小鱼,但是小家伙显得很兴奋。

“刘军浩,你看下是啥鱼?”那游客瞧瞧不认识,又把罐头瓶递过来。

只见这小鱼身体上披一层细密的鳞片,闪着五彩霞光,模样还是比较漂亮的。

“这鱼叫麦糠渣滓,又叫扁螺壳儿子。它长不大,根本没有人吃,捉了也没用。”随便扫一眼,刘军浩就叫出名字。

给鱼起这么个名字,不是因为它形状像麦糠渣滓,而是说明它小。这种鱼最大也就长到三四厘米长,吃起来不够卡牙缝,而且味道不怎么样,因此农村人根本不会去捉它,即使捉到后也大多喂鸡鸭。

不过麦糠渣滓的生活习性倒是很奇特,每年四月末五月初是它们的繁殖季节,这东西的鱼鳞会变成五颜六色,很引人瞩目。这个时候它们一般围着水中的扁螺壳转悠,不断用鱼鳍扫打扁螺壳的身体,就好像孩子在和父母撒娇一样,也是“扁螺壳儿子”的由来。

趁扁螺壳张开的时候,它们会把鱼卵产在螺壳里边,将扁螺壳当成孵化器。这地方十分安全,没有天敌能偷吃鱼卵。

等麦糠渣滓孵化出来,会脱离扁螺壳,在水中自由自在的游动。

刘军浩注意到这个,还是有次涨水在沟边弄了几个扁螺壳。本打算炒着吃,结果给忘掉了。

等想起的时候才发现水盆中一下子出现许多小鱼。他当时感觉莫名其妙,就一直养下去,到最后发现是麦糠渣滓鱼苗。

有次上网无意中查到这鱼,才知道它和扁螺壳是互惠互利的。在麦糠渣滓产卵的时候,扁螺壳也会趁机把自己孵化的后代排放到对方的鳃部和鳍上,把那里当托儿所,直养到小扁螺壳可以独立生活为止才回到水里。

现在正是麦糠渣滓繁殖的季节,在这里捉到很正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