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大家的热情劲儿带动了它们,很快又从别处飞来两只“蜂鸟”,它们不知疲倦的在花间飞舞,根本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这蜂鸟咋会有触角”这个时候有只蜂鸟突然低飞,一眼尖的游客惊叫起来。被他一喊,很快也有人发现不对头,这家伙的头上有两根尖端膨大的触角,而且仔细查看后发现,好像没见到它的爪子。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众人的兴趣更大,纷纷撺掇刘军浩把它捉下来研究。

顺从民意,刘军浩马上回家拿来网兜,在花间挥舞两下,就捉到一只“蜂鸟”。

“原来是蛾子”他刚用手碰了碰,立刻沾染不少粉末,鸟类根本不会有这东西。而现在近距离看它的造型,怎么都觉得像是一种独特的大飞蛾。

翻过这东西的肚皮,众人再次发现异常,它并没有鸟爪子,而且有很多脚。

立刻有游客掏出手机在千度里输入“蜂鸟、飞蛾”等关键字,跟着大声叫道,“查到了,查到了,这叫蜂鸟鹰蛾,不是蜂鸟。”

听他介绍,众游客纷纷掏出手机上网。

看过网页他们才知道,这东西真叫蜂鸟鹰蛾,和蜂鸟一点关系都没有,中国境内也有分布。

并不是只有他们认错,把这个误认为是蜂鸟的人很多。

白高兴一场,张倩小有些郁闷。

“没啥,至少你确实发现一种新东西,至少以前没听说过刘家沟有蜂鸟鹰蛾。”刘军浩赶忙安慰。

***

别人家的油菜都到五月初收割,自家晚种半个月,却要提前收割。

不过没办法,油菜已经成熟,总不能让它炸在地里吧。

这片油菜地其实没种多少,加上收油菜的时候赵老爷子过来帮忙,两人小半天就收割完成。

看着比食指还长的油菜角,刘军浩小有些成就感,估摸着院中这些应该能打二百斤油菜籽儿,足够他们两口子吃菜油。

过段时间还可以种些芝麻,到时候弄几斤小磨香油调菜用。

刚收的油菜,刘军浩也没有放在院里晒,直接扔到楼上房间内,打算等晾干了再打。

往屋里扛油菜的时候,他抽空看了看屋檐下的金丝燕。经过一年的时间,这十几只金丝燕已经适应大青山的环境,随着天气变暖和,它们纷纷开始做窝产卵。

去年的燕窝全被张倩吃掉,今年刘军浩早做好打算,要给霍军留几个。如果不是人家,自己想吃燕窝还要上网求购。

不过现在却有游客求购到他门上,对于这些,刘军浩只能暂时拒绝。十几只燕子产的燕窝还不够自家使用,哪能朝外卖,最少也要等几年的时间。金丝燕种群扩大后,他才可以作此打算。

忙乎完,看看时间还早,刘军浩又牵着赤兔到河堤上吃草。

四月末的天气已经炎热起来,屋檐下的小燕不时飞进飞出,噙来泥和草根做巢。

原本屋檐下有个旧巢,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悟空投掉,这些小家伙只能再费一次事。

院中的鸡鸭早已经门外的树林中乘凉,因此院内显得比较安静。

僻静的院内,碧绿的牵牛花爬满篱笆墙,紫红色的花儿到处都是,很惹人眼。蝴蝶、土蜂子不时在上边飞来飞去。

几只红嘴玉躲在楝树枝上,互相梳理着羽毛。

老公在外边忙,张倩却优哉游哉的在院子里拍照。没办法,她现在是重点保护动物,想伸手刘军浩也不让。

拍几张照片,张倩继续进屋坐在电脑前漫不经心的浏览网页、新闻、图片,一边在论坛灌水,一边神思飞扬。

手时不时伸向旁边的盘子,满满一盘瓜子已经见底。这是老公前些日子刚煮的,为的就是让她消磨时间。

老公这么细心为自己考虑,张倩心中当然感动……唯一表达的方法就是一粒一粒将这美食消灭掉。

吃完瓜子,把手洗洗,倒上一杯蜂蜜水,继续在网上灌水。

直到中午十一点,她才起身去厨房烧火做饭。家里有电磁炉和煤气灶,只是做饭味道不好吃,还是用柴火做好,虽然费事。

离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老公已经让她彻底休息下来,连课也没有再上。

学校老师不够,刘军浩只能帮忙代课,这些天算是忙里忙外。

张倩看在眼中,自然想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帮忙。

她刚把火点着,手抓了一把碎柴,还没等往锅灶内填,突然感觉到手中有什么蠕动。下意识一看,顿时吓得从凳子上站起。

自己手中竟然抓了三只黑色的硬甲壳虫,每个都有拇指盖大。再一扭头,发现柴草堆中黑压压一群。

“悟空,悟空”张倩扯着嗓子叫一声,却没有得到猴子的回答。

以前白对这家伙好,正用的时候找不到。她只能喊点点,仍然没有得到回答。

无可奈何,张倩只得把目光瞄向家里最懒散的家伙——鼠标,让它帮忙进厨房捉虫。

要说张倩并不怎么怕这种黑色的虫子,可是这么多一起,足有上百只,想想都吓人,她哪里敢继续呆下去。

小云豹得到主人的呼唤,还以为要给自己喂食,屁颠屁颠跑进厨房。见主人指指草堆,没什么表示。它低叫一声,在满怀希冀的目光中躺下来。

让你捉虫子,还睡?张倩恨不得拎起这家伙的顶瓜皮教训一顿。不过还依仗这家伙捉虫,她只能低声呼喊,总算把鼠标重新唤起。

这次小家伙倒是看到虫子了,伸着爪子在柴草中扑腾。忙乎半天一点成绩也没有,张倩很无奈的把它提溜出去。

喊着家伙进来根本是个错误,还是把火灭掉,等老公忙完再说。

“老公,你赶紧看看,咱们厨房招虫子了,很多黑色的大甲虫。”刘军浩刚进院子,还没等把赤兔拴上,就被媳妇拽进厨房。

好在赤兔听话,他只是照着马臀拍两下,这家伙老老实实的钻进马棚休息。

“哪里?”刘军浩找一圈,也没有发现甲虫的存在。

“就在柴草下边,你扒扒看,那有一只……”随着张倩的惊呼,刘军浩也看到只黑色的家伙。

“我当时啥,这家伙叫土元,是一味中草药。没事,不咬人,我们小时候常捉。别看这东西其貌不扬,可是炖鸡汤的好材料,把土元的头尾去掉和肌肉一起炖,味道特别清甜。加上枸杞泡酒,还可以治病。”刘军浩说着返身回屋找了个空可乐瓶子,开始在柴草堆中寻摸起来。

原本以为这里边最多十几只土元,谁知道老婆说的一点不夸张,甚至还少说了。将厨房那个柴草堆扒完,竟然捉有将近一百只。

啥时间这里边藏那么多土元,莫不也是泉水吸引过来的……刘军浩绝对不承认是自己懒,将近半年没有清理柴草堆。

以前农村是土坯房子,除了找蝎子蜈蚣卖钱,还有就是土元。土元和蝎子蜈蚣一样,喜欢躲在阴暗潮湿的地方,等晚上没人的时候出来活动。

每到夏天,尤其是刚下过雨的天气,八点多天黑下来之后,土元便集体从墙缝柴草堆中出来找食儿,而且一出来就一大群,黑压压的。

这东西可比抓蝎子蜈蚣安全多了,因此农村的孩子很喜欢抓着玩。抓土元必须动作迅速,如果稍慢一点,最多就能捉到四五只,剩余的全部逃进土坯墙缝中或者柴堆内。

最初一段时间,农村人也不知道这东西珍贵,都是捉了喂鸡。

后来有一年,这虫子突然值钱起来。一个一毛钱,最多的一次村里有人一晚上捉一千多只,卖了一百多块,这事儿当时在村里引起很大的轰动。第二天晚上男女老少齐登场,个个拿着手电提着塑料桶在村中沿着各家各户土坯墙的墙角、墙缝以及柴草堆寻摸,见到土元立刻抓到自己所带的塑料桶内。

往往是你刚找过我登场,每次都能抓到不少漏网之鱼。

不过提着塑料桶并不安全,土元很容易顺着桶壁爬走。后来人们想了个办法,在桶壁上摸一圈油,这样土元爬上去还会滑下来。

那个时候基本上一晚上可以捉到七八块钱的,后来不知道谁先发现用西瓜皮以及鸡屎粪可以诱捕土元。于是一到晚上,墙根扔满西瓜皮和鸡屎粪。经常有人抹黑捉土元的时候踩到西瓜皮摔跟头,或者看见地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生怕被人抢到,赶忙冲上去抓,结果感觉手上一热,大声骂道,“谁他X刚放的细鸡屎!”

周围立刻哄笑声一片……

刘军浩刚上一年级,基本上属于不写作业的那种,每到晚上都和几个伙伴相约抓土元。他家这院子地方大,加上院内有几个柴草堆,因此晚上土元很多。抓到土元,用开水烫死后晒干就可以卖掉。

经过一个夏天轰轰烈烈的捕捉后,这东西迅速减少,再也没有那么大的规模。后来村里的土坯房大都改成砖瓦房,土元也失去自然孳生场所,在农村已经很少见了。偶尔见到,最多也不过是一两只,再也没有墙根黑压压一大片的情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