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倩大哥所在的厂子最近效益不好,他经常是干半天休息半天,于是被几个同事拉着去市郊的一个鱼塘钓鱼消磨时间。

鱼塘老板的收费很低,钓一天收二十元,钓半天收费十五元。一是价格便宜,二是最近人家老板刚往鱼塘里放了很多鲫鱼。大的一斤左右,小的也有半斤,足有七八十条。

大鲫鱼的诱惑力不小,加上正好有时间,所以张倩大哥就和几个同事隔三差五去碰碰运气。结果往里边扔有几百块钱,只钓了几个小鲫鱼。

张倩大哥不甘心,才打算让刘军浩出马的。

“你大哥真是,这不胡闹吗。有钱没地方花,真要想钓鱼去刘家沟,什么时候都可以,还不收费,到这里钓有什么劲儿。再说几十条鲫鱼放进鱼塘中,根本不显眼,钓得到才见鬼……”对于钓鱼还给人家钱这种行为,刘军浩实在觉得难以理解。

“谁说不是”张倩也觉得大哥胡闹,扭头问道,“你说咋办?”

“去呗”人家好不容易求一次,能帮上忙还是要帮的。

自己是带队老师,这么离开学生实在不像话。真遇到什么意外,杜飞和媳妇两个人根本招呼不过来。不过张倩大哥已经把牛吹出去,不去也不合适。

正发愁着,赵光明这货的电话却打过来,询问他们在什么地方,说是也要过来玩。

刘军浩心中一动,立刻说明地点,让他领着媳妇过来照看学生。

“让我们帮着看学生,你要干啥?”赵光明不乐意的问道。

“张倩大哥不是……”刘军浩简单把事情经过叙述一遍。

“好呀,看咱们大青山钓鱼二牛人的威风。算我一个,绝对让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这货一听说有热闹可看,立刻报名参加。

原本想让他帮着照看学生的,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不过有周玥儿加入,三个人应该没多大问题。

于是乎,刘军浩两人吃过中午饭,直接去找张倩大哥。

赵光明和张倩大哥以前在一起喝过酒,彼此算是认识,因此刘军浩没有过多的介绍。

张倩大哥家离那个鱼塘所在地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等几个人驱车赶到塘边,一看有点傻眼,已经有二三十个人在那里钓鱼,估计有大鲫鱼也早被人家钓上来了。

“刘军浩……你怎么来了!”还没等几个人看清楚形势,一个钓友惊讶的打招呼。

“老李,你也在呀。怎么不到刘家沟钓,那里还不要钱的。”刘军浩赶忙迎上去。这钓友他认识,经常到刘家沟钓鱼,不过技术不怎么样。

“嗯,我这也是被人拉来的”老李指指自己的几个朋友,跟着反问,“你怎么来的?”

“我也是被人拉来的”刘军浩简单为几个人互相介绍。

让他意外的是,认识的人还不少,那些人看到刘军浩纷纷站起身子打招呼。

有个给老板熟悉的游客还特意提醒道,“我说老马,这个可是大家公认的钓鱼高手,战果非常辉煌,曾经钓过一条三十多斤重的火头。”

刘军浩几个人刚来老板就注意到,见周围的钓友纷纷打招呼,下意识的把他们也归为资深钓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等听了熟人的介绍,心中立刻开始打叽咕。刘军浩给钱的时候他连说不要,让他们几个人随便钓几条,不收费用。

“别,老板你还是收下吧,不然我不好意思在这里钓鱼。”刘军浩坚持付钱。人家做的是生意,哪能不给钱。再说这才刚刚认识的,又没有过深的交情,不掏钱怎么好意思钓人家的鱼呢。

付了钱,刘军浩沿着鱼塘转一圈,打算先熟悉熟悉地形。

一圈下来,他深感欣慰。那三十多条鱼竿并没有钓到多少,最多的一个钓友网兜里边也不过才两条大鲤鱼。其他人大多钓的是小鲫鱼,甚至有几个人网兜连水都没有湿。

“春季多南风,背阴朝阳晒睡翁”春末夏初这段时间垂钓,要尽量选择水域的北岸和东岸的向阳处。

因为这样可以防止垂钓时人和渔竿在水面形成倒影,使鱼受惊吓而逃逸,还有就是朝向阳光的一面光照充分,水温相对较高,有利于鱼儿活动和觅食。

从小生活在大河边,刘军浩的钓鱼技术虽然不能和刘五爷比,但是也马马虎虎,一些鱼窝地点还是知道的。

在有水草的塘中钓鱼讲究“净中选草,草中选净。”他看看风向,又瞧瞧塘中的水草分布,然后开始站位。

钓客老李知道刘军浩的技术好,干脆把杆托给朋友看管,自己则站在刘军浩旁边,想学点技术。

“小浩,你用的啥饵料?”见刘军浩根本没有带饲料袋,他不解的问道。

“呵呵,来的时候匆忙,根本没拿”刘军浩笑着回应。他是赶鸭子上架,连着鱼竿也是张倩大哥赞助。

“用我的,用我的,我这是用香油拌的。”老李热情的递上去。

“谢谢了,先放这里,我等下做鱼窝用,现在去挖几条蚯蚓。”刘军浩笑笑接过来,然后找了根树枝去绿化带下挖蚯蚓。

实际他是想进石锁找,当初为给黄鳝增加食物,刘军浩往石锁中扔了很多蚯蚓。这些蚯蚓有不少爬到岸上逃生,然后生存下来。

对待这些刘军浩也没有理会,任它们在里边繁衍,正好可以给里边的植物输送肥料。

看野菊花下边一堆碎土粒,刘军浩随手拽起几株,就发现了三条。

蚯蚓属于万能钓饵,只要是鱼类都对这种饵料感兴趣。原本随便挖一些就行,不过为表现自己钓鱼专家的专业,刘军浩对蚯蚓的选择也慎重起来。

寻常钓鱼的蚯蚓分两种,一种是大黑蚯蚓,这种蚯蚓个头比较大,适合钓鲤鱼和草鱼。另一种就是臭蚯蚓,最适合钓鲫鱼,他选的就是臭蚯蚓。

连捉了十几条,估计够他和赵光明下午用,他才施施然走出石锁。

扔给赵光明几条蚯蚓后,刘军浩插好支杆架子,上线,装鱼浮子,加铅皮……然后抛饵料团。

“你这是啥饵料,怎么还带着股酒味儿。”刘军浩鼻子尖,一下就闻到鱼饵的特殊之处。

“这是我自己做的,里边加了些药酒米”老李跟着解释。

刘军浩把饵料倒进盆中,加些水捏成小团,然后朝鱼浮子附近抛洒。

有打弹弓的准度,抛饵料对他来说小菜一点,误差不超过十厘米,好几次直接打在鱼浮子上。

做好准备工作,刘军浩开始耐心等待。

其实到底能不能钓到大鲫鱼,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门前槐树因为泉水浇灌过多,结果引起很大的动静,这让刘军浩心有余悸,决定以后泉水要慎用。用泉水做鱼窝是个好办法,可是害怕引起塘内群鱼异动,他根本不敢用。因此除饵料比别人的高级一点,这次可以说是真刀真枪打拼。

三两折腾二十分钟过去,可是刘军浩仍然没开张,连个鱼毛都没有见到。

不过看不远处的赵光明也没什么成就,他才心中稍有安慰。

这一会儿功夫,身后聚了四五个人。他们不住小声议论,隐约听到其中一人说道,“看来钓鱼专家也不行,塘中鱼不吃钩,谁来也是白搭。”

哎,刘军浩不知道说什么好,都怨刚才那游客开玩笑,说自己是专家,这下架到火炉上烤了。

事到如今,只有硬着头皮上。刘军浩当下沉住气,扭头盯紧鱼浮子。

这一分神,不知道什么时候鱼浮子已经沉底了。他赶紧提鱼竿……好家伙,感觉力道不消,好像不是大鲫鱼,鲫鱼没这么大力气。

瞧鱼线越绷越紧,刘军浩心中隐隐后悔,他来之前听说这塘中没大鱼,结果选了细线钓鱼。用细线钓大鱼,心中实在没底,稍不留神就扯断。无奈他只好小心翼翼绷着杆与水中的鱼周旋,用了两分钟才提上岸。

是一条将近三斤重的鲤鱼,颜色还不错。

鱼刚上岸,立刻有不少钓友围过来。

议论声也变成了,“到底是专家,最近没听说谁钓过鲤鱼,这恐怕是鱼塘内唯一的一条鲤鱼。”

终于可以避免出丑,刘军浩心平气和起来。

一条鲤鱼上岸,运气也变好。鱼浮子接连下沉,很快又提上来一条七两左右的大鲫鱼。如法炮制,几乎每隔三五竿就有一条大鲫鱼上岸。

身后的钓友越来越多,不少人干脆把自己的鱼竿一收,专门站在刘军浩身后学经验。

很快,鱼塘老板也坐不住,赶忙上前给刘军浩让烟,“小兄弟,小兄弟,歇歇抽支烟吧。我刚才就说不收你的钱,你非要给……知道你的钱不能收。”

刘军浩自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人家给面子,自己也顺台阶下得了,做人不能太过分,见好就收。

随手掂量一下,把三两一下的鲫鱼重新扔进鱼塘,只留下四条大鲫鱼和那只鲤鱼。

赵光明这货也算小有收获,一个多小时的功夫钓了三条鲫鱼。

刘军浩帮忙钓这么多鱼,张倩大哥也出了口闷气,非拉着他们去饭馆喝酒。

他坚决拒绝掉,下午还有不少事儿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