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馆早已经联系好,下午结束游玩后,张倩就领着众人进宾馆休息。

晚上赵光明还建议领学生去看夜景,几个老师商量一下,还是不去为好。晚上不比白天,万一人走丢了可不好找。

没办法出门,刘军浩就带他们去宾馆楼顶看夜景。道路上车水马龙,灯光闪烁,的确比刘家沟漂亮许多。

“刘正阳,感觉市里边好还是家里好?”刘军浩瞧这家伙看的入了迷,忍不住笑问道。

“各有各的好,感觉有点像钱钟书的围城,围城外的人想进来看看,围城里边的人想出去。”这熊孩子一扭头,来了句富含哲理的话。

“啊……”刘军浩差点懵到,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的学生说话能有如此的深度?

“噗嗤”旁边看风景的杜飞却笑起来,“你别被他骗了,这句话是从作文书上抄的,不管写什么作文刘正阳都要引用这句话。”

原来是万能例句,刘军浩总算明白过来,其实他以前写作文也套用过一句:“巴金老先生曾经说过,‘我们不单是靠吃米活着的’”。

当时觉得这句说得很好,写什么作文都用。比如说写童年:巴金老先生曾经说过,‘我们不单是靠吃米活着的’,这让我想起了童年的一件事情……

连用几篇文章后,语文老师实在忍不住了,特意在后边批示:天天吃米,你烦不烦。

现在想想,这些事情挺有意思的。

到十一点多,刘军浩催了几次,这些学生才回屋睡觉。晚上他害怕男孩子冻着,还特意起来查看几趟。

第二天上午要逛的地方是商场和书店,一圈下来,差不多到中午。

吃过午饭他们没再市区过多逗留,直接到车站等车。

“刘正阳,你身上还有多少钱?”刘军浩看刘光全那小孙子正在摆弄买的东西,就随口问道。这熊孩子带的钱应该是所有人中最多的,不过上午转悠的时候他花钱也厉害,估计现在剩不了多少。

“早花完了,还借了十块钱。”刘正阳不好意思的回答。

“你小子真是花钱的大王。”刘军浩照着他的脑瓜子来一下。其实他也知道,这些学生还是孩子,第一次进城把双眼看花了,觉得什么都稀奇,家长给多少零花钱可能也不够用,能余下钱才见鬼。

现在随便问个学生,估计兜里都没多少钱。

到市里边游玩一趟,空着手回去没给家里带任何东西不是那么回事儿。如果带些水果之类的东西给家长和弟弟妹妹,肯定会得到赞赏。至少在家长眼中,自家的孩子出门一趟算是懂事了,知道孝敬家长。

刘军浩清楚的记得自己上高中时学校附近有个大桃园,有次回家给爷爷带了二斤多桃子。

结果老人家逢人就说孩子终于长大,知道家长不容易。

当时他深受感触,每到星期六星期天总要给爷爷带些东西回去。虽然这些东西街上也有卖的,但是对爷爷来说意义却不同(说句题外话,希望看本书的朋友出门回家时能给父母带些礼物,东西无分贵贱,关键是心意)。

想到这里,刘军浩立刻跑过去和张倩、杜飞商量。大家完全同意,反正经费还有几百块的剩余,每人再分十元刚好。

当刘军浩宣布没人还能分十块钱的时候,这些熊孩子们都欢呼起来,然后张倩则带领他们去附近的一个水果批发市场。

上车的时候,每人手中多了几斤水果。

由于出发的早,等车子赶到刘家沟才刚刚下午四点多。

没有上课,直接让学生回家。

他们两口子刚到家中,院中的动物立刻出来欢迎。尤其是鼠标和点点,两天不见刘军浩和张倩,显得分外亲热,赖在身边撵都撵不走。

刘军浩将给悟空松鼠带的糖果瓜子拿出来,让几个小家伙分食,自己则把躺椅搬到院里,躺在上边歇息。

这两天为照顾媳妇和一群学生,他的精神一直绷得紧紧地。现在回到刘家沟,总算可以歇口气。

猴子太霸道,主人刚转身走开,它马上把半袋子糖划拉到自己跟前。

点点一看傻眼,不过它不敢对人家龇牙,只能跑到主人跟前闹腾。

刘军浩只好起身对着猴脑袋拍了两巴掌,这家伙才老老实实递过来一把糖。

结果松鼠不知足,抓过糖藏好,跟着又来讨要。

刘军浩一看这形势,只好给这家伙弄了个大苹果,总算堵住它的嘴。

刚要躺下,又被老婆拉着整理相机,说是要把拍到的照片制成相册传到网上作纪念,这样以后学生上网的时候随时可以看。

这主意倒不错,孩子们几年后再看旅游时的照片,绝对算得上不错的回忆。

两天拍摄的照片有几百张,他们整理一个多小时才上传完。末了,张倩又选几张有代表性的传到十八楼上。

任务办完,刘军浩终于可以坐在院里休息。

“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土窝”,在外边逛下来,还是觉得自家好。

小风吹着,浑身舒坦。

周围盛开的喇叭花和嗡嗡的土蜂子,晶莹的青葡萄和顶花带刺的小黄瓜,一切都那么地自然。

平平淡淡生活,这才是人生真谛。

***

五一,刘家沟的游客再次达到高峰,轰轰烈烈的钓鱼大赛也开始。

刘军浩前几天刚过了次钓鱼瘾,自然不想凑热闹。闲着没事,他和赵教授在凉亭内摆上棋盘,楚河汉界杀起来。几个观鸟的游客拍完照片,也凑到身边看热闹。

一局没下完,手机就响了。

“刘军浩,快点过来,你知道堰塘东边那个凹洼吧?里边有条大火头!”老常兴奋地说道。

“知道,那里的陈刺很多呀,你想到那个地方钓鱼。小心点,别让陈刺扎住脚了。”提起那个凹洼,刘军浩就有些心怵。凹洼周围都是陈刺,连带水中也落不少。

记得小时候刘启勇拿着网兜下去捉鱼,刚跳进水中就被扎到,那陈刺一扎多长,脚底板直接扎穿,水面上血红一片,当时把他们几个都吓傻了,站在岸上连呼救命。最后还是路过的大人把他从水里抱出来,幸亏没有扎到血管,不过这家伙也拄了整整一夏天的拐杖。

出了这事儿,他们那帮熊孩子记忆深刻,以后再不敢到凹洼边捉鱼。“已经扎到了,我穿的高腰胶鞋都差点扎个洞,幸亏是硬底子。”老常心有余悸的叫道。

“你别是眼看花,那地方不应该有大鱼,是白鱼泛的水花吧?”刘军浩随口问道,他不相信堰塘斜尖的凹洼中会有大鱼。人们常说“水浅无大鱼”很有道理,首先水太浅鱼类不容易藏身,而且水域面积狭窄的话缺少食物。如果真有那么大的火头,每天消耗的食物绝对海量,根本不会在那里生存。拿自家水池中养的两条大火头来说,隔三差五他就要倒两桶小鱼小虾进去。

不过凹洼岸边陈刺遮挡,一般人倒是很少往那里凑,周围树根下应该有不少黄鳝泥鳅。

“真的有,绝对是大火头,我都看到头了,黑乎乎的。”老常听他不相信,忙开口强调,“原来也不知道那地方有大鱼,我和老冯刚开始在楝树下钓鱼,聊的带劲儿就忘了钓鱼的事儿,后来发现鱼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吹到凹洼里。还没等我往上提鱼竿,鱼浮子一沉,提上来鱼钩已经空了。又试一回,结果鱼钩被硬生生的咬断。我这才打电话找你这个专家来了……”

专家的名称出口转内销……刘军浩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真有大鱼?”挂断电话,刘军浩自言自语了句。照老常说的情况,那鱼似乎不小。

“什么情况?”赵教授见他停止下棋,就抬头问道。

刘军浩将电话内容说了下,几个游客惊呼起来。能把鱼钩咬断,这鱼绝对小不了。

“小浩,咱们去看看吧,很可能是火头在水边产籽”这个季节正是乌鳢产籽的时机,在浅水处出现也是有可能的。

“也好,”刘军浩点点头,左右无事,当是去看热闹了。

这凹洼水浅只是相对堰塘的深水处而言,其实也有一米多深。五月份陈刺花开的正旺,茂密的陈刺倾斜在水面上,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陈刺根下边的泥土已经塌陷,形成一个黑乎乎的倒凹洞,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水下泛着水泡。

等刘军浩赶到的时候,陈刺边上早已经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游客,当然也有些资深钓友不相信那里会有大鱼,仍在坚守自己的岗位。

他们来晚了,那边刘军奇已经往鱼钩上挂个红布条,在水面上来回蠕动,看样子也认为刚才是火头在作怪。

产卵期的火头凶猛异常,水面稍有动静,就会发起猛烈攻击。

可是让众人失望了,水面始终静悄悄的,连那些水泡也不再冒。

“老常,你是不是看花眼,鱼钩挂到陈刺上自己拽断的,哪里有鱼呀。”刘军奇纳闷的问道。这地方一大片陈刺,水洼中肯定有不少陈刺根,稍不留神挂在上边很正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