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两秒钟,钩上的力量陡然加大,显然那黄鳝开始要后退了。刘军浩攥紧黄鳝钩猛然用力朝里一插,然后抓住滚环翻转,再外拽。一股巨力传来,前所未有的大,他一只手根本拉不住钩,差点被带下去,幸亏另一只手抓着绳子,否则绝对会一头栽进水中。

“攥紧,稳住劲儿!!”见凹洼中水花翻滚,刘广聚激动起来,扯嗓子在岸上叫嚷。

刘军浩右手死死的攥住黄鳝钩,不过却不敢硬拉。这股力量有上百斤,他生怕一使劲儿钩被拉直。此刻只是维持着一种平衡,保持不让黄鳝把钩拉到洞去。

只是这东西的力气实在大,一不留神的功夫,鱼钩被带进去筷子长。没等他得力,黄鳝陡然又朝洞口窜去。

“扑通”刘军浩左手上绷紧的绳子一下子没了力量,他在惯性的作用下栽到水坑中。

“慢点,慢点……”

“小心!!”

岸上惊呼声一片……

刘军浩顾不上擦身上的水,手仍然死死的攥住滚环,没让黄鳝把钩带进洞去。下半身已经湿透,他索性不再抓绳子,两手都拉住滚环,一只脚死死抵住岸边的陈刺树根。

这东西比他前年钓到的那条大火头还难缠。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手渐渐开始发抖起来,在太阳的暴晒下,额头上汗珠不住往外冒,溜到眼角处火辣辣的。刘军浩这个时候很想擦一把,但就是空不出手。

岸上的人不住加油,他也只能在心底给自己打气,刻意转移注意力。

不知道过多长时间,突然发觉手上那种沉甸甸的拉力消失了。

刘军浩心中一急,不会这大黄鳝脱钩了吧。

钓过黄鳝的人都知道,小黄鳝非常容易钓,基本上一钓一个准。大黄鳝却不同,有时候用好几条蚯蚓也不一定能把这东西钓上来。主要是它们在长期被钓生涯中,早学聪明了,会脱钩。

他赶紧用双手拉了拉封钩,感觉上边还有重量,黄鳝应该没跑掉。

可能是黄鳝没有力气了,刘军浩试探着朝外拉几分。虽然钩上很沉重,但是却没有遇到黄鳝的反抗。他松开一只手,单手拽着封钩朝外拉,仍然可以拉动。

当黄鳝头拉出来的时候岸上的人群顿时欢呼起来,连那些坚守的钓友也纷纷扔下鱼竿,过来看热闹。

这么大个的黄鳝头,都还是第一次见到,足有碗口那么大。

没等他开口,岸上的刘广聚已经把大网兜放置在洞口下方,以防止这东西突然脱钩窜入水中。刘军浩则一手攥紧钓钩,另一只手伸进洞穴,死死地扣住黄鳝的脖子,两手好像拔河一样把黄鳝往外拽。

出乎众人的意料,他们做的准备工作完全没有起作用,那黄鳝好像彻底死掉,一动不动,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刘军浩此刻不敢放松警惕,因为很多鱼类都有装死的本领。你稍微放松一下,它立马活蹦乱跳的逃走。

过了半分多钟,他缓口气,才小心翼翼把黄鳝拉出洞穴,搁置在网兜内。

岸上的几个人一起使力抓着竹竿,快速把网兜移到岸上离水十几米远的地方。

那东西好像真的在挣扎中死掉,黄鳝尾巴耷拉在那里。众人此刻都关注它的个头,这条黄鳝并不算长,和一两斤重的黄鳝个头差不多,也就一米左右的样子,但是身体却非常粗。脑袋呈三角形,浑身深褐色,皮肤起褶皱,猛然看上去和蟒蛇很像。

等刘军浩拖着湿漉漉的衣服上岸,众人赶忙闪开一道缝隙。

“来,你拎一下看看有多重。”刘广聚开口叫道。

刘家沟就刘军浩的手像秤一样,其他人没这本事。

刘军浩也不推辞,直接拎起网兜端起,接着开口叫道,“连网兜五斤七两……”

这个数字再次惹来众人一阵惊呼,网兜最多半斤重,就是说这黄鳝的重量已经超过五斤,真的算是巨型黄鳝了!

大家对眼前这个庞然大物都啧啧称奇,连刘广聚也连说活了几十年,从未见过这么大的黄鳝。通常黄鳝长到一斤多重已经很了不起,印象着以前刘家沟捉到最大的黄鳝也就两三斤重,比这个小将近一倍。

“这么大的黄鳝,估计有七八年了吧”有个游客好奇的问道。

“不只,最少十年以上”另一个人插嘴。

“这么大的黄鳝,怎么以前没人发现?”这个时候,有人提出问题。

“那片是刺窝,谁闲着没事过去。这次要不是老常无意中发现,估计黄鳝还藏在洞中呢”刘广聚跟着解释道。

“小浩,赶紧把黄鳝钩取出来,可别真死了”被刘军奇叫一嗓子,众人才发现忘记取封钩。

刘军浩忙退钩,哪知道封钩深入黄鳝腹中十几公分,一时半会儿根本退不出来。在取钩的时候,那黄鳝仍然一动不动,好像真死掉了。

等他费九牛二虎之力把钩取出,黄鳝嘴中渗着血水。在众人遗憾的表情中,这家伙竟然慢慢动弹起来。

这个时候,刘广聚又开始当事后诸葛亮,“应该是刚才对拉的时候,封钩把黄鳝的气门挡住了,所以这黄鳝缺氧昏死过去的,现在反省过来。”

“小浩,这黄鳝别吃掉,还是养你家吧。下了黄鳝苗养着,绝对能长大个头。”一个游客开口建议到。

“汗,就是养一百年也不会有黄鳝苗,这么大的黄鳝,只能是公的。”刘军浩再次为大家科普。黄鳝这东西比较独特,小时候为雌性,生殖一次后会发生性逆转,部分转变为雄性,一斤多往上的黄鳝几乎全部是公的。

不过他确实有把这黄鳝养起来的心思,早先就有用石锁培育大黄鳝制造新闻的打算。这下更省事,直接通知郭记者来拍照就行。

时间地点见证人都有,这样更真实。

“刘军浩,你再下钩看看,说不定还有条大黄鳝”这时又有游客建议到。

“应该不会有”二麻子跟着插嘴。虽说一个黄鳝洞内可能有很多黄鳝,但是像这种大黄鳝,一般是独居一洞的。甚至它附近都没有其他黄鳝洞存在,主要是这东西消耗的食物惊人,已经有了领地观念。

刘军浩也觉得不大可能有,不过还是把钩伸进去尝试一下,万一还有黄鳝呢。

没有万一,试了十几分钟封钩也没有动静。

满足大家的拍照欲望后,刘军浩把这黄鳝弄回家,偷偷加了些泉水养在木盆中。他打算等黄鳝体内的伤养好了再放入后院的水沟中,后来一想不对。这东西个头惊人,食量自然不会小,如果放养在水沟中,肯定会和自己养的黄鳝争食儿。如果吃不饱的话还有可能拿小黄鳝开刀,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水獭打的洞穴直通后院,这些家伙不是省油的灯,说不定自己前脚刚把黄鳝扔进去,后脚它们就给咬死了。

虽然这黄鳝比较凶悍,但是初步估计仍不是水獭的对手。

再说还有猪獾,这东西也吃黄鳝。

思来想去,放什么地方都不妥当,暂时只能用木盆养着。

这次钓大黄鳝闹出的动静不小,中午做饭的时候张倩就围着木盆拍个不停。

搞水产的王胖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消息,打电话透露想买走大黄鳝的想法。不过他也知道可能性不大,人家养在刘家沟能创造的效益更大。

中午刚把碗放下,又有游客过来看大黄鳝。这些人上午爬山去了,没赶上看热闹。

由于参观的人过多,刘军浩索性把木盆搬到院中的楝树下。估计大黄鳝内伤并不严重,在泉水中滋养几个小时,已经恢复活力,好几次身子一窜直接跳到木盆外。

刘军浩无奈,只好将它倒进大水缸中。

“刘军浩,我听说你钓到一条巨型黄鳝?”下午三点多的时候,赵光明也驮着媳妇过来看大黄鳝。

瞧过后这货遗憾了很长时间,说本来今天上午就打算过来玩,结果有事情给耽搁了,以至于错过机会。如果当时自己在场,绝对不会让他显威风。

刘军浩自然不理会这人的吹嘘,而是领着他们往河堤上吹风。

医生叮嘱过,临产期的孕妇适当活动有好处。这段时间,凉快的时候刘军浩总要带着媳妇到外边转悠一圈。

河堤周围的野草长得很茂盛,给地面平铺一层色彩斑斓的大毯子,将一片高高洼洼的河沟真面目全都掩盖。

这条河沟连同大河,水源丰富,沟沿上长着茂密的刺啦秧,芦苇簇,柳条丛。沟边种不成庄稼,不过却成了狐兔鸟虫等小兽们的天然乐园。

他们一路走来,惊动不少正在刺啦秧中孵蛋的野鸭子,这些家伙见到人类,立刻一瘸一拐的朝远处跑开,那样子分明只要跑几步,就可以撵上。

可是往往等你撵着它东拐西拐跑出二三十米后,这东西就会突然飞起,把你一个人傻傻地丢在那里。

赵光明最初不信邪,连追几次都没有成果,这才老老实实的看刘军浩为他指点野鸭筑巢的地方。(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