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滩上不少地块的麦子已经泛黄,估计再过半个多月已经能开镰割麦。

张倩很喜欢这种丰收的场景,特意站在麦田边让老公拍了几张照片。

扭头之间,她发现一块地中的麦子呈半倒伏状,当即感叹:“哇,这小麦的产量肯定高,麦穗把茎秆都压倒了。”

“汗,那是风刮的好不好。这地里的小麦算是毁了,今年最多六七百斤的产量。”刘军浩忙在后边纠正。前几天刮了场大风,这地块估计是麦种的问题,麦子倒了一大半。

老婆纯粹是犯了经验主义错误,前段时间看自家油菜倒伏,刘军浩告诉她说是高产的迹象。却不知经验不能照搬,俗话说的好“稻倒二人扛,麦倒二片糠。”意思是水稻如果成熟时弯腰倒下,就说明穗子重,是丰收的好年景。但麦子如果倒下,是根扎的不稳,麦穗绝对是空瘪的,只能碾成糠喂猪,是歉收年。

所以农村判断是否丰收很简单,站在麦田里一看就知道。

媳妇这话,纯属外行。别看她来刘家沟几年,也亲自到地里割过麦子,但是关于种地,她要学的还很多。

“原来如此”周玥儿也点点头。她和以前的张倩差不多,基本属于五谷不分的主儿。

“再问你一个常识,你说麦穗塞头朝上头朝下塞到裤腿里,人朝前走的时候麦穗是朝上跑还是朝下落?”这个时候赵光明凑趣的笑问道。

“当然是朝下落,这么简单的问题还考我。”周玥儿白了老公一眼。

“答案恰恰相反,它会一直冲上冲,你走得越快,它冲的越快。”赵光明摇摇头,跟着解释道。

“为啥?”张倩也来了兴致。

“你们自己感受一下”刘军浩折下一株麦穗,指着上边的麦芒替赵光明解释,“这里边有个摩擦的问题,麦芒长的是倒钩,人朝前走施加向下的力,摩擦力带动麦穗朝上爬。”

他所说的是经验之谈,小时候上学,村里的几个熊孩子经常到田里摘些麦穗藏在口袋中,等课间休息和同学们一起打闹的时候,趁人不注意偷偷把麦穗倒放在对方的裤腿里。这样只要对方一走动,那麦穗就会像水蛇一样,顺着裤子嗖嗖地往上爬,一直爬到裤腰间。

麦芒扎着皮肤,痒的让人难受,拉也拉不下来。有同学知道被人塞了麦穗,一般都是站着不动,想顺裤腿取出来。周围几个同学肯定会一拥而上,根本不给他取麦穗的机会。等上课的时候再蜂蛹着进教室,让这家伙难受一节课。

“你刚开口我就知道下边肯定又是捣蛋的事儿”等老公讲完,张倩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呵呵,小时候都这样。”刘军浩笑笑在麦地中间找了个青麦穗,然后把麦穗从麦叶内取出来,再对折成一个漂亮的棱形,放在嘴里吹出清脆的鸟叫声。

“这个还有点意思”张倩如法炮制,却怎么也吹不响。

“捣蛋是需要实力的,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得到。”刘军浩很臭屁一句,然后开始教老婆其中的技巧。

说到麦秆,他至少能说道四五种玩法。有一种是选那种茎秆粗壮的麦秆,截掉两头的关节,只留中间的一段空心,用小刀在上端劈两道半公分深的口子,一分四条,往下扳成漏斗状。再在地中间找一粒筛拉秧籽儿放在上面,然后仰起脸从麦杆下端吹气,那圆圆的筛拉秧籽儿就缓缓升起。只要控制好吹气的力度,筛拉秧籽儿会在麦秆上方起起伏伏,沉沉落落,非常神奇,如同变魔术。

那时候他们经常比赛看谁吹得高,吹得时间长。刘军浩换气速度比较快,而且又有耐心,因此是这方面的常胜将军。

还有种是吹弄些肥皂水,用麦秸秆吹肥皂泡,大家在一起比谁吹的最大。

“啊……癞蛤蟆!”周玥儿蹲在沟边想洗下手,突然惊叫着跑到路上。

“哪里,哪里?”赵光明为在媳妇面前先是威风,立刻拽根木棍冲到沟边,跟着愣在那里不动。

“跑了吧”刘军浩随口问道。癞蛤蟆虽然是五毒之一,但一般情况下碰到人也会赶紧爬跑的,不会呆在原地等人捕捉。

“没,刘军浩你赶紧过来看下,哥们可能发现一个世纪奇闻。”赵光明指着草丛激动的说道。

不会又有什么“大发现”吧?他这兴奋的语气和上次张倩发现蜂鸟鹰蛾时很相似。只见那只癞蛤蟆一动不动趴在柳树根边,后爪以奇怪的姿势从后背反翘到大嘴边,爪子尖拉扯着嘴边的蟾蜍皮往后面用力拽。

“这就是你说的世纪奇闻,不就是癞蛤蟆蜕皮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刘军浩看着这货反问。

“大哥,这可是癞蛤蟆,不是蛇!”赵光明出言强调。

“我知道,既然蛇可以蜕皮,癞蛤蟆为什么不能。”

“癞蛤蟆也脱皮?!”张倩和周玥儿听了这话,却觉得分外稀奇。她们也还是听说这东西竟然可以蜕皮,很是稀奇。可是她们又不敢下去看,只能听赵光明描述。

“我怀疑你非人类,你从哪本书上看到过癞蛤蟆可以蜕皮的,这绝对是大发现。”赵光明觉得刘军浩的反应太平淡了点。

“多新鲜,中药的蟾衣听说过吧,说的就是癞蛤蟆皮。”刘军浩跟着解释了句。其实他看到癞蛤蟆蜕皮并非不激动,而是早激动过。

很小听老人们讲过故事,说是癞蛤蟆蜕皮,只有贵人才能够看到。要是把癞蛤蟆蜕的皮放进钱匣子内,里边的钱就会源源不断,永远花不完。

这个故事跟人们案头放的招财金蟾差不多,想想也能知道多不靠谱。只不过大人们说者无心,他们一群小孩子在旁边听得有意。

还特地跑到河边捉癞蛤蟆,最后刘军浩真找到一只正在蜕皮的癞蛤蟆。在伙伴们羡慕的眼神中,他举着癞蛤蟆往家跑,边跑边大叫:“我看到癞蛤蟆蜕皮了!”

那兴奋的神情,不亚于捡几个大元宝。

回到家,刘军浩没有丝毫耽搁,立刻按照大人们的说法,把癞蛤蟆放进水桶中,然后上边扣上竹筛子,单等这东西把皮脱下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