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大人们的说法,癞蛤蟆为不让财宝被人类得到,皮一蜕下来就会自己吞食掉。

因此要瞪眼看好,只要癞蛤蟆蜕掉皮,就必须立刻放进钱匣子中,一刻也不能耽搁。

几个熊孩子都瞪大眼睛围着竹筛子,单等癞蛤蟆把皮蜕掉。

这东西蜕皮全靠两条后腿使劲儿,后腿必须轮换着反翘到嘴边,抓着蟾衣慢慢地往后面拽。刚开始很慢,他们瞪得眼睛发酸,不过后来脱到大腿根时速度陡然加快,就好像剥香肠一样,爪子把大腿的皮一拽,整块就全脱下来了。

那蛤蟆皮薄如蝉翼,呈透明色。

说时迟,那时快,早等待不耐烦的刘军浩立刻把竹筛子掀起,然后从癞蛤蟆爪子中抢过蟾衣。刘启勇则送上纸盒子,里边放满大家搜集的一分二分硬币。

他们小心翼翼把癞蛤蟆皮放进纸盒内,商量着等明天再查看。

当时几个孩子还为纸盒放谁家差点打架,主要是害怕被人抢先揭开,钱落不到自己手中。最后商议纸盒放刘军浩家,不过每人要在上边做个记号,然后找块大石头压住纸盒,等第二天一起查看。

他们心中期待着像大人们说的那样,明天纸盒内塞满硬币。这样可以买糖、买雪糕、买弹球……

第二天一大早,这群家伙就聚集在刘军浩院里。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他慢慢地挪开大石头,打开纸盒癞蛤蟆皮还在,可是分币一个也没增加。

众人以为时间短的原因,决定继续等待。

第三天、第四天……直到大家彻底失去耐性。

再后来,见的次数多了,他们才知道癞蛤蟆脱皮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这东西和蛇很类似,一年总要蜕几次皮的。不过癞蛤蟆皮蜕掉后大都被它们自己吃掉,因此人们很少见。

“真的很常见吗?”赵光明仍然有些不相信自己发现了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不信你自己上网查”刘军浩说这把手机递过去。

“还真是这样”几个人看过网上的介绍,彻底相信刘军浩的说辞。

其实要说他们的反应也正常,随着环境恶化,许多习从前以为常的东西在人们眼中都成了稀罕物。像前段时间市区有市民捉到一只猫头鹰,结果周围的人都不认识,最后找动物专家鉴定,这事儿还上了报纸。

发现癞蛤蟆蜕皮的事儿只能当乐子,几个人在河滩上转小半天,看太阳快落山,才施施然的朝家走。

快走到家门口,赵光明才想起有事儿找刘军浩,“小浩,明天你们两口子去我那里一趟,想找你帮个忙。”

“啥事儿,”算算时间,媳妇的预产期还有半个多月,现在他实在不想到处跑。

“你帮我们去钓火头,不用耽搁太长的时间,最多两个小时……”赵光明上午没到刘家沟,就是和一帮哥们去村后边钓火头去了,只是忙乎一上午也没把火头钓上来。

他知道刘军浩钓火头技术好,下午本来想打电话过来,结果听说人家钓到一条大黄鳝,这才打消念头。

“钓个火头你也要我去呀,这个时候的火头正产卵,随便下钩都能钓到。”刘军浩摇摇头道。

“那只火头特别鬼精,我们费了两天功夫都没钓起来,这不才找你的。”照赵光明的说法,他们村后边那泥塘有条一二十斤重的老火头。可是周围水草太多,而且这东西太狡猾,只在沟边乱转,根本不吃钩。他钓了几次都没钓上来,才想让刘军浩过去帮忙。

钓火头,最多个把小时的事儿,自己明天还要上街买东西,去一趟也行。刘军浩点头答应下来,不过末了又多问句,“那火头窝是青窝、黄窝还是黑窝,告诉你,如果是青窝和黄窝我可不去。”

“放心吧,知道你将讲究,正宗的黑窝。”赵光明强调道。

到春末夏初时候,火头在产仔之前会游到浅水处,咬掉藏身处的水草做巢穴,形成一个碗口大的亮水窝,此时称为“青窝”。过段时间火头产卵后,周围咬断的水草已经被晒成枯黄色,加上鱼卵在碗口大的亮水中呈黄米团子一样,因此称为“黄窝”。这个时候亲鱼时刻在窝边游弋,绝对不会让任何东西惊扰鱼卵的孵化。

到了盛夏,火头苗生长两厘米左右,颜色逐渐变成黑色,如团黑雾在水中上下翻滚,粗略看上去和蝌蚪很像。,不过蝌蚪是头大尾巴小,火头苗则好像梭型,此时称为“黑窝”。

不管是青窝、黄窝和黑窝,肯定有两只火头在附近守候,片刻不离,只要将饵钩递过去,这东西绝对会冲上来。一般都是体型较小的雄鱼先挺身而出,如果被人钓走,过一会儿,体型大的雌火头也会露面。

所以在产卵期钓火头,一次就能钓两条。大部分钓鱼的人都有讲究,为的是细水长流,很少钓青窝和黄窝。刘军浩家那两条火头都是在黑窝时期抓的,不过两次闹的动静都很大,以至于每次只捉到了一只。

第二天上街,刘军浩先去邮局把网友订购的几只枕套邮走。前几天无聊他看了下自己的网店交易记录,光这几个月,枕套的出货量就有上百只,也算是一比不小的收入。

正事儿办完,刘军浩才给赵光明打电话。这人早等的不耐烦,见到刘军浩也没多说,直接把他拉到村后。

那水塘和赵光明讲的一样,北岸只有三四十厘米深,沟底长满水草。

在赵光明的指引下,刘军浩很快看到浅水处浮着不少断根的水草。干枯的草根和周围的碧青色形成对比,分外显眼。水草周围不断冒着泡泡,仔细听还发出叭叭的声响。很多蝌蚪模样的黑点在水草间时隐时现,正是黑窝。

钓火头的饵料不用特别准备,直接在塘边抓了只小青蛙串在钩上。刘军浩看看距离,跟着把钩扔出。

“往火头苗中间扔呀,你把钩扔这么远,能钓个毛!”一个青年在旁边咋咋呼呼。

刘军浩扭头看了他一眼,没理会这人说出的外行话。他现在能猜出赵光明等人为什么费这么大力气却没有钓到火头。

根本是一群鱼盲在瞎胡闹,钓黑窝千万别把钓饵扔到火头苗当中。因为大火头怕伤到鱼苗,只会在附近驱赶,根本很少咬钩。只有把钓饵扔到火头苗上方或者旁边,大鱼才会追上猛咬。

将钓饵轻轻扔到鱼群外边后,他缓缓晃动竹竿,尽量不让钓饵惊动鱼群,而是模拟鱼类窥觊火头苗的场景。

哗啦啦,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只见一个黝黑的身影猛然窜起,直接把小青蛙吞在腹中。

“赶紧提呀,赶紧提!!”几个人又开始大叫。

刘军浩只当没听到他们的叫嚷,而是轻轻朝岸边拉。提钩太早,火头很容易脱钩。提钩太晚,这东西会使劲儿朝水草里钻,而且劲儿非常大,很容易把鱼线挣断。

等第二遍开始冒水泡的时候,刘军浩才猛然把钩提起。

赵光明这货纯粹是瞎忽悠,哪有一二十斤,火头不过三斤的重量。

“到底是高手”这下几个青年都服气了。

他们忙乎两天,人家只要二十分钟,这就是差距。

刘军浩谦虚一声,坐在树荫下歇息。准备等凉快一阵子再把另一条火头也钓上来。刚才赵光明说的明白,这泥塘秋里准备养鱼,到时候肯定要清底,火头必须早些钓上来。现在水中那只火头已经被惊动,至少十分钟之内是不会再吃钩的。

无意间扭头,发现路对面的水洼中淤泥很厚实,应该适合黄鳝生存,说不定还会有大黄鳝。

这是昨天钓到那大黄鳝带来的下意识反应,总想着再钓一条。

捉到那条大黄鳝没地方放,现在还丢在水缸中。经过一天的适应,这大家伙大概认命,也没再有逃窜的念头。

今天上午还有人过来参观,郭记者也叮嘱多拍几张照片。

“小浩,你这次可看走眼了。这水沟我们前段时间刚探查过,整条沟看遍,连根黄鳝毛都没有钓到,估计风水不好。”

“不应该呀”刘军浩连连摇头。这水塘看上去比较深,水也比较清,水沟边张着茂密的芦苇。按理说这样的地方很适合黄鳝生存才对,怎么可能没有黄鳝存在。

刘军浩不信邪的沿着水塘走一圈,尤其是水塘边那几株枯树干下。结果赵光明真没骗他,一个黄鳝洞也没有找到,连那种小黄鳝留下的拖泥沟都没有发现。

越是这样,他越觉得稀奇,很想弄个究竟。

最后他干脆把鞋子脱掉,想下水瞧瞧黄鳝洞是不是在水下。在淤泥中找了很长的一段,依然没有看到痕迹。

“怎么样,死心了吧。告诉你,真有黄鳝还等你逮。”一青年又开始在岸上叫起来。

就是一般的小水沟中也会有黄鳝存在。这片水域并不小,可是连个泥鳅也没有。刚才他注意了下水面的游鱼,小鱼小虾也很少。

这种情形明显不正常,只有赵光明这种头脑简单的家伙才会扯到风水的问题上。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