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不理会这货说风凉话,已经下定决心把水沟的怪异情况搞清楚。他弯着腰一直顺着芦苇丛摸,刚走出十几米远,突然感觉到手指头下有些不对。他下意识的把手往下压了压,结果觉察到手下一重,似乎有个粗糙略带着弹性的东西沉寂在水底。

老鳖!?刘军浩脑海中瞬间闪现出这个词语。他的手快速在水中一揽,正好圈住老鳖的盖子,不等这东西反应过来,老鳖头已经被摁进淤泥当中。

咕嘟嘟的水泡直冒,搅动的周围一片浑浊。

“咋了,咋了!!”看水中泛着浑浊的水花,赵光明这货赶紧跑过来。

刘军浩没工夫理会他,一手紧紧压住老鳖不让它滑走,另一只手快速把网兜扣入水中。不偏不斜,正好盖住那只老鳖。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抓起网兜,连泥巴提出水面。

“靠”看到网兜中捉到一只钵子大小的老鳖,岸上围观的几个人惊呆,继而大声欢呼起来。

“老赵,接着!”刘军浩突然两手一甩,把网兜中的老鳖直直朝岸上扔过去,跟着再次弯下腰肢。

他看的很清楚,此刻沟底淤泥中有两排水泡迅速从面前闪过,跟着通向远方——还有老鳖!!这是老鳖逃跑的痕迹,冒出那么多泡沫,老鳖不会太小,少说有三四斤。

岸上的人只顾惊呼到手的老鳖,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刘军浩全神贯注看着水中翻滚气泡的地方,继续弯腰快速朝前赶去。

没有想到水沟底部有凹坑,刚朝前走两步突然漫过腰肢。幸亏手机早扔到岸上,不然非弄坏不可。裤兜里装着百十块钱,肯定让水浸湿。不过刘军浩此刻根本顾不上,反正钱晒干还能用,抓老鳖要紧。

等到冒泡处,刘军浩几乎没有任何耽搁,直接吸一口气潜入水底,手快速在泥中摸索。

这老鳖捉的更顺利,他的双手恰好卡住老鳖的裙边。

等再探出头,老鳖已经被死死地扣在网中。

这只更大,凭感觉足有四斤多重。

岸上的几个年轻人再忍不住,纷纷跳入水沟当中。

他们用半个多小时把水沟中仔仔细细排查一遍,没想到又捉了两只老鳖,都在一斤往上,不过没有刘军浩捉到的那两只大。

“X,这坑里没有黄鳝,咱们怎么就不动脑筋想想可能有问题呢?”几个人看过刘军浩捉到的两只大老鳖,只剩下羡慕嫉妒恨了。

难怪人们常说“遍地有黄金,只等有福人”。这水沟在自家村边,平时经过的人也不少,可是就没有人发现里边有老鳖。

再说他们前几天还在沟边找过黄鳝洞,一个没找到。如今再看看,扳脚趾头也知道有问题,当时却没多想。

老鳖对众人来说是个稀罕物,刘军浩那石锁中却不少。不过能摸到这么多,也算是个意外惊喜。

经过这么一闹腾,几个人都没了钓火头的心思。

几个青年提着老鳖回家下酒,刘军浩则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回家。

到村口,几个游客正在树荫下打牌,看他裤腿上弄得全是泥巴就笑问道,“小浩,骑电动车掉沟里了?”

“没,刚才捉老鳖去了”刘军浩笑着举举网兜。

众人立刻围上来,等询问过经过,再次惹来惊叹声一片。

有几个还动了买老鳖的念头,被刘军浩拒绝掉,说是要给自家媳妇炖汤喝。

其实刘军浩两口子根本没炖过老鳖汤,捉到的都撒在石锁内。这话不过是拒绝别人的托词罢了。

五一假期匆匆过去,刘军浩重新忙碌起来。

媳妇暂时告别教学事业,还剩一个多月期末考试,他必须顶头赶上。

倒是家里的事情不用愁,张妈现在留在刘家沟伺候女儿,让刘军浩省心不少。

今年气候干燥,麦子熟的比较早。再过十几天麦子就能收割。结果雨却哗啦啦下起来,很快门前沟中的水漫到路上。

夏天雨来得快去的急,雨刚停刘军浩就领着小皮,穿上皮裤扛起网兜去水闸下捉蚂蝗。

网兜是特意用窗纱做的那种,网眼只有芝麻大小,用来捞大蚂蝗再合适不过。

刚下到水闸边,看到成群的鱼呼啦啦在洼中翻腾起来。鲫鱼、泥鳅、黄鳝、螃蟹、龙虾……甚至还有几条五六来斤重的鲤鱼。

刘军浩眼疾手快,直接把网兜朝水中一划拉,四五条鱼捞上岸来。一连两次,大大小小捉了将近三斤多鱼。

捉几次后,刘军浩不再管水中的鱼,任它们朝下游逃去。他捉鱼纯粹是图个乐子,弄回去也是喂院中的水鸟。

他和媳妇现在根本没有吃鱼的欲望,只是偶尔尝个新鲜罢了。

将鱼赶走,刘军浩才沿着水沟捉起蚂蝗。这种大蚂蝗在水中的速度很慢,捉起来非常容易。现在河沟中水暴涨,不少蚂蝗都吸附在水面以上,单闸门上有十几条。

没费多少工夫蚂蝗就被裹进网兜中,很多都有二十厘米长,手指头肚那么粗。

他沿着河沟一直走到河边,路上不断挥动网兜,最后捉到的蚂蝗有三斤多,甚至还在路上捡到只碗口大的老鳖,也被扔到石锁中。

见老公提着水桶出去,张倩以为要捉什么好东西。等他回来,还特意伸着脑袋往水桶中看。

“别看,你看了肯定要惊叫。”刘军浩忙拦住她。

“捉的是啥鱼,值得我惊叫吗。”张倩很不以为然,非要揭开桶盖。一看是小半桶蚂蝗,果然惊叫起来。

要说在刘家沟生活这么长时间,张倩的胆子已经够大,平常看到水蛇什么的也不会吓得六神无主,可是这么多蚂蝗还是第一次见到,尤其是个头惊人。

“刘军浩,你捉这东西干啥,赶快扔了。”

“扔了,这东西值二三百块钱呢。”他把前些日子王胖子收大蚂蝗的事儿给媳妇叙述一遍,想用金钱来打动老婆。

“那也不行,恶心人,你赶紧拿出去,别让我看到。”张倩说啥不让老公把水桶朝院里放。虽然知道这东西不会爬出来,但是想想都渗人。

无奈,刘军浩只好把它放在院门外。为防止这些东西逃跑,他特意又在水桶井盖上加了块砖头。(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