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刚放到外边不到半个小时,突然门口传来一声惊叫,却是杜飞的声音。这人过来找刘军浩玩,看到门口压了个水桶,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结果刚揭开,吓得身子发软,一屁股坐在湿泥地上。

“我X,你这是咋了,胆子不会这么小吧!”听到声音,刘军浩赶忙朝外跑,却见到杜飞哆哆嗦嗦的跌坐在地上。

“你搞什么飞机……捉那么多蚂蝗放门口。”杜飞脸色发白的叫道。

“不就是几条蚂蝗,至于吗……”刘军浩鄙视了一句,合上桶盖扶着这人进院子。杜飞来的刚刚好,刘军浩打算把捉到的鱼让他弄回去吃。

“落这么多柿子”杜飞看到树下落一层柿子,很有些心疼。

“落落更健康”刘军浩只能这么回答。院中的柿子树去年就挂果,不过倒没有今年这么离谱,有的树枝没筷子粗,上边已经挂有六七个柿子。

前两天张倩无聊,站在树下数了半天,整株树三百多个柿子。那树还不到三米高,主干直径有五厘米粗。这么多柿子真长成,估计能把树直接压断。

前天刘军浩就打算打些下来给柿子树减负,结果没来得及动手,一场大雨就来了,树上的柿子打落不少,倒省去自己不少事。

“啊……”不到五分钟,门口又是一声惊叫。刘军浩再次跑出去……一游客站在水桶旁边哆嗦,水桶盖已经揭开了!

刘军浩苦笑不得,只能重新找个地方放置水桶。大家的好奇心太强了点,看见门口的水桶压了块砖头,下意识想揭开看看究竟。

刘军浩打算赶紧给王胖子打电话,让他早些把几斤蚂蝗弄走,再放家里几天,老婆非把自己的耳朵炒聋。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的也急。第二天,天气晴好,路边也恢复干燥。

张倩早上吃过饭念叨着要去村里转转,刘军浩忙出声阻止。媳妇的预产期马上到了,万事还小心点为好。

“能有什么事儿,我转转就回来,在屋里天天上网,太无聊了!”

刘军浩见劝阻无果,只能随她去。自己上午要到后院拔草,西瓜秧下边的草长有膝盖深,要早些拽掉为好。

张倩在村里转了一圈,回来就大声感叹:“真想不到,以前看毛孩子他们几个做事挺不靠谱的。”

“毛孩子他们又做啥事儿了?”难得见老婆夸这几个孩子,刘军浩很有些意外。

“他们竟然会给羊接生……”上午的时候,几个孩子相约去后山溪水边放牛。刚赶到后山没一会儿,这几个熊孩子正在溪水里捉鱼,突然小娃子家的老牛哞哞乱叫起来。

这几个熊孩子最初还以为是什么事儿,看到牛肚子才知道是要生了。这下他们都慌了神,赶忙拽着老牛往家赶。哪知道牛卧在草窝里怎么也拽不起,而且小牛犊的蹄子已经出来。

事到临头,他们竟然稳住神,赶忙分头去找艾草,然后用火柴点着给牛接生。

最后几个家伙甚至知道把牛脐带拽断……等回村的时候,老牛领着小牛犊直接回家了!

“真的?这几个熊孩子平时净捣蛋来着,没想到紧急关头竟然没掉链子。很了不起呀,快比得上我小学同学他妈。”刘军浩忍不住赞叹。

“你同学他妈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张倩开口反问。

“我同学他妈更牛,即将临盘的时候和人去街上赶集,没想走到半道上突然发现自己肚子疼得厉害,意识到可能要生了。她赶紧让同行的人回去通知家人,自己则钻进路边玉米地一人接生。等家人拉着板车赶到,小孩已经出生,于是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的把家还。”

“真的假的”张倩很有些不相信,这事儿太不可思议了点。

“当然是真的,我听大人们说过,传的十里八村都知道,我那同学还是当事人……你怎么了?!”刘军浩正说着,突然发现老婆的脸色不大对。

“老公,我也感觉快要生了!”张倩听老公讲生孩子的事儿,突然发现肚子有些发疼。

不会吧……自己这张嘴还真是!刘军浩顿时手足无措,赶忙喊张妈回来,接着又给赵光明打电话,让这小子帮忙联系去县医院的车。

***

女人生孩子要多长时间,据说有的一天一夜还没生下来的。刘军浩从未觉得时间这么慢,他沿着走廊来回踱步,自己感觉都过四五个小时了,结果坐椅子上看下手机上的时间。才刚一个小时而已。

本来他想进去陪产的,结果媳妇不让,说害怕到时候咬他胳膊。

媳妇刚推进去的时候,恰好也有生孩子的。那女子连哭带叫,最后实在忍不住,抓着自己老公的胳膊就咬下去。等孩子生完,他老公胳膊上已经咬了一连串乌青的牙印。

两口子都有些怕怕的,因此张倩坚持不让刘军浩进产房,说是到时候自己实在忍不住可以咬枕头。

其实妇产医生检查的时候说了,张倩身体很健康,顺产的几率比较大,完全不用担心。

别人家媳妇产孩子时产房中嘶叫声震天,媳妇推进去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动静。

“刘军浩,你媳妇给你生了两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进来吧……”他正在外边胡思乱想,不知道又过多久,一个护士突然打开产房门叫道。

“啊……已经生了!?”刘军浩先迷糊一下,继而激动起来,赶忙冲进产房。张妈也紧随其后进去看女儿,然后一再对医生表示感谢。

由于土蜂蜜的滋养,以前刘军浩老爱跟媳妇开玩笑说她的脸长的像白瓷碗,光滑细腻,现在这张脸上长满孕妇特有的色斑,还起了很多小痘痘。整张脸因为用力过度透着一丝血红色,最让媳妇引以为自豪的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也乱蓬蓬纠结在一起。

哎,为这两个小家伙,老婆真牺牲了太多!刘军浩抓着自己的媳妇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在老婆布满汗珠的脸前,似乎一切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我没事,刚才一声都没喊呢,就怕你在外边担心”没有想到张倩反倒安慰起老公来。

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宝宝,两个小家伙长的很壮实。头发比较长,乌黑乌黑的,微红的皮肤看上去很饱满,眼睛微闭,小手不停地划拉。

见到自家的小宝宝,张倩也很兴奋,还特意拿手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上网写篇日志,给朋友们报喜。

汗……老婆哪来那么大的精力。刘军浩刚要阻止她,后来想想算了。

倒是张妈开始念叨起来:“你快点躺下休息,哪有个产妇的样子。饿不饿,饿的话我现在去老徐那里把鸡汤给你端过来,估计也熬好了。”

“没事,妈,我刚吃完饭还不到四个小时,好着呢。没听刚才医生说了嘛,这是她接生最顺利的一对双胞胎。”张倩不以为然笑了笑。

双胞胎难产的几率很大,可是到媳妇这里成了意外。一切很顺利,万事OK。刘军浩估摸着或多或少有泉水的功劳,当然这也和媳妇每天多运动有关系。

他们正兴奋地看着两个刚生下来没多长时间的小家伙,左边那小家伙毫无征兆的哭起来。哭声把另一个也惊动,小哥俩相继扯开嗓子。

刘军浩哗的从房内站起,冲到门外拉住护士问怎么回事儿。

“呵呵,肯定是小宝宝饿了,你们现在可以给宝宝喂奶……”那护士很有经验,笑着吩咐道。

“哦……是饿了!”刘军浩挠挠头进屋,自己的反应的确太大了点。

可是等张倩给两个小家伙喂奶,他们却不住在怀中闹腾,根本不吃。

无奈,刘军浩只好又出门护士请来。

人家护士伸手在小宝宝的屁股上连掐几下,然后往他们嘴里灌些水,跟着说道:“这样就可以了,让宝宝把从妈妈肚子里吃的脏东西吐出来……现在喂奶,这样宝宝吃饱就会睡觉。”

人家产妇一般都要在床上呆两三天再下床走动,媳妇倒好,当天就自己下床去卫生间,还不让张妈陪着。

第三天开始闹腾着要出院,说是住在这里不习惯。

问过医生后,刘军浩好说歹说,又让她坚持两天。

那天张倩叫疼,刘军浩立刻找车子把她送到医院。结果医生检查后说是产前阵痛,还要过一两天才生,于是他们在徐晓丽家住了一天才重新进医院待产。连带张倩产前耽搁的两天,不到一个星期时间两人就回到刘家沟。

闻听他们回家,很多相熟的人都过来慰问,还有人关心起两个小宝贝的名字。

提起孩子的名字,张倩就无比的怨念。孩子生下来,他们两口子大名还没起好,无奈暂时先老大,小二这么叫着,等什么时候起好大名再说。

家里有赵教授坐镇,一切安好,倒是院中的大花皮该买网兜裹着了。

这一个多月刘军浩忙得不可开交,只是草草的把大花皮西瓜搭好架子就没再管,谁知道西瓜很争气,结出的西瓜依然很多。

他担心西瓜太重把秧拽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倒是有几株瓜秧不堪重负,直接被大花皮坠在地上。

刘军浩匆匆上街买了几捆网兜,然后开始往木棍上绑,忙乎一下午,总算忙完。(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