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以后,鼠标一发不可收拾。每当他们吃核桃或者花生的时候,这家伙总是蹲在众人面前,两眼死盯着食物看,直到给它喂食为止。

不给它会纵着身子冲你低吼,好像小孩向大人讨要吃食一样。

如果还不给,它就毫不客气朝你身上跳,后脚站立用前爪到你的手中划拉核桃吃。

现在张倩每次吃山核桃,都要照顾好家中的三个小家伙,悟空、点点和鼠标,不过都是让它们自己剥着吃。

“这还是云豹吗,你真当宠物养了。”看小云豹砸吧砸吧吃核桃,苏娜娜再次无语。

刘军奇隔天打来电话的时候,刘军浩以为还是要黄鳝血呢,赶忙开口劝阻道:“军奇哥,黄鳝血没效果的话你还是赶紧让人家上街吧,这面瘫可比不别的病,耽搁时间太长面部神经坏死可不好治。”

“放心吧,昨天上午涂了一回,中午吃饭的时候已经全好,他还一个劲儿的向我表示感谢呢。今天打电话找你有别的事儿。”

“干啥?”刘军浩随口问道。

“我前几天上山又在鲫鱼骨那片发现了窝野蜜蜂,想捉回来养。这不刚制作六根蜂关,你帮忙抬上山。”

“蜂关?我说军奇哥,你要捉的是不是那种灰黑色蜜蜂?”刘军浩实在想不到继去年养蜂失败后,这人仍然没有死心,今年仍打算上山捉蜜蜂,这次更是盯上野蜜蜂了。

在一般人眼中,只要产蜜的蜂类通称为蜜蜂,其实蜜蜂也分很多种,单在大青山就有四五种。除刘军浩院中这种很稀少的土蜂子之外,还有黑色的蜜蜂和中蜂以及一种土黄色的小蜜蜂。

一般的蜜蜂只要发现巢穴,捉起来很容易,但是这种灰黑色的野蜂子却不同。它性子毒,而且警动,只要发现有外敌入侵,立刻一拥而上。

刘军浩他们小时候上山弄蜂蜜的时候被这种蜜蜂蛰过,当时那家伙脸肿的跟馒头没什么两样,过个把星期才消肿,后来脸上留下几个麻子,现在也没有消掉。

从那以后,他们就知道这种野蜂子不能惹,很少打蜂窝的主意。

没想到刘军奇胆子倒不小,竟然打算养这东西。

“放心吧你,我早做好蜂关,又不用人出马。”刘军奇在电话里宽慰。

“关键是你捉回来养在什么地方?”刘军浩反问。

“等弄回来再说,你先到我家,帮忙抬蜂关。”

蜂关是农村养野蜂子的一种工具,把松木直接劈成两半,中间掏空每隔四厘米左右开一道木槽,每条木槽宽大概两厘米。

整块松木根据长短粗细开八到十个木槽,做好后抬到山上放在蜂窝附近或者野花盛开的地方。这个季节正是捉野蜂子的时候,一般十天半月就会有野蜂子在木槽里做巢。

不过野蜂攻击性很强,想采蜜必须全副武装,就这样稍有疏忽还会被捉到。

早些年养野蜂子的人家不少,后来由于产蜜量太低,被人慢慢弃用。

见他坚持,刘军浩只好给媳妇打声招呼,领着周伟过去帮忙。

这人闹出的动静不小,竟然还喊了几个游客上山,也不怕等下蛰到人家。

放置蜂关没什么困难,刘军奇知道蜂巢的位置,直接放在附近就行。

一游客正对着树上拍照,结果没看脚下的路,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小心点,”刘军浩忙出声叮嘱。

“没事,踩到石头,”那游客直起身子,刚扭头要走开,突然又重新蹲下。

“老王,还发现宝贝了?”一起的人笑着打趣。

“还真是宝贝,可能是青铜器!”

年前挖井挖到那个古墓虽然没有啥值钱的东西,但是也证实刘家沟附近地下有很多文物。很多游客从地里捡到那些砖头碎瓷片,总要到村里找人鉴定一番。

“青铜器,你糊弄鬼吧”一群人根本不相信。只见那游客扒拉几下,真从泥巴堆中掏出一个圆柱形的东西。还真是青铜器……用铜做的器物,上边长满青黑色的铜锈。

“真是古董,赶紧找找看,附近肯定有古墓。我早看出这地方水绕山环,绝对算得上是风水宝地。”一游客当起事后诸葛亮。

“扯淡”他话刚说出口,同伴就撇撇嘴,明显不相信。

这东西在众人手中传了一圈,没有一个人认识是干什么用的。

“真有东西!”有游客用脚在发现青铜器的地方踢两下,结果踢出一个大洞。

“我就说吧,我就说吧……绝对的古墓。”先前那游客更加兴奋起来。

几个人忙将上边的浮土扒开,才发现下边埋着一个木头箱子。做箱子的木头已经腐朽,刚才那一脚恰好把木头踢碎了。

等他们七手八脚把箱子扒出来,看到里边是个油布包裹。

众人很兴奋,纷纷猜测里边很可能藏着宝贝,于是一致建议把包裹打开看看。

谁知道等打开后却傻了眼,里边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金银财宝,而是几块黑色的石头,瞅上去和煤炭很像。

“天外陨石!”一游客想象力很好,直接猜到这上边了。

“小浩,你认识不?”刘军奇拿过一块看了两眼,已经知道是什么东西。

“怎么不认识,不就是电石嘛,这东西应该是电石灯。”知道手中的石块名称,那青铜器名字也呼之欲出。先前刘军浩就觉得像,只是一时不敢确定而已。

“嗯,我也这么认为的。”刘军奇点点头。

“电石是啥东西?”刚才叫的最凶那游客扭头问道。

“电石是咱们常说的矿石,把电石放在水里,会咕咕的冒泡,产生一种可燃气体,也就是乙炔。早些年刘家沟没有电灯,柴油又太贵,于是乎人们发明一种烧电石用的灯,就是这个……”

刘军浩指指那个青铜灯解释,“电石灯分两节,上面一节盛水,下面一节装电石。盛水的上节还有个螺针,控制着滴进装电石的下节里水量大小,这样就生成了能点灯的乙炔,乙炔从灯头喷出来形成火苗。火苗的大小也是由螺针控制,螺针放出的水多一点,电石灯的火苗就大点。这电石灯估计淋雨的时间长了,上边铜锈太厚,所以看不清楚螺针。”

关于电石灯,刘军浩以前听爷爷讲过。这东西很早就出现,以前人们挖煤,在井下照明就用的这种电灯。不过这东西在上边点没事,放到井下很危险,许多井矿瓦斯爆炸都是它引起的。

早些年吃大锅饭,村里还有两个陶土做的大电石灯。那光特别刺眼,吃饭时候点两盏电石灯,一下子能照亮半个村子。而且村里如果哪家办事儿,一般也会到队里借大电石灯。

“不是吧,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电石灯。”挖出青铜器的游客根本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真的假的试下就知道了,你们谁带的有水?”刘军奇说着接过电石灯,连拧了几下,把螺针拧动。

早有游客递过水壶,他往里边倒了些水,把电石放进去盖好盖子,掏出打火机点燃。

电石这东西如果密封不好,就会风化成电石面子。风化成电石面,就白瞎不能再用了。

眼前的几块电石用油布密封并未风化,嘶嘶的火苗立刻喷起来。

几个游客眼珠子都瞪圆,惊叹道:“这玩意儿还真是电石灯,真牛X!”

“没啥,早些年我们村电石灯多得是,不过像这么精致的的确少见。”刘家沟以前用的电石灯大多都是铁皮做成,这种特制的电石灯应该是以前矿上专用,不知道为什么会丢在这里。

跟着,刘军奇又笑着问道,“小浩,还记得你和启勇做的好事儿不?”

“怎么不记得,”刘军浩也哈哈笑起来。

从刘军浩记事起,这电石灯就很少再有人家用,后来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他最清晰的记忆不过是有次和刘启勇拿电石灯玩,玩着玩着两人不知道怎么弄恼了,最后一气之下把电石全扔进厕所的粪坑中。

那时候农村厕所的粪坑都是挖个大池子了事,隔上个把月才掏一次,因此大粪往往会发酵产生气体甲烷。

他们刚把电石扔进厕所不久,刘启勇他爹叼着烟卷上厕所,抽完烟又顺手把烟头扔到粪坑里边。

结果可想而知,乙炔和甲烷同时燃烧。“轰”的一声,简易厕所发生小型爆炸,刘启勇他爹吓得当时腰带也没有系,直接提着裤子冲出来。

后来知道是自家儿子闯的祸,还狠揍了刘启勇一顿。

“电石灯就电石灯,说不定这东西还是文物。”那游客最后也想开,这东西很有纪念意义,至少卖铜能卖几十块。

苏娜娜和周伟都是有工作的人,他们在刘家沟留了两天就急匆匆离开,连两个小家伙的满月酒也没顾得上喝。

张倩没有挽留,只是走前让老公摘了几个大西瓜给他们带上。

等两个小家伙满月,喝完满月酒后,张妈看学校放假,家里的活刘军浩一个人忙乎的过来,确实没什么需要自己帮手,这才放心回城。

刚把老太太送走,张倩小姨表弟何一凡就打电话过来,说是不耐烦父母的念叨,暑假想往刘家沟玩。

当然他打的旗号是要到刘家沟来让表姐帮忙复习功课。张倩小姨姨夫也同意,刘家沟离市区这么远,何一凡那帮狐朋狗友至少不会影响自己的孩子。

来可以,张倩先讲好,来了不准碰电脑。

何一凡在电话里一口答应下来,隔天背着背包赶到刘家沟。

这熊孩子总算是长大了,来的时候还知道给两个小孩带几套玩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