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就带我去认吧,别等下午晚了被人家割走。”何一凡一刻也不想等。

“好”刘军浩点点头,刚要领他出门,就听到小娃子在外边叫嚷:“小浩叔,把你家拉车借给我用用。”

“你干啥”他明知故问。

“拉鱼木草,你不知道现在鱼木草也值钱,我启勇哥上午卖了几百块。上次扒泥鳅那水洼……”这熊孩子特别兴奋。

“你去拉吧,用我帮忙不用”刘军浩不知道他们割了多少鱼木草,既然用到拉车,应该有不少的。

“不用,我们五个人,能拉得动。”小娃子拉起车子跑得飞快,转眼就没了影子。

“姐夫,你快带我去吧,别等下院子后的也被人抢。”何一凡再也等不及:那啥,时间是金钱。

“这个就是”刘军浩指指蒿子旁边的植物。

“这么多,”何一凡惊叹一句,抓起镰刀埋头苦干。

“我先回,等做好饭叫你。”刘军浩回答一声,扭头朝家走。

现在将近上午十二点,太阳正毒辣。这地方树木稀稀拉拉,加上蒿子丛遮挡,根本没有半点风。刚在边上呆了几分钟,他就感觉额头热汗直冒,自然没有继续呆着的心思。

何一凡想挣钱,就让他知道知道挣钱有多不容易,以后花父母钱的时候也知道节省点。

等刘军浩走后,何一凡埋头苦干,几分钟的时间,脚下的鱼木草就堆起个小草垛。

他只注意扭头割草,完全没注意看脚下,左脚刚朝前迈了一步,只感觉到脚下一软,似乎踩到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看了下脚下,何一凡顿时脸色煞白,身子完全僵硬在那里。

一根将近两米长的大蛇正在太阳底下晒暖,被他突然踩到,那蛇锄头把粗的身体猛然翻卷,直接缠在他的脚脖子上,长长的信子不断吞吐,发出嘶嘶的声响。

“妈呀……姐夫!”看到大蛇猩红的信子,何一凡总算回过神,扯着嗓子大叫了一声。他伸脚不断踢腾,想将这大蛇甩掉。

树林中响知了乱叫一团,声音噪杂,早把喊叫声遮挡住。再说他割鱼木草时一路朝前走,现在离院子足有五十米远,刘军浩哪里又能听得到。

连喊几声,没有得到回应。反倒是他接连大喊大叫,抖动大腿,让大蛇受到惊吓,张嘴朝脚脖上咬去。

从何一凡踩蛇到蛇咬他,其实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情急之下,这熊孩子倒反应过来,赶忙抓着镰刀照拿大蛇脖子上砍去。

不偏不倚,正好砍在那蛇脑袋身上。大蛇吃痛下身子一卷,缩回脑袋。

何一凡只觉得脚脖子传来巨疼,好像被什么东西挤压,身子一个趔趄。他左手慌忙朝旁边抓去,正好扶住一株毛枸树,这才没有摔倒。

不过初生牛犊不怕虎,如此倒激起这家伙的劲头,镰刀勾住大蛇腹部一划拉。

“咔嚓”他这次用力很大,直接将蛇腹部割出一道口子。

大蛇痛得身子一翻,松开何一凡的脚脖子,扭身朝草丛深处游去。

何一凡反而不依不饶起来,用镰刀在旁边的毛枸树上连砍几下,将毛枸树杈砍断,跟着抓起树枝朝大蛇猛追过去。

那蛇被他砍伤后速度很慢,何一凡几步就追了上去,抓着树枝照着蛇头一通猛打。

大蛇估计被打懵掉,怎么缠绕也逃不出去,终于疲软地躺在地上一命呜呼。

见蛇躯一动不动横在草间,何一凡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心通通直跳。那青黄相间的躯体,以及头上若隐若现的“王”字,怎么都觉得不是普通的蛇。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巨型的蛇,而且还貌似毒蛇。

幸亏自己反应迅速,没让这蛇咬住。

何一凡不敢耽搁,赶忙回家喊刘军浩。

“啥,毒蛇?!”一听说他刚才差点被大蛇咬到,刘军浩饭也不做了,忙里慌张领着小皮冲到院后。

看到这蛇的模样他才松口气,感情是菜花蛇。

“没毒?颜色怎么这么吓人”何一凡不解的问道。

“呵呵,很多无毒蛇的颜色都很显眼。大青山的毒蛇稀少,而且一般在深山老林中,山外边很难遇到。你打死这个叫菜花蛇,学名王锦蛇,可以熬蛇汤喝。这蛇还不算大,前年小皮捉的那条才大,我和小皮炖汤吃了三顿。”刘军浩说着拎起大蛇,打算弄回去给母云豹打牙祭。现在天热,几头云豹白天很少出去捕食,一般躲在院中乘凉。

这几个家伙呆在树下,可把院中的动物吓惨,除了两条黄斑皮外,鸡鸭青庄大都躲着走,不敢往树下凑。倒是悟空胆子大,经常拿擦炮挑衅。被张倩教训了几次,它才有所收敛。

末了,刘军浩又说道,“你这家伙也傻大胆,招惹它干啥,万一被咬到怎么办……”

菜花蛇性情凶猛,喜欢吞食其他蛇类。但是说到底它们只是一般的蛇类,并不会像热带丛林中那些巨蟒,很少主动攻击人类。其实蛇类都怕人,如果遇到较大动静,它们立刻会被惊走,这就是打草惊蛇的由来。

估计这条大蛇在蒿子丛内晒暖,无意中被惊到,而何一凡脚踩在它的躯体上不松开,这才惹来菜花蛇的猛烈攻击。

“你赶紧跟我回家吧,下午咱们一起来割”出了这事儿,刘军浩不敢再让他独自一人呆在蒿草丛中。

“没事,你把小皮给我留下就行,我将这里的鱼木草割完。”经过这事儿,何一凡的胆子倒是大起来,觉得那菜花蛇没什么可怕的。

“饭马上做好,吃完饭再来。”刘军浩好说歹说,总算把他拉走。

张倩见到老公拎回来这么大条蛇吓一跳,等问明白经过也很为何一凡的胆子惊叹。

母云豹对送到嘴的食物不客气,直接把大蛇拖到院子外进食。

何一凡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精神大发,刚吃过午饭,又拿着镰刀要去割鱼木草。刘军浩劝几次才让他停下来。

今天最高气温有三十四五度,外边热的蒸人,他没在太阳下晒过,中午呆几个小时绝对会晒脱皮。

何一凡答应的挺好,谁知道刘军浩和张倩刚回屋睡觉,他就拎着镰刀溜出去。

等起床,人家已经把院后水洼子里的鱼木草割光,只等拉了。

这个时候仍然燥热,刘军浩有些不想动弹,不过看何一凡干劲儿这么大,他也不好意思继续呆在风扇下,赶忙回村里找拉车。

拉车上午小娃子借走,根本没还回来。

何一凡中午的成果不小,鱼木草装了满满一车。刘军浩粗略估计,晒干能卖一二百块钱。

“姐夫,你们村哪个地方还有鱼木草,你告诉我,我等下还去。”刚把鱼木草扛到房子上,这熊孩子又追问起来。

“河滩上有,不过很少,要想大片大片的割,估计要到山里找。”刘军浩想想回答,平时这东西一文不值,他还真没注意哪个地方比较多。

“那我等下上山,这么多山头,你们村的人肯定割不完,只要找到一片就能割一下午。”何一凡说着站起身子。

“再等会儿我跟你一起去”刘军浩怕他一个人进山出什么意外,只能跟上去帮忙。

没曾想这次鱼木草闹出的动静也挺大,路上看到不少游客拿着镰刀加入割草大军中。其实大部分人不过凑热闹,在村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上山转悠看风景,顺便还能增加些收入。

后山上刚被人割过一茬,根本没剩多少,刘军浩只能领着和何一凡朝山林深处走去。

天热,鸟类大多躲在阴凉处歇息,倒是夏虫不怕热,在灌木丛中鸣叫不停,算是填补了山林的寂静。除地溜虫的叫声之外,还有一种大头蛐蛐叫得最动听,声音清脆悦耳,穿插在蝉鸣声中间,让这林子和山路便变得空灵起来。

刚进山没多久,就接连在灌木丛中找了几大片鱼木草。

由于鱼木草间杂草很多,两人忙乎到五点多才割光。

看看时候不早,刘军浩让何一凡回家拉车子,自己则往山外背。

说是背,不过把鱼木草扔到石锁中,然后优哉游哉的出山。快到山脚下,刘军浩再把鱼木草倒出来等着。

这么多鱼木草拉回去院里根本没多余的地方放,最后全部铺到路边,打算等晒干了再收。昨天刚看的天气预报,这两天没雨。

“两个小家伙没闹吧”回到家,刘军浩就问起儿子。

“光知道关心孩子,也不关心关心我,”张倩白了老公一眼开始叫苦,“你过来推摇篮,我现在胳膊都发酸。”

两个小家伙现在躺在摇篮中必须要人推,否则立马咧开嘴哭。一般的孩子摇着摇着就睡着,这两个家伙倒好,睁大眼睛看着你,而且越摇越精神。

下午连晃几个小时,自己胳膊酸疼的厉害。

口中还抱怨胳膊难受,等刘军浩接过哄孩子的重任,她已经坐在电脑前。

刘军浩摇摇头,不知道该说老婆啥好。

张倩打开十八楼网站看不到两分钟,跟着叫起来:“老公,你赶紧过来看,出大事儿了!”

“啥事儿?”刘军浩见媳妇指着电脑屏幕,忙凑过去。

《刘家沟发现不明生物,疑似娃娃鱼!!》见到那帖子标题,刘军浩立刻感到不妙。

发帖子的游客详细叙述了发现娃娃鱼的经过:下午和几个朋友在山溪边割鱼木草,无意间看到水中有个不明生物。刚开始还以为是火头,几个人就跳下去捕捉,结果惊讶的发现长有四条腿。他们打算把这东西捉上岸研究,却一不留人让不明生物跑到深水处消失。

帖子中还配了几张捉鱼的照片,虽然拍的比较模糊,刘军浩还是认出水中那个时隐时现的影子就是娃娃鱼。

几个人发现珍稀动物,自然很兴奋,刚回到刘家沟就把照片传到十八楼。

“姐夫,你们刘家沟还有娃娃鱼呀,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何一凡看到照片也很惊讶。

“一直有,只是没有对外公开”刘军浩叹了口气回答。

这事儿怕是不好办了,如果照片没发到网上,还能让那几个游客保持秘密。现在引起如此大的轰动,想再隐瞒也隐瞒不了。

正思索对策,二麻子打电话过来急急的说道,“小浩,你这会儿在上网没有?”

“嗯,广喜叔,是不是娃娃鱼的事儿”

“你知道呀,你说咋办。下午我不知道他们发现娃娃鱼还拍照,知道肯定要阻止。”二麻子很遗憾的叫道。

“我也没办法,现在已经上传到网上,想阻拦怕是不成了。只能在村里多做宣传,让大家上山的时候尽量不要惊动娃娃鱼。”刘军浩也没有啥招,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个。

其实他也知道,随着刘家沟游客增多,娃娃鱼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

刘军浩再次庆幸自己有先见之明,早早收集十几条娃娃鱼放在石锁中。等这些娃娃鱼产卵,在石锁中生长壮大,可以重新放回山溪。

说到娃娃鱼,他想起把这些家伙捉进石锁后,就再没怎么管过。刘军浩有点担心自己石锁中那些,找了个理由到后院,跟着打开石锁。

娃娃鱼喜欢在洞穴中生活,当初刘军浩决定在石锁中饲养娃娃鱼时,就特意用麻石在水池边搭建了几个洞穴,然后又移植不少水草在旁边。

仔细在石锁中寻摸一圈,那十几条娃娃鱼生长状态良好,应该没啥问题。

看到这结果,刘军浩才他彻底放心起来。

***

“老婆,你快看,咱家小二会笑了!”早上起来,刘军浩给孩子换过尿布无意扭头一看,小二两只胖乎乎的小手冲他乱舞,小屁股一撅一撅,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看看,我看看”张倩也赶紧拿着相机跑进屋里。小家伙只是露出个微笑的表情,就让他们很高兴。每天看着两张小脸儿,心头总是暖暖的,希望小家伙们幸福平安一辈子。那啥,张倩前些天还暗自表过态,一定做个称职的妈妈,优秀的妈妈。为明天努力,为未来拼搏。孩子加上老公,一起守护这个一砖一瓦垒切的温暖小家。院子内有花有草、有树有竹……清早听到群鸟鸣唱,中午能看到蜂儿飞舞。生活就是寻找满足,别强求的太多,告诉自己,珍惜现在拥有的,都是欢乐。

他们上午给两个小家伙拍了不少照片,本来也想让老大笑一下,可是无论怎么逗,小家伙都嘟着嘴咬手指头。

天气好,鱼木草摊在路边晒了一天一夜已经完全晒干。隔天二麻子正好开车上街,刘军浩就省个事,把鱼木草全部装上去。

等何一凡回来,脸上全是兴奋地色彩。

“卖了多少钱?”看这人的表情,应该卖了不少。

“四百多块,对了姐夫,刚才我们在街上卖鱼木草,才知道这个东西也能卖钱。”何一凡说着递过来一朵乳白色的花朵。

“野胡萝卜花……这个也有人收呀,多少钱一斤?”刘军浩很疑惑的问道。野胡萝卜秧也属于牛羊不啃的东西,不过它比鱼木草更常见。沟边地头到处都是,就在村里的堰塘边也能割出百十斤。

“三块钱一斤,要干的。”何一凡回答一句。

“不可能,根本不可能那么贵,”刘军浩立刻否定道。在大青山野胡萝卜秧分布很广,想割的话半天能割一两千斤。照何一凡这个说法,最少能卖五千块。那人们还不为之疯狂,哪有这么贵,想想也不可能。

“真的,我不骗你,不过人家只要花籽儿。”这熊孩子又强调到。

要野胡萝卜籽儿,这个倒有可能。不过自己没听说野胡萝卜籽儿可以当药草呀,难不成用它泡茶?现代人真怪,什么都收。

捋野胡萝卜籽儿不用刘军浩再帮忙,这东西到处都是。虽然难弄,但是价格高。何一凡用一袋冰激凌贿赂猴子,让它和自己一起弄。

到中午吃饭,一人一猴就弄了大半筐晒到房顶……不过他弄得这些全部作废。

中午二麻子过来买黄鳝,刘军浩随口提了句野胡萝卜籽儿的事情。

“镇上收野胡萝卜籽儿?我怎么不知道!”二麻子满脸诧异的看着他问道,“多少钱一斤?”

“不是吧,”刘军浩比他更惊讶,“我表弟说人家收购站亲自拿出来让你们看的,每斤三块钱呀。”

“哦,人家拿的不是野胡萝卜花,而是野芫荽。”二麻子恍然大悟,跟着解释道。

难怪……原来如此!刘军浩总算明白。野芫荽和野胡萝卜粗看起来很像,只是前者叶子比后者要小一些,而且一个籽儿发涩,另一个发苦。

一般不熟悉的人,很容易把两种植物弄混。

野芫荽比较少,一般只长在靠水源的地方。

“这两个有什么区别?”等刘军浩为何一凡找来野芫荽,这家伙对比半天也没看出区别。

无奈他只好将这人领到沟边,从根茎叶花进行全面对比,总算让他区分开。

“三块钱一斤,也不算便宜呀,”听到野芫荽籽儿值钱,张倩来了兴致。她决心弄些籽儿等明年春上在学校周围的草丛树林全种上,这样可以为学校增加些额外收入。反正这野草种起来很简单,撒上籽儿就行,不用过多管理。

“种野芫荽还不如种鱼木草,这个长得高大,更划算”刘军浩建议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