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有了目标,干起事来格外有力气。

何一凡区分出野芫荽和野胡萝卜秧的区别后,立刻又挎着篮子出门到院后边。

这事儿刘军浩自然不会阻止,看到这熊孩子有如此变化,他们两口子还是比较欣慰的。昨晚张倩还说要向小姨报告,却被拦下。

他害怕这熊孩子干活是三分钟热度,这股劲过去又恢复往日吊儿郎当的样子。如果这样的话,张倩小姨就要空欢喜一场了。

吃过午饭,何一凡睡到三点多拿着蛇皮袋出门,说是要到河滩上看看。这次刘军浩没跟着,而是让他带上小皮,真出现什么事儿,也好有个照应。再说野芫荽籽儿不比鱼木草,一下午能捋一蛇皮袋就算很了不起,几十斤的重量,搁不住自己出马。

河边的野芫荽并不太多,何一凡捋的很快,没一会儿就把河滩上那些开老的捋完。在太阳下晒半天,小皮热的直吐舌头,自个跳进河水中洗了几个澡才彻底消暑。何一凡这家伙倒是能忍耐,汗水把衣服已经沾湿,可他仍然没有回家的打算,又把目标转向后山,领着小皮朝山中进发。

熊孩子沿着一条小溪朝上游走,这地方大概没人来过,越朝山林深处,野芫荽越多,最后竟然捋了将近两袋子。这些如果晒干最少能卖二百块钱,要不了几天功夫,估计自己买电脑的钱就凑够。

何一凡正想着,无意中朝远处一抬头,顿时又兴奋起来。

就在离自己不到五米的地方,长着两株八角树,树上结满碧青色的八角,看上去煞是喜人。大概这几株八角树从未被人发现过,地下落了厚厚一层八角。

虽然他在家属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儿,却也知道八角是一种调料,而且很值钱,最少能卖十来块钱一斤。

姐夫家的地块他去过一次,那里边就种了几株八角树,因此何一凡对这东西比较熟悉。

看到地上的八角,他立刻跑过去捡,等将地上的八角捡完,又弄了大半蛇皮袋。幸亏自己来的时候多带几个蛇皮袋,不然还没地方装,这么多八角怎么也值二三百块。

瞧瞧树上那些八角,何一凡顿时又郁闷起来。自己来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会碰到八角树,因此没有带竹竿。他又不会爬树,只能看着人民币挂在树梢毫无办法。

看样子只有明天喊姐夫一起来,现在把这些东西扛下山再说。

直到此刻,他才发现已经下午将近七点,山林中早暗下来。

不过何一凡并不担心,有小皮在,啥都不怕,毕竟这东西可是敢和云豹争斗的主儿。他现在发愁的是几蛇皮袋野草等下该怎么弄回去。

想啥来啥,刚想到云豹,就看到小皮弓着身子,发出几声低吼。

没两分钟,树林中钻出几只色彩斑斓的小家伙,正是刘军浩院中养的那些云豹。何一凡在这里住了两个星期,经常弄些食物喂它们,早和小云豹混熟。因此这些小家伙闻到气味,立刻跑来撒娇。

母云豹似乎对他也很放心,只是蹲在不远处瞧着并不过来。

看到这家伙,何一凡脑子转动,竟然想到个把蛇皮袋弄下去的办法——让母云豹和小皮分别驮上半袋,自己再扛一袋,这样就行了。

想到此节,他立刻抓起蛇皮袋放在黄斑皮背上。刘军浩以前也这么使唤过小皮,因此这家伙并未反抗,而是很稳当的站在那里。

原本以为母云豹要反抗的,谁知道这家伙竟然也接受了半蛇皮袋。而且它显得更轻松,放上去连一下都没有晃悠。

就这样何一凡扛着剩下的半袋八角,领着它们慢吞吞朝山下走去。

沿着来路走,半个小时的功夫,就走到山外。

刘军浩准备做晚饭的时候才想起何一凡尚未归来,他给媳妇打声招呼,接着让另一条黄斑皮循气味进山。

刚到山脚下,看到这熊孩子指挥着云豹和小皮朝自己走来。

他大跌眼镜,没有想到母云豹也听指挥,看样子这东西真是喂熟了,连自家的亲戚都能接受。

“捋这么多,不会又捋到野胡萝卜籽儿了吧?”

“哪能呢,我现在认得很清楚,野芫荽就两袋子,这蛇皮袋中装的是八角。我发现几株野八角树……”何一凡高兴的回答。

“真的?”刘军浩也没想到这熊孩子如此好的运气,山上一趟竟然能找到八角树。

两人领着黄斑皮和云豹回到家中,张倩听说捡这么多八角也很惊讶,赶忙让老公帮着晒到房顶,明天中午拿到街上卖。

刘军浩应声把袋子口揭开,突然脸色一变,继而开口问道,“一凡,你是不是在小土沟转弯那地方发现的这东西?”

“我不知道哪个地方叫什么名字,不过确实有个弯。怎么了姐夫?”何一凡不解的回答。

“那地方应该还有株很高的松树,另外你发现的几株八角树也不高对不对?”刘军浩又反问一句。

“嗯,你也知道这个地方。”何一凡回忆了半分钟,跟着点点头。

“我当然知道,看来你这做的又是无用功了”刘军浩苦笑着说道,“你捡到的这大半袋子根本不是八角,而是莽草。”

“莽草是什么东东?”张倩凑过来抓一把不解的问道,“看起来和八角一模一样呀。”

“区别大了,你数数这东西有几个角就知道。”刘军浩指了指袋子中的说道。

“一、二、三……九个角,很正常呀,八角也不都是八个瓣儿的,很多也是九个角,”张倩清楚的记得有次她发现一个九瓣儿的八角,当时很稀奇,老公还特意为她科普的。

“我当然知道,八角一般是七到九个瓣儿,而且以八个瓣儿的居多。可是你看看这半袋子,再仔细查查是多少。”

张倩连数了几个,有九个瓣儿的,十个的,甚至还有十二个瓣儿的。

“怎么会这么多,真不是八角呀。”

“肯定不是,只要超过十个瓣儿就可以断定是莽草。这东西又叫山茴香,比茴香要小一些。”刘军浩说着回屋拿了几枚真正的八角,放在一起作比较。

“都是茴香,应该没啥区别吧。不就是角多了点,小了点,卖出去一样用的。”何一凡心有不甘的说道。

“一样用?这个可不敢用,莽草有剧毒,人吃了要出大问题的。咱们国内某市就曾经出现过几例莽草中毒的事件,患者以为是吃茴香出的问题,其实是莽草中毒。”黑心商贩太多,刘军浩以前卖十三香,就知道市场上很多卖大料的都是用莽草冒充八角。一般人不认识这东西,很难发现其中的区别,等吃出问题晚了。

甚至有缺德的商贩为防止顾客识别假八角,还会把假大料弄碎,或者把瓣儿掰掉。

“这么严重?”何一凡吓一跳,不敢再说卖莽草的事儿。

“其实莽草也有人收,一斤几块钱的,不过人家是当药材用,咱们大青山没有人收这东西。”刘军浩跟着又解释一句。

“那就是说这东西一点作用也没有了?”何一凡很沮丧。前天把野胡萝卜当成野芫荽,结果捋半天籽儿全部扔掉。

今天跑了几里远,累死累活竟然弄了些毒草下来。幸亏没卖,否则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儿呢。看来钱真不好挣,自己想凑足买电脑的钱,怕没有想象那么容易。

“其实莽草还是有作用的,它可以毒鱼,用这个毒鱼即安全又卫生,还不会大面积致鱼死亡。”刘军浩安慰了一句。

他们这些熊孩子想吃鱼一般都下水捉,毒鱼只是偶尔为之的事情,而且用的就是莽草。和那种断子绝孙的闹鱼药不同,莽草毒鱼闹出的动静很小,这东西砸碎拌上面扔到水里毒鱼,一扔一个准儿,比从街上买的农药效果还好。吞食了面团的鱼才会出现全身麻痹的现象,到时候只要下河用网兜捞就行。

这东西安全可靠,人吃了毒倒的鱼也不会出问题,而且对水中其他生物也不会造成影响。

“可以毒鱼?!”何一凡听他讲完,立刻回屋弄了些面团做实验。自己忙乎半天,总要让这些莽草废物利用吧。

张倩也是第一次听说莽草毒鱼的事儿,特意拿相机在沟边等着拍照。

还真像老公说的那样,面团刚投到水面上,立刻惹来几条大鲫鱼吞食。不过很快这些吃过面团的家伙开始在水面乱窜,好像被电击中一样。不一会儿,一个个翻着肚皮浮出水面。

这些鱼何一凡本想用网兜捞起来炸着吃,却被张倩阻止,说是想吃鱼到后院捉,这些肯定不行。

刘军浩直叫老婆太小心,他们小时候经常吃,也没见出什么问题。不过顺从老婆的意愿,这些鱼开肠破肚后被扔喂给青庄。

张倩为此担心半天,最后发现那些吃鱼的青庄什么问题也没有。

发现莽草,刘军浩再次警示起来,又在网上发布了条信息,隔天特意去那个地方拍几张照片,让大家区分。

当然村里的图册上也添加上莽草的照片,让游客上山的时候多加注意,别当成八角采了。

***

野芫荽要比鱼木草少得多,第二天何一凡上山就没有这么幸运,半天功夫只捋了小半袋,等下午的时候更少。

不过这孩子并没有灰心,而是瞄准树上的知了壳。

一场大雨过后,期待已久的知了终于大规模登场,几天的功夫,刘军浩院中的地面就变得坑坑洼洼,到处是小窟窿,刘家沟的游客也再次迎来一波高峰。

趁着星期天,张倩二哥拖家带口的赶到刘家沟。

刚下车,张倩二嫂周萍就开始抱怨,“刘家沟不知道好在哪里,把我们小建辉都迷住了,三天两头朝着要来。昨天晚上哭一晚上说是要捉知了,病都没好呢……”

张倩知道二嫂嘴杂,因此也不以为意,开口问道:“建辉得了啥病?”

“别听你二嫂说的吓人,前几天晚上空调开得太低,建辉睡觉又喜欢蹬被子,结果感冒了。不断流鼻涕,头蒙蒙叫,接连咳嗽。在医院输几天水,感冒已经好了,就是咳嗽一点不见轻,看两次都没效果。本来想带再去医院看看,结果这家伙哭着闹腾,只能带他来刘家沟玩半天,下午再走。”张倩二哥开口解释。

“咳嗽,小浩你到地里给他挖点蛤蟆皮吧,这东西治咳嗽效果很好。”旁边的王老师插嘴说道。年前赵老爷子有次咳嗽,她听刘五奶说蛤蟆皮治这个效果好,就抱着试试的态度挖了些让老伴儿喝,结果当天见效,第二天咳嗽全好。

从此以后,她就记住了这个偏方。

“对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等等,我马上挖。”现在人有病大多到街上弄些西药吃完了事,很多农村的土偏方都忘的一干二净。不听王老师说,刘军浩都忘了蛤蟆皮治咳嗽这事儿。

蛤蟆皮在农村算是很常见的植物,它的叶子上有许多起伏不平的褶皱,疙疙瘩瘩和癞蛤蟆的皮很相似,所以,农村人大多管它叫蛤蟆皮。这东西味道极苦,有股特殊的味道,牛羊等牲畜都不吃它。无论是麦场地头,还是沟边石缝,只要有土的地方它都能生存。

正是因为太平常,所以很多人都不会注意到脚下的蛤蟆皮。

“蛤蟆皮,你现在往哪里找呀?”张倩奇怪的问道。

“地里到处都是,好找得很呀。”刘军浩不知道媳妇这话是什么意思。

“好找得很,你上次不是说蟾蜍晚上才脱皮的吗?”

汗一个,刘军浩拍了拍脑袋,这才知道媳妇指的什么,赶忙解释道:“此蛤蟆皮非彼蛤蟆皮,它就是咱们河滩上那种像野辣菜的植物,学名叫荔枝草,这东西治疗咳嗽效果很好。除了消炎止痛外,还能治疗腮腺炎、痔疮和咽喉肿痛。

我小时候有次患腮腺炎,爷爷弄了几张蛤蟆皮加鸡蛋清捣烂,涂在腮帮上,两天的功夫,腮腺炎就痊愈了。”

“真有效果吗?”周萍很不相信弄点草就能治病,她认为这个是迷信。不过人家是好意,她也不好意思拒绝。

“有没有效果试下总可以吧,反正你们下午才走。”刘军浩把他们请进院中,然后拿着镰刀出门。

以前收集植物的时候,貌似挖了几株蛤蟆皮在里边,两年的时间,也生长出一大片,没想到现在还能派上用场。

刚到河堤边上,他立刻钻进石锁挖了两株出来。上次帮一游客治疗漆疮,刘军浩就发现石锁中的东西治病要比外界的效果好很多。

蛤蟆皮现在正是采收的时候,这两株快有一米高,足够小建辉用。

刘军浩没有做汤给小建辉喝,那个味道太苦,估计他喝不惯。他准备做盘蛤蟆皮炒蛋,这道菜做起来简单,锅烧热倒上油,然后把蛤蟆皮和鸡蛋放到锅里边小火烧。

本来以为小建辉会抗拒吃这东西,没想到看到香喷喷金灿灿的鸡蛋,小家伙竟然来了食欲,一口气吃个精光。

别说效果真是好,十点多吃的蛤蟆皮炒蛋,等中午睡一觉醒来,小家伙的咳嗽已经减轻。

这下张倩二哥和嫂子再也不提回去的话,准备再让儿子吃两顿蛤蟆皮看看效果。

连吃两顿,第二天早上起来,小家伙的咳嗽全部好了!

“这蛤蟆皮治咳嗽还真管用,不可小看!”吃过早饭,周萍看儿子精神饱满的样子,也很是兴奋。她现在对蛤蟆皮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连说等下闲着没事让刘军浩领他们去田间挖些蛤蟆皮,晒干以备后用。

“跟我一起吧,我知道哪个地方多”何一凡昨天看过姐夫挖的蛤蟆皮,发现很眼熟,立刻想到自己前几天捋野芫荽的时候在河滩上见过不少。

张倩二哥和媳妇显天气热,挖完蛤蟆皮就嚷着要回来。何一凡却没跟上,说是要到河滩柳树林找知了壳。

“小浩,你怎么把何一凡教育的,他才来你家住了二十天时间,咋变化这么大?”回来后周萍满脸不可思议的问道。

刚刚在河滩上,他们两口子和何一凡聊过,知道人家这些日子都忙着割草挣钱。

“呵呵,大概钻钱眼里了吧”张倩接口回答。其实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原因,只能猜测是金钱的驱动。

“连何一凡也会自己挣钱了,不可思议”张倩二哥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要说他们这些亲戚都知道何一凡在小姨家是个宝贝疙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结果等长大管不住了。而且这熊孩子见到大人也爱理不理的,很让人头疼。现在倒好,竟然主动帮他们割蛤蟆皮,而且还知道问他们工作忙不忙之类的话。

“干脆把我家小建辉也送给你们得了,我就害怕他长大也像一凡那样……”张倩二嫂说着开玩笑道。她只是说笑而已,知道人家现在忙着伺候两个孩子,哪有时间帮他们照看孩子。

***

一直到这个月月末,更新可能都不太正常,只能尽量更新。(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