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嗽刚好,小建辉就不得安生,开始在屋里胡乱扒,不知道怎么把搁在抽屉里的放大镜翻出来。小家伙拿着放大镜,又弄了块糖放在屋檐下,没一会儿,上边就聚一大群蚂蚁。这家伙趴在地上,用放大镜聚光,不到五分钟,那糖块上就嗤嗤冒烟,小蚂蚁死的死伤的伤,一时队形大乱,焦尸遍野,惨不忍睹!

张倩大哥看到,立刻蹙着鼻子把儿子拉起来,“你这家伙,上辈子和蚂蚁有仇啊,赶紧给我滚蛋!”

小家伙被老爸教训一顿,不以为意,扭头又跑到外边捉知了,打算把等下捉到的知了放在太阳下做实验。

结果他在外边转了一圈,知了没捉到,倒是在陈刺窝中发现两只刀螂。

刀螂就是人们常说的螳螂,因为这东西长着两只大刀一样锋锐的大前腿,因此大青山这片都叫它“刀螂”。

刀螂也分好几种,最小的那种呈土红色,身子很细,长的有点磕碜,这种刘军浩一般不碰的,主要是没啥玩头。

还有种是花螳螂,身子褐色,上边夹杂着点点绿斑,看起来脏兮兮的,好像吃了菜汁没擦干净似的,刘军浩也不爱捉这东西。平时捉刀螂主要是浑身碧青色,长得魁梧英俊,腹大体长的那种,它们被捉到后会不断挥舞两只大砍刀,很像骁勇善战的武士。

捉刀螂的时机一般在午后,天气正闷热,这东西都躲在陈刺树下边乘凉。这个时候捉起来最容易,刀螂很老实,通常情况下躲在哪里一动不动,很少转动身体钻进刺窝。捉到后也不再耍威风,任孩子们抓来摆去,也不用担心被捉时那双大砍刀劈来。

捉到刀螂并不是拿回家喂鸡鸭,而是三五个聚在一起斗刀螂。话说那时候小孩子斗蟋蟀的比较少,大多是捉刀螂斗,这玩意儿个头大,斗起来看着过瘾。

斗刀螂也是在瓦罐里进行的,将捉到的刀螂放进去,然后滴上几滴水,让它们清醒。

沾了水后,刀螂斗兴奋起来,高仰着脑袋,翅膀炸起,两只大砍刀横在胸前,看上去相当凶悍。

一群孩子则趴在瓦罐旁围观,叽里哇啦地的吆喝哥不停,都希望自己的刀螂能够获胜。刀螂和蟋蟀不同,没有那么多讲究,一般个头大的能获胜。为了捉大刀螂,他们晌午也不嫌热,村南村北到处钻陈刺窝。刘军浩还记得自己有次捉到一只一扎多长的大刀螂,最后这家伙战胜所有的刀螂,获得冠军。

为表彰它的丰功伟绩,刘军浩还特意给刀螂脖子上拴了道红绳,可是还没等显摆,守候在一旁的母鸡脑袋一伸,把刀螂给捉走了。

见小建辉要拿放大镜烧刀螂,刘军浩忙阻止,让他把两只放在洗脸盆中斗着玩。

放大镜现在比打火机还危险,万一不小心扔在什么地方引起火灾可不妙。

“姑父,你家的洗脸盆在哪?”小建辉在院里找了一圈,却没见洗脸盆的踪迹。

“肯定又是点点拿出去划船了,我给你到沟边喊下。”刘军浩说着走出院子。

前段时间村里的几个熊孩子闲着无聊,就偷偷把松鼠放进脸盆中,然后又把脸盆推到水沟当中。刚开始这家伙吓得在水中盆子中吱吱乱叫,可是一连几次,最后竟然适应过来。现在根本不要人推,它自己就会抓着盆子放到上游,然后跳进去伸着爪子朝下游划动。

***

还真让周萍说着了,他们两口子本打算领儿子回家。可是这小家伙早跑的没影,根本不往大人跟前凑。

张倩二哥说了几次没效果,无奈只好任由这小家伙留在刘家沟。

天刚刚黑,就看到村子周围的树林中手电光闪烁,而且那亮光处不时传来阵阵欢呼声,不用猜,肯定又是游客在各种树木上摸知了。

这些日子一到晚上,刘家沟就好像过节一样热闹。

在张倩的带领下,自己院中的大军也迅速的加入到摸知了的夜行队伍中。小建辉打头拿着看下边的,何一凡拿根竹竿朝树枝上看,并拎着水桶在后边提供后勤服务。刘军浩对捉知了没什么兴致,就呆在家中照看两个小家伙。

大家都知道刘军浩这片知了多,没一会儿,游客三三两两的就过来了,树林间这变得非常热闹。摸知了人的喊叫声说话声,大人呼唤自家小孩回去吃饭的声音,还有摸知了时没看清抓到蹲在树边觅食懒蛤蟆的惊叫声……种种响动交织在一起,融入这浓浓的夏夜。

大约快到十点的时候,张倩他们就早早的收工,他们就图一乐子,捉些回去炒着吃就行。

小二下午闹腾了半天,晚上早早的睡去。倒是老大这家伙怎么哄逗不睡,而且还必须让人抱着来回走动。

“老大,给个好玩的东西?”何一凡也不管小家伙听得懂听不懂,直接拿个知了放在孩子面前,立刻惹来大哭声。

“别怕,别怕”刘军浩赶忙背过身子。哪知道这小家伙在他怀中不断挣扎,伸着脑袋还要往知了上看。

刚看两眼,又哇哇大哭。

***

“小浩,今天有事儿没有,没有的话帮我来捉马蜂!”二麻子一通电话,直接把刘军浩叫道村里。

等他赶到的时候,发现二麻子家的厨房外已经围了不少人。

“广喜叔,你投个马蜂窝还闹这么大的动静。”刘军浩不解的问道。

“你小子别小看这窝马蜂,特别多,我家厨房都围严实了。”二麻子开口解释道。

原来他早上正在厨房里忙乎,突然看到有两三个什么东西在猪肉上边飞,仔细一看,竟是不知从何处钻进来的马蜂!

他最初还没有在意,以为只有这两三只呢,只是用筛子把肉扣上。谁知道从外边转了一圈回来,竟然发现厨房里到处都是“嗡嗡”的声音,足有四五十只马蜂来回乱飞,筛子上还爬了一大群。

他当时开始四下寻找,前前后后十几间房子屋檐下找遍,却也没有找到马蜂窝。

还是他那小孙子眼尖,最后在厨房窗台下的砖缝中发现有马蜂进出。

二麻子赶紧拿青泥朝砖缝上糊,可惜根本不管用。他家的厨房是空兜墙,砖缝很多,根本糊不住。无奈,二麻子才想出烟熏这招。结果刚生火没多久,把半个村子的人都惊动了,还以为他家着火了呢。

连熏十几分钟,感觉差不多了二麻子松了口气,准备进厨房拿烟给人们散发呢,结果刚进门口,立刻捂着头跑出来。

好家伙,厨房里到处飞的都是马蜂,根本进不去人。

实在没招,他才给刘军浩打电话,让他帮忙想办法。

“广喜叔,用杀虫剂吧,这玩意儿简单,喷上不到五分钟,绝对能把马蜂消灭完。”刘军浩建议到。

他话刚说完,二麻子就拒绝,“不能用杀虫剂,我还想弄些蜂蛹吃呢。”自从刘军浩去年弄得蜂蛹卖出大价钱后,村里人都知道这东西属于高蛋白食品,即使偶尔投到马蜂窝也不再把蜂蛹挑出来喂鸡,而是自家炒着吃。

感情盯上蜂蛹了,这事儿难办,无奈众人只得又在厨房门口生了一堆艾蒿,然后用风扇对着艾蒿猛吹。

艾蒿灭蜂的效果不错,里边的马蜂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到处乱窜,继而跌落在地上。

两边夹击,总算把这窝马蜂给消灭掉。最后二麻子带上手套用钳子挖砖缝,很快这个马蜂窝就出现在大家面前。没有想到那马蜂窝已经结了两层,幸亏二麻子发现的早,要不然照这个速度,再过一个月时间,估计这群马蜂就会把整面墙给钻空。

在村里转一圈回家,却看到小建辉把挂在墙上的两个黄鳝钩摸出来了,正蹲在沟边钓黄鳝呢。

“姑父,姑父你快点过来看,这里有个蛇洞”他蹲在一个洞前,刚准备下钩,突然惊叫起来。他记得姑父说的很清楚,黄鳝洞光滑,边上还有拖泥痕。

“不是蛇洞,而是螃蟹洞,”刘军浩连头都没有伸,只是用脚在岸上跺了两下,就肯定这个洞是螃蟹所挖。

其实螃蟹洞和水蛇的洞穴有很大的区别,仔细看很容易辩出,螃蟹洞是扁圆型的,这跟它的体型有关。还有就是螃蟹洞边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点,这是它进出洞穴时用脚尖踩出来的。螃蟹的洞口看似不大,里边却很宽敞,也不规则。而那些老螃蟹更是狡猾,洞穴左拐右弯,犹若迷宫一样。

“姐夫,你怎么知道是螃蟹洞,连看都没看。”何一凡好奇的开口问道。

“这事儿说来话长……”

刘军浩刚拉了下腔调,张倩就在旁边喊道,“别显摆,赶紧说重要的。”她也很想知道老公是如何分辨出的。

“简单,用几个字就可以概括‘熟能生巧’。这种天气,螃蟹都在洞口呆着捕食,只要跺几下脚,它们就会往洞深处躲藏,这样洞口就会流出一些浑水。”刘军浩说的是经验之谈。(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