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捉螃蟹的人都知道,白天在河边走的时候很容易看到洞口探头探脑的螃蟹。这东西是个机灵鬼,四周平静的时候,它们大多守在洞口捕捉那些游来游去的小鱼小虾。但是只要感觉到脚步震动,或者看到有东西靠近,立刻会退回到洞中深处。直到危险消除,才重新慢慢的探出来。

“哇,这里也有,姑父你给我捉点螃蟹吃吧。”小建辉听了解释,扭头朝远处看看,结果又发现两个螃蟹洞。

顺着他指的方向,刘军浩才发现沟岸边的芦苇丛中有不少螃蟹洞。近在咫尺,自己竟然毫无察觉,真是灯下黑。

可以理解,别看水沟在家门前,他却很少往芦苇丛边凑,最多是在木桥上来往。没想到不留神之中,岸边已经打了这么多洞穴。

被建辉一说,他也动了心思。

其实现在捉螃蟹尚早,秋天才是最好时节。那时候母螃蟹即将产卵,纷纷爬到沟边有水的地方,然后随便挖个很浅的洞就开始产卵,捉起来很方便。不过找洞的时候要小心,因为很多洞里里藏得是老鼠和蛇。

“捉螃蟹,好呀,让你们看看我捉螃蟹的水平。”闲着也是闲着,刘军浩不介意给他们露一手。

捉螃蟹的方法很多,一般有钓扎摸挖掘盖等。

说道钓,非常简单,和钓黄鳝差不多,用细蔑丝做个钩串好蚯蚓,然后寻个浑水的蟹洞把钩伸进洞内。只要螃蟹的大钳子咬住猎物,就可以慢慢拉出洞穴,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即将离开水面那一刻,觉得大事不妙的螃蟹会慌忙松开钳子逃走,这时必须眼疾手快,用另一只手迅速堵住洞口,阻隔断螃蟹的退路。

稍微迟疑,螃蟹就钻到洞底深处,再也钓不上来。

扎螃蟹则需要制作一根篾片,然后在其中一端绑根U型的铅丝钩子,直接用它往洞里搅动。螃蟹承受不住钩子的鼓捣,往往会逃离洞穴,被钩子“扎”了出来。

挖螃蟹没有一点科技含量,直接将手伸进洞内一直掏到底。这种方法需要勇气。因为稍慢一点,螃蟹的大钳子就会紧紧地夹住你的手,很疼,有时甚至还会出血。

刘军浩有次被螃蟹夹住,那个时候比较生猛,也不知道害怕,张口一牙下去“咔嚓”直接把螃蟹的钳子咬碎!

当时惹来一众伙伴的佩服声,为此得意了很久。

螃蟹洞内深浅不一,粗细不同,碰到小螃蟹好捉,一捉一个准。老螃蟹就不是那么容易,它们的洞往往很深,捉的时候要手臂完全深入洞中,肩膀斜斜的侧在洞口,半边脸挨着泥巴上……这个时候的成功率相当低,经常搞得满头满脸是泥巴,最后却没见到螃蟹。

此方法也有风险,一次刘军浩的手刚伸进洞中。突然一条蛇从手旁往外窜,当时他还以为是黄鳝,胳膊直接往洞壁上压,结果那水蛇逃脱不掉缠绕在他的手腕上。幸亏觉察到不对,赶忙将胳膊拿出,否则非要挨一口。

经过水蛇事件,他以后挖螃蟹小心了许多,每次都是看准再下手。

盖螃蟹是弄团水草紧紧的堵死洞口,过十几分钟返回原地,用手猛然拽出水草,另一只手快速伸进洞中抓,十有八九憋不住气的螃蟹都在洞口呆着,当然也有憋得时间太长憋死在洞口的。

摸螃蟹则跟着感觉走,一般在下河洗澡的时候进行。人在河里走,脚踩流沙,弯腰双手在河底摸,只要踩到或者摸到光滑滑的一块,抓上来准是大毛蟹,当然极少有可能踩到老鳖。

经常捉螃蟹,刘军浩还发现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每个螃蟹洞外边都会有一堆呈泡沫状的泥巴,这相当于螃蟹的领土界碑。捉到螃蟹后只要把这堆泥巴弄走,过几天一般会重新住进一只螃蟹,出现一堆新鲜的泥。

“对了老公,你知道母螃蟹怎么繁殖的吗,我是说那些小螃蟹孵出来后怎么生活?”张倩对捉螃蟹不怎么感兴趣,倒是对螃蟹由来有些兴致,好奇的问道。她只知道螃蟹把卵产在自己的脐内,然后将卵孵化成小螃蟹。可是那些小螃蟹怎么生活,书中却没有说。

“这算你问对人,一般人还真不知道。”刘军浩显摆的回答到。他小时候为了弄清这个问题,特意捕捉过一些母螃蟹,发现它们哺育后代的方式比较独特。

小螃蟹刚出生的时候是软甲,仍然躲在母螃蟹的蟹壳里边。只有在风和日丽气候温暖的日子里,母螃蟹才会从洞中爬上岸打开蟹盖,让小螃蟹们出来晒暖玩耍。一有周围有任何风吹草动,小螃蟹便像蚂蚁似地一窝蜂朝母螃蟹的盖子里钻。

看孩子钻的差不多,母螃蟹便会合上盖子,扬起两只大钳子,沙沙沙横着逃进洞穴中。

当然,母螃蟹逃的太急,难免会留下不少小螃蟹在外边。这种小东西离开母体是养不活的,刘军浩曾经捉过不少,可惜没两天功夫全部死掉。

在刘军浩的指导下,几个人像模像样的学起盖螃蟹的方法。

何一凡刚掀开了两个水草盖子,突然扯着嗓子大叫起来:“建辉,建辉,快来呀!我被蛇咬到了!”

声音凄惨,把刘军浩也吓一跳,不过看清楚那家伙手中的东西,这才安心下来,给老婆做个安心的眼神。一听说他被蛇咬,小建辉慌忙拿着木棍冲上去。小家伙最初来刘家沟的时候看到什么都害怕,现在呆的时间长了,早变成小牛犊,碰到蛇也不怕,总想把它打死。

只见何一凡蹲身站起,两手正死死的拧着一条胳膊粗的大蛇,那蛇身子曲卷在他的手上,鲜红的血正从指缝间不断地滴下,非常吓人。

小建辉刚刚表现很勇猛,哪知道看到血却害怕了,只是躲在远处叫道:“表叔,表叔,你快把它扔掉呀!赶快扔掉!你还抓着干嘛……叫我怎么帮你?”

“快点……毒蛇咬到我的手了!”何一凡带着呜咽的腔调大叫。

“好,好,我帮你,”小家伙一咬牙,拎着木棍照着何一凡的手臂上打去。

“别”这下把何一凡吓得赶忙后退,跟着叫道,“别打了,快把水桶拿来!”这时张倩也赶过来,一看他手中的大蛇笑起来,指着侄子的脑瓜说道:“小建辉,你怎么不瞪大眼睛看清楚,何一凡的话你也信,这哪里是蛇,你再看看?”小建辉才注意到表叔手中拿的是条大麻鳝,至于那血迹,不过是何一凡捉的时候用劲儿太大,直接把麻鳝肚皮划破而已。

小家伙看表叔还在哈哈大笑,也不恼,反口问道,“姑父,这洞中怎么会有黄鳝,不应该是螃蟹洞吗?”

“凡事都有例外嘛”刘军浩解释了句。其实偶尔也有螃蟹、蟾蜍、黄鳝同穴的情况,不过这种很少见,没想到何一凡竟然遇到。他这么一动,怕是把洞中的螃蟹惊走了。

“哦,我知道了,一凡表叔瞎猫碰个死老鼠。”小建辉话中带着点无赖的淘气。小家伙想起自己还要捉螃蟹的事情,也不和表叔斗嘴,赶忙朝水边走去。

成果丰硕,等十几分钟后,捉到的螃蟹有小半盆子。其中小建辉捉到的一只有碗口那么大,属于很少见的老螃蟹。而且这家伙技巧掌握的非常好,竟然没有让螃蟹给夹住。

中午做饭,刘军浩刚把螃蟹蒸上,小建辉就寻摸过来。

“建辉,你进来干什么,还想捉螃蟹?”何一凡笑着打趣。

“表叔,你不知道我刚才捉那只螃蟹费了多大的劲儿,它差点都钻进洞中”其实刚才抓螃蟹的时候很容易,小家伙为炫耀一下自己的能干,特意将难度夸大好多倍。

“是吗?”何一凡跟着打趣道:“建辉,你抓这只螃蟹的时候有没有仔细看清楚呀?”

“看清楚什么?”小家伙不解的问道。

“看清楚这螃蟹眼睛是瞎的呀,你没有注意吗?”何一凡正着脸色,一本正经的反问。小家伙还以为真是如此,很疑惑的看着刘军浩道:“不会吧,姑父,你看看是不是,我可没注意,表叔是怎么知道的?”

何一凡哈哈笑着说道“我当然知道,连你都能把它捉到,不是瞎的才怪呢!”

大家都笑起来,张倩更是笑弯了腰。“是的,这螃蟹是瞎的,等下你们都不能吃。”小建辉说着把锅盖压住,很气愤的望着何一凡,显然是不服气他灭杀自己的功劳。

“好了,好了,别给小孩子逗,你都多大了”刘军浩抱住小建辉说道,“等着,今天晚上咱们不去捉知了,我领你去捉老鳖”“在哪个地方,我过去帮你打手提灯。”听说要捉老鳖,建辉急急的追问。“呵呵,现在不能说,说出来老鳖就听到了,半夜跑掉,咱们捉不到。”刘军浩笑眯眯的说。他只是转移孩子的注意力罢了,哪会真的去捉老鳖呢。“姑父,你怎么每次都能捉到老鳖呢?”小家伙又开始打破沙锅问到底。“这个呀,都是在我做梦的时候,东海龙王告示我的。要我晚上到那里去,有只老鳖是送给我的。”“对呀,我刚刚也作了一个梦,梦见个观音菩萨,她对我说;‘张建辉,你晚上和你姑父去捉老鳖去,包你好玩’。”何一凡说完非常认真的仰头看着刘军浩。这话顿时又把众人给逗笑了……张倩没让老公继续逗他,转头说道:“你呀,净带着他乱说话,咱家今年还要拜菩萨呢。”话说自从有孩子之后,她对这种神仙之流虽然不信,但是却也图个心理安慰,因此没有让老公再继续胡说八道。

“好,好,我不说了吃饭”刘军浩说着开始朝锅灶中加些硬柴。

***

七月牵牛花香,院东的篱笆墙内种有丝瓜,虽然只有几棵,但是结出的丝瓜已经爬满了架子,另有不少淡黄色的小花,纷然开着,引来不少土蜂子在上边飞舞。

丝瓜是个好东西,可是这些日子他们两口子连带两个客人都快吃烦了。

主要是太多了点,每天能从架子上摘出四五根丝瓜。往年可以送给赵教授,今年人家的丝瓜还朝外送呢。

刘军浩吸取大槐树的教训,没敢再往丝瓜秧下浇灌泉水,不过这东西仍然长的很高大,有两株已经越过篱笆墙,直接攀援到楝树枝头上。

丝瓜秧上开出的黄花也明显要比村里其他人家种的丝瓜多……自己本来想低调,没想到还是低调不成。刘军浩推测可能是土质的原因,近两年他陆陆续续往花池中浇灌过几次泉水,怕是这里的土壤已经得到改良。

不过刘军浩家的丝瓜不算啥,真正显眼的是赵教授院中平方顶部种的那几株。

赵教授家有三间大瓦房,本来足够他们两口子住。可是现在儿子和女儿两家人周末经常往刘家沟,这样一来,房子不够了。在刘军浩那里借宿也不是个常事儿,于是春上他又找人在边上盖两间平房,打算让孩子们再来的时候有个住的地方。

他却没想到这平方和瓦房不同,太阳一晒特别蒸人,里边根本进不去人。

平房周围刚种了几株小树,要等几年才有树荫。于是赵教授就弄了几粒丝瓜籽种在房顶当遮阳布。每天早上和晚上上楼为它们浇水,有时候再弄些肥料。

原本想着能在上边遮阳就行,没想到丝瓜发疯般的生长,短短一个多月已经把搭的架子爬满,而且顺着房顶爬的到处都是。

不少丝瓜藤顺着平房垂吊下来,形成一道壮观的天然“绿瀑”。有一株更是离谱,越过平房屋顶,隔空将触角伸到瓦房上边,沿着瓦房蔓延,足足爬了三间屋的地方。

这种奇景自然惹来不少人观赏,现在已经快成刘家沟的一个小景点,很多游客路过他家门前的时候都要进来看两眼,站在门前拍几张照片。别说游客,不少村民也跑来取经,说是秋里给留些丝瓜种子,到时候自家也栽种几株。(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