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这些要求,赵教授自然一一答应,而且还把不少丝瓜摘给来取经的村民。

刘军浩却没有去凑热闹,老爷子家丝瓜出现这种奇景,他心知肚明。这几粒丝瓜籽还是赵教授从他家找的,当时听说人家打算往房顶种,刘军浩害怕种不活特意在泉水中泡了两天,结果出现这种异况。不过这样也好,可以让赵老爷子吸引部分注意力。

刘军浩此时和媳妇坐在楝树下的石凳上乘凉,两个小家伙在摇篮中依依呀呀哼着莫名的声音。

张倩身体保养得好,奶水很足,他们一直坚持母乳喂养。

只两个多月的时间,小家伙们脸蛋就变得胖嘟嘟,小胳膊小腿像藕节一样,骨头也开始硬朗起来。现在他们躺在摇篮中根本不安稳,手脚乱踢腾,不时把小手往嘴里塞。张倩怕他们的小手太脏,忙拉了下来,可惜一分钟不要,小家伙又把手伸进去吮吸。

“要不咱们也老大小二买个奶嘴?”刘军浩有些无奈的说道。两个小家伙现在什么也不懂,只知道吃,不管手中碰到什么东西都要往嘴里填。

上次小二拉屎,他慌忙去找卫生纸擦,结果等找来纸的时候无语了。扭头功夫,这家伙不知道怎么抓到粑粑,正呜呜叫着往嘴里塞,如果自己再慢半步就塞到嘴里了。

“不要,那奶嘴也不卫生,说不定是什么塑料制成的。”张倩一口否决。现在网上天天报道,很多玩具生产厂家的塑料都是从农村收购的农药瓶在加工制成,不少有农药残留,小娃子拿玩具的时候很喜欢往嘴里填,比较危险,奶嘴更是如此。

汗,媳妇现在真把两个小家伙当成宝贝疙瘩,什么东西都不让弄。见张倩不同意,刘军浩也只当没说。扭头看松鼠在树上摘了个大桃子,他一把抢过来。

今年这两株新在的桃树挂果不多,个头挺大。不过他到现在还没有吃到,悟空早把这些桃子霸占,往往桃子刚红,它已经摘下来自己享用。

松鼠看着眼馋,可是这家伙只要爬上桃树,立刻会被猴子连抓带挠驱赶下来。

今天悟空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总算让点点找到机会,趁机上树偷桃。

这家伙挺有眼光,特意摘了个半红的大桃。刘军浩洗干净后用手一掰两半,将其中一半递给媳妇,两口子分食之。

味道不错,至少不像院西边那株失败的桃树。

正吃着,猴子吱吱叫着进来,这家伙没注意主人手中的桃子,反而显摆的让他们看一个大塑料袋……里边装了大半袋子气蛤蟆。

气蛤蟆是青蛙的一种,颜色呈土灰色,它的个头要比一般的青蛙小很多。这东西貌不惊人却很能鼓气,因此被称为农村人气蛤蟆。

农村的小孩子最喜欢玩气蛤蟆,在水塘边逮住后用干麦秸杆儿插到蛤蟆**儿里拼命吹气。气蛤蟆就会像气球儿一样慢慢变大,等吹到不能再吹,将麦秸秆儿另外一头儿扎个结把蛤蟆扔到山溪中。这样气蛤蟆就在水里打着旋儿顺流而下,一群熊孩子则对着蛤蟆招手喊:气蛤蟆,游啊游,游到外婆家住一秋……

类似事情刘军浩小时候也干过不少,不过他不知道悟空怎么对气蛤蟆产生兴致,而且一次捉这么多。

猴子把塑料袋在主人面前显摆后,跟着跑到院外打开,气蛤蟆顿时蹦的满地都是。

周围青庄蜂拥而至,好像大军扫荡,没等张倩反应过来,地上的气蛤蟆已经成了青庄口中的食物。

“悟空!”张倩气愤的把猴子抱起,照着耳朵拧了两下。她算是看明白,悟空好的学不会,捣蛋的事情却一看就懂。前两天何一凡捋野芫荽的时候捉了几个青蛙喂青庄,结果小家伙立马学会。

面对主人的惩罚,猴子不以为意,小爪子指着远处乱叫不已,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

“要不咱们出去转转?”刘军浩建议到,反正无事,抱着两个孩子出门转转也好,现在不是很热。

“嗯,”张倩也有此意,回院子把小家伙们抱起。

猴子并没有带他们走远,直接领到河堤边。

两口子登上河堤,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确切的说是吓傻了。

只见河堤底部的陡坡上、田埂边、草丛中到处是黑压压的气蛤蟆,最少有几万只,这么多气蛤蟆乱成一团,不断大叫着朝河堤上方蹦跶。气蛤蟆聚集在一起,自然引来水鸟的疯狂啄食。可是这些东西好像根本不知道害怕,仍然大叫着朝河堤上方蹦跶。

“这……这老公,这是咋了?”张倩的声音有些颤抖。

“我也不知道”刘军浩现在才知道猴子为啥能够轻易捉到一塑料袋气蛤蟆。这地方密密麻麻,随便伸手就能捧起一大把。虽然之前也见过蛤蟆群聚的现象,可是从没有这么多,太离奇了点。

“刘军浩,刘军浩,你快来,这水沟中有很多气蛤蟆,赶紧过来看看是咋回事儿!”正在这时候,刘老三在远处扯着嗓子大叫。他家地块挨着水沟,上地干活的时候发现气蛤蟆群聚。刚开始地里的气蛤蟆还不多,结果不到半个小时,无数气蛤蟆朝地里边蹦跶,有的地方多到连脚都放不下去。

他这才觉得事儿不对,刚扛着锄头要朝村里喊人,看到刘军浩他们两口子在河堤上。

“三叔,这里也有,你赶紧过来”刘军浩扯着嗓子回应一句。

“哦”刘老三扛着锄头急匆匆过来,刚走到河堤下顿时“妈呀”一声大叫,扛起锄头转个大弯爬上河堤。大概是有些紧张,爬河堤的时候有好几次差点摔倒。

难怪他如此紧张,主要是被吓到,这河堤下的蛤蟆比他家地里的更多。刘军浩两口子在河堤上远观倒不觉得,他在近处却很是吃惊了一把。

“会不会是地震前兆?”张倩看一会儿说道。那啥上小学的时候学过“震前动物有预兆,牛羊骡马不进圈,猪不吃食儿狗乱咬……冰天雪地蛇出洞,大猫叼着小猫跑,蛤蟆蚂蚁把家搬,孔雀大象狂奔跑……”

前两年那场大地震时不少动物有类似先兆,她几乎是下意识想到这上边。

“怎么可能,刘家沟历史上就没有地震过。”刘军浩一口否决。以前也遇到过这种现象,只是没有如此离谱。

“打电话让村里的老人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和他们站在一起,刘老三总算没刚才那么害怕了。

“嗯”刘军浩立刻打电话到村里通知刘广聚。

也不知道这人在村里怎么喊得,不到十分钟,来的村民加游客足有二三百人。

这么多人看到气蛤蟆群聚的想象,也都有些惊慌,一时议论纷纷。

“不会是要地震吧……”

“很有可能,据说XX地震就是这样的”

“我觉得可能是涨水……”

虽然众游客的意见不统一,但是都倾向于有什么事儿发生。主要是国内那场震惊世界的大地震刚过去没几年,人们对这种反常的动物迁徙行为还是比较敏感。

开始刘家沟的村民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正常,毕竟以前遇到过。可是三人成虎,在游客们的议论声中,他们也有些不确定了。

如果不把事情赶紧弄明白,等下估计要造成群体恐慌。刘军浩赶紧给郭记者打电话,把这里的情况说明一下。

郭记者在电话中表示自己立刻联系地震局和林业局相关专家赶来……郭记者赶来的速度比他想象的更快。

到中午的时候,他就领着一大帮人来到刘家沟。

这种反常现象毕竟很罕见,大家希望得到肯定的答案才心安,因此都守着刘广聚的大院不肯离开。

下午两点,刘广聚也不顾天气炎热,直接用大喇叭通知众人开会。

会开的简短,就是几个专家轮流上去讲话。先是那个地震局的技术人员说整个地区范围内没有发现明显的地面震动,林业局的专家则解释这种现象很正常,而且在春季多有发生,前些日子在附近的省市也发生过。

说刘家沟这种情况主要是今年春上高温干旱,小蛤蟆产卵比往年要晚一些。现在进入雨季,为蛤蟆卵孵化提供了有利条件,使其迅速形成蛙群,而小蛤蟆本身就有群聚的习性。

最后结论是此现象属雨季蝌蚪成蛙过程中的正常迁移,与所谓“地震要来”并无任何直接关系。

虽然大部分人平时对所谓的专家并不感冒,可是听到肯定的答案还是心安下来。

本来担心这种反常现象被报道后,游客会减少,令刘家沟人没有想到的是,随后几天竟然又出现一波小高峰,都是来看稀奇的。

看来很多人都属于看热闹不显命大的……刘军浩只能如此推测。

可是他们没有眼福,到晚上那些群聚的蛤蟆已经相继散去,游客们只能对着照片欣赏了。

水沟不远处出现气蛤蟆群聚的现象,刘军浩倒是暗自做过推测,可能与泉水有关,毕竟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雨,自己院中的水流到沟里边……这才惹来群蛙聚集在河堤水闸周围。

不过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他不认为自己的石锁有这么大的本事。(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