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炎炎,两条黄斑皮吃罢午饭自觉跑到树下伸着舌头躲避阳光。

刘军浩把两个小家伙哄睡着,刚躺在竹床上休息,结果被电话催醒,几个游客打电话要花皮瓜。

正好上午摘了七八个,他索性用全部弄到村里。

今天天气燥热,很多人家把饭桌挪到堰塘边的大树下。此刻有人还端着饭碗吃饭,说是饭碗,碗大得像面盆,基本上吃过一碗,不用再回家盛第二碗。还有几个老爷子把躺椅弄到树下,躺在上边摇着蒲扇。

“小浩,过来送瓜呀,给我留一个吧……”到堰塘边上,立刻有老太太打招呼。

“马婶儿,你中午也不睡会儿,还忙乎呀?”刘军浩见她蹲在树下给南瓜秧除草,赶忙停下电动车。

“中午睡不着,我不是想把南瓜地里的草拽净。你要草不,等下弄回去喂赤兔。”老太太擦擦额头上的汗反问道。

马婶儿也是来刘家沟养老大军中的一员,和张妈住在一个小区。因为患有心脏病高血压早早的病退,每天靠药物维持生活,去年被张妈给“忽悠”到刘家沟。其实也不能算是忽悠,主要是听张妈讲起一件事情:有人患高血压,天天拿药吊着,跑到乡下住了半年多,再回医院检查,血压竟然降下去了。

这事儿给她留下深刻印象,也产生到乡下住一段的念头。虽然家人不同意,多次劝阻她,但老太太决心已下,立刻说服老伴,一起来到刘家沟。

没想到真有效果,天天吃五谷杂粮,两个月的时间,病竟然减轻大半。这更坚定了老太太留在刘家沟的信念,今年春上在房子周围开了片荒地,种上茄子、辣椒、南瓜等蔬菜,院角还垒个鸡窝,养几只小母鸡。

每天早上起来老太太和老伴儿沿着堰塘跑一圈儿,然后回去做早饭。上午打扫鸡舍,将清理的鸡粪收集到蔬菜地里施肥,或者约几个老太太爬山,挖野菜……日子倒也过得悠哉。

“马婶儿,那边在干啥呢?”刘军浩好奇的问道。堰塘北边树下围着一大群半大的孩子,有几个游客也站在后边。

“呵呵,毛孩子几个人玩变魔术。”

“变戏法?”刘军浩不知道这熊孩子又搞什么鬼,给老太太留个大花皮后,他凑了过去。

只见地上扣着四个不透明的塑料杯子,每个杯子底部都用签字笔歪歪扭扭的写了个黑字。四个分别是“妖”、“魔”、“鬼”、“怪”。毛孩子蹲在杯子前,小娃子则背对着众人蹲在那里啃雪糕。

刘军浩正莫名其妙,毛孩子突然叫喊起来:“都来看、都来瞧,一个老鼠逮个猫。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借钱捧个钱场。随便哪个把这花生放到茶杯里边,小娃子都能猜出……”

“我来,我来!”刘长林话刚出口,立刻有几个小家伙挤过去。这些熊孩子大部分是跟父母过来游玩的,小孩子在一起容易混熟,彼此玩的很热闹。

一个小家伙刚把花生放在杯子里,毛孩子又叫起来:“放好离手,小娃子鬼精鬼精的,不管你怎么放,他立马能才出来。你们要不信,问问他在哪个里边。”

“小娃子,小娃子……你说,现在花生在哪个杯子里边?”周围人开始叫嚷。

“在写鬼字的那个杯子里!”

“哇,真的呀”等那小家伙把塑料杯子揭开,花生果然在里边。

这个戏法百变百灵。周围一群半大的孩子看的非常纳闷,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猜出来的。几个大人不相信,也试了几次,仍然没有找到原因。

刘军浩在边上看一会儿,倒是猜测出个大概。

两个熊孩子之间的喊话有默契,每次小娃子猜之前毛孩子都要喊几句:“小娃子鬼精鬼精的,不管你怎么放,他立马能猜出来。”“这个魔术不简单,小娃子肯定能猜到”“说起来怪稀奇,他也没有看见,你说怎么就能猜着的呢?”“要是你们猜绝对猜不到,可是他知道放在哪个杯子里了!”

每次毛孩子喊得话里边都带有“要(妖)”“魔”“鬼”“怪”中的某个字,只是这家伙说的隐蔽,加上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杯子上,因此才没有发现其中的玄妙。

“毛孩子,你给我们说说到底是咋回事儿吧?”一连猜十多次,终于有人按耐不住问起来。

“告诉你们,小娃子有特异功能……”这熊孩子满嘴跑火车的乱侃。

刘军浩没揭穿他的把戏,魔术图的就是热闹,揭穿反而没啥意思了。

西瓜送过去,又被几个游客拉着喝酒,刘军浩推辞不过,只能坐下来。

天热,菜比较简单,香椿炒鸡蛋、凉拌莲耦、猪头肉再加上小葱拌凉粉四色凉菜,入眼是青油油、绿映映、白生生几色。

刘军浩夹了块凉粉放到嘴里,立刻感觉味不对,诧异的问道,“这是救命豆腐?”

“嗯,前两天刚做的,尝尝咋样”二麻子说着端了盘花生米放在桌子上。

救命豆腐虽然沾了豆腐两个字,但是并非用黄豆做成,它的材料是大青山一种叫“救命树”植物叶子。

“救命树”是很平常的灌木,人凑到近前可以闻到叶子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树叶摘回去洗净,开水浸泡十几分钟后用手反复搓揉、挤压,把叶中汁液挤光,盆中的清水就变液体混合物,浓稠浓稠的和稀面糊差不多。

这个时候再弄块纱布将混合物过滤几次,加入少许干净的草木灰继续搅拌,调成灰色糊状,

很快糊状就凝结成晶莹剔透的救命豆腐。这东西做起来步骤简单,最重要的是草木灰这步,必须凭感觉。加的量过少根本不会凝固,加入过多硬邦邦的很难吃。

关于这种食物还有个来历,说是很久以前,大青山发生百年不遇的大旱,白条河断流,庄稼地颗粒无收,人们漫山遍野找吃食儿。

大青山的土地神见到这种情况,于心不忍,一夜之间,让山上长满郁郁葱葱的灌木。人们摘叶子加灰做成了豆腐,最后渡过饥荒。

救命豆腐可炒可凉拌,吃起来味道独特,有种说不出的清香。不过现在人们怕麻烦,很少上山去摘树叶做豆腐。

现在刘军浩吃到这么一道透着墨绿、散着清香的救命豆腐,感觉相当不错。入口柔软滑腻,富有弹性,很像小孩子们常吃的果冻。

可是他的品尝生涯没进行下去,刚夹了两筷子,天突然变暗,紧接着树叶呜呜作响,一大片云彩从南方刮过来,顷刻间刘家沟就来到傍晚。

“下雨了,下雨了!”那些在沟边玩耍的小孩子最兴奋,一个个扯着嗓子大叫。

“这天下不成,我上午刚看的天气预报,咱们这片没雨。”二麻子开口说道。原本几个人想把桌子挪到屋里边,听他一说,干脆继续坐在树下喝酒。

刚才身上直冒热汗,现在风一吹,立马凉爽下来。

这老天爷没个准头,二麻子话还没落地。一个闷雷在头顶炸响,紧跟着狂风夹杂暴雨劈头盖脑地倾泻下来。

“靠,你不是说没雨吗”几个人大叫着收桌子,边上乘凉的游客也蜂蛹往堰塘边的凉亭里钻。

“是冷子!”刘军浩感觉脑袋上一疼,扭头朝地上看去,才发现是鸽子蛋大小的冰疙瘩。

“下的是冷子,大家不要站在外边,赶紧往凉亭里躲”二麻子也反应过来,扯着嗓子大嚷。凉亭是前些日子刚建的,为的就是方便游客在堰塘边乘凉钓鱼。

下雨在外边淋没有问题,下冷子千万不能站在空旷无遮挡的地方。因为这东西的杀伤力巨大,打毁庄稼,损坏房屋,人被砸伤、牲畜被砸死的情况常常发生。有的冷子比鸡蛋还大,甚至能把房顶凿穿。

“下冰雹了,下冰雹了!”那些熊孩子很多是第一次见到冷子,显得很兴奋,一个个躲在凉亭中跟没事儿人一样。如果不是大人看的紧,他们还要冲出去捡着玩。

“嗷……嗷……”毛孩子不老实,伸手想接一个冷子,结果被直接砸在手掌中,钻心的疼,手臂砸得像要断了似的。

这下他才彻底老实,不敢再超外边看。

啪嗒啪嗒,只听到凉亭顶部响声一片。几分钟的功夫地面铺一层冷子,连带河中也落了不少。冷子根本来不及融化,就在水面上漂浮着。

“大夏天的怎么会下冰雹,”一游客不解的问道。

“正是因为夏天才下冰雹,冬天根本不会。”一个老人在旁边插了句嘴。

“为啥?”这游客不解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冬天没遇到过。”听着老爷子一说,众人才想起貌似冰雹大部分是夏天落的,没听说哪个地方冬天落冰雹。

“夏天天气炎热,容易产生大量近地面湿热空气。湿热空气快速上升,温度急骤下降,有时甚至低到-30℃。热空气中的水气遇冷凝结成冰珠,冰珠……所以,冰雹多在夏季产生。而在冬季,近地面气温很低,不可能产生强大的快速上升气流,也就无法形成冰雹。”一游客倒是有闲心,特意用手机查到原因,在凉亭中读出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