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子来得快,去的也快。只二十分钟的时间,风已经停止,乌云刮散,一切重新恢复平静。

环顾四周地上的冷子足有两三厘米厚,脚踩在上边咔嚓咔嚓作响。

扭头再看堰塘里也铺了厚厚一层,挤挤挨挨在水面流淌。

凉亭里的几个熊孩子一刻不想多等,冷子刚停就冲到外边捡,也不管什么卫生不卫生的,直接往嘴里塞,大人根本拦不住。

“嗯,有点凉”原以为只有小孩子才吃这东西,没曾想有几个游客也好奇的捡起两粒品尝。话说,不少人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冰雹呢。

冷子刘军浩小时候也吃过,有点像冰棍,只是不甜。夏天吃凉飕飕的东西就是一个字------爽!

乌云消散,火辣辣的太阳重新炙烤着大地,不过却没有刚才那么热。

众人刚要散开,突然听到堰塘中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好像是冰层破碎的轻声。有人无意中回头,立刻惊叫起来:“大家快看,堰塘里好多鱼!”

只见离岸边不远的水面露出几个土灰色的扁平脑袋——是鲶鱼头。这东西的外形和其他鱼类有很大区别,大部分人都认了出来。

堰塘中的鲶鱼好像商量好一样,很快在水面聚集了一大群。堰塘里的水域面积大,平时人们很难估量出鲶鱼多少,现在才知道整个水域内鲶鱼多的不计其数。面前这片水面大大小小的鲶鱼就有三四百条,更别说堰塘对岸那些晃动的脑袋。

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它们并非跑到水面换气,而是张大嘴巴,不住吞食漂浮在水面的冷子。“哧溜……哧溜……”好像吃雪糕,鲶鱼群蜂蛹抢食。有抢不到的还用身体快速击打水面,发出啪啪的声响。

鲶鱼吃冷子?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清醒过来的游客忙拿手机拍照。

“冷子有啥好的,鲶鱼怎么会吞食这个?”有游客不解的问。

“不知道”刘军浩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稀奇的事情。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远处一条乌黑发亮的鲶鱼。这东西的脑袋快有脸盆大,嘴角根须七八厘米长,瞧上去相当骇人。

没想到堰塘中会有这么大的鲶鱼,初步估计二三十斤重,很可能从塘底的洞中钻出来的。

大大小小的鲶鱼在水面上一窝蜂抢冷子,就好像在吞食什么美味佳肴,生怕速度慢抢不到似的。

“刘家沟这次又要出新闻了,等下把照片发给郭记者……”一游客兴奋地叫道。

他们原本以为鲶鱼吞食完冷子会重新钻入水底,哪知道根本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这些家伙游着游着竟然一个二个翻起肚皮,直挺挺浮在水面上。

“大家快捉鱼呀”不知道谁喊一声,众人反应过来,纷纷回去拿网兜竹竿打捞。

鲶鱼大概吞食冷子过多冻僵了,此刻在水面根本没办法游动,随便用竹竿轻轻一划拉就扒到岸边。

刘军浩眼疾手快,连抓两条,跟着又瞄准远处最大的那条。可惜这次运气没有那么好,刚扒到离岸边三米远的地方,这东西突然身子一翻,摇摇尾巴逃向远处。没等他再次伸出竹竿,鲶鱼已经沉入水底消失不见。

“靠,怎么活过来了!?”岸上的惋惜声此起彼伏。只见刚才还挺肚子的鲶鱼纷纷翻过身子,摇着尾巴钻进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岸上那二三十条活蹦乱跳的鲶鱼,众人还以为刚才是在集体做梦呢。

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十几分钟的时间,堰塘中的冷子已经全部融化。

“你们用啥捉那么多鲶鱼……”冰雹停止,几个在屋里打牌的游客也到堰塘边乘凉,见岸边扔如此多的鲶鱼,立刻惊讶问道。

“我们没有捉,刚才下冷子,鲶鱼吞冷子,直接让我们给捞上岸了。”众人七嘴八舌的解释。

他们听得瞪圆了眼珠子:“真的?”

“我们这么多人还能骗你……”刘军浩晃晃手中的竹竿。

几个游客立刻冲到水边观察,试图也想捉到一两条鲶鱼。

“别找,早跑光了”毛孩子在后边喊一句。

“这还有一条”没想到那游客运气不错,竟然在岸边的石头旁找到一条翻身的鲶鱼,连忙抓到岸上。

不过仅此一条,其余再也没有。

“小浩,你看那株毛枸树”二麻子突然指着不远处叫道。

“我的天,树叶砸成这样……”刚才他们只顾着捞鱼,没注意周围的环境。二麻子一喊,众人才发现岸边到处可见残枝断叶,那株毛枸树上叶子更是被冷子击打出许多拇指粗的窟窿,模样相当凄惨。

“赶紧去地里看看,说不定玉米苗、花生叶子都被打烂了。”刘家沟的村民再也按耐不住,纷纷往地里查看自家的庄稼。

刘军浩担心院中的西瓜被冷子打烂,因此没有在堰塘边多呆,直接提着几条鲶鱼回家。一路走来,地上的枯枝败叶很多,很多蒿草都被冷子打卧在地上。

没进门,就听到两个小家伙哇哇的大哭声,他赶忙加快脚步。

和想象的一样,柿子、大枣被冷子打落很多,惹来几只鸡鸭在树下抢食。

“你可回来了,赶紧哄孩子”张倩见老公回来,立刻站在门口大嚷。

“我洗下手……”刘军浩说着把塑料袋中的鲶鱼放入水缸内。

“姑父,姐夫,你在哪里捉的?”看到几条活蹦乱跳的大鲶鱼,小建辉和何一凡都围上来。

“刚才下冷子,在堰塘里捉的……”他简单解释一下,惹得两个家伙朝院外跑。

“早没了,去了也是闲的”刘军浩话没说完,他们已经没了踪迹。

“赶紧抱着他们走一圈,我一个人抱不动。”老公刚进屋,张倩就把老大放入他的怀中。

“咋哭的这么厉害”往常刘军浩抱着小家伙晃悠几圈,他就会咯咯笑,现在却大哭不止。

“我估计想喝西瓜汁,天凉,没让他们喝,喂奶根本不行。”张倩解释道。

老大刚两个月时,有次小建辉用调羹盛了些西瓜汁送到他嘴边逗着玩,没想到小家伙用小舌头舔了下味道,立刻咯咯笑起来,顺势把西瓜汁喝个精光。喝完瞪大眼睛等着喝第二口,不给他喝,这家伙还舞动着小拳头呜呜乱叫。

当时小建辉觉得很有意思,又弄了一小块西瓜放在他嘴边,小家伙先是疑惑地舔两下,跟着便兴奋地吮吸起其中的汁水,边吸边发出“啧啧”的声音,两只一抓一抓的,让人看着煞是有趣。

当时张倩看到吓了一跳,上网查过才知道小孩子很喜欢吃甜食,天热的时候少量西瓜汁对宝宝没什么影响。

从此以后,只要小孩子哭,他们两口子都尝试刮点西瓜瓤放到小家伙的嘴边。效果不错,经常是舔到西瓜汁就不哭了。

这种天气刘军浩自然不敢让小家伙吃,只让媳妇弄了点在他的小嘴上抿一下。

老大先是一愣,继而嗷嗷哭的更厉害,小胳膊小腿还使劲地踢腾,一副“我还要吃”的样子,怎么哄也不管用。

刘军浩没想到小家伙反应如此强烈,只能苦笑着对老婆说道,“给他用开水温一些西瓜汁吧……”

果然……看勺子伸到跟前,小家伙立刻张着嘴吧唧吧唧吸起来,也顾不上哭了。

小家伙不再哭,刘军浩才得空去后院查看。

架子上的叶子被打烂很多,但是那些大花皮瓜却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最多是瓜皮上留下几道痕迹。

见到这种情况,他才心安。

不到半个小时,地上冷子就消失干净,天空重新被炎炎烈日笼罩。只是下场冷子,天气倒没有这么热了。

晚上刚吃过完饭,何一凡就带着小建辉去捉知了。这场冷子相当下了场小雨,出洞的知了更多。

刘军浩两口子没去凑热闹,抱着宝宝在楼门下乘凉。没坐两分钟,就看到有七八只手电筒沿着水沟照来。

他们开始以为是捉知了的,可是看手电筒照射方向却不像。

“毛孩子,你们在逮啥?”刘军浩看不到对面的人,就扯着嗓子试探性的喊了句。

“小浩叔,捉大青虾螃蟹。沟里有很多呀,不信你照照看。”还真让他蒙对,正是毛孩子带的头。这群熊孩子刚才捉知了无意中把手提灯往水沟内一照,发现岸边靠水的地方弓着身子的大青虾螃蟹很多。于是他们改变主意,捉起青虾来。

“哦”刘军浩回应一声却没有捕捉的兴致,主要是小时候捉的次数太多了。

和龙虾不同,这种浑身乌青白的虾叫青虾、河虾,大些的叫作大青虾。它们个头很小,刘军浩记得自己捉到最大的青虾也不过大拇指头粗,虾壳带着棕绿色的斑纹,虾螯上还积了层薄薄的青苔。

晚上的大青虾特别容易捉,用手提灯照到后静静呆在光亮内一动不动,跟傻子没什么两样。这个时候只管拿小网兜伸入水中抓取就可以,大青虾绝对是不会挣扎。

这种捉青虾的方法简单,效果很好,以前一晚上能捉几斤。大青虾比龙虾要要吃很多,清煮、红烧、油煎……怎么吃都是至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