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叔,张老师在家吗?”刚吃过早饭,小娃子就拿着数学课本到刘军院中。

“上街去了,你想问数学题,拿过来我看看”刘军浩没想到这熊孩子暑假还知道学习,有些意外的接过课本。

“不想问,我就拿着打个幌子,张老师不在家就好”听说张倩上街,小娃子松了口气,跟着神秘说道,“小浩叔,我昨天打知了壳,在鹞子沟一处松树上发现了个鹞子窝,咱们上山把它投了吧。”

感情过来是为这事儿,刘军浩照着他的脑瓜来一下,训斥道,“你这熊孩子投鸟窝投疯了,啥鸟窝不好投要投鹞子窝,不想活……当然,投什么鸟窝都不行。”

鹞子是雀鹰的俗称,这东西早些年在大青山非常多,鹞子沟名称就是由此而来。

鹞子沟中的鹞子有多少,听老人们说早些年那条山沟边的大松树上全是鹞子窝,每到春夏之交,农户家里新孵出的小鸡小鸭在院外田边四处乱跑的时候,鹞子沟这些祸害就出动了,好像无数轰炸机一样。

往往它们扫荡一次,村里能少十几只小鸡,因此农村人对这种东西深恶痛疾。

后来大家了解到鹞子爱吃动物腐肉这一习性,特意从山上捉了几十条菜花蛇,然后把它们毒死放到鹞子沟附近。一天的时间,菜花蛇周围死鹞子一大片,用七八个人担着扁担才把这些死鹞子弄下山。

从那以后,大青山的鹞子就少了很多,偶尔有几只也不成气候。

这事儿刘军浩只是听老一辈人说的,他没见过大青山漫山盘旋的鹞子。不过小时候自家小鸡也被鹞子捉过。当时他们几个熊孩子又气又恨,就决定来个以牙还牙,到山中找鹞子窝投掉报仇。

农村的孩子,用大人的话说就是“正事儿不干,撵鸡下蛋”。要说干什么正经事儿,可能做不来,只要做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绝对有动力。

几天时间,他们将村子附近的大山查看个遍,终于在一株椴树上发现鹞子窝。当时他们都想掏小鹞子回家养,几个人还为谁上树掏鹞子窝而争论不休,最后决定抽签。

结果刘启勇抽到,他非常高兴,猴子一样窜到树上。爬椴树的时候还特意准备了个蛇皮袋装小鹞子,刘军浩则爬到树半腰接应。

可惜没等刘启勇把手伸进窝中,外出觅食的鹞子就赶回来,两只鹞子一看有人打自己孩子的主意,立刻双双扑下,对着他们又啄又抓,还不断扑闪着翅膀。

刘军浩瞧事情不对,赶忙朝树下窜,即使这样也被狠抓了两下。刘启勇更惨,被鹞子啄的哇哇乱哭,最后用衣服蒙住脑袋,摸索着朝下撤退,几个熊孩子则在树旁不断扔石头吓唬鹞子。

等他回到地面,几个人吓了一跳,脑袋上起几个大包,胳膊上也划出几道口子淌着血,连肉都翻着。

经过这事儿,他们彻底打消投鹞子窝的念头。

刘军浩怕他们上山出意外,劈头盖脸的把小娃子训斥一顿,不过看这家伙满不在乎的样子,就知道他没听进去。

无奈,只得把自己投鹞子窝的经历说出,希望能吓退这熊孩子。

“真的,鹞子这么厉害,那还是算了!”小娃子听的直点头,最后连说不打算投。

看这家伙听进去,刘军浩才挥挥手让他离开。

今天上午难得的平静,没人来买黄鳝,没有人打电话让送西瓜,连两个小家伙也出奇的老实,不哭不闹,只是在摇篮中不断地翻滚身体,伸着小手抓玩具往嘴里塞。

农村人说是“二抬四翻六会坐,七滚八爬周会走。”一半小孩四个多月才会翻身,自家宝宝骨头硬实,还没三个月呢,已经可以到处骨碌。

因为这事儿,前天把他们两口子吓一跳。

前天中午太热,刘军浩害怕宝宝出痱子,小家伙又不敢扇风扇,因此只能在地上铺张薄被子,然后放在上边让他们睡觉。哪知道他和媳妇刚出去不到十分钟,老大就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了,他们慌忙四处查看,在沙发下找到这小家伙,浑身滚的都是灰尘。

从那以后,两口子再不敢把他们往地上放。

没人上门,刘军浩就躺在院中打开石锁。

石锁内一切照旧,入眼一片碧绿色,当初沙土地上的荒凉景象已不多见。

让刘军浩纳闷的是石锁空间仍然没有明显扩大,他估摸着十有八九到达极限。不过这些对他的影响不大,只要那口泉水没啥变化就行。

嗯,池塘中的莲蓬已经结不少,有几个长到碗口大小,正是吃的时候,再晚几天,估计该老了。

刘军浩摘几个打算出石锁,结果看到岸边那些乱蹦的石鸡,忙抓了一斤,预备中午炒着吃。

出石锁到后院转一圈,回来两个小家伙已经睡熟。他推着摇篮走出院子,到赵老爷子家下棋。

两人刚摆上龙门阵,立马有不少苍蝇飞过来落在小宝宝的脸上叮。

刘军浩赶忙喊点点过来驱赶,小孩子皮肤嫩,据说苍蝇在上边叮过会出蝇子屎。

松鼠倒是尽职尽责,看到有苍蝇落下,立刻蹲在摇篮上挥舞着小爪子。

没一会儿,它的举动把老大惊醒。小家伙嫩忽忽的手掌一伸一伸抓点点的大尾巴,看样子把这个也当成玩具。

“小浩叔,赵爷爷,你看我们逮到个什么东西……”刘军浩这边正将军呢,听到背后传来小娃子的大叫声。

扭头只见他拎着蛇皮袋,满脸兴奋的走进院子。

“我看看是啥东西……”老爷子顺势把棋子往棋盘上一扔,完全“忘记”自己还这盘即将输的事实。

“你看!”小娃子兴奋地打开蛇皮袋,想伸手进去掏,结果“妈呀”一声跳开。

“是鹞子?”等蛇皮袋中那个东西倒出来,刘军浩惊讶的反问,“你把那个鹞子窝投了,怎么抓到这东西的?”

感情自己刚才说半天纯粹是无用功,小娃子根本没放在心上,扭头又去掏鹞子窝去了。

“呵呵,它直接掉到我跟前的,啥事儿也没费”这家伙显得特别得意。

“又开始胡说八道,赶紧说怎么抓的,不然我等下告诉张老师。”刘军浩照着他脑瓜来一下,跟着催促道。

“别,我说……”一听搬出张老师,小娃子的脸跨拉下来。自己还打算把这鹞子养家里,让张老师知道,肯定就没戏了。

“我刚才打算是去掏小鹞子,谁知道走到半道上就听到草丛中哗啦啦作响。当时以为是一窝兔子,就赶紧冲过去,谁知道是鹞子在和一条菜花蛇争斗。最后被菜花蛇给缠住了……”

“老鹰斗不过菜花蛇,怎么可能?”何一凡打知了壳回来,恰好听到小娃子在显摆,就开口问道。

在印象中,蛇类从来都是老鹰的猎物,还是头回听说菜花蛇缠住老鹰的。

“呵呵,你是少见多怪,鹞子个头小,碰到大点的菜花蛇还真不够看。”别看人们经常渲染老鹰多么厉害,其实这东西相当笨拙,至少自家兔子就曾经蹬晕过一只。

“嗯,我也觉得奇怪,那菜花蛇很牛X,半个身子都竖起来,脑袋不断探来探去,直接往老鹰跟前冲……我当时看蒙了,以为这长虫显自己命大。那知道鹞子根本不敢往跟前凑,只是来回扑闪着翅膀。后来它不知道怎么又冲上去,用翅膀不断打菜花蛇的脑袋,打了几回,才把长虫给打死。”小娃子显得很兴奋,把过程讲的很详细。

“见菜花蛇斗不过鹞子,我以为热闹看完了。谁知道老鹰刚叼起菜花蛇要往回飞,菜花蛇突然身子一卷,直接把敌人的爪子卷住。鹞子赶紧闪着翅膀朝天上飞,可是刚飞了几丈高又掉下来,正好砸在我面前。我一瞅,菜花蛇还紧紧地缠着老鹰脖子,就弄个树枝猛抽几下,把菜花蛇打跑,那鹞子被缠晕了,我直接用绳子拴住鹰爪带回来了。”

这样也行……何一凡抽抽嘴角,想起某运动品牌的广告词:XX,一切皆有可能。

“不错,你这熊孩子运气好,鹞子准备弄回去养着呀?”刘军浩开口问道。

“我回家就挖老鼠”这熊孩子已经在想象未来的情景:把鹞子喂熟后自己出门驾着鹞子,肯定很威风。

“我是说这东西你养不活,鹞子需要熬的”刘军浩接着为他科普。

熬鹞子他也是听老人说的,自己并没有亲眼所见。据说要连续不断地逗鹞子,让它几天几夜不睡觉。等鹞子实在“熬”不住,开始吃吃自己喂的食物为止。

然后把鹞子放到屋里边,拿着麻雀肉呼喊,如果鹞子飞到手上来吃食,就算熬“熟”了。

“这么麻烦呀,小浩叔,要不你帮我熬?”一听说要花费几天的时间和鹞子战斗,这熊孩子没了信心。

“你想啥呢,让我帮你熬鹞子?我看还是放掉吧。”刘军浩对这种猛禽感兴趣,但是知道自家养不成。如果真养只鹞子,估计院中的鸡鸭要逃个精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