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容易捡到只鹞子,这熊孩子自然不会放掉,而是屁颠屁颠的弄到家中。

结果他家开始乱套,那些小母鸡在院中乱叫一团,根本不敢回窝下蛋。小娃子他爸伸手解鹰爪上的绳子,一不小心手被啄的直流血。

就这样鹞子在小娃子家也没待满半天……人家熬鹰都是往鹰爪上拴铁链,这熊孩子没经验,直接用粗麻绳绑着,很快被鹞子用尖嘴啄断。等小娃子想起查看的时候,木头上只剩下一截断绳子。

他和毛孩子还想打那窝小鹞子的主意,被张倩知道后狠狠训斥一顿。这些家伙一个个老实起来,不敢再闹幺蛾子。

刘军浩很是叹息,从这点可以看出,老婆的威信要比自己高许多。他训斥村里的熊孩子一顿,最多管十分钟,扭头这些家伙该捣蛋继续捣蛋。

投鹞子窝只是个小小的插曲,现在村里小孩子的目光都在知了壳上。他们闲着没事,人人手拿一根竹竿,在村子周围四处转悠。

别看这群熊孩子像瞎胡闹,其实每天能打出个十来块的零花钱。

对他们来说,没有比挣零花钱更高兴的事儿。

不但村里的孩子,连何一凡和小建辉也一天到晚提着竹竿在树林中寻摸。

随着刘家沟捉知了的游客增多,张倩开始担心知了的繁殖问题。怕照这个速度下去,十几二十年后刘家沟的知了将会变得和娃娃鱼一样稀少。

刘军浩倒觉得老婆说的情况不大可能出现,因为从晚上七点多到早晨五点多,知了一直在往洞外爬。人们最多捉到十二点,剩余几个小时知了完全是安全的。加上蒿子窝灌木丛以及后山等不易捕捉的地方,每天的漏网之鱼数不胜数。

这点从人们打得知了壳也能够看出,数量并没有减少,而且知了一次能产五六百粒卵,可以最大限度保存种群优势。

总之一句话,知了要想捉绝是很困难的,老婆大可放心。

***

何一凡好像完全变了个人,干劲儿越来越大,晚上捉知了到十一点多。,如果不是刘军浩催促,这家伙根本不回来睡觉。现在捉到肉知了也不吃,全部扔到楼上让它们脱壳后收集知了壳,再把老知了放飞产卵。

其实这方法倒不错,对知了产卵没什么影响。

第二天他更是一大早起床,吃完早饭继续忙乎。到上午十点多,把周围的知了壳打干净,这才回来补觉。

下午则领着黄斑皮去后山上打知了壳,天快黑才下山。

一个多月时间,这熊孩子几乎没有闲着,每天忙乎十几个小时。刘军浩两口子被他的劲头吓到,不断劝阻他悠着点,可是怎么劝都劝不管用……主要是成果很丰硕,前天单知了壳就卖了五百多块。刘军浩粗略的算了下,何一凡来刘家沟这段时间,卖鱼木草、野芫荽以及知了壳等挣的钱有两千块钱。暑假两个月下来,最少能凑三千块钱。

看表弟卖知了壳挣这么多钱,张倩也盘算着什么时候把大部队开到山上扫荡一次,多打些知了壳当班费。现在进入八月,再过几天就该立秋了,那时候知了已经减少很多。

中午刚吃过饭,何一凡就要领着小建辉出门打知了壳。

“都不准出去,今天中午我非看着你们,睡到下午四点再出门。”往常中午张倩也劝他们多睡一会儿,可是往往一不留神,两人已经拿着竹竿偷偷出门打知了壳。今天她彻底发飙,打算中午不睡觉陪他们熬时间。

这下两个熊孩子没招,只能极其郁闷的拿着遥控板收了个娱乐节目看。

令刘军浩没有想到的是,小建辉人不大,认识的明星比自己还多。那些歌星刚刚出来,他都能一口叫出名字,甚至还可以哼出几句。

不过也有叫错的,唱《知心爱人》的付笛生刚登台,小家伙又叫嚷起来:“姑父,姑父,这个明星我也认识,叫妇炎洁!”

“妇炎洁?!”三个大人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你说这明星做什么广告不好,非要代言这么一个……不过广告效果倒是不错,连小孩子都知道。

“哇,马蜂”何一凡正笑着,突然一个马蜂从面前飞过。他吓一跳,慌忙蹲下身子。

刘军浩眼疾手快,一拖鞋讲马蜂拍死在地上。小建辉要伸手去捡,却被他阻止。

死马蜂活蜂刺,别看这东西已经死了,可是蜂刺仍然充满活性。只要你碰到马蜂尾部,那蜂刺会立刻对着肉刺进去,又痛又痒。

“真的假的?”听他一说,小建辉更好奇起来。

“比真金还真,”刘军浩忙强调,他以前为研究这东西,特意把蜂刺挤出来放在手心里,准备仔细观察。谁知没等看很清楚,原本平躺在手掌中的蜂刺居然慢慢弯曲向下,对着手心刺进去了。

当时把他疼的嗷嗷直叫,赶紧找陈刺把这东西挑出来。

听他再三强调,小建辉总算打消念头,老老实实呆在沙发上看电视。

没两分钟,嗡嗡声再起,又一只马蜂飞出。

“啪”再迅速的马蜂也躲不过拖鞋。

院里的蔬菜架子上有很多昆虫,每天引来不少马蜂找食儿,因此偶尔有一两只马蜂飞进屋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事情不像众人想象的那样,当第三只马蜂被拍死后,他们都开始奇怪起来。哪来那么多马蜂,不会是这东西在屋子做窝吧?前段时间二麻子家也遭遇这样的事情,最后费了好大劲儿才除掉蜂窝。

几个人赶忙四下寻找,重点检查窗台、屋檐、柜子等地方。转了一圈,仍然没有发现马蜂的老巢,倒是又打死两只马蜂。

这马蜂窝放在家里就是个定时炸弹,说不定那天就蛰到人。无奈刘军浩只好把小皮领进屋里,让它嗅了嗅地上的死马蜂。

黄斑皮嗅过之后没有走远,张嘴对着沙发呜叫不已。难道在沙发下,刘军浩半蹲着身子看去,继而慢吞吞缩回脑袋。

“怎么,找到了吗?”张倩很奇怪老公那蜗牛似的速度。

刘军浩轻轻地抬起手指,隔得远远指了指鼻梁。

“啊”几个人大叫一声,纷纷躲开。

有只大马蜂正巧落在他的鼻梁上,还在鼻尖不断爬来爬去。说来也该刘军浩背时,刚蹲下还没看到马蜂窝呢,就感觉到鼻子上一痒,似乎有什么东西落下。他凭着直觉知道事情不对,所以才没敢有大动作。

多年的投马蜂窝经验告诉他,只要不惊动这小家伙,暂时就不会有危险。

刘军浩伸手指向桌子上的书……他现在不敢说话,一说话指定要惊动马蜂。

“要啥?”张倩疑惑的问道。

老婆太不配合,自己指了几次她都没明白过来。刘军浩只能慢吞吞往桌子边挪,自己抓到书本后猛然照鼻子打去,一下把马蜂扇飞。技术不太过关,鼻子也被打得生疼。不过比起挨蛰,这已经算是不错的接过了。

“刚才怎么回事儿?”瞧马蜂飞走,张倩总算放下心。

“马蜂窝应该在沙发底下,你们都出去躲躲,我把它摘掉。”

等几个人走出客厅,刘军浩再次蹲身。这回可不敢离沙发太近……终于看到马蜂,它们是从沙发底下一个纸盒内钻出来的。

刘军浩带着手套,小心翼翼捧出纸盒扔到院外。

“这纸盒是我弄的……”小建辉一看眼熟,继而恍然大悟:纸盒里的马蜂窝是他前些日子在陈刺下边投的。当时怕姑父反对,偷偷弄回来藏在沙发下,后来玩忘记了。哪知道时间一长,蜂巢中的蜂蛹变成马蜂,这才飞的满屋子都是。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张倩才放两个小家伙离开。

她困得厉害,打个哈欠准备回屋补觉,小姨却打过来电话,说是现在已经到刘家沟了,问他们在家吗。

“在,你们赶紧过来吧”张倩赶忙让老公出门迎接,自己则从屋里拿个大花皮杀开。

张倩小姨姨夫大热天的赶来,自然是担心宝贝儿子。刚吃了两块瓜凉快定,她就询问起儿子在什么地方。

“哦,他和建辉去打知了壳了,估计到六点多才回来,我让小黄斑皮去叫。”刘军浩说着喊了句,在树荫下乘凉的小黄斑皮吧嗒吧嗒跑到主人跟前。

他写张纸条挂在小家伙的脖子里,对着它的脑袋一拍,黄斑皮立刻窜出院子。

“何一凡打知了壳干啥,不会是卖钱吧?”张倩小姨听说儿子最近一直在干这事儿,很纳闷的问道。虽然上次张倩二哥和嫂子过来已经知道这事儿,但是回去却并未对他们提起。

“对,小凡最近忙着挣钱……”张倩简单把事情叙述一遍。

两口子听过之后大为惊讶:儿子在家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张口的主儿,平时连家里的地都没拖过,现在竟然知道挣钱了。

了解事情的经过,张倩小姨很是欣慰。连说早该把儿子带到刘家沟来接受劳动改造,这才一个多月时间,变化就那么大。

“爸妈,你们咋来了!”何一凡接到小黄斑皮传信,也没有耽搁,赶忙领着建辉回来。

***

终于赶在十二点之前发出,还以为要熬夜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