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来看你嘛,出来一个多月,也不知道给你奶打个电话,老太太天天到咱家询问。”张倩小姨刚才话说的好,可等见到何一凡——她简直不敢相信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儿子。

在家时候白胖白胖,面色红润,现在晒得黝黑发亮,好像刚从黑煤窑出来。幸好精神不错,否则她都怀疑张倩两人虐待自己儿子了。

其实晒黑的问题完全可以避免,张倩建议何一凡每天喝几杯土蜂蜜或者弄些蜂蜜涂脸上,可是这人不习惯蜂蜜味道,最后不了了之。

看儿子这副模样,张倩小姨心疼的不能行,儿子从小到大还没有吃过苦头,没想到现在眼巴巴跑到刘家沟受苦。她硬要把何一凡拉回家,说这活不是人干的,挣再多钱咱也不要。不就是想买电脑嘛,这钱老妈出!

刘军浩算看明白,不是何一凡没想法,而是被张倩小姨给打击掉。她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对,太溺爱孩子。何一凡已经十七八岁,这个年龄在农村都有可能当爹了。现在还把儿子当小孩子看待,丝毫没有让他独立的念头,难怪养成这样的性子。

自家小孩以后可千万别这么养,一定要培养他们的独立性,刘军浩再次下定决心。

万幸这次何一凡没听老妈的,说啥没有回去的意思,非要自己挣钱买电脑。

张倩姨夫倒是觉得让儿子来刘家沟对了,至少现在知道自己挣钱。最后他把妻子给劝住,说让孩子锻炼锻炼也好,是好事儿。再说自家的孩子是孩子,别人家的难道不是,没看到刘家沟有多少比他小的孩子也在打知了壳吗?

父母到来,何一凡自然不可能再去打知了壳。

一群人坐在楝树下乘凉,刘军浩抱个大花皮刚要切开,小建辉叫嚷起来,“姑父,我不吃西瓜,我自己去后院摘甜瓜吃。”

“也给我摘一个”何一凡在后边叮嘱。什么东西天天吃都会觉得平常,大花皮吃够,他们现在倒是觉得甜瓜味道更好。

甜瓜刘军浩没有刻意种,只在后院栽了五株打算自家吃。在泉水滋养下,这几株甜瓜秧很争气,每天能摘两三个碗口大的甜瓜,现在已经八月份,甜瓜秧上的花儿仍然开的很旺,估计还要结一部分。

“这西瓜就是好,前段时间你让人捎的几个,我们两口子足足吃了半个月,最后那个还想着放坏呢,谁知道杀开还是甜丝丝沙楞楞的。”张倩小姨拿块西瓜感叹道。

“呵呵,在常温下这西瓜保存两个月都没事。”刘军浩笑着回答。他做过实验,去年自家的西瓜一直吃到十一月份。

“下雨了?!”张倩姨夫正抱着西瓜猛啃,感觉脑袋上滴了几滴雨水,忙抬头朝天上看,却是艳阳高照。

“哈哈,姨爷,是知了尿的尿”小建辉说完从旁边拿过竹竿,照着楝树上猛打几下,几个知了受惊“吱吱”几声飞跑,临走前还不忘在众人头顶上滴几滴尿。

家有客人,天快黑的时候刘军浩就带着众人在院中挖知了。半个小时的功夫,捉二十多只,晚上可以炒一个菜。

刘军浩还想炒个鳝鱼盘,被张倩小姨拦住,说是下午吃一肚子西瓜,现在根本不饿,简单点就好。

于是他到鸡窝摸几个鸡蛋,弄些晒干的香椿,做个香椿炒鸡蛋。从菜地里现摘的黄瓜拍几瓣蒜凉拌,再做个丝瓜炒肉了事。

“小浩,你们这山上有土茯苓没有,来前我一个姐妹让我帮忙挖点。”第二天早上吃罢饭,收拾桌子的当口张倩小姨问道。

“土茯苓,这是什么东东?”张倩疑惑的看着老公。

“没啥稀奇的,是咱们山上的狗朗头,学名就叫土茯苓。”刘军浩跟后解释,“有倒是有,不过前些年被人差不多挖光了,现在想挖需要到山里边找。”

土茯苓是一种中药材,现在正是挖的时候,挖掉除去须根,洗净晾干就可以当药材卖。广东人常喝的“土茯苓煲龟汤”配料就是这种东西,据说这汤去湿效果很好。

刘家沟人有挖狗朗头的传统,不过最早不是当药材用,而是闹饥荒的时候当饭吃。狗朗头里边含有淀粉,提取出来可以烙饼子吃。

刘军浩以前听老人们讲过,要从“狗朗头”里提取淀粉并不是件容易事儿。首先把狗朗头根挖出来用清水漂洗干净,切片、晒干,接着研磨成粉状,再用筛子把木质纤维等杂质筛掉,最后用纱布包起来放在水缸中沉淀。经过一两天的功夫,水缸底部会留下一层白色淀粉,可以用它来熬粥或者做烙饼,在闹饥荒的时候就成了救命的好东西。

不过这种事情年轻一辈都没赶上,大多只是听家里老年人讲起过。那个时候春上闹饥荒,人们每年都要上山挖几个月的狗朗头,直到过了端午节,,收完麦子,春荒才算结束。

说来也怪,一二十年前山上的狗朗头特别多,个头也长的大。怎么挖都挖不完。

后来人们不再挖的时候,这东西反倒少好多,刘军浩他们小时候上山玩耍的时候也扯过狗朗头藤,它的块茎很难找,经常扯到一半藤就被拽断了。

倒是藤上的果子吃起来不错,有点粉。

再后来这东西变成中药,镇里边大量收购,大人小孩都上山挖,满山遍野是挖了狗朗头的土坑,叫人触目伤心。

前些年封山育林,狗朗头倒是恢复过来。加上现在人们找钱的门路很多,很少人再去上山挖。张倩小姨想挖,应该能挖到不少。

其实狗朗头刘军浩石锁中种有不少,而且品质绝对要优于外边那些。按照他的想法,自己等下给他们挖些得了,别再让人家上山费事。可是张倩小姨却不同意,连说想山上看看,自己动手挖。

得,刘军浩只能让媳妇在家照看两个小宝贝,他则带领一帮人上山找狗朗头。

附近一片山坡上狗朗头倒不少,可惜都是近两年刚长出的细藤,底下长出的块茎很小,根本没有挖的价值。

不过这片大概很少有人来的原因,灌木丛中知了壳很多,而且大部分依附在半米高蒿草叶上,可以直接伸手采摘。何一凡几人很是兴奋,立刻扔掉铲子,扭头捡起知了壳来。

张倩小姨也不想再跑,连说这么多土茯苓秧,挖些小的也行。

“小姨,肯定挖不到”刘军浩见她坚持,只好做个示范,蹲身选了一根稍粗点的藤挖起来,几铲子下去,土里还是根细藤,一点儿块茎也没见着。

张倩小姨瞧实在挖不着,只能跟着刘军浩往山里边找。

至于几个小家伙,他们正埋头捡知了壳,自然没有跟上来。本想领小皮过去探路,哪知道一会儿工夫,这家伙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刘军浩领他们去得是一条山沟,那地方由山洪冲刷而成,后来山石塌陷,山溪改道,就成了干沟。沟底长满刺啦秧、荆棘枝等荒草,因此这里也是狐兔獾虫等小兽们的天然乐园。

不过刘家沟人很少进这条沟里边,主要是里边的蛇类比较多,而且个头都相当大。

听了他的形容,张倩小姨开始打退堂鼓。不过还好,刚进入沟底,刘军浩就发现几株粗大的狗朗头藤。

他立刻和张倩姨夫立刻拎着铲子开挖,刚挖了几下,突然听到头顶哗啦一声轻响。

张倩小姨噌的站起身子,结果朝四周看下什么也没有。

她还以为是自己听差了,哪知刚蹲下身子,“哗啦哗啦”声音再起。

“小浩,是啥声音?”张倩姨夫也觉得有些不对头。

“可能是啥野东西,没事的。”这山沟野兽比较多,出现动静很正常。刘军浩回答一句,继续挥舞着铲子。他却不知道刚才把山沟形容的有些恐怖,让张倩小姨两人心生惧意。

话音刚落地,声音又在前面草丛中响起。这次他们都看清楚了,似乎草丛中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只是蒿草太深,也看不真切。

“不会是蟒蛇吧?”张倩姨夫说着把铲子横在胸前。

“我看看”刘军浩拎起铲子朝前走去。

他走到那片蒿草丛旁,仔细寻摸了一阵,并没有发现大蛇存在的痕迹。正准备扭头离开,却看到旁边有根半清的竹竿。刘军浩蹲下身子,猛然一扯。

“妈呀”远处传来声大叫,只见一个人跌出草丛,正是毛孩子。

在他身后,有几个家伙嗤嗤笑着钻出来。

“你们这些熊孩子,打知了壳跑这么远干啥,不怕碰到大蛇,还故意吓唬人。”刘军浩气不打一处来,拧着毛孩子的耳朵劈头盖脸把他们训斥一顿。

“疼,疼,小浩叔,我们是来割野芹菜的。”

“割野芹菜,你们想干啥,又要做坏事是不是?”不用猜,刘军浩就知道这些家伙准生出什么歪点子了。

前段时间他们不知道听谁说的喝薄荷油可以就增高,于是乎上山割了半蛇皮袋薄荷熬薄荷油,幸亏被人发现的早,不然这些家伙已经傻乎乎喝到肚里。

而这野芹菜更是含有毒性,万一惹出麻烦可不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