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是,是小娃子他爸让我们割的,说是要熏苍蝇?”毛孩子疼的直咧嘴,赶忙解释。

“用这个熏苍蝇,你骗我吧?”野芹菜有毒性不假,可还没听说有谁弄来熏苍蝇。

刘军浩对这东西记忆很深,小时候有段时间不喜欢吃饭,大人们说他得了“食气”,也就是现在的厌食症。

当时刘老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个偏方:用野芹菜包裹在大拇指根部,据说这样可以治疗食气。

于是乎老爷子从外边挖了一大团野芹菜捣碎,睡觉前给他包上。整个晚上刘军浩哭天喊地,只觉得手掌火辣辣的疼。等第二天早上拆开纱布,发现野芹菜已经把皮肤烧烂,连肉也烧掉一大块。

刘老头吓一跳,赶忙把孙子往医院送。医生听完受伤原因后直斥他胡闹,说野芹菜是毒药,根本不能乱用,末了要把刘军浩送到病房输液。

刘军浩哭着闹着不让,最后还是刘老头买几块钱的煎包把他哄住。

“我们也不知道,我爸让割的”小娃子几人纯粹是觉得好玩才上山。等他们听说刘军浩要挖狗朗头,立刻来了兴致,纷纷帮着挖。

半个小时的功夫,就给刘军浩他们挖了半提篮。

下山回家,刘军浩这边还没歇口气,村里已经有人打电话过来让送几斤黄鳝。

他正有跟小娃子等人看热闹的心思,立刻提小半桶黄鳝送过去。

大娃子家门前有两株几丈高的毛枸树,往年这毛枸树半死不活,上边稀稀拉拉长几片叶子。如果不是害怕锯倒砸到两边的房子,大娃子早把这两棵树当柴火烧了。

今年不知道怎么回事,两棵树枯木逢春,长的异常茂盛,毛枸蛋子结的出奇多,沉甸甸差点把树枝压弯。为此还引来不少游客到树下拍照留念。

现在这个时候,毛枸蛋子变得通红,引来无数苍蝇、黑金龟子在上边安家落户。中午离八丈远都能听到嗡嗡的声响,毛枸树下几乎成了垃圾场,到处脏兮兮的,大娃子每天扫几遍也不管用。

这么多苍蝇,引得大娃子家也遭了秧。一天到晚屋里都有苍蝇光顾,买的粘苍蝇纸半天能粘的满满的,就这还是苍蝇不断。

无奈他才想出熏苍蝇的招数,打算来场歼灭战,彻底把这些烦人的东西消灭掉。

刘军浩离的那树还有十几米远,就听到嗡嗡的声音不断传来,好像开万人大会一样。

他站在树下抬头朝上边瞅了瞅,只见一根树枝上爬满黑金龟子,连树枝都压弯了。

这树太高,根本没办法上去打药,只能用烟熏,不过这个有效果吗?刘军浩纳闷的问起大娃子。

烟最少要熏几丈高,到上边已经散的七七八八。再说那些苍蝇又不是死物,真被熏到肯定会飞走的。

“放心吧,管用。以前咱们村有个大厕所,一到夏天厕所里蝇蛆到处都是,很恶心人。但是只要弄些野芹菜叶扔到厕所坑里,泡上半天,能把蝇蛆全部毒死,比农药还好。”大娃子对此有经验,他指挥着一群熊孩子把野芹菜准备好,然后让他们退后。

“小浩,一会儿帮我添野芹菜,咱们两个换替班来,一个人受不了”最后大娃子又给他弄了个口罩带上。

刘军浩很快知道一个人受不了是什么意思,硬柴点着,他刚往上边加了几把野芹菜,立刻浓烟滚滚。相隔两三米远,还觉得一股辛辣的味道直冲入鼻孔,那口罩根本不管用,连打几个喷嚏才好些。

两人赶忙把野芹菜堆上去,等退到七八米外呼吸到新鲜空气,顿时觉得身心舒畅。

人尚且如此,更别提树上的苍蝇。很快嗡嗡声四起,树上的苍蝇全被折腾起来,整个一群蝇乱舞……好像无数轰炸机在头顶盘旋,继而扎着跟头哗啦啦朝下落,好像下了场小雨。

“快看树上是怎么回事儿?”毛孩子一声惊呼,把大家的注意力从地下转到树上。

只见树半腰一个拇指粗的洞中钻出几条乳白色的虫子,每条有小拇指粗细。这些虫子排成长队,惊慌失措的朝树梢爬去。

“那是天牛的幼虫,”这个刘军浩倒是认得。这东西主要长在树干里边,只要看到树干上有黑褐色的弄起或者有木屑的蛀洞,十有八九就是天牛幼虫钻的。

别看这东西不起眼,但是生命力特别强,即使呆在干枯的树干中也不会饿死。农村经常有用了十几年的木头家具里边突然钻出天牛,就是天牛幼虫忽然羽化的原因。

没有想到这野芹菜如此厉害,竟然把它们也熏出来了。

更让他们惊讶的还在后边,本以为树干中有十来只天牛幼虫已经了不起,谁知道洞中的白虫子越爬越多,最后竟然有七八十条,白刷刷的在树干上四处逃窜,很是骇人。

难怪这两株毛枸树半死不活,看那样子,十有八九它们的主干全部被虫子钻空了。

人们常说“杉树窗,杨树门,毛枸树冬天烧火盆”,只看那么多天牛幼虫,就知道这两株毛枸树放倒除了烧火外还真没有其他作用。

不过这些害虫难逃一死,很快啪嗒啪嗒朝树下落去。

连熏半个小时,直到硬柴上野芹菜烧完,大娃子才弄了两盆水把火扑灭。

好家伙,不熏不知道,一熏吓一跳。

成果相当丰硕……毛枸树下的地上黑压压的落了一大片昆虫。苍蝇、黑金龟子、知了还有天牛、毛毛虫等等应有尽有,总之农村常见的害虫全在这里。

小娃子他们几个兴高采烈的用扫帚打扫,没一会儿就扫了小半蛇皮袋。

“小浩叔,这些弄到你家喂黄鳝。”毛孩子说着把蛇皮袋递过来。

“你小子想把我家的黄鳝毒死吧,”刘军浩照他的脑袋摸了一下。野芹菜毒性那么大,虽然不是直接接触,但是黄鳝吃了十有八九会翻肚子。就算没事他也不敢喂,万一人吃黄鳝出问题怎么办。

“小浩爷,小浩爷,你看我爸给我炸知了吃。”不知道什么时候,刘启勇家那熊孩子也跑过来了,手里还端着个小瓷碗。这小家伙很喜欢悟空,经常跑到他家玩,因此和刘军浩很熟悉。

“给我吃一个行不行?”刘军浩笑着逗到。

“嗯……”小家伙赶忙用爪子捂住碗,背到身后说道,“没有了,没有了!”

“你不给我吃,下次到我家也不给你吃糖。”刘军浩开口威胁到。

“那……给你吃”小家伙说着递过来,然后加了一句,“你假装吃一口。”

“滚蛋”这家伙比他老子还小气,不知道谁教得,刘军浩极其郁闷的摆手让他离开。

“麒麟,碗底有个洞”这时毛孩子过来指着他的碗底惊叫道。

小家伙信以为真,赶忙把碗翻过来查看,结果小碗里的炸知了散落一地,几只贪食的公鸡立刻窜上来啄走。

“哇”小家伙蹲在地上大哭起来,跟着拎起碗要跑回家告状。

“你这熊孩子,就会瞎胡闹。”刘军浩哭笑不得的训斥一句,抱住小麒麟说道,““别哭,别哭,我给你糖吃。”

碗底有洞的话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经历过,也只有单纯的小孩子才会相信。不过经过这次,相信小家伙以后会机灵很多。

刘军浩给小麒麟买了两把水果糖,他才破涕为笑,屁颠屁颠跑到孩子中间显摆。

小姨两口子在刘家沟住了一夜,中午吃过饭就嚷着要坐车回家。刘军浩知道他们还要上班,也没有过多挽留,只是到园中摘了几个大花皮,再弄些土蜂蜜捎带上。另外张倩姨夫喜欢喝茶,刘军浩就把茶硕弄了一斤让他带回去。

这茶硕在刘家沟到处都是,刘军浩本来没有种植的念头。去年秋里一个上门买黄鳝的游客看他家院里晒得有,就好说歹说要了些,回去后更是在网上打招呼,说是让来年多种一些,到时候自己收购。

反正也不费啥事儿,刘军浩秋里在山坡上拽了半斤种子,春上往院墙跟后院等空闲的地方撒了一圈,还剩些没撒完,全部丢到石锁中。

石锁中那些自是不必提,刘军浩只撒了几丈方圆的一片,结果长的异常茂盛。基本上十来天能割一茬,一次都有一大竹筐。加上后院那些,这两三个月时间连割好几茬,足足晒了二三十斤。

照这个情形,秋收前还能割两茬。

不过茶硕他家没留下多少,这些日子陆陆续续有人上门购买,被刘军浩以每斤三块钱的价格半卖半送出去。主要是现在些许小钱他不怎么看到眼中,就当是送人情了。

至于网上订购那些人,也大都是老主顾,刘军浩自然低价出售,或者在购买其他东西的时候搭配一些。

话说刘军浩这个网店已经小有名气,关注度很高,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一个差评呢。

这让他们两口子很有些自得……虽说现在村里通了网络,陆续又有几家开网店。但是那些老主顾就是对他东西放心,想订购土特产的时候都会在网上留言。(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