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收拾完毕,刘军浩打电话叫的麻木车也开到刘家沟。

他本打算送两人到车站,被张倩姨夫拦着不让,说大热天就别麻烦了。

人送走,刘军浩打算回屋睡会儿,可是两个小家伙又开始哭闹起来。好不容易让他们吃饱睡觉,再看时间已经五点多了。

刘军浩打消睡觉的念头,把摇篮推到门口葡萄架下,然后搬把椅子坐在那里乘凉。没一会儿,媳妇也伸了个懒腰出来。

悟空和点点看到主人也兴冲冲的跑过来撒娇,不过这两个家伙没耐性,很快各自从院中拿了个塑料盆溜出院子,然后将脸盆放到水面上,用竹竿朝荷花中间划。

这两个家伙闲着没事,打算摘莲蓬吃。

今年夏天的莲蓬刘军浩没摘几次,大部分被它们偷吃掉,不过这两个家伙也算有良心,摘了莲蓬还知道往主人手中送一个半个的。

刘军浩对这个没兴致,转手送给媳妇,扭头让小建辉去院里摘两串葡萄吃。

今年这几株葡萄树才算适应了土质,生长迅速,最大的那株比硬币还要粗些。繁茂的蔓藤枝叶不仅将院内的铁丝网全部爬满,而且还和牵牛花一起攀登到大门上,连院墙外也伸出几枝。远远看上去绿意盎然,很有生活气息。

近来闲着无事,刘军浩就喜欢和赵老爷子坐在葡萄树下下棋。两人泡壶绿茶,摇着蒲扇,基本上一杀半天。

葡萄树长的茂盛,挂果量也惊人。今年刚进入盛果期,沉甸甸肥嘟嘟满架子都是。一串葡萄轻的有五、六两,重则一斤多,粗略的估计,这几株秋里能采摘两三百斤葡萄。

那么多葡萄,自家肯定吃不完。刘军浩都想好了,准备等秋天多晒些葡萄干吃。

“姑父,你看我捉到个稀奇虫子”让两个小家伙摘葡萄,结果他们扭头捉到只拇指粗的大虫子。

的确有些稀奇,葡萄架上的豆虫一般是翠绿色。这只却呈淡黄色,身体肥硕,尾部还带一个上翘的肉角。刘军浩伸手摸了下,软软的,肉肉的,根本不咬人。

他本来想把豆虫丢到摇篮里给小孩子玩,哪知道老大看到豆虫,立刻哇哇大哭起来。

“恶心人,你赶紧扔了”张倩那边一摆手,把豆虫打掉在地上。

没等建辉看够,豆虫就被那只大公鸡一个箭步冲上来吃掉。

傍晚的阳光被葡萄叶筛成一簇簇小碎点,忽明忽暗地撒在院墙上,旁边那堆碎砖头有一米高。豆豆两口子就蹲在旁边不住用爪子划拉碎砖头,将躲藏在里边的蛐蛐赶出来。不过这些小虫子也很机灵,跳跃几下后,倏地又钻入砖缝中。

出乎意料的,它们翻一阵子竟然从里边捉到条小蛇,噙到远处打牙祭去了。

夕阳无限好,黄斑皮在不远处轻吠,小鸡青庄们围着沟边互挤着争吃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而温馨。

两口子在葡萄树下坐到太阳落山,刘军浩继续哄两个小家伙,张倩则钻进厨房忙乎。

中午吃的太油,晚上她打算做简单些,腌了半钵子小黄瓜,然后再用香油调个芥菜丝儿,熬些绿豆粥了事。

夏天东西经不住放,前天刚蒸的馒头已经变硬。扔掉太可惜,张倩就回锅炸了些馒头片齐活。

做好饭几个人没有坐在屋里边细品,直接把桌子搬到大门口。吃着金黄焦香的馒头片,喝点稀粥,一身顿时暑气消失的七七八八。

美中不足的是不时有蚊子过来骚扰,张倩咬牙发誓,明年已经要把院子周围全种上猪笼草,看它们还能嚣张不。

两口子前段时间在院中移植了几株猪笼草做实验,效果不错,只要苍蝇蚊子落到附近,很少有逃脱的。

刘军浩估计可能是泉水的功劳。野外的猪笼草没这么好的效果,

没等他们吃完饭,村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捉知了的大部队再次出发。

***

早上吃过饭,刘军浩开始每天的必备工作。

他趁着凉快到后院摘了二十多个大花皮,然后又捞十多斤黄鳝放在木盆中。一切忙完,这才开始和两个小家伙逗着玩。

还有几天就立秋,天气仍然很热,十点多外边已经热得冒烟。他正躲在挪到风扇下边乘凉,手机响了起来。

“刘军浩,现在立刻通知村长刘广聚到大门口迎接我!当然让你们村的人来个列队欢迎更好,必须要隆重!”电话刚接通,赵光明就开始大叫起来。

“你小子没吃药吧,把自己当成中央领导了,没事的话我挂了。”刘军浩不知道这家伙胡咧咧什么,就在电话里损他一句。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不迎接的话我可不过去……”赵光明在电话里强调了一遍。

“爱来不来,有事快说,没事我要挂电话了。”刘军浩这边正哄孩子,没工夫听他瞎扯淡。

“别挂,是好事,天大的好事。”赵光明终于揭开谜底,“刘军明考中大学了,XX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现在在我手里……”

“真的?!”刘军浩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比真金还真,我马上送过去。你说刘广聚这叫啥事儿,前些日子三天两头问,让我操心问通知书下来没有,现在下来想通知他,结果手机停机了!!”赵光明在电话那端极其郁闷的说道。他看到通知书第一反应自然是给刘广聚报喜,谁知没打通,只能打到刘军浩那里。

“你赶紧过来,我这就去通知。”刘军浩说着挂断电话,准备到村里报信。

“啥事儿这么高兴?”张倩看老公兴奋地样子,赶忙问道。

“刘军明那家伙考上大学了,真想不到呀。我去村里报信,赵光明马上过来送通知书!”刘军浩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清楚。

“你把老大给我抱,快去通知人家,别耽误了。”张倩理解的说道。

虽说在外边大学生不起眼,但是在刘家沟,绝对是蝎子拉屎——独一份。自己老公当年曾经无限接近这个光荣目标。

刘军明是刘广聚家的老三,今年参加高考。刘广聚对自己这个儿子报的期望很大,一门心思指望他考大学。即使放假也很少在村里看到刘军明,都被他老子关在家里。

虽然住在一个村里,但是刘军浩这两年见他的次数扳扳手指头能数过来……努力终于有了回报。

“小浩,干啥去?”二麻子在沟边割草,看他急冲冲往村里赶,远远的喊了句。

“报喜,军明考上XX大学了!”

“啥”二麻子立刻把镰刀一扔,跑到他身边问道,“你听谁说的?”

“赵光明,他马上送通知书过来”

“广聚,你家老三考上XX大学了。”刚到刘广聚家院门口,二麻子就扯着嗓子喊叫起来。

“光喜,你瞎叫唤啥呢”刘广聚刚因为抽烟的事儿给媳妇吵了一架,心正烦着,听到他再外边喊叫,还以为是打趣自己。

“你不相信,那好,等会儿通知书来我把它烧了。”“广聚叔,你手机是不是停机了……”刘军浩跟在后边讲了一遍。

“真的……真的,老三,赶紧出来!”刘广聚听到儿子真的考上大学,兴奋地手直哆嗦,最后扶着门槛,咧着嘴直笑。

自从儿子报考后,他除了天天上网查有关查录取方面的信息,隔三差五还给赵光明打电话,让他注意儿子的通知书下来没。

刘广聚家老三考上大学了……几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内,村里大部分人都知道了,纷纷跑到村口迎接。

在众人的期盼中,赵光明姗姗来迟。他看到村口围这么多人也吓一跳,以为刘军浩真通知村里列队欢迎他呢。

等拆开快递看到那通红的印章,众人的心终于落回肚里。

录取通知书几乎在村里人手中传了个遍,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地色彩。

“广聚爷,这次必须要请客。”刘启勇起哄道。

“请客,肯定请”刘广聚脑袋不住的点。

“看来咱们老坟上那株梓棤树算是砍对了,这刚砍玩,军明就考上大学!”刘五爷接口说道。

刘家沟老坟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几株梓棤树,去年刘广聚听梁大炮忽悠,说梓棤树妨碍村里的学生考大学,后来他找人把那几株梓棤树全部砍掉。

“要知道早砍了,说不定小浩也能考上大学……”

村里人一时间议论纷纷,似乎以前那些考不上大学的人都是因为梓棤树。

那些游客可能不理解刘家沟考上个大学生怎么会惹出如此大的轰动,不过对于刘家沟人来说,确实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赵光明送完通知书准备回家,刘广聚拉着说啥不让。

因为时间关系,中午就置办了一桌专门请他这个报信人,刘军浩自然被叫着作陪。至于村里人,刘广聚打算晚上准备好再请。

吃过午饭,几个年轻人就被派到镇上采购。

晚上各家都派出代表赴宴,一共二十桌,比结婚还热闹,刘军明则被他老子拉到院门口迎接。这样的喜事不少人都准备随礼,可是刘广聚拦着不让,最后钱没掏成。

都是自己村里的人,因此也没有那些虚头八脑的事情,大家的目的就是吃饱喝足,好好在一起乐乐。(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