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浩,闲着没事帮我也捉些夹子虫,你那后院里肯定多。”听完赵教授的交代,刘启勇又开口说道。

“我找找看,不过别抱什么希望,即使有也被黄鳝吃个七七八八。”刘军浩点头应下。他家后院即使有夹子虫,也不会太多。主要是黄鳝的威力。

“还有这草蜗牛给你吃吧,我们家没有人喜欢吃这东西”刘启勇临走把罩纱笼子也留下。

这种草蜗牛个头不小,但是味道绝对没有自家养得好。刘军浩也没有吃的打算,直接往路边一倒,很快被青庄鸭子抢个精光。

“刘军浩,你看领头那只青庄怎么了?”这个时候张倩突然指着其中那只壮硕的青庄惊叫起来。

这只青庄在刘军浩院里安家落户也有两年了,体型大的有些离谱,现在是刘家沟名副其实的明星,基本上来这里游玩的客人都要找它拍照。

那家伙在这一片的鸟类中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只要有游客过来喂食,它当仁不让的率先冲过去,根本不讲绅士风度。

现在倒好,嘴巴在地上梆梆乱啄,但就是不张嘴巴吃,末了还不断用细腿往脑袋上抓扣。

这是怎么回事儿,刘军浩凑近一看,继而叫道:“那个天杀的把青庄嘴给粘上了……”只见那家伙仍然不停地用嘴在地上乱戳,幸亏那几圈胶带已经弄脏变成了黑色,否则刘军浩还看不清楚。

他赶忙伸手抱住青庄,快速把胶带解下来。

刚扔掉胶带,青庄立刻呱呱大叫起来,跟着猛力挣脱刘军浩的束缚,发疯似的冲向院内。其余的青庄像是得到命令,也扑闪着翅膀紧随其后。

“青庄怎么了?”一伙人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们的疑惑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听到猴子的尖叫声。只看到一个土黄色的身影窜上墙头,一溜烟窜到刘军浩怀中,爪子上还沾着几根灰色的鸟毛。

那些青庄并没有罢休,重新冲出院子。伸出脖颈围着主人尖叫不已,看样子是想让他交出猴子。

“应该是悟空弄得,我上午还见它拿着胶带玩。”张倩突然想起上午曾见悟空在抽屉里扒出胶带,当时并没有多想,现在看来这家伙绝对是罪魁祸首,不然青庄不会有那么大的怒意。

猴子听到主人说自己的名字,立刻探出头来,指着青庄兴奋地乱叫,估计是在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

见对方挑衅,青庄叫的更欢了,直接把他们几个人围了起来。

这家伙活该,刘军浩看猴子不思悔改的模样,就把它重新扔在地上。

青庄找到了目标,再次蜂拥着追了上去。

悟空则尖叫着朝院内逃窜,完全没有刚才的兴奋模样。

猴子纯属自作自受,这家伙是院中的不安全分子。不是抢松鼠的食物,就是往云豹身上扔擦炮,在不拿树枝往水獭洞中乱戳……每天不闹出些乱子才叫奇怪。几个人没再管这家伙,而是继续坐在凉亭中聊天。

热了一整天,此刻坐在凉亭内,清风徐徐,抬头仰望着天空的繁星,旁观凉亭四周流动着的莹火虫,那莹光一闪闪地流动。

身边荷花飘香,芦苇丛中不时传来虫鸣,让人觉得惬意无比,心情舒畅自然。

两个小家伙也很给面子,躺在婴儿床中睡得很香。等温度彻底降下来,两家人才收拾东西回屋睡觉。

早上刘军浩不到六点就起床了,往常这个时候,他们两口子还在睡懒觉。今天不一样,刘家沟小学开学,他们必须早点到学校统计人数。

看到主人打来大门,院子里顿时热闹起来,那群青庄水鸭子扑闪着翅膀钻入水中,很快又扑闪着翅膀冲上岸边,嘴里叼着刚刚捕获的小鱼小虾向主人献殷勤。

前两天何一凡已经回市里报到,整个夏天这小子都没闲着,割鱼木草,捋野芫荽,打知了壳……只要能挣钱的活他全干了。现在脸晒得黑红黑红,看上去像是从非洲来的。不过经过几十天的忙碌,这小子身体也壮实许多。刚来刘家沟的时候肩不能抗,手不能提,拎半桶水还要歇几次。如今倒好,可以直接拿扁担挑两桶水走路。

整个暑假劳动成果相当丰硕,走的时候带了将近四千块钱,说是打算回去买电脑。

另外他的性子也沉稳了许多,和刚来时完全像变了个人。

等忙乎完,还不到七点半,门前这条道路上已经热闹起来,不时传来学生的嬉笑声。

吃完饭,两口子把孩子喂完托付给赵教授,然后就早早去学校统计人数。

不出所料,刘家沟小学今年报道的人数再创新高。

开学第一件事儿仍然是除草,短短一个暑假,刘家沟小学再次成了草的天堂。

怕两个小家伙闹腾,刘军浩在学校待了不到一个小时就重新返回家中。万幸老大小二比较给面子,正躺在葡萄架下睡懒觉,旁边赵教授则抱着茶杯正在品茶。

他一伸手,一串葡萄落入手中。

去年这几株葡萄树还不算显眼,上边结的葡萄也就是够吃而已。今年应该是扎下了主根,上边的葡萄一嘟噜一嘟噜,沉甸甸的差点把树枝压断。

后来没有办法,刘军浩特意在上边架起铁丝网让它们攀爬。

几乎每个来院子里的游客都要惊叹,不少人还提出想买。两口子没指望葡萄卖钱,因此都会摘一两串送给人家。

即使如此,现在铁丝网上还挂着几十串葡萄,更别说石锁中还有。现在张倩想要吃葡萄,刘军浩都偷偷给她摘得是石锁内的。

“小浩,这两株葡萄树上这么多葡萄,你就没有想着今年也做些葡萄干什么的?”

“做,怎么不做,这不是一直没时间吗?”刘军浩擦了擦葡萄上的霜气放入嘴中。事实上前些日子他和张倩还在上网查。原本以为葡萄干和制作果脯的方法一样,谁知道根本两码事。葡萄干说白了就是风干的葡萄,直接把葡萄挂在四面透风的房子里,让它自然风干,不需要添加任何东西,根本没有特别的方法。

不过这方法在刘家沟不适用,只能暴晒。

“对了,小浩,刚才广聚找你,听说你去学校,就又回去了。”赵教授又想起一件事情。

“找我,他不会又有什么大项目吧?”刘军浩猜测到。刘广聚现在一心扑在大项目上,基本上隔三差五就要找他论证一番。

“让你说着了,他找你来是想谈谈村里修路的事儿。”

“修什么路?”刘军浩随口问道。

“通往镇里那条路,刘广聚说是打算把它重新拓宽,修成水泥干道。”

“这倒是个好事儿”刘军浩刚听了个话头就表示同意。“要想富,先修路”当初刘家沟修一条碎石路在整个青山镇闹出很大的动静,不少人都说刘家沟阔气。现在看来,这一步走小了,刘家沟的发展可以用深圳速度来形容。两年前大部分村里人上街都骑着自行车,现在上街清一色的电动车。电动车太轻,在碎石路上根本没办法骑,经常一蹦一蹦的。

如果修成水泥路,以后上街更便捷了。

不过要修成水泥路,没有二三十万包不住。即使村里解决一部分,每家最少也需要兑几千块的,思想怕是很难统一。

刘军浩把困难说了下,赵教授也点头答道:“我也跟广聚说了,他说先找找乡里,看看能不能帮忙解决些资金。”

“估计难”刘军浩闲聊几句,又开始忙着给小孩洗尿布。两口子原本打算省事来着,孩子没生下来的时候就准备好尿不湿。

可是等张妈过来,一切否决掉,根本不让他们用,说是夏天小孩不能用尿不湿。

无奈,两人只得把不用的秋衣秋裤全部给剪了做尿布,加上张妈带来的那些,总共给两个小家伙准备满满一抽屉。

原本以为这些一个星期都用不完,谁知道他们完全低估小家伙们的能力,往往是刚刚换上尿布不到五分钟,再伸手一摸,屁股下边尿布已经湿漉漉的。

洗尿布的活不用说是刘军浩干,也幸亏夏天尿布干的快,不然还要用火烤。

两口子有段时间尿布都换不及,张倩为此还不住抱怨双胞胎就让他们忙得昏天暗地,不知道电视上报到的那些四胞胎五胞胎怎么过。

后来刘启勇媳妇过来介绍经验,说是有的小孩让把尿把屎,让他们试试看。

原本以为刚满月的小孩不知道把尿,谁知刘军浩试了下,小家伙立刻哗啦啦开始浇地。两口子总算找到规律,只要老大小二一开始哭,他们立马开始把尿。

这下尿布总算少了很多,不过即使如此,积攒两三天还是要洗一次。

他这边正洗着,张倩也急冲冲的回来。孩子放在家中,他们两口子都担心着呢。给孩子喂完奶,又急冲冲的离开。

孩子刚生下来的时候张倩奶水就好,因此他们坚持用母乳喂养,毕竟层出不穷的毒奶粉新闻把他们吓到了。

现在看老婆忙乎的样子,刘军浩想着是不是以后偶尔也给两个孩子喂些奶粉。(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