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个菜端上桌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四个人吃个精光。幸亏刘军浩调了两个凉菜,否则还没菜就饭。

吃完饭,刘军浩摘了两串葡萄给他们打打牙祭,赵光明口中说着吃不下,愣是又把那一嘟噜葡萄消灭掉。

酒足饭饱,他才心满意足坐在树荫下休息,口中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正唱着,悟空领着两只八哥钻进院子。

那小家伙一看到赵光明,立刻吱吱叫着扑了上去。

“看见没有,猴子现在就和我亲热,哪天非把它拐走不可。”赵光明得意的摸摸猴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说道:“自己去拿!”

“吱吱”悟空对这一套早熟悉,连叫两声捧起钥匙就跑。

“都你小子把猴子惯坏了,现在我家整天鸡飞狗跳的。”刘军浩苦笑着摇摇头。他们两口子一直反对悟空玩擦炮,赵光明这小子没好,最近一段时间每次来刘家沟都要给悟空带些擦炮。猴子对这玩意儿情有独钟,因此对他非常亲热。

“我乐意,你管得着。悟空要是我家的,我天天给他买擦炮玩。”赵光明这些小恩小惠算是贿赂猴子,要知道夏天他可是从悟空身上赚不少钱。

自从知道知了壳可以卖钱后,悟空整个暑假都没闲着,就这几天还在到处找。现在知了壳已经少了很多,但几天积累下来也有一斤多。加上先前卖掉那些,悟空夏天足足挣了六百多块。

以前猴子挣钱刘军浩没收缴,这次在张倩的建议下早早扣掉。否则钱到猴子手中,估计大部分都会变成擦炮炸掉。

他们谈论着,那边悟空熟练用钥匙打开摩托车后备箱,然后把里边的擦炮拿出来。

害怕猴子闹腾,刘军浩抓住这家伙的脑袋把它扔到院外。可惜事与愿违,不出两分钟就听到沟边青庄的大叫声。

“你小子净胡闹”看赵光明幸灾乐祸的样子,刘军浩急忙出门呵斥。

自己这个主人还算有些威信,猴子这下跑的更远。

得,眼不见心不烦,任由它胡闹吧,擦炮放完就好了。

赵光明这小子连吃带拿,临走的时候又让刘军浩给自己弄了二斤土蜂蜜,说是准备送礼。

都是朋友,刘军浩本不打算要钱,可是赵光明说啥要给,最后急了还把钱直接塞到婴儿的衣服内,说是给两个干儿子的红包。

他这么做自然是知道土蜂蜜有多抢手,甚至有价无市。可惜土蜂蜜产量一直上不去,实在让人遗憾。也就自己打过招呼能弄到两斤多,别人来还没这待遇。

不过物以稀为贵,也正因为这个,现在刘军浩家的土蜂蜜算是打出名气,很多人特意跑到刘家沟来求购,把土蜂蜜的功效传的神乎其神,简直成了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在一般人眼中,院中这些土蜜蜂也就是点缀,虽然珍贵,但是挣不了几个钱,毕竟数量太少。

但是刘军浩两口子心中有数,一年下来土蜂蜜挣的钱并不少,不过被黄鳝的光辉掩盖罢了。

上午事儿多,刘军浩进石锁匆匆瞥了一眼就出来,下午等老婆去学校,他才重新进入石锁,思考着那些河蚌的去路。

石锁中有几个河蚌做点缀,看上去的确不错,可关键是石锁内河蚌几乎成灾。随便扒拉一下浅水区的泥沙中,随处可见鸡蛋大小的河蚌。要知道河蚌每年产卵5~8次,产卵量有几十万粒。石锁中的环境得天独厚,更助长这种倾向。

幸亏刘军浩发现的早,否则等这些东西长大,整个石锁就是它们的天下了。

按说河蚌味道不错,自己也可以卖河蚌来着。不过这东西便宜,自然没有养黄鳝划算。

刘军浩从外边弄个大竹筐,开始在池塘中挑拣。连挑两竹筐,池塘浅水处总算没了这些碍眼的东西。

挑拣出来的河蚌刘军浩没有浪费,一股脑丢进水獭洞穴所在的水池。这么多食物,足够宝玉一家子吃段时间,正好可以让它们少祸害自己后院的黄鳝。

这几个月一直忙孩子的事情,石锁内没有来得及清理,等把河蚌处理完毕,刘军浩又将目光投向那些娃娃鱼。

早先发现娃娃鱼的时候,刘军浩特意在山溪中捕捉些放在石锁中饲养,在泉水的滋养下,娃娃鱼相继产卵。

如今小娃娃鱼到处都是,和河蚌一样,有在石锁内泛滥的迹象。

娃娃鱼和河蚌不同,它们可是以鱼类为食的。如果这些小家伙真长大,那石锁内的黄鳝估计要绝迹。

那些娃娃鱼大多有一扎多长,已经可以在自然环境下生存下去,也是时候离开了。刘军浩打算找个时间,把这些娃娃鱼重新放入山溪中,让它们在更广阔的天地内生存。

看过娃娃鱼的情况,刘军浩随意在石锁中逛游起来。害怕踩到地下的东西,他索性把鞋子脱掉。

赤脚走在长满各种青草、野花的沙土地上,有种柔软和细腻入心的感觉,耳朵边不时传来石鸡的叫声。

这里的环境看上去比外界更繁华些,浓绿的野菊花铺天盖地,几乎将沙土地铺满,中间还夹杂着不少野花,更为这片绿意增添了色彩。无数土蜜蜂在花丛间飞舞,继而钻入芦苇堆中。

这里野花的花期能比外边延长一个多月,可以源源不断为土蜜蜂提供蜜源。

若是到了九月菊花盛开的季节,整座石锁内都将会沉浸在一片浓郁的芳香中。到那时,也许更热闹。

池塘左边,几株葡萄藤沿着枣树攀缘而上,形成一片磅礴的绿荫。绿叶掩映之中,一串串紫红色的葡萄隐约可见,让人望而生津。

这些葡萄,刘军浩打算用它们来晒葡萄干。

满眼都是勃勃生机……不过这里虽好,他还是更喜欢空间外的世界。

刘军浩属于说干就干的人,趁着天气好,他从石锁内摘了一筐葡萄扔到房顶晾晒。为防止鸟雀偷吃,特意在上边罩了一层窗纱。

忙完这一切,看两个小家伙仍然在摇篮里安睡,刘军浩才打开电脑,准备听歌放松放松。

哪知电脑刚打开,立刻把老大惊动,小家伙咧着嘴巴大哭。

这一哭倒好,小二紧随其后。

刘军浩赶忙抱起老大把尿,然后是小二。等把他们都安顿好,两个小家伙却也没了睡意,睁大眼睛嗷嗷直叫。

根本没办法继续放在摇篮中,无奈他只得一手抱一个,开始在屋里转悠。

这种情况持续到老婆回来为止,他终于可以解放出来歇息一会儿。

***

修路的事情刘广聚原本信心很大,想按照国家的标准修一条水泥路,不过等算完造价后立刻打消念头,如果没有上边的支持,修这么条高标准的水泥路根本不可能。还是按照刘家沟的实际情况来走,反正刘家沟很少过大卡车。

现在水泥一个劲儿疯涨,即使降低标准,所需的数目也比自己想象的高。

刘广聚只得找人商量,本以为这次集资的数目巨大,村里不少人应该表示反对。谁知道事情再次出乎他的意料,几乎所有人都持支持态度。

那啥……不差钱!道路修好自己出行方便,每家出几千元钱在承受范围之内。

得到修路这个肯定的答复后,二麻子更是直接赞助一万块钱。二麻子这农家乐是村里最红火的一家,一年下来挣钱不少。他带头后,又有人赞助八千元。

虽然刘家沟没有搞福布斯排行榜那一套,但是村里人心中都有杆秤。要说村里的首富,绝对非刘军浩莫属。

别看刘军浩家就两个人挣钱,但是架不住人家那些动物争气。单单赤兔一个,一年下来也有五六千块。还有猴子,这小家伙捣蛋归捣蛋,挣起钱来也抵半个劳力。

另外就是刘军浩家的主要业务——黄鳝,哪天不卖个十斤八斤,而投入几乎忽略不计,跟捡钱没两样。

因此在二麻子表态后,村里人都瞅着刘军浩,想看看他放多大的卫星。

修路是好事儿,刘军浩也可以自豪的拍拍胸膛说自己不差钱。但是具体赞助多少钱,还要问媳妇,毕竟她才是掌柜。

没等他话出口,张倩那边晚上吃过饭就主动挑起话茬:“老公,今天在学校的时候我们几个老师闲聊,人家都问咱们交多少修路费呢?”

“你说了算”刘军浩把决定权交到媳妇手中。

“我大致算一下,咱们今年的收入和去年差不多。广喜叔一下子拿出一万,咱们拿少了也不合适,最少和人家一样。真是的,他们这不宰人吗……”张倩嘟囔着嘴叫道。一下让自家多掏这么多钱,还真有些舍不得。

汗,老婆这态度,幸亏自己没在人前表态。刘军浩试探着说道:“那咱们也拿一万?”

“不行,那肯定让人笑话。”张倩直接否决掉,“要不咱们干脆掏一万五。”

和自己预想的差不多,老婆典型刀子嘴豆腐心,有点小虚荣,爱面子……这话在心里说说就行,可千万别让她听见。

***

汗,竟然写五百章了,有点不可思议。

虽然想说加快更新,但还是不敢保证,唯一的保证就是不做太监。

就这样,我慢慢写,大家慢慢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