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回到家中,刘军浩立刻把电话打给二麻子、刘启勇等人,说是发现地窝蜂,让他们立刻准备家伙赶过来。

现在的游客真大胆,一听说有热闹看,刘军浩的院里竟然聚了一大群。怎么劝也劝不走,都想看看传说中的杀人蜂到底有多厉害。

显然……他们对地窝蜂的恐怖并没有直观印象,一个个谈论起来还兴高采烈的。

“刘军浩,你看准了吗,是地窝蜂还是小土蜂,别把大家搞得心惊肉跳。”见人都到齐,二麻子开口问道。地下做窝的蜜蜂在刘家沟有两种,一种是比较常见的小土蜂,体型比蜜蜂略小,毒性不大,刘军浩他们小时候挖老鼠洞经常碰到,巢穴一般鸡蛋大小,最大也不超过篮球。

还有就是地窝蜂,它的个头比马蜂还大,有小拇指那么粗,肚子上带有黑黄相间的圆环。这东西一出现就成千上万只,杀伤力和攻击力强悍无比,是所有蜂类中最为凶猛的一种。正因为地窝蜂如此可怕,大青山的人见到这东西是坚决而除之。

地窝蜂一般把蜂巢建在地下,和蚂蚁一样,靠嘴巴噙泥块,直到把地下挖成圆形空洞。大的蜂巢有五六层,每层面积有锅盖那么大。因此上边才会出现一个小土堆,那都是地窝蜂噙出的泥块。

说到刘家沟被地窝蜂蛰到的实例,当属老牛头。十几年前他在山上放牛的时候无意中牵着黄牛走过一个土堆,当时根本没注意,黄牛后腿恰好踩在土堆上。

由于地下被挖成空洞,土堆立刻被踩踏,顿时周围刮起一阵黑风,无数地窝蜂朝黄牛和老牛头袭来。五十多岁的人愣是被蛰的哭天喊地。如果不是村里恰好有人在山梁上种庄稼,听到呼叫声急忙赶到,及时把他抬到一位老乡医家中救治,这才救得他一命。后来那乡医为他治伤,从身上拔出的毒刺就有二十多根。

那头老黄牛就没这么幸运,等人们找到它的时候已经断了气息。

除了刘家沟,其他村村民被蜇死蛰伤的也有很多。以前庄稼地里农药比较少,地窝蜂倒是常见。现在这东西反而稀少很多,刘军浩长这么大还是第二次见到。当然第一次就是老牛头被蛰,那时他十多岁,记得清清楚楚。

“真的假的,黄牛皮那么厚实,地窝蜂毒刺也能穿透?”一游客不解的问道。

“少见多怪,带着皮手套都能蛰穿,你说厉害不厉害!”刘启勇在后边跟了一句。

“小浩,这东西该不会和你家土蜜蜂一样,是刘家沟的特产,另外它们也产蜂蜜吧?”

“我家那土蜜蜂和这个没可比性,这东西可厉害多了。它们主要吃昆虫,偶尔采花蜜,即使有蜂蜜也若干。”刘军浩回答道。在他印象中,好像没听说哪个人采到地窝蜂蜜的。

一群人吵吵闹闹,很快来到河堤上,顺着刘军浩指的方向,他们都看到一个小土包。

“还真是地窝蜂……”见一只黑色的蜂子从头顶分过,二麻子吓得赶忙蹲下。

“你们准备用什么东西熏地窝蜂,不会是野芹菜吧?”见众人拿着生火的器具,先前说话那游客问道。他前些日子在刘家沟见过用野芹菜熏苍蝇,效果出奇的好。

“野芹菜行倒是行,不过毒性太大,熏过之后里边的地窝蜂蜂蛹就不能吃了。用湿柴火也能把它们熏死……”刘启勇开口解释了一下。

二麻子现场分工,让几个人去周围割蒿草和艾叶用。这两种植物气味大,烟气足,是消灭地窝蜂的绝佳材料。现在这个季节,到处是青草,因此也不用担心引起火灾。现在太阳即将落山,地窝蜂已经归巢,正好可以一网打尽。其实夜里才是消灭地窝蜂的最佳时机,可是晚上谁也不想跑这么远。

加上游客帮忙,一群人七手八脚很快割了几大堆蒿草。

刘军浩和刘启勇两人则披上雨衣,把裤腿扎好,然后两人抱着事先弄来的麦秸小心翼翼靠近土包。他们的动作很小心,生怕将地窝蜂惊动。

将干麦秸围了一圈,两个人又把艾叶蒿草覆盖上。

这天气即使穿衬衫也有些热,更别说他们披着雨衣。几分钟的功夫,两人身上就出了一身汗。

土包周围圈严实,刘军浩两人同时点着麦秸,顿时一股浓烟升起,很快围成了一个圈子。众人站在远处,已经看不到当中的小土包。

“小浩,接竹竿”二麻子远远地喊了一声,把一根长竹竿递过来。

别看土包高大,可里边早已经被挖空。竹竿往上一戳,就听到浓烟中轰的一声,土包直接塌陷。

紧接着嗡嗡的声音发出,无数黑黄相间的地窝蜂从洞穴中爬出,闪动翅膀冲向浓烟。

两人在浓烟外看的头皮一阵发麻,下意识离得更远些。

他们担心多余,湿艾叶和蒿草的威力无比强大,那些地窝蜂刚刚飞起立刻又好像失控的战斗机跌落在火堆中,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见没什么危险,刘军浩赶忙又用竹竿挑了几捆麦秸和艾叶仍在土堆上,来个中间开花。

同伙忙乎,刘启勇则开始四下寻找地窝蜂的副洞口。地窝蜂这东西除主洞外还有几个副洞口。如果让巢内地窝蜂逃出,那怕只有两三只就算失败,因为没有人能防得住它们的攻击!不过他找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地窝蜂飞出,显然副洞口也在烟雾笼罩中。

刘军浩不断挑柴火往火堆中添加,受惊的地窝蜂惊慌失措朝洞口钻,可惜它们的翅膀遇火即燃,根本不能飞起,只听到蜂巢里传来低沉而慌乱的“嗡嗡”声音。不到十分钟,出洞的地窝蜂就被烧死个七七八八,偶有漏网的也不过是在地上爬行挣扎。

“差不多了吧?”听到洞内声音渐渐消失,刘启勇开口问道。

“嗯”刘军浩点点头,抬起脚把地上的漏网之鱼踩死。

“拿我去拿铁锨,你继续生火”刘启勇说了一句,然后朝远处人群中走去。

“地窝蜂消灭掉,我们可以过去了吧”有心急的游客大声问。

“别慌,等挖开看看再说”虽然已经确定安全,但是二麻子还不敢让游客冒险。因为附近很可能存在尚会爬行的成蜂,如果偶然爬进裤筒中就麻烦了。

两人害怕把蜂巢挖烂,因此并未在洞口上方挖,而是朝两侧偏了三四十公分。这片土非常松软,几铁锨就挖到蜂巢。

刚才刘军浩把火生的猛,打开巢穴他们发现大部分地窝蜂已经被熏死,虽然极少数勉强苟活,但也失去攻击能力。

第一层蜂巢不过比钵子略大,厚度有四五厘米,瞧上去相当坚固。

两人继续下挖,一层又一层,层层之间由蜂蜡连接成一个整体。蜂巢面积逐渐变大,中间最大的那层已经有锅盖大小。

地上死掉的地窝蜂也没有浪费,这东西可是药材,用它泡酒治疗风湿效果非常好,镇上就有人家收,一只一毛钱。别看价格低,但经不住量多,这蜂巢中大概有几千只地窝蜂,少说也能卖四五百块。

刘军浩也没有浪费,全部把它们扫到蛇皮袋中。

挖到底他们才发现这个地窝蜂巢穴比想象的要大,一共有七层。等蜂窝拿出来,样子非常独特,远远看上去就好像七层玲珑宝塔一般。还没等他们缓口气,已经有游客出价五百元收购。

“五百元你就想买,上次小浩院里那个卖上千元呢。”二麻子连说不卖。

将蜂巢用塑料布包裹好,两个人才松懈下来跑到远处。确认身上没有遗漏的活蜂存在,两人忙将头盔雨衣脱下。

好家伙,烧这个地窝蜂真不容易,两人现在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湿漉漉的。刘军浩两人把蜂巢丢给二麻子后就各自赶回家换衣服。

“烧掉了吗?”见老公狼狈的回来,张倩急切地问道。

“没事,已经OK了,”

本着见者有份的原则,到二麻子家后,刘军浩让在场的游客一人挑些泡酒喝。

分完地窝蜂,几个人又开始挑拣幼蜂。这些幼蜂虽然还没有咬破封口出巢,但同样具有可怕的毒针。如果爬出巢穴也会对人造成伤害,因此必须及早除掉。

他们这边正挑拣着,没注意二麻子家一只大公鸡窜到跟前,梆梆两口就啄掉了七八只幼蜂。

几个人赶忙伸手要驱赶,没等他们有所行动,突然那老公鸡咯咯叫着窜起,发疯一般扑闪着翅膀冲到房顶。

没两分钟,一头栽下来,刘军浩赶过去的时候公鸡已经不能动弹。只见鸡腿上肿起一个硕大的疙瘩,上边还落着一只地窝蜂。

这么毒,一只就把大公鸡蛰死了,再没有游客认为二麻子是吓唬他们!

除掉幼蜂,剩下的事情简单多了,就是挑拣蜂蛹。

这蜂蛹个头比金玉皇蜂蛹还要大上几分,价格比不上金玉皇蜂蛹,但却也不低。刘军浩给霍军打电话的时候他已经提出按每斤一百元的价格收购。至于那个蜂巢,自然也被他提前订下了。

这一趟下来危险很大,但是收获也不小。单单从蜂巢中挑拣出来的蜂蛹就有七八斤。这些他们并没有打算全卖掉,而是留了一斤晚上炒掉当下酒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