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人有段时间没有聚在一起,一顿饭喝的昏天暗地。

刘军浩惦记着老大小二,因此开始并没有打算多喝酒。谁知道二麻子让的实在,他根本没办法拒绝,只好硬着头皮喝了三两多。眼看人家又拿出两瓶,刘军浩说啥也不敢待下去,吃到一半就早早离开。

夏末秋初的夜晚格外爽朗,漆黑的天空中布满繁星,淡淡薄雾好似轻纱,飘飘洒洒在树丛中撒了一地碎银。夜风徐徐吹来,格外清新、凉爽。草丛中青蛙、蟋蟀分外珍惜这最后的时光,扯着嗓子叫个不停。

也不知什么时候萤火虫也飞了出来乘凉,在草丛中一闪一闪,特好看。

这东西循着亮光,捉起来很容易。一次能捉几十上百只,放在酒瓶中相当亮堂,点点黄光此起彼伏闪烁,看起来美丽妖异。话说想当年刘军浩就是用这个给张倩过生日,才一得芳心的。

见鬼,前面是啥东西……刘军浩刚走出庄子,突然看到蒿草丛中有两个亮光不停闪烁。他还以为自己眼睛看花,揉了两下,没有看错,有两个东西在闪动。

跟着听到草丛中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而后出现一个硕大的骷颅头脑袋,两只眼睛发着骇人的亮光。

“我的妈呀,这是啥东西”刘军浩吓一跳,接着蹑手蹑脚走到跟前,口中还自言自语到:“不会真的有鬼吧,听说鬼不知道疼,我踢一脚试试……”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蒿草丛前,强忍着笑意轻轻踢了一脚,踢到个软绵绵的物体。

“没吭声,看来真是鬼,再踢一脚试试。”刘军浩说着又来一脚。

接连踢了两脚,刘军浩过完瘾,这才哈哈大笑道:“熊孩子们,给我滚出来……还不出来,我接着踢,毛孩子,小娃子……”

“别踢,别踢”蒿草丛中立刻传来毛孩子的埋怨声,“你知道了还踢我们……”

“你们这群熊孩子闲着没事干是不是,在这里装鬼吓人。我看看,”刘军浩说着将那个骷颅头面具拿到手中,才发现只是一个硬纸板,用彩笔在上边刻画着獠牙长发,眼睛处被挖了两个大洞,里边塞着小灯泡,后边还配有电池,看上去挺现代化。

“小浩叔,你咋知道是我们?”小娃子郁闷的问道。本来想吓人家,谁知道白挨了两脚,的确让人够郁闷。

“呵呵,告诉你,我小时候当然也玩过这个,回去问问你家老子,他就被我吓得哭爹叫娘。”刘军浩得意的回答。

这也就吓吓一般人,碰到自己立刻让他们歇菜,自己小时候是玩面具的高手。

以前小学抓的比现在紧,学生每天要上早自习晚自习。刘军浩和刘启勇曾经弄个面具吓人。不过他们做的比这个更有创意。

那时通往学校的路边恰好有个弯腰柳树,两人晚上偷偷在弯腰柳树上系上根绳子,另一端绑在腰里。等有人从树下经过的时候,两人带好面具突然从树上跳下,半吊在空中脚不挨地,跟黑白无常没什么两样。

把一群学生都吓傻了,不少人哭爹喊娘,连滚带爬跑回家。

第二天整个学校就流传闹鬼的消息,两个人正暗自得意,准备晚上继续胡闹呢。谁知第二节下课老师找到教室,拿着竹竿给两人每人手心打了五十棍,同时面具也被没收。

后来才知道,刘启勇为显摆,偷偷把面具的事儿给别人说了,结果一传十,十传百,才传到了老师耳中。

这种事情刘军浩自然不会给小娃子他们提,只是把两个熊孩子训斥一顿,然后趁着夜色回家。

刚走没多远,两只黄斑皮已经迎上来。

到家,张倩正坐在摇篮边逗两个小家伙。老大小二半天没见刘军浩显得非常兴奋,依依呀呀笑着,小手不断冲他挥舞。

看老公回来,张倩总算歇息一会儿。

小家伙们晚上精神头特别好,一直到十点多才相继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赵光明这小子就上门牵狗,他对刘军浩不能参加捕猎队是相当遗憾。等听说地窝蜂的事情,又没口子抱怨,连说应该叫自己一起的。

“叫你干啥,你小子一天到晚忙的脚不着地。为弄一个蜂窝,还从镇上喊你来呀。”刘军浩没好气的回答。

“忙啥,家里的摊子我妈招呼着就行,以后有啥好事儿一定要叫我。”赵光明叮嘱几句,末了把刘军浩家的两条黄斑皮领走,村里几条也没留下。小皮是狗王,只要看得住小皮,其他几条就乖乖的跟上。

上午天气晴好,两口子吃过饭依旧坐在葡萄架下歇息。自从有了两个小家伙后,他们就难得如此悠闲。

刘军浩则拿了个拨浪鼓逗孩子玩,张倩则找首歌,手机声音开到最大,然后开始轻声哼唱起来。

“老公,快看,狐狸回来了”发现葡萄架下出现两个暗红色的身影,张倩突然兴奋地叫起来。

“在哪?”刘军浩一扭头,果然看到那两只草狸子。

大概是天生的敌人,自从母云豹带着孩子在这里安家,草狸子就没有再到院里来过。有几个月了吧,见到它们还真有些稀奇。

两个家伙似乎对刘军浩夫妇也有些陌生,兴奋地在旁边吱吱乱叫,就是不往跟前凑。

不过这种生疏感没有保持多久,刘军浩转身从木盆中捞了两条巴掌宽的鲫鱼,伸手扔到草狸子跟前。

两个家伙立刻窜过来大口撕咬,不到五分钟就吞到肚里。

吃过食物,它们凑过来围着刘军浩又蹦又跳,显然是当成自家人了。

“幸亏今天云豹没回来,否则它们还不会来院里。”张倩随口说道。

说者无心,刘军浩却心中一动,开口问道:“草豹子好像有几天没回来了吧,你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见到的?”

“我是开学前,那次只见到鼠标。”开学忙的昏天暗地,张倩还真没注意云豹的情况。

“我也是那一次见得,不会出什么意外吧”两口子情况一对比,才发现有日子没见云豹在院内出没。往常母云豹离开,最多三五天,从未有这么长的时间。

刘军浩赶忙跑到楼上。草豹子巢穴空空,连鼠标也没了踪迹。里边只有几个大骨头棒子,看样子有些时日。

张倩也觉得事情不大对头,打算让老公领着黄斑皮进山寻找,喊声没出口才想起小皮刚被赵光明领走。

这人真会添乱子,正需要黄斑皮的时候却借出去了。

“别慌,我下午去山上看看,这次它们说不定跑的更远了点,所以才没回来。”看老婆着急的样子,刘军浩忙出声安慰。

两口子担着心,整个一上午都没啥精神。

中午刘军浩简单的炒个土豆丝了事,吃完饭他刚准备刷锅,就被媳妇催着上山找云豹。

走到路上,恰好见赵教授在逗斑鸠,看到他开口打招呼:“小浩,你慌里慌张的想干啥?”

“草豹子有十几天没回来,我害怕出事儿,想上山找找看。”心里有事儿,刘军浩打声招呼就准备离开。

“十几天没见,你等着,咱们一起”赵教授一听也坐不住,直接把麦子往桌子上一扔,任由那些斑鸠抢食。

田野的风景依然秀丽,不过两人却没有欣赏的心思。

走到山道上,悟空却吱吱叫着从枝头上跳下来。小家伙见到他很兴奋,还特意弄了个山石榴往主人手里塞。

见到猴子,刘军浩主意来了,说不定猴子见到云豹了呢。他立刻把手机内有关云豹的照片挑出,然后指着给悟空看。

连指几次,猴子大概听明白了,直接跳上主人的肩膀,吱吱叫着朝远处指去。看那意思,它应该不久前遇到过云豹。

两人很高兴,赶忙顺着悟空爪子的方向走去。

走出二里地,猴子嫌弃主人走的太慢,干脆跳上树枝,自己在前面带路。

在一片山洼中,刘军浩和赵教授终于发现了鼠标。这家伙恰好掉进刘军浩曾经挖狗朗头的那条山沟里。

这地方长满刺啦秧、荆棘枝等荒草,算是狐兔獾虫等小兽们的天然乐园。

它正巧掉在刺啦秧中间,根本没办法从沟底跑出。看到刘军浩,小家伙立刻惨叫起来。

找到鼠标,两人总算松了口气。幸亏猴子帮忙,否则这么大一片山,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

“鼠标受伤了?”等刘军浩把小云豹解救出来,才发现它背部的皮毛上渗着丝丝血迹。

“刺啦秧挂的吧”赵教授猜测到。

“应该不是,明显是牙印”刘军浩用手指量量两个伤口的痕迹,开口回答道。

找到鼠标,再找母云豹就轻易而举。没费多少工夫,他们在一株松树上发现了母云豹的痕迹。

不过让他们很意外,母云豹身边并没有其他小云豹存在。

见到母亲,鼠标没有立刻窜过去,而是远远地嚎叫着,瞧上去相当委屈。

母云豹的回应更让他们看不懂,竟然发出威胁的吼声。看那情形,好像眼前这个不是自己的孩子,反而是敌人一样。

“草豹子是咋回事儿,不认孩子了?”刘军浩万分不解的问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