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这东西绝对属于超生大户,平时躲在山林中不显眼,等他们捕杀的时候才发现仅仅一年时间,又开始在山中泛滥。

五天猎杀二十头,可以说是战果辉煌。

刘军浩家分的野猪肉不少,他没留多少,剩余的让熟人回城时给张倩爸妈带过去了。

猎杀行动结束,两条黄斑皮也开始懒散起来,每天出门转悠一圈,然后和主人一起躺在院中晒太阳。

没野猪肉可吃,鼠标开始着急起来,饿的围着刘军浩直嚎。

刘军浩不厌其烦,只能把这家伙丢到院墙外。外边天地那么大,鼠标只要勤快些,绝对饿不住。像豆豆两口子,饥饿的时候直接去田地里转悠,捕老鼠捉蛇,每次回来肚子都饱饱的,日子别提有多滋润。

可小云豹不同,这东西好像有条懒筋。刚把它扔出院子不到两分钟,小家伙已经窜上墙头,跟着又跳入院内。

刘军浩无计可施,只好推上婴儿车出门。鼠标亦步亦趋,在后边狂叫不已。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估计还以为自己虐待动物呢。

他原本打算在自家附近找个老鼠洞,然后用水灌老鼠出来喂云豹,哪知道沿路走出五十多米,竟然没有发现一个新打的老鼠洞。

口胡,老鼠不会要绝种吧。刘军浩带着疑问继续前走,终于在田埂上发现一堆堆新土。

这下他才明白过来,自家附近的老鼠估计让豆豆两口子捉绝,所以才看不到老鼠洞的。

找到老鼠洞好办,刘军浩直接拿出矿泉水瓶浇灌。现在老鼠刚开始准备过冬的食物,因此洞穴不算太深,灌起来很容易。十来瓶水灌下去,立刻从副洞中窜出几只老鼠。

看有食物,小云豹立马精神起来,猛然窜身咬向一只。

可惜这家伙动作太慢,老鼠左蹿右跳进了玉米地,很快消失不见。云豹找不到猎物,只能讪讪的回到路边。

其余几只老鼠倒没有跑掉,被豆豆两口子抓个正着。不过人家捉了老鼠自己吃,根本不理会鼠标的嘶叫。

一看威胁不管用,鼠标竟然想凑到跟前抢食物。

豆豆两口子也不退缩,口中低呜着迎战。成年云豹个头比豹猫大许多,但是鼠标刚过哺乳期,体型还没有豆豆大,战斗经验更别提。因此哪里是人家的对手,稍不留神就被挠了一爪子。

见抢不到食物,鼠标只能灰溜溜的重返主人身边。

这次不用刘军浩出马灌老鼠洞,悟空早抢过矿泉水瓶,找了一个新洞猛灌起来。猴子倒不是为找食物,它纯粹图好玩。

等老鼠再次出洞的时候,云豹这次终于捉到一只小老鼠,勉强过塞牙缝,三两口吃完后,它又开始叫唤,这回是冲猴子。

悟空兴奋地凑到跟前,伸起爪子摸了摸小云豹的脑袋。

鼠标出奇配合,竟然温顺的用脑袋在猴子身上蹭蹭,完全没有前几日的凶狠模样。

在云豹脑袋上拍了一阵子,悟空才重新拿起矿泉水瓶灌老鼠洞,很快又有老鼠窜出。

鼠标的捕捉技术很差,每次只能捉住一只猎物。这次在对方吃食的时候悟空竟然大摇大摆骑了上去,口中叫个不停。

一个懒得出奇,一个鬼精鬼精,猴子想骑云豹,而云豹则依靠对方找食物,这下恰好形成互补。想起前几天的事情,刘军浩忍不住笑起来。遗憾的是今天没带相机,否则肯定要把这情景拍下来。

就这样,刘军浩带着自家的动物在沟边转悠,很快来到河堤上。

扭头看去,不少人都在地里忙乎。过几天就要秋收,他们都趁着最后一点空闲打芝麻呢。

芝麻一般叶子没落完就要开始收割,否则芝麻荚很容易炸开。村里人将芝麻收割完不会立刻拉回家,而是继续放在田间晾晒。

芝麻粒生长在荚里面,等芝麻杆晒干后荚裂开,里面的芝麻自然也干了。这个时候把芝麻杆倒提,右手拿棍棒对桔杆上轻轻地敲击,雪白的芝麻就哗哗地掉下来。趁着轻风扬去枯叶和杂质,芝麻就收到家了。

刘军浩院中也种有芝麻,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收割。主要是芝麻杆上边还长有不少绿叶,远不到收割的时候。其实不到二分地的芝麻,割起来也快,半天时间就行。

别看他家芝麻种的少,产量可不低,去年那些榨油吃了足足一年。

瞧云豹和悟空在沟边忙乎,刘军浩不再理会,转身上河堤,推着婴儿车慢吞吞前行。听到身后有声音,他扭头看了看,发现一群人正朝自己这方向赶来。

领头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子,有四十多岁,脸上皮肤黝黑,看上去不像城里人,反倒像是一位老农。

“你就是刘军浩吧”那人笑着冲他打招呼。

“嗯,你们到河滩上转悠呀”刘军浩点头回应。来人他并不认识,估计应该是第一次来刘家沟的游客。至于对方为什么认识自己,原因就是他太出名。凡是到刘家沟旅游的人,基本都来他家买过黄鳝。

“不是,我们专门找你,想了解一些事儿。听说你家养有云豹和豹猫?”那人又开口问道。

“哦,都在那里”刘军浩伸手指指正在沟边奋斗的几只动物。

“天,猴子骑云豹……这么大个的豹猫!”一群人都惊呼起来。虽然他们在网上已经了解,但是看到真实情景仍不免尖叫。

“呵呵,习惯就好,这几个家伙太闹腾。”刘军浩开口解释一句,扯嗓子喊道,“鼠标,豆豆,回来。”

听到主人命令,几个家伙迅速奔上河底。

“看样子它们已经驯熟了,真不可思议。”领头那人赞叹过后,才想到介绍自己:“我们是在网上看到你养云豹信息的,我叫王俊峰,他是罗海涛、杜波,我们是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的人员……这次来主要是想问你一些情况。”

“了解云豹,你们想干啥?”听他的口气,刘军浩话中立刻戒备起来。自从刘家沟发现云豹出没,他一直持小心谨慎的态度,生怕有人打它们的主意。倒不是刘军浩以貌取人,关键几个人的模样和气质,根本不像专家教授。

“放心,我们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大青山猫科动物的分布情况,没有其他的意思。”王俊峰看对方脸上笑意消失,立刻明白人家误会了。

“猫科动物分布情况,这你们问错人了,我对这个没研究。”刘军浩摆摆手,根本不想继续交谈下去。

大概明白对方的顾虑,王俊峰又开口说道:“刘先生,我们来之前已经向网友了解过,他们说要想研究大青山的猫科动物,第一个要找的人就是你。这样……你可以回去上网查查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上边有我们的照片和简历,等查过以后咱们再交流怎么样?我们这几天都会呆在刘家沟,这名片上有我的手机号。”

“好,好”见人家一脸真诚,刘军浩忙接过名片。赵光明他爸一个小小的包工头还挂着县建筑协会理事的头衔,这年头打着协会旗号办事儿的人太多,他也没怎么在意。

感觉潮气降下来,刘军浩没敢在外边多耽搁,喊上悟空豆豆回家。

来回晃荡一路,老大小二早躺在婴儿车内睡熟。

刘军浩小心翼翼把他们放在床上,然后开始收晾晒在屋顶的葡萄干。这些天天气晴好,中午气温还有三十多度,十几天时间,葡萄干已经成型。

刘军浩随手抓了一把尝尝,味道不错,有滋有味。

葡萄干晾晒后缩水很多,他前后从石锁中摘了两筐晾晒,现在只有大半袋。不过就这些应该也够他们两口子吃上大半年,当然前提是不考虑悟空偷吃。

葡萄干收拾到屋里边,刘军浩又钻进厨房做晚饭,结果完全忘记上网查资料这回事儿。

冰箱里有拾掇好的虾米,他盘算着做个葱爆虾米。这道菜做起来简单,烧热的铁锅倒油、放葱花,等葱香飘出再将半透明的小虾米下锅。“吱啦”一声,虾米全身通红,再翻炒几下就可以出锅。

油红透亮地虾米配着星星点点翠绿的葱花,吃起来相当可口。

前天刘五奶送的萝卜干,刘军浩又用香油凉调了个萝卜干了事。

两道菜齐活,张倩恰好到家。

直到吃完饭,刘军浩无意中一摸口袋,又找出这张名片。他立刻把“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输入电脑上,原以为这些人胡诌的,没曾想还真有这个协会,而且上边的成员介绍中就有王俊峰等人。

看过他们的经历,刘军浩心中升起一丝佩服。他实在没有想到国内还有这么一群人,他们自发宣传保护野生猫科动物,常年跋山涉水探求中国猫科动物的生存现状。

有些人一干就是十几年,完全是自费坚持。心中有理想,所以才可爱可贵,刘军浩自问自己做不到。

“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你搜这个干啥”张倩看老公盯着屏幕看的入迷,就扭头看了一眼,继而惊问道。

“几下午他们中有人找我,说是想研究大青山的猫科动物分布。”刘军浩把事情简单讲一遍。

“他们来大青山了”张倩惊喜的叫道。

“对呀,你也知道这个协会。”刘军浩反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