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知道,就你这种上网只看新闻的才不知道。我上大学的时候已经了解他们的事迹,这群人在网上非常有名气。当时我看过后也萌生去寻找猫科动物的念头,不过没付诸行动罢了……”回想起当年充满激情的自己,张倩很有些感慨。

“幸亏你没参加,否则咱俩儿就不能在一起了”刘军浩拉着老婆的小手说道。

“德行”张倩翻老公一眼,任由他胡说八道。

看过岭崖猫科动物爱好者协会的成果,刘军浩才知道自己又多孤露寡闻。以前总认为豹属里只有金钱豹和云豹,现在才知道感情豹子也分很多类。什么东北豹、华北豹、华南豹、雪豹等等。具体到猫科,动物更多的数不清。

见着上边那些美丽动人的图片,刘军浩也有几分心驰神往,第一次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优美的动物。

查完资料,见时间还早,两口子又打开一个情景喜剧看起来。

等老大小二睡熟,他们才关掉电脑,小心翼翼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刘军浩就给王俊峰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张倩上午没课,因此也留在家中听几个人谈论。

众人闲聊几句,刘军浩主动谈论起昨天的话题。

“我们这次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最近十几年内有没有人发现过华南虎的踪迹。”王俊峰开口问道。

“华南虎,小时候倒听过两次,不过都是传闻。这事儿乡志上有记载,你们等着,我拿乡志让你们瞧瞧”这本乡志是赵光明去年送来的,一直留在他家里。大青山从前有老虎,还出过打虎英雄,不过都是几十年前的事儿。

乡志上最后记载的两次,只是有人声称见到过,并没有捕捉到实物。

刘军浩猜测这极有可能是胡说八道,当不得真。

“别拿了,我们手中也有一本七十年代大青山的乡志,上边记载更详细记录,你可以看看”王俊峰说着从背包中掏出一本乡志,直接翻到“动物资源”那一页。

上边记载五八年大炼钢铁的时候,赵庄村民赵三喜在山上砍树被猛虎叼走,这件事情上报县里,后来县人民武装部向全县发布了“坚决消灭兽害,保卫生产”的动员令。当时全县猎人闻风而动,组织十几个捕猎小组,向野兽全面宣战。

这场人兽大战,猎人战绩辉煌。共击毙猛虎两只,各种豹子38只,野猪143只,狍子257只,猪獾、狗獾217只,狐狸198只,野兔1687只,害鸟1612只。文章背后还称赞打虎队:“他们用自己的机智、勇敢,保护了人们的生命,保卫了农业丰收。”

“这都好几十年前的事儿了,现在绝对没有,否则早被人发现。”刘军浩用肯定的语气回答。

“我们也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有一丝希望就不能放弃。另外听说过土豹子吗……现在有种说法土豹子是金钱豹的幼崽,你们这里有谁能认识土豹子的?”队员杜波插口问。

“应该不是金钱豹吧,”刘军浩疑惑摇摇头,将自己的判断说出。他虽然没有见过土豹子,但是以前听刘老头讲过,说是这东西全身土灰色,身上并没有斑纹。另外大青山有“宁惹土豹子,别惹黄斑皮”的说法,从小皮的战斗力看,它对付云豹还可以,真正对付重达上百斤的金钱豹,显然不是人家的对手。

“噢,这么说大青山很可能还存在一种未知猫科动物?”王俊峰兴奋起来。

“估计也不存在了,反正自打我记事起就没见过。我今年都二十多岁……”刘军浩再次叹息。用刘五爷的话说几十年河里王八成群,个头比锅盖还大,山上野东西更多的数不清,狼豺虎豹到处都是。

可是现在人类活动让太多的生物失去了生存的地方,再想找到它们的可能性非常小。

“不试试怎么知道没有”王俊峰执着的回答,“这样吧,你能不能带我们找几个大青山的老猎户,我们了解些详细情况。”

“没问题,我现在带你们去”刘军浩立刻应承下来。

“另外我们这次准备进山,想请你给我们当向导,怎么样?”

“这……”刘军浩有些迟疑,主要是自己家离不开人,老大小二每天需要人照料,离开一时半会儿行,时间长肯定不行。

“要不给我妈打个电话,让她提前过来吧。”张倩在旁边插嘴到。张妈前几天打电话说要过来看外孙,正好可以让她早点来帮忙,这样刘军浩就能腾开手。

“也好”刘军浩点点头,他虽然佩服几个人的执着,但是对这次考察仍不抱太大的希望,就像上次找朱鹮一样。如果是朱鹮还有可能遗留,毕竟这东西个体小,加上大青山鱼类资源丰富,很容易生存下去。但大型野兽在大青山生存而不被人发现的几率很小。

***

刘五爷这个时候应该在养鸡场忙乎,因此找起来不费啥功夫。

“这事儿你们问我白瞎,过去五六十年,时间太长,我也记不太清楚。只记得这土豹子个头比草豹子要大点,浑身跟枯草一样的颜色。我给你们推荐个人,他对这种事儿门清。”刘五爷想一阵子,最后挠挠头回答道。他早些年也上山打猎,不过大多数时间是跟着人家后边凑数,因此只有个模糊印象。

“肖狗腿?”刘军浩立刻接住话茬。

“你知道呀,小浩你领他们去问肖狗腿,当年捕猎队他是队长。”

“我们正要去,”上山要找肖狗腿,下河必须刘天眼。刘军浩自然不会把那老爷子忘了,去年人家找野猪痕迹的绝活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我们开有车,咱们坐车过去吧。”王俊峰开口建议。

肖家湾在大梁村西南上,如果从镇上开车过去七扭八拐要走二十多里路,不如走山道。

“别,还是地走,开车要多走十几里路呢,再说肖家湾那片没个正经路,越野车都进不去,到那里还要走。”说起道路,刘军浩不能不佩服刘广聚的先见之明。正是因为这条路,刘家沟人才迅速富裕起来。

几个人没耽搁,说走就走,直接从村口拐向山道,朝大梁村奔去。

马上开始秋收,山林里也热闹起来,不少鸟儿在头顶唧唧喳喳的欢叫。王俊峰等人的相机一路拍个不停,碰到不知名的鸟儿还不住问刘军浩这个专家。

白毛红嘴黄爪的叫白玉鸟;头顶一点红的叫苏鸟,那种黄颜色的鸟就是黄雀,它乖巧伶俐,经过人训练后可以进行叼钱表演。

还有的八哥啼叫声特别响亮悦耳,完全可以与百灵、话眉相媲美。

再朝山林里边走,道旁的树木茂密起来。

一会儿噗楞一声两只野鸡从草丛里飞起,没等几个人靠近,它们已经咯咯咯地飞远。很快又有野兔蹦跳出来,虽然众人都没有追赶的意思,这家伙还是左弯右拐,消失在树林当中。头顶的松树上,还有群松鼠嬉戏,不停追逐着滚来滚去的松果,东颠西跑。

“你们大青山环境保护的不错,野生动物资源很丰富。”一路上王俊峰等人赞叹不已。他们这些年为追查猫科动物的行踪到过很多大山,却极少见这种情景。

“呵呵,”刘军浩苦笑道:“也就是这几年封山育林,山上的动物才多起来,不过都是些小动物。”

一般人走山路最多七八里就要休息,刘军浩本想让他们休息一阵。哪知王俊峰连说不用,他们常年在山间行走,十几里山路根本不在话下。

肖狗腿在肖家湾是个名人,站在村口一打听,立刻有人把他们领过去。

“刘军浩,你找我干啥?”肖宝财正坐在院里编竹筐,听到有人找自己,赶忙丢下手中的活起身。

“老爷子还会这手艺,编的很好呀。”刘军浩开口赞叹一句。

“混口饭吃,哪比得上你小子养黄鳝,发大财。”肖老爷子回应道。

“老爷子,不是我找你,是他们想找你了解些情况。”刘军浩简单把几个人的事迹讲出来,然后又把来的目的告诉人家。

“肖老爷子,我们从乡志上看到五八年你们镇组织过捕猎队,曾经捕杀过很多豹子,我想问花豹和土豹子是一种动物吗?”

“土豹子是土豹子,花豹是花豹,它们颜色个头都不一样,怎么可能是一种动物呢。”刚听王俊峰讲完,肖老爷子就一个劲儿摇头。

“那你给详细讲讲它们的区别……”王俊峰追问。

“这俩野东西根本不同,土豹的个头小,颜色是土黄色,尾巴很长。这东西和花豹吃的东西也不同,花豹溜到村里喜欢吃山羊,小猪,而土豹子却喜欢家养的狗。有次我带着猎狗进山追狍子,恰好碰到土豹子在那里埋伏。按常理说土豹子应该追着狍子撵,谁知道它愣是放过狍子,转身和猎狗搏斗起来。你说怪不怪……这东西算是狗的克星,以前猎人有句话叫‘三狗抵不过一豹’,指得就是土豹子。很多猎狗只要闻到一丝丝土豹子气味就吓得浑身哆嗦,背毛耸直,尾巴夹紧,死活不敢往前。”

***

这章耽搁的时间太长,不过总算赶在十二点之前发出。

天气太冷,冻的两腿发抖,早点睡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