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浩,告诉你个好消息,昨天咱们在芦苇荡拍到的那种鸟确认,名字叫震旦鸦雀,是咱们国内特有的珍稀鸟类,被称为鸟中大熊猫。”王俊峰刚到院内,就大声宣布一个好消息。

昨天下午他们几个人在河滩芦苇闲逛,手中相机自然不停,无意发现一种几只从来没有见过的鸟,就询问是什么鸟。

哪知道刘军浩也是第一次见,说不出个所以然然。王俊峰敏锐地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种珍稀鸟禽。可惜他们不是专门研究鸟类的,因此说不出个名堂。晚上回去后他特意把照片传到QQ群里边,立刻有人认出是震旦鸦雀。

“真的,有多珍贵?”刘军浩兴奋地问道,这下刘家沟又要上报了。

“有多珍贵,这么跟你说,全国范围内估计还没有两千只。它属于国际上目前为数不多仅存的濒危鸟种,被人称为‘芦苇中的啄木鸟’。这鸟飞行能力很差,必须依赖芦苇荡的环境生存。所以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震旦鸦雀被人发现过一次,后来十几年的时间一直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已经被认为灭绝了。这些年爱好鸟的拍客增多,人们才重新发现它们的踪迹。”王俊峰昨天晚上恶补的资料,讲起来头头是道。

“这样呀”难怪自己不认识,感情这鸟太稀少了。不过震旦鸦雀落户刘家沟,也正说明大青山的环境不断转好。听到这里,刘军浩又动了心思,趁哪天有空闲一定要到芦苇荡中收几只震旦鸦雀放在石锁内,让它们在里边繁衍生殖。相信凭借空间得天独厚的环境,一定可以让它们迅速壮大起来。

“震旦鸦雀,芦苇荡里还有这鸟?”一个游客过来买黄鳝,恰好听到他们的对话。这人也是鸟类爱好者,听到震旦鸦雀的名字很兴奋。

王俊峰本来还想着保密来着,不过既然被人听到了,他也没在隐瞒。

发现震旦鸦雀,算是为几个人的考察开了个好头。

“走吧”见人到齐,刘军浩没有啥废话,直接领上两条黄斑皮准备进山。有赵教授家那条黄斑皮看门,自家根本不用担心。再说豆豆、悟空这些家伙晚上很警动。

“等等,你就带这些……”王俊峰诧异的指着刘军浩手中的铝锅和肩包,除此之外再看不到其他工具。

“嗯,还需要带什么?”刘军浩比他们还纳闷,打量自己的装备,睡袋、铝锅……还有弹弓匕首等小物件,非常齐全呀。

“吃的食物和水你怎么没带,我们这次要在山中停留好几天,必须多带些东西。”杜波开口提醒道。

“我说你们以前进山考察还要带食物呀……放心吧,有它万事足,绝对让你们饿不着。”刘军浩拍拍手中的铝锅说道。

“你还是带些,万一找不到食物,可以当备用。”王俊峰再次规劝。

“你们以前很少在秋季上山吧,放心,这个季节上山空着手也能吃饱。”刘军浩再三保证,总算将他们的顾虑打消几分。

事实上王俊峰等人的顾虑并非完全没有道理,他们以前长时间在西北考察,那里水源紧缺,山中物产也比较稀少,因此每次上山都要带大量食物做后备。

但大青山的环境不同,这里山溪密布,可供使用的食物非常充足。再说有石锁这个作弊器,想吃啥没有?这也是刘军浩的信心来源。

“你这个弹弓也就能打打鸟,带上作用不大吧?”走出刘家沟,杜波好奇询问起来。

“自己看”刘军浩说着将弹弓扔过去。

杜波见是八股弹弓,顿时吃了一惊,开口叫道“这么多,能拉动吗,拉动估计也没多大准头!”

“你试试就知道”刘军浩从背包里摸出一个圆溜溜的石子,伸手扔过去。

杜波接过石子尝试一下,勉强能够拉开,但是根本没有准头。

“这弹弓是我特质的,用的是2.0*4.0mm皮筋,单股拉力2公斤左右,总拉力超过16公斤。”刘军浩握着弹弓自豪的说道。

去年打野猪时他就觉得手中弹弓威力太小,野猪皮糙肉厚,寻常弹弓除打眼外其他地方根本没效果。后来赵光明在网上闲逛时发现了这个配置,就推荐给他。

这弹弓股数太多,捆绑起来很容易造成长度不一致,对射击精度影响比较大。为矫正误差,他特意使了好多次。

弹弓做好原准备今年打野猪时用,哪知道根本走不开,这还是第一次上山发挥威力。

“看那个松树枝”刘军浩指指前方近三十米出的一个树枝,然后猛然将弹弓拉开。

几乎是眨眼之间,鸡蛋粗的松树枝干脆利索掉落下来。

九月是个收获的季节,山间河滩一夜之间改变了颜色,原本的翠绿也变成五彩。杨树、柳树叶子枯黄,枫树、老鸹包树则变成血红色,唯独松树的叶子愈发墨青。山道上的凄凄芳草则是遍地土黄,随风波浪起伏。

这个季节应该算是大青山最美的时刻,也是丰收的时刻。

野葡萄、野柿子、山里红、山核桃……各式各样的野果应有尽有。秋收完毕,不少人家都会进山找钱。当然最重要的收获是蘑菇,秋季雨后松伞、柳秃子、杨树蘑、草蘑、猴腿多得不计其数,这也是大青山人一项重要收入。

几个人沿着山间的小道前行,进山不到半个小时,王俊峰突然停下来,激动指着旁边的一块大石头喊道:“看,豹猫的粪便。”

“你怎么知道这是豹猫拉的?”刘军浩瞧瞧周围的几块大石头,惊诧问道。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经过雨水冲刷已经看不出本来的形状,自己这个向导尚且看不出,不知道对方如何知晓的。

“豹猫一般喜欢在这种大片裸岩上留下粪便做记号,而且每次数量都不会多,其他猫科动物没有这种习惯,比如金钱豹粪便多拉在平坦的草地上,如果是在路上行走留下的,一般也是在某些路口平坦的地方,而且90%都在有草的地上。”

不愧是专家,连粪便也说出这么多道道,刘军浩算服了!

***

今天停电,幸亏笔记本充了一些电,勉强将这章码出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