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进山没多久,就看到山溪边的泥土被拱起一条条浅沟,土黄色的泥土间夹杂着茅草粗粗的白根,不用猜就知道是野猪的杰作。深山里的野猪肯定昨天晚上出来找食物了,沿着山溪大肆拱刨,直到把自己撑个肚圆才结束。

刘军浩在前进过程中也没有闲着,不时弯腰在草丛中采摘蘑菇。不到两个小时时间,塑料袋中已经装了满满一袋。

众人朝目的地一路前行,根本没有在大山外围停留太长时间。

等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他们才在山溪附近停下来,准备支锅做午饭。

这里已经不是大山外围,再往前走,就真正进入深山当中。

“你们在这里歇歇,我到水边捉些鱼,咱们中午熬鱼汤。”刘军浩伸个懒腰说道。这条山溪周围没有生长松树,只有低矮的草丛和灌木,看起来好像什么也遮不住,可是当小皮钻进去的时候,立刻有一群鸦雀从中飞出。

再远些是一片稀稀疏疏的野生竹林,他看了下位置,并不是夏天捡知了壳的那片。

“捉鱼,徒手,我也学学。”杜波一听来了精神,赶忙跟上来。

“我也去”又有一人回应,都想见识刘军浩徒手捉鱼的本领。

“好好学学”如果不是几个人跟着要学艺,刘军浩就直接从石锁中捉些,哪用得着这么费事。

秋季降雨减少,山溪也进入枯水期,水流平缓许多。这地方恰好有个弯道,不少地方堆积有黑色的淤泥。

他站在水边看几眼,跟着手指朝淤泥中插去,等再抽上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根三十多厘米长的黄鳝。

“这样也行?”几个人瞪大眼睛。

“没啥难的,你们也可以”刘军浩笑着解释,“看见这些黑泥洞没有,就是黄鳝洞。现在这个季节黄鳝都离洞口不远,食指顺着洞口慢慢伸进去就能碰到黄鳝。然后食指和中指迅速并成一个钳子,用力夹位就能捉到它。”刘军浩边讲解边用手比划。如果溪水再大些就好了,自己还可以为众人演示用声音捉黄鳝。

听他讲的挺简单,等几人实践的时候才知道很难。抓黄鳝必须眼疾手快,稍慢一点黄鳝已经钻到淤泥深处了。他们忙乎半天,除两手淤泥没有任何收获,而刘军浩那边已经捉四条黄鳝。

“你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留下的?”罗海涛指着水草丛中的塔状泥块叫道。

“哦,这是泥鳅洞,你们想吃的话我再捉几条泥鳅。”刘军浩看一眼就认出来。泥鳅马上到冬眠时间,过冬前忙着打洞,因此洞口都有这种螺旋塔状的细泥。

这种泥鳅最好捉,只要拿铁钩慢慢捅下去,然后轻轻上提,感觉钩上有种涩涩的感觉,就是泥鳅上钩了。

由于泥鳅过冬前身体里要储存大量的脂肪,因此特别肥大,不少有拇指那么粗,吃起来很有味道。

刘军浩仍然表演的是徒手捉泥鳅,这方法和捉黄鳝略有区别,主要是黄鳝身段长捉起来容易。捉泥鳅不同,必须双手猛然照着那团稀泥挖下,然后甩到岸边,十有八九里边躲着条肥硕的泥鳅。当然即使是他,成功率也不高,基本上两次有一次能捉到。

捉了十几条泥鳅,刘军浩继续朝下游走几步,在水草丛前站定。

“这里边有什么鱼?”看人家的动作,自然是又要捉鱼了。“鲫鱼居多,钓鱼的常说‘钓鲫鱼钓边’。主要是岸边水草多,水草嫩芽以及里边的水生生物是鲫鱼的主要食谱,另外水草能释放氧气供鲫鱼呼吸。”刘军浩解释着蹲下身子,双臂张开落入水中。然后慢慢地把手往中间靠拢。水草堆积在一起时他猛然往岸上一掀,顿时锅盖大的一团水草掀到岸边。

里边不但有两条一扎长的鲫鱼,还有不少小鱼小虾,这些不能吃,被刘军浩重新扔进山溪中。

这种捉鱼方法简单,几人立刻学的有模有样,一个个兴奋的大叫不已。不过很快变成惊叫,“蛇!”

只见一条水蛇惊慌失措从草中爬出来,快速钻入水中。

“忘告诉你们,水草中也是蛇喜欢呆的地方。”虽然说快到蛇类冬眠的时节,但是气温高的时候它们仍然会出来捕食。这水蛇个头太小,根本够不上吃,刘军浩就任由它离开。

“你们把这些鱼弄干净,咱们等下配上蘑菇炖鱼汤。我再去竹林里看看还有啥吃的没有……”刘军浩说着抽出弹弓,进山大半天,他还没有显出真正的威风呢。

“我跟你一起见识见识”杜波见他拿出弹弓,立刻跟上来。

“那好,小皮,走”刘军浩喊了一声。

两条黄斑皮立刻从地上窜起,乖乖跟在主人身旁。

刘军浩去竹林,自然是准备猎几只竹鼠打打牙祭。早先弄知了壳时他就有这打算,当时被媳妇拦着没好下手。

山上只要有竹林的地方,自然少不了竹鼠的存在,这些家伙随便选择个通风避水的地方安家,然后直接把洞打到竹竿下边,顺着香甜的竹根啃噬。因此要找它们很容易,站在竹林中瞧瞧,只要发现有竹叶枯萎的竹子,十有八九竹鼠已经将根啃断。在周围寻摸一遍,大多能看到一溜黑色的泥土,那便是竹鼠洞穴所在。

捉竹鼠最常用的方法自然是挖掘,找到竹鼠洞后先要查看洞口是否有新鲜泥土封闭。为防止其他天敌进入洞穴,竹鼠把洞打好后一般都会将洞口堵塞,不过这在刘军浩看来却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当然看清楚封洞,还要在附近找副洞,然后判断竹鼠洞穴的走向。如果判断失误,就会陷入迷魂阵里,新洞连旧洞交叉延伸,让你根本无从下手。

挖开竹鼠洞,有经验的人可以很轻易从洞中遗留的粪便判断洞内竹鼠大小和数量。这东西的粪便有点像胶囊,一粒一粒的,大的有麻杆粗,小的筷子那么细。如果洞**粪便大小不一,就说明里边不止存在一只竹鼠。

“这是什么洞穴?”杜波新奇的拍了几张照片问道。

“竹鼠洞,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刘军浩随口反问。

“竹鼠倒吃过,不过还没见过它们洞穴什么样呢。”杜波拍几张照片后,兴奋地问道,“怎么挖?”

“用手呀”刘军浩笑着打趣。

“用手,行吗?”杜波还以为真要用手挖,下意识的开始卷袖子。

“开玩笑了,你挖下就知道,下边全是竹竿根,挖不动。”刘军浩摇摇头,然后带着他离开这个洞穴。

“那咱们怎么捉?”

“放心,跟着我绝对不会让你饿着。从现在开始起别吭声,落脚要轻。”刘军浩挥手止住他的话语,然后轻轻拍拍小皮的脑袋。

两只黄斑皮立刻会意,迈开四肢朝竹林前方奔去。

很快,它们又停下脚步,对着一根粗大的竹竿不断吮嗅。

“这……”杜波刚要说出口,看到刘军浩的手势,立刻把剩余的话咽下去。

刘军浩捡了一块大石头,蹑手蹑脚靠近那根竹子。没等杜飞反应过来,他已经把石头砸在竹子中间位置。

“哐”一声巨响,竹子来回晃动。

“好,可以捉竹鼠了”直到这个时候,刘军浩的声音才响起。

“哪里,竹鼠在哪里?”杜波左看右看也没有见到。

“就在这里边”刘军浩伸手指指竹竿,然后抽出短刀,开始照着根部猛砍起来。

这下杜飞更加糊涂,不解的开口问道:“竹鼠躲在竹子里边,不能吧?”

“怎么不能”刘军浩三下五除二把竹竿砍断,里边露出一只肥硕的竹鼠。那家伙小腿还不住的踢腾,但是来不及逃走已经被打死。

杜波脸上露出激动的神情,连声说道,“给我讲讲,到底怎么回事儿。”

“简单,竹鼠一般晚上出来找食物。不过事情不绝对,它们有时白天也会钻到竹蔸里边乱啃。你只要听到竹子里边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肯定就是它们在吃食。这家伙非常贪婪,吃起来没个分寸,会顺着竹节一直往上钻,直到竹子撑不下身体为止。所以听到这声音,只要猛然击打竹竿,就能把竹鼠震晕,自然手到擒来。当然竹竿经过它们祸害,过几天就会干枯死掉。”刘军浩指着那根长长的竹子讲解。

“原来如此,等下小皮找到竹鼠你别动手,我也试试。”这个做起来容易,杜波再次来了兴致。

“没问题,不过捉的时候要小心,这东西牙齿锋利,别让咬到了。”刘军浩一口答应。

有人指点,杜波做的有模有样,很快捉到一只肥硕的竹鼠。

连捉三只竹鼠,刘军浩喊回黄斑皮。加上那些鱼汤足够他们吃,捉的再多浪费。

“伙计们,看我们捉到什么回来了。”离老远,杜波就大声叫嚷。

“竹鼠,大青山还有竹鼠。”王俊峰也很意外的叫起来。

“你们怎么捉到的,这东西好像打洞呀?”罗海涛开口问道。

“呵呵,我们空手捉的。”杜波得意洋洋把捉竹鼠的过程讲述一遍,剩余两人口中都赞叹不已。

***

马上新的一周,求下推荐票。其实我想说如果能上分类推荐榜,我可以尝试加更来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