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材准备齐全,王俊峰等人忙乎起来。

不过几个人杀泥鳅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刘军浩只好自己动手,让他们去树林中弄些干柴火。柴火捡好,刘军浩这边也把鱼清理干净。

弄几块石头垒好锅灶,他开始生火炒菜。没有油简单,直接将竹鼠身上的脂肪切下来放在锅里炼,然后倒入切好的野葱。

刘军浩做饭水平不是吹的,很快扑鼻的香味就四散飘开。

待热气蒸腾的竹鼠肉出锅,几个人都被勾出食欲。细细薄薄的肉片,上面洒些清清白白的野葱段,看上去就让人垂涎欲滴。王俊峰拿着刚刮好的竹筷夹了两片放嘴里,香味、辣味、肉味一起涌入口中,他直呼绝了。

做完竹鼠肉,刘军浩又来个炒鳝鱼。上游不远处恰好有个小泉眼,清澈见底,几个人弄了三壶泉水,开始做蘑菇鲫鱼汤。

野生的东西味道就是好,竹鼠肉无论肥肉、瘦肉,吃到嘴里一嚼就烂,肉绵糯绵糯的,带着松竹子特有的清香。夹一片送到嘴里,实在是一种享受!

吃着竹鼠肉,喝着鲜汤,一顿饭几个人吃的美哉美哉。当然两条黄斑皮也没饿着,三只竹鼠的骨头架子都被它们吃掉。

吃完饭休息半个小时,他们就朝这次进山的第一目的地奔去。

再往前走,地下落叶越来越厚,无数枯枝朽木在地上歪歪扭扭地躺着和竖着。脚下各种植物疯涨,不远处一株碗口粗的葡萄树藤蔓盘在三棵大树上,看上去最少有几十年树龄,一串串黑紫色的葡萄垂下来,刘军浩伸手摘一粒放嘴里,酸中带甜,味道很不错。

头顶阳光也越来越稀薄,整个队伍一直处在树荫当中。茂密的丛林里鸟鸣啁啾,溪水潺潺,草、花、泥土的气息混合交织在一起弥漫到空气之中,恬淡清新,令人不由心旷神怡。

这次进山比考察朱鹮时还要深入山林,即使采蘑菇的人一般也不到此处。刘军浩在大青山生活二十多年,进深山的次数相当少。

这片区域已经算是原始森林,根本看不到人为留下的痕迹,脚下虫蛇鼠蚁特别多,不过有两条黄斑皮在前面开路,这些东西基本被惊走。

走出丛林,几个人都有些恍然隔世的感觉,纷纷坐在草丛中歇息。

“哇,这里有山花生”刘军浩无意间扭头,继而兴奋地叫起来,“来,都尝尝,这可是原汁原味的野花生。”山花生早些年刘家沟附近的山中有不少,可惜被人们挖光了。现在只有大山深处还有些,能见到真不容易。

“野花生,刘军浩这你就外行了吧,肯定和咱们平常吃的花生没啥区别。”杜波笑道。

“废话,都是花生,肯定没区别。”刘军浩说着拽起一窝,使劲儿抖抖上边的泥土。山花生个头比较小,结果也没有自家种的多,这么大一窝只有不到二十个花生果。

“不是,我意思是中国没有野生花生,这些肯定是哪个人无意中遗留下来的,在山中生长起来了。”杜波开口解释到。

“中国没有野花生,啥意思,那咱们种的花生从天上掉下来的?”刘军浩越听越糊涂。

“花生又名落花生,原产于南美洲一带,后来传入中国,慢慢才发展起来的。所以你手中的根本不是什么野花生。”杜波对花生来历了解的很清楚,主要是上小学时候老师曾经讲过。

“不可能吧,”刘军浩还真不了解,不过手中山花生和农户自家种的有很大区别,这个又怎么解释。

“老杜,确实和咱们平常吃的花生味道不一样,有点苦味,也没咱们平常吃的脆。”王俊峰拿了几个尝尝。

“管它山花生,家花生的,能吃就行。”刘军浩索性不管这个,一连拽了几窝,准备晚上煮些花生吃。

又朝前行进半个小时,就到达肖老爷子指点的地方。

“咱们在附近的山脊上找找,看有没有猫科动物挂爪的痕迹,然后设置红外触发相机。”到达目的地,王俊峰仔细看看周围的地形吩咐道。金钱豹喜欢在林中、灌木丛或者山脊、草坡间的小径上行走,一旦发现有猎物存在,会把脑袋和身体贴近地面潜行,等靠近猎物时一跃而出,咬断对方的喉咙。

他刚刚注意到周围有蹄类动物留下的痕迹很多,说明这里食物丰富,适合猫科动物栖息觅食。

“不用那么麻烦,有黄斑皮在,如果这附近有大型野兽的气味,它们肯定会出声示警。”刘军浩回应道。他来之前也查过资料,金钱豹活动领域能达到几十平方公里,而且不管有无猎物或是否捕到猎物,它们从不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三、五天必定改变位置。因此仅凭他们四个人想在这么大范围内寻找几个挂爪非常困难,即使附近有也容易忽略掉,还不如让黄斑皮打前站。

“也好,那咱们跟着小皮”王俊峰觉得这主意不错,点头同意。

两只黄斑皮在山脊上转了个来回,没啥异常情况,看样子这里应该没有豹子存在。即使如此,众人仍然在树干上安装了一台红外触发相机。

等忙完这一切,时间也接近五点。深山中太阳落山早,再过个把小时天就要黑了。

因此他们不敢耽搁,在山脊上找了片宽敞的地方,然后开始生火做饭。

这次不用刘军浩再去抓鱼,下午行走中黄斑皮已经抓了两只野兔,正好可以做烤全兔吃。

晚上山里边潮气大,特别冷,做饭用的火堆众人并没有熄掉,反而在旁边加了许多柴,准备晚上用它取暖。

有两只黄斑皮在,根本不用安排守夜的人。白天赶一天山路,刘军浩只觉得浑身发酸,躺进睡袋没两分钟就开始昏昏欲睡。

“噗噗”只听到身边传来两声沉闷的响动,紧接着黄斑皮狂叫起来。

“什么情况?”“怎么了?”几个人赶忙开口互相问道。

“我也不知道”刘军浩扭头看着小皮,发现两个家伙正对着漆黑的夜空欢叫。

“应该是猫头鹰之类的夜鸟飞过,把它们惊动了。”王俊峰推测到。

“可能吧”刘军浩呵斥一声,小皮顿时止住声音。

见确实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几个人相继睡去。睡得正香,突然又听到小皮狂叫声。

“什么情况?”刘军浩一咕噜从睡袋中爬出,将短刀握在手中。

随后其他睡袋中人影一晃,王俊峰等人几乎同时站起身子问道:“又怎么了……”

不出意外,黄斑皮仍对着空中大叫。

“小皮,别叫!”这下刘军浩有些恼了,一只猫头鹰有什么好叫唤的,几个人累一天哪经得起这样折腾。

“呜呜”感觉到主人话中的不满,小皮低吼两声乖乖跑回来。

可不到五分钟,黄斑皮又开始吼叫起来。

“靠,还让不让人活!”如此三番五次折腾,几个人都没了睡意,直挺挺从睡袋中坐起。

“不对劲儿”刘军浩本能觉得事情有些诡异,猫头鹰不可能持续在他们营地上空盘旋。

“哪里不对,你别疑神疑鬼的……”杜波话刚落地,突然旁边火堆“噗”的一声熄灭掉。

“靠,火怎么灭了,越搞越吓人。”王俊峰嘟囔一句,掏出打火机朝火堆上点。哪知道他连点几次都没有将火堆重新点燃。

“我说老王,你不会吓得连火都点不着吧?”罗海涛也在一旁取笑道。

“不是……这柴火怎么湿漉漉的,刚才谁浇水了?”王俊峰伸手摸一下柴火,惊叫起来。

“柴火浇水了,不可能吧。”杜波说着也伸出手,继而叫道,“真的呀,老罗你打算扮鬼吓人呢,柴火弄灭干啥?”

“你才扮鬼吓人,不是我弄得。”罗海涛矢口否认。

“也不是我弄得”刘军浩的声音响起,他隐隐约约猜到一种可能,用略带兴奋地开口说道:“别管火堆上的柴火了,再弄些干柴点!”

架上干柴,火苗重新窜起,将周围数丈之内的黑暗完全驱散。

“咱们聊会儿天吧”王俊峰开口说道。刚才杜波咋呼一阵子,他们几个半点瞌睡的意思都没有。

“嗯,我先给各位打打预防针,等下出现什么古怪现象千万别紧张。”刘军浩开口强调一句。

“你这话啥意思,不会真的有鬼吧!”杜波笑着说道,“要不我给你们讲个鬼故事增加些气氛?”

“去你的,鬼故事有啥意思,”罗海涛直接拒绝掉。他话没说完,火堆中“噗噗”的声音重新响起,原本旺盛的火苗一下子减弱许多,跟着黄斑皮狂叫不已。

“怎么了,怎么了?!”三个人腾地从地上站起,抬头直勾勾看着夜空中。天空漆黑一片,隐隐似乎有什么东西飞向远处。

“呵呵,我就说别让你们害怕,看把你们几个吓得。”刘军浩拍了拍手,这才让几个人清醒过来。

“刚才到底是什么东西?”罗海涛声音里还有些颤抖。别看这哥们敢跋山涉水寻找金钱豹,但却对那些神秘的鬼怪事件有很深恐惧感,主要是小时候看《聊斋》留下的后遗症。

“天机不可泄露,再过两分钟你们就知道了!”到这个时候,刘军浩反而卖起关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