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挂爪,这里自然成了重要监测地点。几个人在此处留下远红外相机后,又让黄斑皮前来问气味。

可惜小皮在原地闻了两三分钟也没有起身追踪,很显然那未知猛兽相当长时间没有在此地出没,留下的气味已经消散掉。

王俊峰早预料到这种情况,因此并没有气馁。来日方长,只要这东西还在附近山中,就有被发现的可能。

这几天他们一共安置了四台相机,还有两个点查看完就能回家了。不过这几个点都在大山深处,需要的时间更长。

天公不作美,下午淅淅沥沥开始下起小雨。

这种天气自然没办法往山中行走,几个人只好在大树下撑起帐篷避雨。

雨下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停息,刘军浩却哭丧起脸,直叫坏事。

“放心吧,这种小雨不妨碍咱们寻找挂爪。相反一场雨后,猫科动物活动会更频繁,被发现的概率更大。”王俊峰以为他担心寻找踪迹的事儿,出声安慰道。

“我不担心这事儿,而是在想咱们晚上怎么睡。”刘军浩摇了摇头回答。

“还和往常一样呀”剩余几人不解其意,不过他们很快就知道刘军浩指的是什么。

天还没有黑,黑压压的蚊子已经从草间飞出,在他们的耳朵旁嗡嗡响成一团。

“我X,怎么会这么多蚊子,深秋了呀。”杜波惊叫起来,手掌不断在胳膊上猛拍。

不单他,其他几人也非常奇怪。前两天晚上根本没碰到这么多蚊子,今天是怎么回事儿,蚊子好像开大会一样。

“多正常,山里和城市不一样,并不是夏天才有蚊子的。”不少游客想当然认为只有夏天才有蚊子,到了秋冬蚊子就会灭迹。其实不然,山里边气候暖和,立秋至中秋前正是蚊子的活跃期,到10月中下旬以后蚊子才会逐渐减少。

而且秋蚊子比夏天的蚊子更可怕,被这种蚊子咬上一口,立即能起个大包。一抓就是一片,奇痒无比,所以山里人常说“秋蚊子更毒”。

至于今天晚上蚊子为什么这么多,当然是因为下雨。山间潮湿,很适合蚊子繁殖。

“驱蚊喷雾也不管用,咱们得想个办法”罗海涛掏出随身携带的驱虫药剂喷起来,很快就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关键是这东西太多了点。

“要不咱们生堆火熏”王俊峰开口建议。

“蚊子太多,生火不行”刘军浩摇了摇头。用野芹菜熏蚊子效果倒是很好,可是这玩意儿毒性太大。为了安全着想,他只能打消这个注意。

“先做饭,吃饱再说。”杜波看众人实在没招,就开口说道。

下了一场小雨,找点干柴火相当不容易,众人费好大劲儿才把火升起来。

打猎的事情交给刘军浩,杜波本来好像跟上去,却被他劝住。

雨天路滑,刘军浩根本没打算跑远。

领着黄斑皮走出四五十米远,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钻进石锁中,然后捡了慢慢两大塑料袋河蚌。

看看岸边慈姑秧长的很茂盛,刘军浩又伸手挖了些慈姑。

现在石锁中河蚌成灾,几乎每隔十天半月他都要清理一下,如今用来当食物刚好。

“这么快?”见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刘军浩就提着两个塑料袋回来,几个人都为他的速度震惊,不过也没有多想。

“找到什么好东西”杜波起身相迎。他看到里边全是河蚌,立刻啧啧称赞道:“河蚌可是好东西呀。”

“嗯,咱们晚上就拿这东西当菜。我刚才在河边看到不少,就顺手提留过来。”刘军浩解释一句,利索的开始拾掇。

溪水中的河蚌需要催吐,刘军浩弄得这些来自石锁,自然不用这么繁琐。他将蚌肉在开水中过一遍,做了一大盆红烧蚌肉,配料就是野葱。秋天的野葱虽然没有春天鲜嫩,但是滋味更足。

河蚌还剩下不少,刘军浩干脆炖了个慈姑河蚌汤。

石锁出产的东西不一般,简简单单的饭菜让几个人赞不绝口。

吃饱喝足,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几个人为睡觉的事儿发起愁来。

山里没有风,显得特别闷热潮湿,他们躺在睡袋中异常难受。可刚伸出头,黑压压的蚊子立刻扑面而来。

几个人睡不着,只好蹲坐在火堆旁聊天。

刘军浩无意间一抬头,看见有个模糊的黑影在头顶盘旋。他心中一动,兴奋地叫道:“你们等着,我去弄些驱赶蚊子的好东西。”

“啥东西?”罗海涛随口问道。

“保密”刘军浩回了句,领着小皮就朝黑暗中走去。

走出几十米远后,他又钻进石锁,不过这次捉的是黄鳝,连捉七八条才收手回来。

“你弄黄鳝干啥?”几个人都看不出这东西和捉蚊子有什么关联。

“等下你们就知道了”刘军浩继续卖关子。

三下五去二,几条黄鳝被宰杀掉,黄鳝血收集了大半碗。

这黄鳝血他没有浪费掉,而是在草丛中均匀泼洒在一圈,正好把他们的帐篷包裹在其中。

看刘军浩往草丛里倒黄鳝血,几个人越来越觉得稀奇。杜波还搞笑的问道:“刘军浩,你不会想施展什么法术驱蚊子吧,我记得人家那个是黑狗血?”

“算你猜对了,我这就是驱蚊的法术”刘军浩一脸正经说道,“等下奇迹出现的时候你们可千万别惊讶。”

“我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刘军浩一路给他们带来的惊喜太多,因此几个人都满怀期待。

连等十几分钟,仍然没见有动静。罗海涛开始不耐烦问道:“还要多长时间?”

“别急马上就来……”刘军浩的话音落地不久,空气中传来一阵噗噗的声响。

“扑棱棱……”声音不断增大,听起来像是远处有无数夜鸟飞来。

这种环境下,连一向大胆的王俊峰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种声音太怪异了。

“到底是啥东西?是不是灭火鸟?”杜波急急问到。

“那种鸟很稀少,咱们不一定遇得到,这次是一种常见的动物。别着急,谜底马上揭晓。”刘军浩伸出大手指了指天空。

那种奇怪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秘密集。

几个人顺着手势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空中,只见一团黑黢黢的乌云冲着几人头顶罩来,刹那间把月亮清辉都遮挡住了。

“是蝙蝠,这么多?”看着黑压压的蝙蝠朝他们飞来,几个人都感觉后背冷嗖嗖的。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黑影贴着罗海涛脑袋旁飞过,他立马惊叫一声。

“我X”刘军浩也没有想到会造成这么大的阵势。他原本以为能引来几十只蝙蝠已经算了不起,哪曾想会有这么多。一会儿工夫,头顶飞来至少有二三百只蝙蝠。看着蝙蝠越来越多,而且还没有停止的趋势,他终于变了脸色。

深山老林中蝙蝠很多,不过也不会如此密集,附近应该有蝙蝠洞穴。

那些蝙蝠并没有袭击人,很多扑棱棱钻入草丛当中。

渡过最初的慌乱后,几人渐渐平静下来,惊讶看着蝙蝠做出反常的举动。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他们明显感觉到周围蚊子在不断减少。

“刘军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黄鳝血怎么可以引来蝙蝠?”心情松懈下来,几个人赶忙追问。

“具体原因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蝙蝠喜欢黄鳝血的腥味吧。这种味道散发在空气里,蝙蝠就遁着味道来吮吸。另外蚊子对血腥味也很敏感,正好把它们引走。”刘军浩开口简单解释。

用黄鳝血引蝙蝠的方法刘军浩已经忘记是听谁说的了,他亲自试验过,效果很好。

上高中的时候晚上熄灯很早,不安分的男生经常躺在床上侃大山。因此学校里特意安排了查寝的老师,专门抓不睡觉的学生。

当时查寝的老师姓周,庞旭和刘军浩几人连被这老爷子抓了几次,心中有些恼火,就想了法子捉弄这老爷子。

等晚上周老师查完寝回家睡觉后,他们悄悄将老爷子家的房门从外边扣住,然后在门上抹了些黄鳝血。结果这老爷子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觉,房门砰砰砰乱响不停。

涂抹了黄鳝血的房门很光滑,蝙蝠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只能不断用翅膀拍打,而后贴着门吮吸。等人打开门时,吮黄鳝血的蝙蝠感觉到动静立刻一哄而散,让人找不到罪魁祸首。关上门,蝙蝠又来吮吸黄鳝血,这样就有种女鬼敲门的真实感。

周老师连开门几次,连个鬼影都没有见到。他心里直犯叽咕,差点吓得精神失眠。

不过这老爷子第二天一大早就看出蹊跷,很显然有人在自家门上抹了什么东西才吸引蝙蝠到来的。

白天他不动声色,晚上查完寝后躲在自家门后听动静。

第二天晚上刘军浩和庞旭几人又准备涂抹黄鳝血的时候,周老师猛然打开房门,将他们抓个正着。

结果自然是被狠狠训斥了一顿,差点没让叫家长。

现在用这损招灭蚊子,倒算是物尽其用,而且效果绝佳。

***

推荐一本新书《逆行成神》,各位朋友收藏推荐一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