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货物邮出,刘军浩看时间还早,就拐道去赵光明家里。

这小子昨天给他打电话,说是有事儿相商。

等走进赵光明家大院,才发现他家变成了小工地,几个建筑工人正在搅拌水泥。

“你来了呀”赵光明看到他赶忙打招呼。

“这盖房子呢?”刘军浩指了指二楼远处。

“不是,就把一楼抬高点。我家房子盖得太早,有点低。”赵光明开口解释到。现在人手里有钱,他家周围新盖的房子一层高度普遍在四米以上,把赵光明家的房子衬得特别矮小,无奈只能跟着抬高。

这种翻修房子很简单,不用费太大的事儿。直接用千斤将二楼撑起来,然后在大梁下边垒几层砖墙就行。

“趁着这个机会,顺便把瓷砖也贴上,再做个吊顶,不然天花板上光掉灰,这是我们买的瓷砖和木门。”赵光明随意介绍到。

刘军浩伸手拍了一下木门,手感非常不错。木雕纹处非常圆润,不见一点粗糙尖锐。

“这门不错呀,看起来很气派。”

“当然,牌子货,皇家凯旋……用我家小玥的话说就是‘这种门赋予了实木门自然,恒久的人文艺术魅力,体现了尊贵、豪华、经典的艺术价值’。门就像脸面,朝我家墙上一安装,倍儿有面子。”

赵光明就是这性子,说什么东西好,非要把它夸得天上少有,地下难找。

“少说这些没用的,你吹这么大,我考考你。”刘军浩指着门上那几个简单的花纹问道:“这个是什么花?”

“这……”赵光明还真被问蒙,他只是瞧着上边的图案好看,从来没有仔细看过。

“告诉你,这叫宝相花,寓意‘吉祥富贵、幸福圆满’,是咱们中国装饰文化中最典型、最有代表性的象征符号之一。明清家具里边这种类似的雕刻多得是……”刘军浩略显得意的解释。

中式家具上大多雕刻有图案,可是其中隐含什么意思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中式家具的内涵突出体现在雕刻图案上,它不仅题材丰富多彩,而且形式也多种多样。

比如说门上雕刻蝙蝠金钱图案,那叫“福在眼前”。荷叶莲花配上鲤鱼,这叫“连年有余”。

刘军浩懂得这个,主要还是他曾经跟钟老爷子学习过雕刻,自然要学习这些知识。

“象征什么意思我不懂,不过质量确实没的说,不信你捶一下试试。”

见这货让的实在,刘军浩就挥拳很捶了一下。

原本以为人家是在吹牛,捶过之后他也忍不住啧啧赞叹。确实不错,木板厚实,一拳下去没留下任何痕迹。

“这门多少钱?”随即刘军浩又关心起价格来。如果价格合适的话,自己也买一套。

“好几千块呢”

“X,你开玩笑的吧”刘军浩脸上露出庆幸的表情。幸亏这门结实,如果真让自己一拳打烂,那才赔得冤枉。

“骗你不成,这是牌子货,当然贵。”

“你小子看来是真的发大财了,用这么高档的门。”刘军浩忍不住叫起来。

“我哪里舍得买,小玥他爸前段时间包了个工程,那小区按得都是这种门,最后还剩余两套,这不就送到我家了。”

“我说你怎么这么大方,感情是老丈人出钱呀。”刘军浩顿时羡慕嫉妒恨起来,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个大包工头岳父。

“嘿嘿”赵光明得意的笑笑,跟着说道:“还是那句话大门是人的脸,其实几千块钱不算贵,你也可以买一个呀。小玥他爸和皇家凯旋的经销商,可以给你便宜一点。”

“我还是算了”刘军浩连连摆手,这门好是好,就是价格高。虽说一分价钱一分货,依他目前的经济实力并非买不起,但根本没必要。没听说农村哪户人家特意装上名贵的木门大多数人家都是找木匠自己做的门,样式简陋,却胜在便宜。

“别忙,听我说完。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这事儿。他们公司最近想组织员工外出旅游,地点就选在刘家沟,小玥他爸还让我帮忙安排住处呢。你小子要是招待好,人家说不定免费送你一套门。”

“这不扯的吗,人家认得我是谁……住房的事儿我回去帮你问问,这几天游客多,恐怕不好定”刘军浩没时间听他胡咧咧,挥挥手掉头离开。

十几分钟时间,重新赶回刘家沟。

离家门口老远就看到有人在木桥上拍婚纱照,负责摄像的正是胡小军。

旁边那助理门清,一看这对新人摆好姿势,立刻朝木桥旁边扔出几条鱼,引来十几只青庄、白鹭抢食。

这些水鸟的出场费极低,几条小鱼小虾就打发掉。悟空则不同,这家伙越来越精明,要想抱着它合影,必须给一把水果糖。这家伙高兴起来,还会冲着冲着镜头挥手,着实给前来照相的新人带来不少欢乐。

对待这种情况,刘军浩已经见怪不怪。

几乎每对来刘家沟拍摄婚纱照的新人都要在自家门前取景,主要是这里有木桥槐树,夏天的时候溪水潺潺,荷花荡漾,一座别致的木桥横在水上,再配上枝缠叶绕的牵牛花,拍摄出来的场景非常漂亮,好像在画中一样。

另外还有桥头那株大槐树,这一年来飞速生长。原本稀疏的树干现在郁郁葱葱,宛如巨大的伞盖将几丈方圆完全笼罩。

加上此处靠近水边,夏天是绝佳的乘凉垂钓地点,那段时间每天都有三五个老头坐在树下钓鱼。

“刘军浩,你回来了呀”那对新人看到主人归来,赶忙挥手打招呼。他们前前后后来刘家沟几次,对刘军浩也算熟悉。

“嗯……”刘军浩回了一句,伸手来拿猴子手中水果糖。这家伙反应很敏捷,刺溜一下跳在地上,远远躲着主人。

“悟空,过来!”见小家伙这么不给面子,刘军浩大叫了一声。

猴子仍然没有靠近的意思,反倒快速剥开糖纸,将剩余水果糖一股脑塞进口中。

“这家伙……”刘军浩哭笑不得的冲胡小军叫道:“下次别再给它糖吃了,吃多不好。”他和张倩千方百计防着悟空偷吃糖,可根本防不住,猴子这家伙一转身就会找人讨要。

“我也不想给……悟空每次来都主动翻我口袋”胡小军哈哈笑着解释。

“得,你们照相吧,我不打扰了。”聊了几句,刘军浩推着电动车进屋。

今天天热,到家先切了块大花皮啃完解渴,然后他拎着镰刀去后院割瓜秧。快到中午,院墙跟清理的七七八八,只剩下几株稀疏的瓜秧。

刘军浩心不在焉的扯起一株瓜秧,还没等下镰刀,突然大叫了一声,感觉手腕火辣辣的疼。

“不是吧”看到嗡的一团黄云飞起,他慌忙扔掉镰刀,急速朝远处跑去。

终日打雁的人,今天竟然让雁啄了。投那么长时间马蜂窝都没有被蛰到过,今天一不留神却中招。幸亏自己反应迅速,否则非被蛰一头包不可。

等定下神来,他才发现那马蜂窝只有鸡蛋大小,上边落得马蜂不到百只。这位置也很刁钻,恰好在墙根,难怪自己刚才没看到。

他回屋在胳膊上涂了些牙膏,然后拎根竹竿返回后院。

这种马蜂窝最好投,拿竹竿一划拉,已经掉在地上。

一直忙到中午,刘军浩才把后院的几分地平整好。

今年他还打算种油菜,这种作物种起来省事,而且春天的时候还能给黄鳝提供食物。

一般油菜亩产在三百斤左右,刘军浩家种的这些绝对算高产。就那几分地,收了满满一蛇皮袋菜籽。

油菜籽他没打算卖,全部留着自家吃油,张妈回去时还带了七八斤油。

张倩原本打算喊老公回来做饭,一看他正在地里忙乎,只好将老大小二放在摇篮内,然后洗手进厨房。

经过几年时间的熏陶,张倩做饭手艺增长不少,前几天张妈来时吃过她做的饭给了个马马虎虎的评价。

一大碗慈姑是小娃子等人上午送过来的,冰箱里还有些猪肉,正好做个茨菇红烧肉。这道菜张倩做过几次,相当拿手。

没一会儿,厨房内就香气四溢。

“不错,不错,”刘军浩回来闻到香味,立刻开口赞了句。

酱红的茨菇上油汪汪的,上边撒些青翠可人的葱叶,看着就舒坦,吃起来更不用提。

见父母开始吃饭,两个小家伙也闹腾起来,伸着小手啊啊乱叫。

随着老大小二一天天长大,刘军浩开始尝试着给他们喂饭。吃了几次后,两个小家伙也知道争食儿了。

张倩原本想等吃完饭再喂孩子,哪知道他们根本不干,开始哇哇哭了起来。

无奈她只好放下碗,将锅里炖的鸡蛋羹盛出来。

老婆在那边张罗,刘军浩则赶紧把饭,短短十几分钟时间已经吃饱。话说自从两个小家伙来临后,他们两口子每次吃饭都是狼吞虎咽的。

“我来吧”放下碗,刘军浩接着喂两个小家伙。

启程、启航现在还不到六个月,饭量却出奇的大,每顿能吃一个鸡蛋。最初他们还担心孩子消化不良,后来看没事才放心喂下去。

***

推荐本新书《逆行成神》,目前冲榜中,大家多多推荐支持一下。那啥收藏下最好,又不费什么功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