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时候,张倩每天会给老大小二洗澡。如今天气转冷,已经改成一个星期一洗了。

可能是遗传了刘军浩的基因,启程启航对水特别亲切。每次坐在大塑料盆里都非常兴奋,小手不断啪啪打水,拉都拉不住。

张倩刚给小二脱完衣服,突然惊叫起来:“老公,你看启航胳膊咋了?”

“什么?”刘军浩扭头看去,也吓一跳,只见小家伙胳膊上起了一个肿块,将近指甲盖大小,非常显眼。

“是不是前几天打的疫苗感染……”张倩的声音充满焦虑。不容她不多想,那个肿块位置恰好在前几天卡介疫苗的地方。

“你等等,我看看老大的。”刘军浩说着利索的将启程上衣脱掉,结果再次吃惊起来。老大的胳膊上同样也有一片肿块。

两口子都感觉到事情严重性,没有心思给小家伙们洗澡了。

“咱们上街吧……”

孩子的事情无小事,刘军浩点点头,重新给老大小二穿衣服。

两个小家伙很不乐意,手脚不断踢腾,根本不愿意穿。

就在刘军浩将电动车推出门的时候,张倩突然开口说道:“要不咱们先上网查下是什么情况?”

“也好”

两口子赶紧又把电脑打开,将自已的疑惑输入进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搜索结果出现了很多类似情况。等他们看完上边的解释,顿时松了口气。

感情这个是打完卡介疫苗后的正常反应呀,接种疫苗后一至二周,局部会出现红肿硬结,随后中央部逐渐软化,可自行破溃、结痂,最后痂皮脱落,局部留下永久性疤痕。

虚惊一场……看到这个结果,两人通通乱跳的心总算恢复几分,继续给老大小二洗澡。

两个小家伙估计也被父母颠三倒四的动作弄糊涂了,给他们脱衣服的时候哇哇哭个不停。

洗完澡折腾到十一点多,老大小二才吃完奶睡觉。

他们倒是睡着了,刘军浩现在却精神无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后索性爬起来玩电脑。

随便点开自己的网店看了下,又多了两个订单。借着硫磺菊花风波,他石锁内的野菊花已经买了七七八八。看这个势头,估计还要热销一段时间。

***

星期一,张倩上午有课,哄孩子的重任自然交给刘军浩。

现在两个小家伙可以吃一些辅食了,因此上午也不用急着赶回来喂奶。

老呆在院里没意思,刘军浩将两个小家伙放在婴儿车里,推着他们往河滩上转悠。

头顶飘着几片洁白的云朵,好像几只山羊悠闲漫步于辽阔的草原上。田里的庄稼早已经收完,举目望去一片空旷。四周静谧了许多,连虫子的叫声也变得稀少起来。

再过些日子,野外估计会显得更加寂寥。

刘军浩没那么多伤春悲秋的感慨,他下了河堤就把婴儿车交给悟空照料,自己则坐在沟边休息。

这条水沟不过膝盖深,他扭头看了两眼就确定里边有不少鱼,不过刘军浩并没有下水捉鱼的意思。

什么东西多了都觉得稀松平常,刘家沟有大堰塘在,想要吃鱼很方便。因此些许小鱼小虾很难入法眼。

别看猴子平时很捣蛋,照看起老大小二却非常称职。

这家伙蹲在婴儿车上不住做鬼脸,逗得启程启航咯咯笑个不停。

末了,小二还伸着手抓着猴毛使劲儿拽。

悟空疼得龇牙咧嘴也不敢躲避,只是哭丧着脸蹲在那里。

刘军浩在河滩上没呆多长时间,就见一群游客走来。看他们扛着铁锨的样子,应该是想挖老鼠。

现在到刘家沟挖老鼠也成了一项活动,很多游客闲暇下来都会扛着铁锨去田野里转悠。几个人原本想邀请刘军浩一起,等到近前看人家在哄小孩,只好作罢。

他们没走多久,很快又兴冲冲的跑回来。

“刘军浩,你赶紧过来看,我们挖到了个老鼠精,”

“绝对是个大家伙,已经变异了……”

相距二三十米远,几个游客已经叫嚷起来。

等他们走到近前,刘军浩伸着脖子朝笼子内看去。只见里边关着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小家伙,头小体胖,眼睛小到几乎看不到,嘴巴尖尖的。身上长着咖啡色的毛,四肢很短,缩成一团。那游客摇了几下笼子,它才活动下身体。

“原来是反巴掌,我真当你们挖到老鼠精了呢。放心这东西不是变异的,在正常范围。”等看到笼子里那个肥嘟嘟的家伙,刘军浩笑道。

“反巴掌……学名叫什么?”一个游客有些泄气的问道。人家既然认识,说明这东西在刘家沟比较常见。

“鼹鼠,这东西主要生活在地下洞穴中,夜晚出来捕食昆虫,有事也吃庄稼的根茎。它的视力已经退化,因此眼睛很小。这东西白天很少出门,你们没见过纯属正常。”

反巴掌属于害兽,早些年在刘家沟不少。后来随着农田使用农药增多,加上人们过渡捕捉,反巴掌的数量迅速减少。

刘军浩也很有几年没有见到了,现在这东西出现在河滩上,说明刘家沟的环境在逐渐变好。

“这就是鼹鼠?!”几个游客再次打量起来,鼹鼠他们都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亲手捉到,意义自然不同。

提着笼子拍了一阵照片,几个人又为处理鼹鼠的事情发愁。那洞穴早被他们挖掉,现在这小家伙算是无家可归。

“这有啥考虑的,放掉了事。”刘军浩摆摆手说道。他也没有养反巴掌的意思,这东西绝对的害兽。

如果搁在以前,早抡起板砖把鼹鼠拍死了,现在这东西很稀少,打死有些可惜。

挖到鼹鼠,几个游客兴趣大增,继续扛着铁锨奋战。

挖老鼠洞也能有这么足的精神头,刘军浩很难体会。就像钓鱼一样,其实这是很多人放松心情的手段,能不能挖到老鼠另说。

现代城市人的生活中充斥了太多压力,感情、工作、方方面面的关系错综复杂,让不少人弄得身心疲惫。

好不容易找项感兴趣的活动,自然乐在其中。

看看还有十几分钟就到放学时间,刘军浩没有再耽搁,推着婴儿车朝学校走去。

等到大门口,恰好铃声响起,学生们鱼贯而出。

半天没见母亲,两个小家伙看到母亲时兴奋地手舞足蹈。等张倩将他们抱了一遍,老大小二才安生下来。

“中午吃啥?”刘军浩把婴儿车推回院子,扭头询问媳妇。

“炒鸭蛋吧,我去鸭窝里收几个。”张倩说着拿了个钵子走出厨房。下一刻她又叫大叫到:“刘军浩,赶紧给我过来!”

“咋了,又有啥事儿值得大惊小怪,”刘军浩赶忙跑到柴草堆旁。

“你看看”张倩指着柴草堆上那几个水鸭子窝说道。

“我X”水鸭子窝上边散落着十几个空鸡蛋,已经完全破碎掉。里边的蛋黄蛋清早消失不见了,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偷食干净。

“不会招老鼠了吧?”张倩不住在柴木堆附近寻摸,想找找看有没有老鼠洞。

“不用找,肯定不是老鼠”刘军浩摇头回答道。

院中能够捕捉老鼠的动物太多了,除去豆豆两口子,还有黄斑皮、水獭等等。哪只不开眼的老鼠敢进院子,绝对属于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刘军浩都不记得院中上次发现老鼠是什么时间的事情。

如果真是老鼠作案,现场肯定看不到半点痕迹,不会留下这么多蛋壳。

早些年在农村,老鼠偷油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有首儿歌就是这么唱的:“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

大人出门的时候常叮嘱自家孩子,把油罐子盖好,小心耗子偷油喝。

老鼠偷油很常见,但是偷鸡蛋吃就很少见了。这东西狡猾异常,偷鸡蛋的时候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刘军浩小时候就碰到过一次。

那时候他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当时生病躺在床上发呆。床头的碗里边放着几个熟鸡蛋,这是爷爷赶集前给他留的早饭。刘军浩当时根本没有胃口,就放在那里没动。

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听到床头传来老鼠稀稀疏疏的声音,他赶忙睁眼看去。发现一只老鼠正围着大碗转,显然是看中里边的食物。

他当时浑身乏力,懒得动弹,因此并没有驱赶老鼠。

主要是当时认为一枚鸡蛋比半个老鼠还大,这东西肯定偷不走。

可事情完全出乎刘军浩的意料,这小东西沿着碗沿转悠一圈,身子一窜钻进大碗内。

它伸出四只爪子紧紧抱住一枚鸡蛋,然后身体猛然在碗旁一个翻滚,重新跌回桌面上。这小东西用前爪推着鸡蛋慢慢朝桌边爬去,等爬到桌边后又如法炮制,抱着鸡蛋四脚朝天落在地面上。

整个过程闹出的动静很小,刘军浩如果不是事先注意到,根本不会发现。

正当他纳闷的时候,又有一只老鼠窜了过来。那家伙张嘴噙着前一只老鼠的尾巴,好像拉拖车一样飞速的钻到床下。

刘军浩当时惊呆了,完全没有想到老鼠们还有这一手。等他从床上跳下的时候,才发现两个小东西已经不见踪迹。

***

门前大杨树的新书《逆行成神》,大家多投几张推荐票支持一下,当然收藏点击更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随身装着一口泉请大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随身装着一口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我要的是葫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要的是葫芦并收藏随身装着一口泉最新章节